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下雪了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1005 2012-12-16 00:11:48

  风本在林夏儿的身后,捉着她的手指导她写字,写着写着,慢慢地他的头就移到她的脸侧,少女身体特有的体香,一阵阵的沁入他的鼻中,随风在而舞的几丝发缕,不时轻轻地拂过他的脸庞,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他的心中翻腾。

冰山有些粗重的呼吸,如鼓声般急促的心跳声,让两世为人的林夏儿并不陌生,她知道,冰山这些天来对她的纵容,已经说明他对她有好感,不!并不是好感那么简单,那是男人对她还有一种别样的情愫。

“喂!冰山先生,你还抓着我的手,让我怎么练习。”带着调侃的提醒,让冰山立刻触电般的放开了她的手,脸红的不象样,慌乱的把头扭过去,她是过来人,通过这些天来的接触,她知道,冰山是个外表冷漠,但心思却细腻的好人,只是她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另外一个男人,这注定是一个没有结果的情感,她不能仍由他陷下去。

她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宇是她前世今生唯一的爱!于是装模作样的在纸上胡乱写着刚才的几个字后,用力把笔和纸扔到地上生气的说:“哎呀!我真是笨,我看这些字是专门跟我来作对的,明明是横,你写的长短适中,我写的就不是长就是短,要么就不是粗就是细,它就是不按我想的来,算了,我再也不要学这劳什子的字了,这是童子功,从小训练起,我都荒废这么些年了,一口吃下个胖子,看来是不可能的了,我还是把我的琴练的再好一点,这样将军就会喜欢我了!”

哪怕是知道将军如此待她,她的心里还是只有将军一人,风的神色一暗,黯然离去。

对着他离去的身影叹了一口气,林夏儿把扔在地上的纸笔捡了起来,走过去的门掩上,重新好纸笔,细细琢磨起他刚才运笔的力度,一笔一画的练起来,这是冰山的亲授,也是他最后一次教她,她可得用心体会。

虽说是妓馆,林夏儿的日子还算过得清闲自在,在这悠闲的日子里,宣州的冬天也悄悄的来临了,林夏儿的屋子里也燃起了碳火,此刻她正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梅树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披风,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钱妈妈常说不管什么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有一种高贵的气质不容人忽视。

今天是宣州下的第一场雪,外面已经覆盖起一层薄雪,入夜时分,醉红楼里人声鼎沸,灯火辉煌,而林夏儿住的最里面的小林园,也应景似的点起了红灯笼,她都已经很适应这里的轻松惬意的日子,她就在这里耐心的等候着,她确信,将军一定会再来找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