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许你三生,只恋一世

女儿情愫,朱泪绣图

许你三生,只恋一世 叶出当归 991 2013-03-25 16:44:54

  曦墨努力回想着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一觉睡起来身上沾满了血迹,曦墨根本不知这其中的内情。突如而来的压力使得她的脸色越发显得苍白,就宛如一支缺水的花,若即若离,仿佛随时都有被风吹散的危险,无不让人为之心疼。

这几日,城中百姓惶惶不可终日,生怕曦墨哪天会吃了他们或是如何如何,一边买着防妖怪的道具,一边又止不住的劝王大人将曦墨烧死。最是天下父母心,百姓的话让王营无法从这二者做出抉择。王营王大人一生为官清廉,两袖清风,侍奉两朝国君且均被重用,此次自己的女儿却被这妖魔一事坏了名声,作为父母如何不心疼。便为百姓许下承诺:“若曦墨在一月以内再害人,且有真凭实据,则次日便立即处死,若是一月以内未曾出现,或是没有证据证明的,便要还曦墨的自由。”王营贴出这一道承诺让无数的百姓安了心。城外桃花林自然也听到了这风声,岳明溪看着那通告便想着要再见曦墨一面,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只是仿佛有一种力量驱使着他向那里走,却无法摆脱......

岳明溪走到第一次来相国府的那个墙前,踌躇了半晌,便一跃而起,飞进相国府。穿过那几株桃花,熟悉地走到那朱红门前,抬头看着那扇窗,他知道她在那里,却不知她在干什么,有没有想起他,有没有一次次的回忆着初识的情景,又或许从来都只是他一个人在那里单相思罢了,她的苦或许只有他知道吧,而她的无忧无虑却是他一世的幸福。岳明溪这样想着,心中莫名的酸了一下。再一跃,便从那窗户直直的跳了进去,一向从事小心谨慎的岳明溪此次便是个意外。此时的曦墨正坐在窗户旁绣着鸳鸯戏水图,一针针下去,恍如传神,只是图中那雄鸳鸯羽上的朱红并非一般的红。怜儿给曦墨倒着上好的西湖龙井茶,并说着:“小姐,这眼泪的颜色深的着实令人着迷啊。”话音刚落,岳明溪便从窗户闯了进来,把在房中这二人都吓了一跳。曦墨瞥了一眼回头给怜儿道:“你先下去吧。”怜儿看了看这二人偷笑了一声,道:“是,小姐。”便转身离开。曦墨微微将脑袋一歪:“你查清楚了吗?”岳明溪被自己的鲁莽吓得不知所措,见曦墨在和他说话,答道:“还没......没有,”岳明溪偷偷看了曦墨一眼,立即将目光收回,“小姐别担心,那个......眼泪......它......”毕竟他也不会研究那些,自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曦墨将目光转移到那绣图之上,“也罢,研究出或是研究不出又能怎样,也只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罢了,你说对吗?”这一句,岳明溪更不知道如何应对了,本就不会如何取得美人的芳心,只得傻乎乎的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