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2

心愿 陶光轩 2901 2013-06-27 13:02:21

  1、杨前被逼到河边。杨前被逼到桥头。

2、杨前家堂中。杨前的父亲杨凯华静坐在桌前,抽着烟。

杨光的母亲走了进来。

杨母:“他大爷,趁人不在,我还是想问你,我家五子今年已11岁了,不知在人家怎样,我只是想问问,没有别的意图,你还是告诉我的好,否则我这辈子不得安心。”

杨前父亲摇着头,叹着气,“我还是那句老话,不知道的就不该知道,知道了也没用”。

杨母:“看样子你还是知道,我只是想知道我五子现在生活的怎样,你放心,就我一人知道,保证再没有第二人知道。”

杨凯华吸着烟,沉默不语。

杨母:“我不能不问呀,我心里堵得慌!他大爷,我想问一问,我这辈子能见上五儿一面吗?”

杨前父亲犹豫着:“见不到,实话跟你说吧,我已将你家的五儿给了渔船上,当时我也没来得及问人家家住哪,就是问了人家也不会说实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杨母:“你这事编谎,我总觉得我五儿就在我身边,总觉得孩子的声音在我耳边想,都怪我,当时没留下记号,现在要想找真困难。”

门外有人在喊:“杨大爷,杨前和王三他们打起来了!”

杨前父亲闻讯奔了出来,焦急地:“怎么和他打起来,他可是个无奈!”

3、桥中,三十外的杨前抄起扁担站立桥头,虎视眈眈,桥另头,人群簇拥,各执家什,龇牙咧嘴欲想冲上桥,杨前怒不可遏,“谁过来,谁敢过来要谁的狗命!”

桥端,龇牙、咧嘴上了桥。

杨前拭目以待。

桥端,龇牙接过扁担虎一般冲了过来,有人手执扁担接着冲上桥,

杨前挥舞起扁担。

保管员掉入河中,记工员掉在河中。

王三走到了桥上。大步流星地向这边走来,杨前退让,退让,他退过了桥。

王三过了桥,人们蜂拥而过,围着杨前一阵乱打。

王三举起扁担。扁担砸上了杨前的额头,杨前踉跄着身子,倒下。

杨前已被人用担架抬走。

4、岸头。记工员保管员爬上了岸,刺毛:“快,快到牛棚里取暖去。”

二人拉着身子离去。

5、路面上。杨伟带着一群人操着家伙:“弟兄们冲啊!”好多人呐喊着。

桥头已没有人。

杨伟面对儿二棍““找姓王的去,抄他的家!”

杨凯华:“你们可不能惹他,他可是个无赖!”

杨伟不听劝说。

“走!”人们又抄起家伙和杨伟离去。

有人劝说有人阻止,无果。

6、影剧院里。放映的是《刘三姐》,歌曲悦耳动听。

杨光、林如兴奋地观看着。室内客满。

7、去王家的路上,杨伟和一青年耳语着:”我们不斗姓王的,逗他姓钱的。”

青年:“对,逗他姓钱的。”

8、钱家已被杨伟他们围了起来,有人欲打姓钱的,钱老汉无所畏惧,“谁敢碰我?谁碰我一根汗毛,我树他一根旗杆!”

杨伟挤在前面,拳头伸向钱老汉。

钱老汉将头伸了过来,“你打,你打,”他的头狠狠地撞着杨伟的胸怀,一下,两下----,钱老汉越撞越激动,越撞越带劲。

队长杨文彩在一旁偸视着,暗暗窃喜。

副队长:“住手,你们杨家仗势怎么着,你以为是旧社会呀,仗势欺人哪,不好使,都给我安稳点,杨伟,今天你必须向钱家赔礼道歉!”

杨伟凑到副队长的身旁,“我若是不呢?”

副队长:“那咱们走着瞧!”

杨伟:“走着瞧。”

钱四操起扁担,扁担向杨伟的后脑勺劈来。

杨伟被担架抬走。

9、钱家锅旁。钱妻躲在锅后哆嗦着,钱老汉走了过来,“看你这熊象,怕什么!”

钱妻:“我怕,你这是要人命呀,人家门族那么大,我怕人家给吃了。”

钱四:“伤了我看,死了我低命,看你那熊象,都什么社会了?有政府给我们撑腰,有什么可怕的,杨队长说的对,解放前我们是他们家的奴才,任凭他们欺负,牙打碎了往肚里咽,现在我们是国家主人,我们也不想欺负别人,别人也休想欺负我!”

10、湖边,浪花扑岸,杨母双手插袖呆呆地站立着,狂风在吼,传出杨母的嘶叫声,“五儿,你在哪?五儿----”

11、公园里。过山车呼啸直下,

杨光林如坐在过山车上,欣喜若狂。

林如惊喜地抱着杨光不放。

杨光抱着林如,于美琴在他眼前闪现,他抱紧她,抱紧她,原来是林如,他放开手。

过山车止。杨光林如下了车。

林如:“刺激吗?”

杨光:“刺激,太刺激了.”

林如:“我们再划船去?”

杨光:“不早了,还得赶回去。”

林如:“怕什么,早着呢。”林如拖着杨光,杨光勉强地跟在身后。远处,郝斌和于美琴张望着,她不时地捂着眼睛。

划艇旁,林如拽着杨光上了船,船在晃动,林如栽进了杨光的怀里,于美琴的身影在杨光眼前闪现,他抱紧她,抱紧她,原来他身边抱着是林如,他羞愧地松下手,低下头。

船缓缓地向河心驶去。

12、划艇上,杨光划着船,

林如:“毕业了,就要各奔东西了,心里纠结呀。”

杨光:“我也是。”

林如:“我打算回家乡,学学缝纫。”

杨光长叹:“别提我家乡,我那家乡人员纷争,勾心斗角,没什么意思。”

林如:“越复杂的地方越能锻炼人。”

杨光:“话是这么说,可我很怕陷进去,陷进去能否出得来就很难说。”

林如:"你是才多学广,就一笔字这辈子足够丰衣足食的,”目视着杨光。

杨光:“还很难说。”

郝斌坐在岸旁似乎对于美琴,“你看人家玩的多开心,可你是他的未婚妻,这样的男人靠不住呀!”

于美琴咬了咬呀,“哼!”了一声。

13、阳春饭店。桌上摆设着油炸花生,青椒炒肉丝,烩豆腐,烧肉圆,杨光林如坐在桌旁。

阳春饭店,又是一个房间,郝斌、于美琴走了进来,郝斌:“坐下,今天我请客。”

于美琴:“我不想,别忘了,我们是逮人的人,要是被人逮了那才说不清呢。”

郝斌:“别怕,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只要你耐心地等待,包你有好戏看!”

林如举着酒杯:“今日一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不管它,干了这杯再说。”

“干!”杨光举着杯子,长叹了一声,“是啊,这次一别不知何时相见,这两年中,你是我印象中最好的一个,你是我们的校花,我看得出你对我好,其实,我也真的为你动过念头,让我们埋在心头,全当个秘密吧,我不会忘记你,来,再干一杯!”

“干!”两人一饮而尽。

杨光:“林如,不,我应该叫你妹妹,可以吗?”

林如:“可以,完全可以。”

杨光:“那好,我们今后就姊妹相称,保持往来,别忘了,你的婚礼我要参加”。

林如:“好的,你也别忘了告诉我。”

“一言为定!”二人干了酒。林如:“这些话在校是说不出来的,我高兴,我开心。”

杨光:“我也是。”

14、钱四家。钱四正吃着午饭。二棍几个人又手执扁担冲了过来。

有人高喊:“住手!”原来是杨书记。(中年人),人们住了手。杨书记看了看在场的杨队长,杨队长面色平静。

杨书记来到二棍身前,帮他擦了擦脸上的血,又面向杨队长,“怎么回事?”

杨队长不紧不慢地,“没什么,人民内部矛盾。”

杨书记:“你马上把问题调查清楚,向我汇报。”

杨队长得意地:“好的,大家都回吧,别再惹是生非了,散吧,散吧。”

15、阳春饭店,杨光、林如吃别,已有几分醉意,二人向楼下走去。

16、钱四家。大多数人已经散去,只剩下杨文彩一伙的人,其中有姓钱的和王三。

杨文彩打了个手势,“大家拢一拢,今天这一仗从总体上是失败了,这么多人打人家一个人,还被人家打得掉河的掉河,受伤的受伤,不过我们也取得战略上的胜利,我们以多击少,总算震慑了杨前,让他杨前也不要小瞧我们小门族的力量,我们是谁?我们是贫下中农,是国家的主人,是神圣不可欺负的,这个事暂时搞一个段落,下面还有事情需要我们去做,有人从学校回来了,不参加劳动干什么?谁来替他打口粮,谁来养活他!”

姓钱的:“对,这事到开会的时候我先提。”

王三:“我先提,我不怕得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