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许你三生,只恋一世

第8章 昔音依旧,今世玉笛

许你三生,只恋一世 叶出当归 999 2013-03-25 16:44:54

  “对了,你等等。”曦墨放下手中的针线,起身去侧房拿了一支白玉笛。岳明溪一向对任何事都没什么兴趣,唯独在总角之年将笛作为修学的一部分。谁成想,从小被塾师认为一文不值的小子,竟在笛子上下了功夫,一家人都十分欣慰。以为这混小子终于开窍了。可又有谁知道,他们所谓的混小子心里所想的是什么。

“你怎么了?”曦墨问道,岳明溪看着她清纯的明眸,别过头道“没什么,想起些旧事罢了。”说罢,从曦墨手中接过那只白玉笛。方才没有细看,拿到手中才发觉到异常。岳明溪定睛一看,问曦墨,“你怎么会有这东西?”曦墨一愣,“这是我很小的时候一个人送给我的,有什么不对吗?”岳明溪道,“不对倒是没有,这上面是龙纹,是皇家的东西。”曦墨瞪大了眼睛,“这是龙?!那......那当年那个男孩......”“估计是皇上的哪个殿下送你的。”岳明溪看着她笑笑,他从没见过她这样,心想:我该庆幸你不会读心术,记性也一般,这样也好。曦墨看着那白玉笛,抬头问道,“你会吹《雪山飞狐》吗?”“嗯。”岳明溪深吸一口气,叹道,“多年未曾动过,若奏的不好,曦墨姑娘,你别介意。”曦墨微微一笑道,“怎么会。”两人相望而笑。

岳明溪细想曲谱,随后开始吹奏,宫商角徵羽变幻如神。这时节,朱红门外的桃花已近凋谢,闻玉笛声起,风过,将残花卷入云霄。岳明溪将玉笛对准那气流的漩涡运气,那风便改了方向,风卷桃花随笛音。岳明溪记得以前每次吹奏前在地上,一曲终了人就一定在一棵树上,岳明溪自己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只认为是陶醉笛音之中而不能自拔了。现下这情景貌似这周围也没什么可爬上去的地方......不经意间岳明溪发现曦墨不知几时已回到了楼阁之上,手中拿着毛笔,看着风卷桃花的景色和那倚树奏玉笛之人。曦墨将要开始画,手突然一顿,手中毛笔掉在纸上,染出一片墨迹。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不由自主向后一倒,便没了知觉。就在曦墨倒下之前还在楼下的岳明溪纵身一跃便到了曦墨身旁只用了左手便稳稳接住,右手还拿着那支玉笛。像岳明溪这么快的速度在武林之中从未有人做到,这对于岳明溪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岳明溪第一次抱着一个女人,第一次离她这么近,可是为什么这感觉又像是经历过。岳明溪没有多想,抱起曦墨轻放在床上,转身便要离开,不经意的一瞥,看到桌上那已画了一半的景色,那景色意境倒是不错,只是被那一滩墨迹毁了全画。岳明溪提笔并未直接将墨迹改画,只拿了另一张纸,写道:依在下拙见,墨迹可改画为山。日后定会再见,姑娘保重,影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