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3

心愿 陶光轩 6713 2013-06-27 13:02:21

  1、钱四家院落。杨文彩:“有人从学校回来了,不参加劳动干什么?谁来替他打口粮,谁来养活他!”

姓钱的:“对,这事到开会的时候我先提。”

王三:“我先提,我不怕得罪人。”

2、杨前家,有人在杨前面峡上贴着纱布,人们围观着。

杨前父亲抽着闷烟叹着气。

杨前:“今天我人单,真他妈奇怪,场面一个姓杨的都没有,姓王的几次挑衅我,我都忍了,后来说我自私,多分粮,我火了,和他们打了起来,他们人多,我怕吃亏,趁王三扁担打我时我倒下乍死。”

一老人:“要不然你亏吃大了。”

杨跃华:“现在杨伟也不知怎样,是死是活还全然不知,你们呀!”

3、小桥旁。杨光林如二人依依惜别。

杨光:“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林如:“我也是。那我们就多呆会儿。”

二人举目望着,望着,于美琴的身影在杨光面前闪烁。

杨光看清楚了,站在身边的是林如。林如伸出手,“我们握个手吧!”

杨光伸出手,握别:“再见。”

林如也挥挥手:“再见!”

“舍不得分也要分,舍不的离也要离,”的歌曲荡然响起,情深意长。

他猛地跑到杨光身边,重重地吻了一口。于美琴一头冲了上来,怒视着杨光摇着头,忽地伸出手就给了杨光一个巴掌,愤然离去,杨光木然,林如一时尴尬,掏出手帕擦着杨光的脸,“都是我的不对,让你受伤害了。”

杨光挡下手,“没什么,你可以回去了。”

林如依依惜别:“需要我帮你解释吗?”

杨光:“不用了,我会处理好的。”杨光【心声】:“我还怀疑是你的恶作剧,这下我怎么有脸见美琴。”

“好,再见!”林如泪水欲出眼眶,忧伤的音乐在想,她又猛地调过头来:“你如果有不快就记住恨我!”

杨光:“没事。”

4、忧伤的音乐在响,街道上,林如闷闷不乐地行走着,时而望着天空,时二踢着地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是郝斌,“林如。”

林如诧异地:“是你,郝斌,你怎么会在这儿?”

郝斌:“我找你找的好苦。”

林如:“是吗?你别有用心吧,刚才那于美琴---,不会这么巧合吧?”

郝斌:“林如,你听我说,一切都是为了你,”林如拂袖而去,郝斌追了上来,“在校时,不准谈恋爱,我一直把你憋在心里,毕业了我突然觉得空荡荡的,突然觉得我们都长大了,该有一个家,眼看我们就要各奔东西了,林如,我想说我特喜欢你,我想带你回去。”

林如止住脚步,“郝斌,你很好,你和杨光在我心目中都有一定的位置,有时候我也在想,你们两人谁追我我都想跟谁走,快毕业了,我也空荡的,我抓住了杨光,但今天我已发现了你,我一些粗暴举动就是做给你看的,因此想挑动你,你也应该知道杨光是有对象的人,你完全比他占有优势,可没想到你用这卑鄙的手段演出这么个下三烂的戏来,我瞧不起你。”

郝斌:“林如,你听我说,我---”

林如:“你不用说了,从此我们各奔东西吧,再见!”郝斌还是想追,可惜林如已经走远了。郝斌慢下了脚步,脸上挂着惆怅和不快。

有四个混混走了过来,混混甲:“兄弟,给包烟抽。”四个人摇摇晃晃地围了过来,郝斌紧张害怕,他突然灵机一动,和混混甲耳语了起来,混混甲明白了,几个人一起散去。

杨光远看着林如的背影,思念挂在了脸上,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四个混混围了过来,杨光紧张地,“你们想干什么?”

混混甲:“不干什么,刚才那姑娘你看到了吧,就是请你离她远点儿!”

混混乙:“对,离她远点儿,越远越好!”

杨光心声:“我要是不呢,”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来,心声继续:“不行,我长这么大还未打过架,他们四个人,好在光光不吃眼前亏,放了他们这一回,这事一定是郝斌干的,何不让他破费,”他思索了一下,“好吧,我答应你们!”混混乙:“好嘞,真爽快!”

混混甲:“你真的答应了?”

杨光:“真的,绝不反悔。”

混混甲:“希望你下次不要再看见你,走!”四人离去。

几个背影围住了郝斌,郝斌掏出钱,混混甲接过钱,离去。

5、杨光家。李秀云担水浇菜,她大汗淋漓,干劲十足,杨母递过毛巾:“孩子,别太累了,歇会儿。”

李秀云接过毛巾擦着汗:“不累,一会儿完了。”她继续干着活。

6、李秀云干完活,她的额上的汗水还未干,“妈,我回去了。”

杨母:吃了晚饭再走。”

李秀云:“不了,我妈带我晚饭了,要不然天黑了我不敢走晚路。”

杨母:“要不然你就不回去,这儿有地方住。”

李秀云:“不了,我妈等着我。”

杨母:“那好,你等一下,”她来到房间取出衣料,“这是给你的。”

李秀云:“不要,我有。”

杨母:“你是你的,这是妈的一点心意。”

李秀云接过,比划着。”

杨母:“好看吗?”

李秀云:“好看,”她接着,“我走了”

杨母:“你慢走。”

李秀云:“再见。”

杨母:“闺女再见。”

7、杨光家,堂中。杨光推着自行车走了进来,父亲跟在身后。

母亲:“回来啦,明天不是星期天,今天怎么回来了?”忙碌起来。

父亲杨凯武:“关心你呀,中午吃了吗?”

杨母:“不想吃,”

杨凯武:“我说风儿妈,每年的今天你都是这样,为什么?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杨母:“没有哇。”

杨凯武:“还没有,又是两顿没吃了,俗话说,一顿不吃饿的慌,这样会累坏身子的,我给你做吃的?”

杨母:“不用,不想吃。”

杨凯武深深地探了口气。杨母回避着他。

杨凯武无奈,只是扛起铁锹铁叉和竹篙,杨光接过竹篙,“我也去。”

杨凯武:“也好,这样可以早点回来。”

8、木船旁,杨凯武上了船,放下锹和叉,杨光也上了船,撑起船来。

父亲:“二子,我总觉得你妈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们,你想呀,每年的今天她都一口不吃,”

杨光:“今天是什么日子?”

父亲:“今天也不是什么日子,大概是小好的生日。”

杨光摇着头,“好像没什么关系,你记住都是这一天吗?”

父亲:“是的,这一天,她总做两个好菜给小好吃,然后就不吃了,一只是,十多年了。”

杨光:“呆会儿我问问母亲情况,不过母亲和凯华大伯的嘴一样很紧,要想得到她嘴里的话是不容易的,这么办,我马上再劝劝母亲,再不吃我就送她上医院。”

9、于美琴家。母亲做着家务,于美琴一头冲了进来,扔下书包,“不谈了,不谈了,这个婚姻不谈了,气死我了!”

母亲一头迎了过来,“怎么啦,怎么啦,谁惹了我们们家小祖宗,婚姻不谈了?感情是杨光惹了你?”

于美琴:“还能有谁,他和别的女人好上了!”

母亲:“你怎么知道的?是听人家说的?”

于美琴:“人家说的,是我亲眼看到的!”

母亲:“亲眼看到的?那我倒要听听你是怎么看到的。”

于美琴:“他和他们班的同学进城逛公园,看电影,吃饭,---”

母亲:“这也没什么,我知道杨光已经毕业,和同学聚会什么的也没什么。”

于美琴:“还没什么,他们就两个人,已经那个了!”

母亲:“那个什么?”

于美琴:“不说了,丢死人了!”

母亲:“我家女儿大了,长心眼了,不过据我所知,杨光心中还是有你的。”

于美琴:“有我个屁,有我就不该这样!”

母亲:“我女儿吃醋了,吃醋的好,我说孩子,这就怪你们平时接触的少,也怪我们没把你们的婚事当成一回事,现在你们都大了,该料理这事了,等你爸回来我就摧他着手去办,搞个订婚什么的,也好算个数。”

于美琴:“不要不要,坚决不要!”

母亲察言观色:“那我回了去?”于美琴“我不是那个意思!”

母亲:“是是是,妈知道,等杨光再来我一定很好地教训他,绝让他下不来台!”

10、空荡荡的柴荡,一望无际,有鸟在觅食。

船靠在河边,杨凯武挖着柴垡,杨光将柴垡向船上叉去,杨光:“爸,基地还有多少没有扛完?”

杨凯武:“不多了,过会儿你就看到了,打算今年完事。”

杨光:“太好了,六间基地全靠你一人,真有你的。”

杨凯武:“这叫蚂蚁啃骨头,要不然怎么办?请人扛要花好多钱粮,这下你们兄弟四个的屋基地不烦神了。”

船已堆满。

11、太阳西沉。六间基地已堆有一米多高,杨光和父亲卸着柴垡,杨光:“等屋基扛好我再买上几十棵树苗栽上,过个三年五载的也能派上用场。”

父亲:“你妈还要点上黄豆,真可一举两得。”

杨光:“爸,我一只在上学,没有过问家里的事,我们家的屋基地为什么派这么远呀?”

父亲:“还算远呀,就在已不错了,还是拿自留地换来的。”

杨光:“就这还用自留地换?”

父亲:“是啊,如今大田面积不让建房,也只能分配这儿了。”

杨光:“这一定是杨文彩刁难我们家,我要知道情况绝不放过他。”

父亲:“快别这么说,人家也有人家难处。”

杨光:“爸,你别再向着他,这种人专不干好事,要是我哥回来和杨家人一起对付他,一定没他好果子吃。”

父亲:“是啊,我们家就缺男子汉,每年的肥猪都跑人家锅里去了。”

杨光:“现在我毕业了,你放心,我能顶起这个家。”

父亲:“但愿如此,不过,二子,我不想把你放在农村,这样会委屈你的。”

杨光:“可我看我妈身体那样,我哪儿都不想去,我就是想把我们换下来,让她干干轻活。”

父亲:“是啊,难得你有这片孝心。”

12、天色已黑。杨光家。杨光扛着竹篙父亲扛着锹和叉行走着,一老师身份的人推着自行车走了出来,杨光急忙迎了上去,“江老师,来我家有什么事吗?再做一会儿。”

江老师:“不了,事情都跟你妈说了,天色不早了,我的回去。再见”

杨光:“老师再见。”

江老师离去,杨光来到堂中,看着母亲怒不可遏的脸。杨光:“妈怎么啦?”

母亲手中握着铁火叉:“还怎么啦,简直把我气死,快去,跟我把小四叫回来,我非打断他的胫骨不可。”

杨光:“妈,您消消气,老四怎么啦?”

母亲:“还怎么啦,不好好学习,学坏了,居然还旷课,我花钱花粮不让他劳动,让他读书上学,可倒好,让老师告状告到门上了!”

杨光接过铁火叉,“老师都说了些什么?”

母亲:“还能说什么好,说他上课不认真听,注意力不集中,下课总是和差等生在一起,成绩不断下滑,最不容忍就是旷课,你说我这撒费苦心的有什么用呢。”

杨光:“妈,您消消气,,不能再用棍棒教育,得讲究方式方法,

母亲:“什么方式方法,打死他我抵命!”

杨光:“妈,您不能再依着性子,几年前把我大哥大的皮开肉绽你都忘了?一切按下性子,我这就去找老四去。”

母亲扔下火叉:“他要是真正不学也就拉倒,还让我省心了,”

13、杨光开始寻找,找遍村村庄,找遍沟坎桥下,---

草垛旁,一群揹着书包的学生围坐在一起,看清楚了,他们在打扑克,杨限兴奋地甩着扑克。

杨光出现在面前,四个人扔下扑克站起身子,杨光怒不可遏。杨限看着二哥的面孔,退却,退却,----已经没有退路了,杨光伸出手掌,“啪”的一巴掌重重地打在杨限的脸上,顿时鲜血直流。杨限气愤,摇着头一股烟离去。

14、杨无放学回来了。杨无和杨光打了招呼,杨限也回来了,和杨光打着照面,杨限没有理睬杨光。杨光叹息,母亲抓着铁火叉虎视眈眈,杨光急忙相劝,“妈,刚才杨限已让我打过一巴掌,他已知错了,这不他就去回房学习去了,”杨限理解二哥意图回了房间。杨光仰着头,心声:“四弟,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打你一巴掌,原谅我吧!”

房间。杨限的心声:“我凭什么原谅你,你凭什么打我一巴掌,我这辈子只有父母可以打我,别的人没资格打我,我记恨你,记恨你一辈子!”

母亲:“都跟我听着,不学习可以,明天就跟我参加劳动去,就像那个放鸭子的放鸭去,我巴不得!”

15、杨前家传来吵杂声。杨光情急中面向母亲:“杨前家怎么那么多人?我们去看看。”二人走了出来。

一妇女的画外音:“杨前给人家打了,杨伟也给人家打了,是死是活还不知,杨前呀,官迷,别的官当不到,执秤的也当,说是被人家陷害了吃了苦头,他们大概在研究对策,如今呀生产队派别越来越严重,非要你死我活才甘心,真让人心烦。”

16、二人来到无人的地方,杨光:“我今天打了杨限的一个巴掌,我现在都后悔,他说的对,我没有资格打他,”杨无:“打都打了,后悔有什么用呢。”

杨光:“读书无用,读书真的无用吗?什么学好数理化不如找个好爸爸,我看不见得,现在国家还是缺人才吗,就拿教师来说吧,那些民办教师有几个是初中毕业的?有的只是自己认识几个字就当民办教师了,我酷爱上学,清华北大我没见过,就我们县城的那所师范我都垂涎三尺,当我初升高被推荐掉的时候,我是嚎啕痛哭,认为失去上学就等于失去一切。不谈这些,现在你校情况怎样?”

杨无:“什么怎么样,你指哪方面?”

杨光:“指教育方面,我总觉得教育要改变,你看,前几天,我校还举行摸底考试,我还考了第一,这就说明国家开始重视教育了。”

杨无:“嘿,国家就这样,不是左就是右,前几年国家开始重视教育,后来一女孩栽进水缸淹死了,就开始批判资产阶级教育回潮现象,教育又被打下十八层地狱,邓小平上台,注重抓教育,现在他又倒下了,教育一定跟着倒下,这事客观规律。”

杨光:“不会,教育应该走向正轨,这是大事所需,大势所望。”

杨无:“但愿如此,我最怕的和你一样就是搞推荐,这样就没有大学梦了。”

杨光扑了扑杨无的肩膀,“要有信心。”

17、杨光家。杨好,一个漂亮的脸蛋,她激动地窜到父亲身边,示意要父亲抱。父亲抱起,还打了一个圈。

杨无、杨限相互站了起来,和父亲打个招呼,坐下,吃着,父亲也坐下,吃了起来,杨好坐到了父亲的大腿上。

杨无望着妹妹,“还小?”

妹妹:“怎干,我愿意。”她又面向父亲:“爸,你的职一定我顶喓,我算过了,我顶最合适。”

母亲:“女儿家的,不好好学习,尽想这些歪门邪道,顶职又不是你爸说了算。”

杨好:“不嘛,我现在就把话说明白,免得到时候说我没说。”

杨母:“你放心,怎么能也能不到你。”

杨好:“不,就不,三哥四哥他们学习好,才不稀罕这个!”

杨无:“谁不稀罕,城市户口国家正式员工谁不稀罕?现在要我去我立马打被包走人!”

杨限:“我也是!”

杨好:“你们坏,不理你们了!”

杨光,欲离开家门。母亲急忙拦着,“叫你不参与就别参与,离是非越远越好。”杨光只好坐下,

母亲望着杨光,“毕业了?”

“嗯,”杨光点着头。

杨母:“毕业了,怎么不跟妈要钱呢,互相请请客,拍拍照什么的,都要钱哪。”

杨光:“不用了,这要花不少钱,家里也缺钱,所以我都回了。”

母亲激动地:“看看,这都是为了省几个钱。”

姊妹们点着头,杨限无动于衷。

18、房中弱暗的灯光下,父亲已上了床,母亲坐在床边,杨光坐在一旁,“妈,听说你一天没吃了?”母亲:“身体不好,不想吃。”

杨光:“十多年来的今天都是这样?”

母亲:”你听谁说的?一定是你爸,胡猜乱想。”

杨光:“我想问为什么?”

母亲:“不为什么,也许是巧合,孩子,妈妈的心思最好别问好吗?”

杨光:“那我送你上医院。”

母亲:“不用,我这不好好的嘛,在过去,三天五天没吃是常事。”

杨光:“那我跟你到村子里找点白糖来-----”

母亲:“更不用,二子,坐下,妈想和你谈谈正事,毕业了你打算干什么呢?”

杨光:“还没想好,看看再说吧。

母亲:“要不然,先学个手艺。”

杨光摇着头。“妈,学手艺是要花不少钱粮的,我不想学,只是想回来把您替换下来,让您搞搞家务行了,您太劳累了,您也太苍老了,象您这个年龄有几个掉牙落发的。”

母亲:“没办法,不苦不行呀,你们还没成功,等你们成功了我才能清闲点儿,或者说等你大哥回来,我的担子也许能轻点儿。”

提起大哥,杨光的脑袋“嗡”地一下。

19、【闪回】:几年前。杨光还是个孩提,他在母亲母亲告状,“妈,我哥和一伙同学在批斗老师和校长,老师和校长身上贴满了大字报,还不让老师校长吃饭睡觉上厕所。”妈妈气愤难消与他耳语了几句,杨光明白。

杨光到了学校,找到了大哥,与大哥耳语了几句。

大哥叫了回来。大哥进了家门,母亲迎头就是铁火叉,把老大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大哥叫喊不第,怒视着杨光:“滚,给我滚!”

20、【现实】母亲:“哎,你还是不回来的好,回来不行哪,如今生产队乱成一锅粥,回来就埋没了,你看,我们杨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还斗不过杨文彩,杨前今天被人家打伤,杨伟又到医院抢救,真是越想越害怕,这个生产队还有什么呆头啊。”

杨光:“妈,别怕,有理走遍天下。”

母亲:“话是这么说,可如今凭的不是理而是嘴呀,没嘴的人会吃亏的。你哥快回来了,回来就好。”她又欠了欠了身,“二哪,你还有一件事就是婚姻一直挂在妈的心上,你二十了,与于美琴只是口头婚姻,没有举行什么形式,那姑娘眼界高,目中无人。”

杨光:“是啊。”

母亲:““我看不中,可你岳父一家待咱家很好,是你岳父看中了你,要说包办应该是他,孩子,你可要和美琴多多接触啊,多接触才能有感情,如今兴这个。”

杨光点着头,叹息着,犹豫地:“妈,这桩婚姻我也很矛盾,说真的,我很想这桩婚事成功,可我们家的条件不如人家呀,”

母亲:“是啊,有空还要找你岳父谈谈,毕业了,你今后的前途看他有什么看法,他见多识广,也有权,听听他的有好处。只要前途好,婚姻就不成问题。”

杨光还是点着头。

母亲:“婚姻的事我也要和他谈谈,该我们家花花钱了,定个婚,迟年把结婚算了。”

杨光:“妈,婚姻的事---,妈您累了,还是早点休息,我想到汪叔汪妈家转转。”

母亲:“也好,你去吧。”

21、门外传出吵吵嚷嚷的声音,杨光一家子都走出门来瞧着,是杨伟媳妇娘家人抄着家什,看样子是要找钱四算账。,只见杨凯文挡在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