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卿本佳人

醉红楼的恶梦

卿本佳人 我爱宜宝 966 2012-12-16 00:11:48

  林夏儿不禁莞儿,只道自己被他的气势吓倒,怕的紧,不想那人更加如同一个偷腥被抓的猫儿般害羞,所有的紧张感顿时消逝,不觉对那个男人充满了兴趣,毕竟一个成熟英俊且外表冷峻的男人露出只有青涩少年才有的羞涩表情,还真是值得让人玩味的。

“喂!菜鸟的主人,谢谢你!”伸手把那块手帕准备还给他时,看看不成样的手帕又缩回了手继续道:“好象很脏了,不如等我洗干净再回你。”

男人早已恢复了冷静道:“不用了,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就没收回过。”

“正好,我心里正愁着如果我们在阳城别过后,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见面,还真不知道如何去还给你。”林夏儿又就着手绢,擦了一把汗,这个车厢真不是一般的闷热,她已经想好,从她带来的燕国地志来看,从宣州南部出发,经过这个叫做廖家坳的驿站,下一站便是宣州的深州县郡,再下一站就可以出了宣州,到了阳城,那时她便可以在那里落脚,再做打算,这顺风车的恩情她正不知如何回抱,男人淡淡地的语气和高傲的态度来看,他也不屑于象她这样的小民的回报的,如此一来,心里便释然,人也重整姿势,选了个舒适的坐法,靠在小几另一旁的软垫上轻松地说道。

听说她要在阳城离开的打算,这个比女子还要清秀灵动几分,且弹的一手好琴的男人,不知为何让男子心里竟生出了一丝不舍,尤其他轻靠上软垫后惬意的轻笑,如流水月光,一派宁静幽然,让他的心头为之一振,移不开眼睛。

林夏儿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于是没话找话道:“菜鸟说你家是开店的,不知你家开的是什么店?”

“一家小店,不足挂齿。公子真的是从醉红楼里出来的?”男子很轻松的又把话题绕到她这里来的。

林夏儿干脆的答道:“是的,钱妈妈人不错,这些年来,我弹琴给醉红楼里赚了不少的银子,钱妈妈允许我自己为自己赎身,我是昨天清晨从醉红楼里出来的。”话里半真半假,她也料定,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也不会有闲心去调查一个妓院里的琴妓的真假底细。

男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这就难怪你不知道了,我是昨天正午时分到达宣州城的,那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宣州城里发生什么大事,都与她林夏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表面上她还是假着很关心的样子问道:“什么大事?”

“可能是在你走后不久,醉红楼被人给拆了,并且是一把火烧了干干净净。”

林夏儿的心口一紧忙道:“那里面的人呢?”

“我一个路人,哪知道的这么清楚,后面具体怎么样,我也就没有再问,毕竟我办停留片刻就出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