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5

心愿 陶光轩 3054 2013-06-27 13:02:21

  1、通往杨光家的道路上,有人拍了杨光的肩膀一下,是杨前:“听说带杨文彩吃饭?”

杨光“嗯”了一声。

杨前:“把狗吃还能摇摇尾巴,给他吃屁用都没有。”

杨光:“话是这么说,可这是母亲的旨意。”

杨前:“我不是说不能带,而是犯不着,这种人阴得很,暂时不谈这些,你毕业了,打算怎么样?”

杨光:“还没有什么打算。”

杨前:“我看还是不回来的好。”

杨光:“我家缺乏劳力,怕生产队不让。‘

杨前:“理是这个理儿,这个杨文彩是不会放过的。”

杨光:“回来又怕杨文彩对付我就像对付你一样,那就惨了。”

杨前:“别怕,没什么可怕的,团结就是力量。相信我们杨家会斗得过杨文彩的。”

杨光:“相信是。”

2、杨前家。杨进揹着媳妇来到门前,停下。杨前,高个,洁白的脸,眉清目秀,杨前媳妇叫吴桂芳,卷发,一身城里打扮。杨光兴奋地走了过来,二哥二嫂,你们好,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正好家里有客人,晚上过来着陪。”

杨进:“好的,我还有点事,来迟了不等我。”

杨光:“那二嫂先过去。”

桂芳:“我不过去,你们家客人多,我又不会喝酒,在家随便吃一口就行了。”

杨光:“那哪儿成,到时叫母亲来叫你。”

桂芳:“叫也不去。说好了。”

杨前家厨房。杨前拿出半升米来,杨前妻望着米,“那哪儿够哇,还添了个他二妈。”

杨前:“就因为他二妈到了,我们更要显得贫困,我还指望着他们救济我呢。”

杨前妻:“尽哭穷。”

3、杨光家。天色渐晚,室内灯火通明,于美琴父于尽贤站在门前,笑容可掬。

杨书记及大队干部一行走了过来,于美琴的父亲于尽贤与他们一一握手。杨光的大伯(憔悴,个头不高)杨凯文走了进来,和于尽贤握着手,杨前的父亲(光头)杨凯华也走了进来,和于尽贤握了手,人们顺着圆桌坐了下来,还有一个位置空缺着。

4、厨房。杨光的母亲嘀咕着,“就差他一个人了,怎么到现在还不来,三子,跟我再去请一下。”

“嗷”,杨无离去。

5、杨光家。桌前。于尽贤站着,散着烟,面向杨书记,“我叫于尽贤,是粮管所主任,本来公社李书记要与我一道来,后因有一重要会议,今天就不来了,下次我带着大家到公社大院里敲他一顿。”

“好哇”,书记带头说着。

杨前走了进来,面向杨书记,“杨书记,我有话跟你谈。”杨书记随着杨前走了出来。

6、杨前、杨书记来到杨光家屋后。

杨前:"昨天的事杨书记想必都知道了。”

杨书记:“知道了”。

杨前:“杨文彩这人太阴了,吃人不吐骨头,挑动群众斗群众,好乘机摸鱼。”

杨书记:“你们不是本家吗?”

杨前:“谁跟他是本家,他祖上不姓杨,看我们杨家门族大怕被欺负,所以改姓的。”

“嗷,”杨书记点着头。

7、杨前家堂中。晚饭已端上桌面,那粥能照见人影。杨前妻:“他二妈,对不住了,如今乡下打不出粮食,好多人家已揭不开锅了,你就将就点,委屈你了。”

桂芳:“没事。”他端起碗来就着咸菜吃着。

8、厨房。杨光父亲杨凯武坐在锅旁烧着火,杨光的母亲在锅上忙碌着。杨母有点不耐烦了,“架子真大,还要九请三邀,不是亲家的面子,他算九几,连边儿都没有,不怪杨前他们不把他当成人,太不识抬举。”

9、杨光家堂中,杨凯华和于尽贤坐在一起。

杨凯华:“二子可是个好孩子,能文能武,人模好,人品也好,忠厚,待人热情周到,左邻右社没一个不夸他的,”

于尽贤:“是啊,好,好。”

杨凯华:“不像有人家孩子娇生惯养,这不好,会害了孩子。”

“是啊,是啊,”于尽贤应着,{心声}:“这老头说话骨头里带刺呀,他的话我还要堤防点儿。”

杨凯文面向于尽贤,“我没有儿女,二家的说了,除了长子以外,三个儿子随我挑,我挑中了二子,不知亲家意下如何?”

于尽贤:“大伯,实不相瞒,亲家子女多,房子少,我那儿有房子,我可不是扼二子,我家有儿子,只是让他们两面跑跑,爱蹲哪方蹲哪方,我可不影响大伯的事,你过继照过继,不影响。”

“好好好”,大家开心地应声着。

有人嘀咕,“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就差他一个了”

有人:“真是急死人!”

杨文彩走了进来,拱手:“对不起大家,我来晚了。”

杨书记:“你是晚了,该罚酒。”

杨文彩:“该罚,该罚,可我不会。”他首先和于尽贤握了手,然后一一握了手,坐上了位置。

于尽贤站起身子,“我来说两句,这下我们都熟悉了,就不一一介绍,今天我把大家请来就是聚一聚,热闹热闹,一回生二回熟,希望大家经常往来,加深感情,我提议,每人先干了门面杯两杯。”

“好”,能喝的干了一杯,又干了一杯。

于尽贤面向杨书记,“你是我们的父母官,尽在不言中,干了这一杯。”他先干而尽。

杨书记干了酒,满上,又回敬了一杯。

10、厨房热气不断涌出门外,杨母汗流浃背地抄着菜,杨光帮着忙。

11、杨光家堂中。人们吃的正欢。

人们不住夸菜的味道好。

于尽贤端起杯子面向杨文彩:“你是个有文彩的人,现在又干了队长,是一个不小的官,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二子杨光就全仰仗你照顾了,不好的地方尽管批评,我顶力支持你!”

“岂敢,岂敢,”杨文彩端起杯子应付了一下,放下杯子。

于尽贤。“二子刚刚毕业,社会知识缺乏,还望您多多帮助他,我这里先谢谢了。”

杨文彩:“不客气,不客气。”

杨进走了进来,英俊潇洒,脸面洁白,“诸位好!”

大家都站起身子,杨书记面向杨进伸过手,“城里人,回家的次数太少了”握着手。

杨进和大家握别手,和于尽贤握的更紧“坐,坐,这儿就和叔叔陌生,我叫杨进,”

于尽贤:“久仰大名。”

杨进:“这儿我不是客人,这家就是我的家,经常弟兄几个在一起睡觉,吃一锅饭。”

“这样好,这样好”

12、厨房。杨无、杨限杨好站在一旁,杨母烧着菜“饿了吧,”

杨好:“饿”。

杨母:“一会儿就吃。”

13、堂中,杨进站起身子面向杨文彩,“这是我的大恩人杨叔,来,干了这一杯”

杨文彩激动地:“哪算什么大恩人,就从公社拿了张表格,徒手之劳,这孩子,知恩图报,逢年过节都忘不了我,仁义,仁义。”

14、厨房内,小桌旁围满了人,有杨光、杨光父母,杨前,杨无、杨限杨好围坐在桌旁吃着。

杨光和杨前喝着酒。

杨光面向杨前:“今天人多,未能让你上桌,委屈你了。”

杨前:“哪来的话,在桌上不一定有下面吃的舒服,再说,有那个杨文彩在我打肚里来气,不照面才好。”他又干了一杯。

杨光家堂中。看样子已经吃好。桂芳来到门前,大家相互打完招呼,桂芳:“杨进,我们回去吧。”

人们:“这这么晚了就不回去了。”

桂芳:“不远,一个小时就到。”

杨书记:“城里人,也许农村过不惯,要走趁早走。”

杨进:“真的要回去?”

桂芳点着头:“真的。”

杨进:“那好,”他和大家打着招呼,离去。

15、杨书记家。杨书记几分醉意走了进来,书记妻做着活计,“没喝多吧。”

杨书记:“没多,就是和杨光的岳父多喝了两杯。”

书记妻:“二家的这顿饭不能白吃,他们家弟兄多,能找到媳妇不容易,听说小二子还找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你得成全他,给他一个轻巧活干干,泥腿是没人看得起的”。

杨书记:“我心理有数,杨光一笔字不错,过阶段把他调到大队来写写画画,待机会让他干个青年书记,怎么样?”

书记妻:“这不错。”

16、村路上。杨进揹着桂芳行驶着。杨进:“吃饱了吗?”

桂芳:“吃饱了,吃的鼓鼓的,哎呀,你放下我,我要找地方尿一尿。”她下了车,来到没人的地方解下裤袋。

杨进在等待着,桂芳走了过来,“这个地方我算来过了,俗话说,在家饿的嚎啕哭,在外不吃粥,我还就吃上了。”

杨进:“你有怨言了,不妨事,回去我给你做吃的,要理解农村,粮食确实很困难,下次我们带些粮油来。”

桂芳:“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想有下一次。”

杨进:“傻话,父母还在农村,现在母亲已是老年痴呆,很多人都不认识了,如果倒下了,我们还要吃住在农村,我说桂芳,做人肚量要大些,和老大搞好关系很有必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