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许你三生,只恋一世

第4章 泪染桃花,雪狐朱泪

许你三生,只恋一世 叶出当归 987 2013-03-25 16:44:54

  稍作休憩之后,岳明溪微微运气,觉得内力已然恢复,便打算离去。到了门前那桃花林,只见曦墨正抚着一支开的最盛的桃花细细观赏,“小姐,在下不便在此处久留,便先告辞了。”曦墨在陶醉中被吓了一跳,猛然回头,手中那支桃花也像是被吓到了,悉悉索索掉了许多花瓣。“哦,是你啊,你可以走了。”曦墨只这一句,低头看了看那落了一地的花瓣,便去整理方才那掉落的花瓣。岳明溪见状便猜到了这内情,即刻便蹲下帮着整理。“你不是走吗?”曦墨抬起头问道,岳明溪看着这倾国倾城的容颜,霎时间便没了话语,“嗯......对......那个......走前先帮小姐收拾干净。”岳明溪随口而出,话说毕他突然回想,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而此时曦墨正专心地收拾那花瓣,岳明溪第一次离她如此地近。一阵风吹过,曦墨华发忽起,撩过岳明溪的脖颈。曦墨的发香肆意地在风中飘摇着,窜入岳明溪的鼻腔,沁人心脾。

“终于收拾好了。”曦墨轻松地说着,“谢谢你了。”岳明溪看着她,半天才回过神来,“小姐不必道谢。这是在下应该做的。”曦墨正想说什么,岳明溪开口便问,“小姐,恕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讲不当讲。”“嗯,说吧。”“这相国府内还有谁与小姐的症状一样?”岳明溪这么问,是因为他认为这是家族遗传的怪症,并不是鬼魅作祟,曦墨若是鬼魅,他也就不可能活着在这了。“没有。”曦墨干脆利落地答道,“但这也不是出生便携带的。”岳明溪霎时来了兴趣,“若不是九岁那年我独自一人去后山玩,不知怎么跑着跑着就昏倒了,幸亏被常年在山上住的怜儿所救,一路打听才将我送回了相国府,送回来时我昏迷了半个多月,一直都没醒,请了无数名医,爹娘险些给我办了丧事。后来又听人说,由于我每日子时便发出狐狸一样的哭声,不像是死了,才没将我埋下九泉,只是那些闲人甚是可恶,说我是鬼魅缠身,要将我火化掉,就在那日火场,昏迷了一个月的我终于醒了,这才免于被火化。只是后来只要我哭,眼泪便是红色。”

再回想起那可怕的记忆,只让人心疼。

想到这里,只见曦墨眼中泛出血红色,一滴朱砂泪顺着曦墨的脸颊滑落下来,正滴在一片桃花瓣上。那泪珠在花瓣上没有规则地画着圆弧,划过之处遍是那刺眼的朱红“曦墨小姐,这......我......对不起,这些本不是我该问的,确实没想到会害你伤心。”“我不怪你,你走吧。”曦墨径直走向那囚禁她的朱红色的牢笼。岳明溪一时不知所措,叹了口气,一个飞身便出了相国府。只是他没留意到,出相国府时身旁大树的叶子被蹭掉了三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