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逍遥之旅

特五处(三)

逍遥之旅 这深邃的眼眸 1909 2011-11-29 11:45:14

  在食堂等待的孙伟,则是十分疑惑的思考着问题,到底那个意想不到的人是谁呐?不等他思考出结果。从食堂门口进来的几个身影,让孙伟豁然起立。

来人打头的是京城军区教导员林盛天上将,随后的是刘副主席,随之的有京城军区司令刘少康上将,NJ军区司令员李向东上将,LZ军区司令员王峰上将,CD军区司令员马斌上将,孙伟看到来人之后,十分激动,这些都是传说中的人物啊,并不是他能见得到的人物,没想到今天能碰到真人,孙伟强压着心里的激动,一路小跑到刘副主席面前,并敬起了军礼,喊道,刘副主席,各位将军,你们好,警卫员孙伟向你们报告。

刘副主席在脑海里想了想叫孙伟的人是谁之后,便笑着说道,哦,你是逍遥的警卫员吧?怎么他在这里?说完便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逍遥的踪影之后疑惑的看着孙伟。

而正在强压着激动的孙伟看到国家二号首长笑着对他说话,已经呆了,不过,中南海出来的,能是低手?孙伟瞬间就恢复了常态,这让在场的众人十分看好,不愧是中南海出来的精英,这份定力和精神值得表扬,孙伟看到众人眼中的赞赏并没有露出其他什么表情,只是一副笑脸看着众人的后面,而笑容中还隐藏着一丝更为夸大的激动。

众人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两个人,来人当然是任兄和赵兄。

众人紧忙迎了过去,敬礼的敬礼,回礼的回礼。

当钱云生上将带着他最宝贝的酒到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个冒着绿光的眼神,钱云生心中默默说了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次日清晨,任家,任逍遥摇了摇有些疼的头,想起昨天的胡吃海喝,便泛起一阵苦笑,没想到昨天喝的尽兴,没有用功力催掉酒劲,结果就醉步踉跄的回了家,想起昨天某个人对他的贴心照顾,他就一脑疑问,难道是林静萱?

没有多想,用功力催掉了酒劲之后,浑身清爽。清爽过后,看了看时间,8:38,不知道干什么。用神识把不知道去哪里鬼混的小菜叫了回来。

小菜一个瞬移就掉入了任逍遥的怀里,任逍遥捏了捏小菜的小鼻子不顾小菜一番挣扎之后,笑骂道,吃的这么饱,哪儿鬼混去了?呦呵,没想到啊,吸收的这么快啊,你这实力长得挺快啊。

话音刚落,他老子的话就从门外传了过来,小崽子,快起来,主席召开紧急会议呢。我先去车上等你了啊,对了,你的警卫员小孙带咱们去。任有权说完扭头就奔向了大门口,任逍遥听到后,对着小菜说了句,你自己低调点,把家看好了。看到小菜人性化的点了点头,便迅速的想大门口跑去。

车上,任有权问道,小子,特五处的处长,不简单啊。任逍遥挠了挠头说道,好了,爸,我不就是想为Z国人民办点实事吗,捎着处理那些对咱们国家有威胁的特别人士。

任有权拍了拍任逍遥的胳膊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份差事不简单啊,主席这明显的目的你会不知道?我心老了,也累了,我打算过些日子就挂着空头衔回家跟你妈好好享受人生呢。你还年轻,而且对咱们国家有着一份忠心,不管你怎么做,我永远站在你这边,我支持你。虽然你修为很深,一根手指就可以把那些威胁国家和国家的蛀牙消失,但是,你只要一离开,那些威胁和国家的蛀牙还会出现。可谓是治标不治本。我希望你可以培养你的势力,把那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干部全部替换,那样为国办实事的人就多了,就算你不在,那些蛀牙也不会存在和出现。

我知道了,老爸。放心吧。任逍遥坚定的说道。

任逍遥和他老爸到了中南海,还是那座小楼。二人直接上了楼奔向了会议室,打开了会议室的门,里面已经坐着许多肩扛着一颗两颗或三颗的将军。坐在桌子正中的赵主席示意二人坐下之后,便对着他的警卫员小李说道,安排下去,这场会议设为一级警戒。

在座的人听到一级警戒,也都严肃起来。一级警戒,这是最高的警戒了,肯定是有什么大事。

看到小李出去安排的赵主席说道,因为我国西藏和其他地区出现了某些国家秘密组织的恐怖组织,现在已经深深的威胁到了我们国家人民的安全和财产安全。所以,现在成立特五处,专门负责特别事件和来往于Z国的特别人士。对于上校级别一下的官员可以先斩后奏,前提是罪不可赦。话说到这,在场的人无不惊愕。这简直就是杀人执照啊。

赵主席环视了四周,众人的表情纷纷映入眼帘,唯有任逍遥和他父亲任有权雷打不动的淡定表情。

命任逍遥上将为特五处的处长,人员设备他自己搞定,人员将在各大军区特种部队选拔精英人才。现在我们听听任上将的安排吧。

任逍遥起立冲着在座的将军敬了个军礼之后,说道,明天开始正式的选拔,各大军区的特种兵会全部来参加此次的选拔,名额只有500。各位将军,请你们下令通知,让他们明天到雪豹训练场来参加选拔赛吧。选拔赛为期3周,时间很短,但是量很大。因为祖国需要。主席,我要说的只有这些。任逍遥说完便在赵主席的示意下坐下了。

诸位,我也不多说了,现在诸位去下命令吧。我们时间不多。赵主席敲击着桌子说道。

任逍遥看着正在敲击桌子的赵主席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