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苦涩的中药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960 2012-12-16 00:11:48

  林夏儿也是一脸的狐疑,细细思量索着与这个男人接触的所有细节,她好象也没做什么事,也就是和他说过几句话而已,这应该不会是太累的事吧,菜鸟的眼神怎么仿佛要杀了她似的。

“什么?!你还弹琴给主子听,他听不得太嘈杂声音!”菜鸟听他说完,低声的惊呼道,然后又对着掀着车门帘的林夏儿恨声道:“你老掀着门帘干?,冷风都吹进去了!”

说完用力的把林夏儿的头往车里按,这下林夏儿也有些恼火,心里恨道,你家主子好歹也是大男人一个,怎么跟个坐月的产婆子一般,受不得半点风寒,既然这样,这大冬天的还绕那么个大圈子到这里来,是不是脑子里进水了?

想归想,话她是不敢说出来,人家让她搭个顺风车已经够仁义的了,她不能不知好歹。于是也不用菜鸟用力,她自己灵敏的向里面缩了回去。

“蔡了,不得对墨公子无礼!”就在她和菜鸟争执时,已经睡着的男人不知何清醒了。

林夏儿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头看了看他,虽然已经醒来,但是脸上的疲倦却是显而易见,因为车里进了风,他正把被子往身上裹,这让林夏儿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惭愧道:“对不起公子,都是我不好!”

男人宽容的笑了笑道:“没事,下人不懂事,你不要见怪,我这是宿疾,不碍事,与你无关。”

说完对着外面轻声道:“蔡了,把药拿进来吧!”

立刻从门帘外伸出一双手,手里棒着正冒着热气的药,林夏儿奇怪着,刚刚明明菜鸟手里什么都没有,怎么一会儿功夫就变戏法的拿出了一碗药呢?

“帮我把药拿过来!”男子的声音里透着虚弱,让对着六日帘发呆的林夏儿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的拿起那碗黑乎乎的中药,放到小几上,然后过来跪坐在男子身边,想把斜躺在棉被上的男人扶正,男人身上仿佛没有什么力气,虚软的身体也随着林夏儿的移动把上身的重量都靠在她身上,林夏儿再健康到底也还是个女子,那男子一点力气都不用,等把他扶正,她真的一身的老汗都累出来了。

男子就这样软软的靠在她怀里,让她觉得空气里有一丝暧昧飘过,可是她又不敢放手。

“谢谢你,帮人帮到底,你把那药拿给我!”男子的声音更加弱,林夏儿低头看到他那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心下一软,他这个样子,还拿得起药吗?

好人做到底,她伸手把药拿到手里轻松说道:“我看公子身体很不舒服,我把药直接喂给你好了。”

一股中药刺鼻的苦涩味直冲着林夏儿扑面而来,对于吃惯西药的林夏儿来说,要把这么一碗黑乎乎的药全部喝完,那简直就是和种酷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