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11

心愿 陶光轩 5920 2013-06-27 13:02:21

  1、杨文彩家。杨文彩家老爷柜上,一条大前门香烟两瓶洋河酒安放在柜面上。

杨文彩妻:“你与人家杨光的事没办成,东西还是退给人家吧。”

杨文彩:“退,怎么退,我又没叫他们买,杨二家的说的对,官不打送礼的,既然送了,就没有送回去的必要,我得要享受享受。”他凝视着大前门香烟和两瓶洋河酒,有点得意。

小女孩杨好走了进来:“我是来拿我妈买的东西”

杨文彩妻:“你妈买的东西?”

杨好指着柜上的烟酒。等杨文彩目光还没有落定,杨好已来到老爷柜前,够着柜子上的烟酒,她够不着,拿过凳子,站了上去。

杨文彩和妻子木然。

杨好拎着烟酒走了出来。

杨好拧着烟酒离去。

2、杨光家,杨好拧着烟酒走了过来。

杨母激动地:“怎么回事,是你拿回来的?”

杨好:“是我拿回来的。”

杨无:“好样的。”

杨限也竖起大拇指:“真是好样的!”

杨母:“拿回来的好,拿回来的好。”

3、“嘟嘟,”村庄的路面上,杨文彩和往常一样吹着哨子,杨光一头窜了过来,一把抓住杨文彩的衣钵,杨文彩先是“你放手”,后来连喊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见杨文彩面色苍白,两眼笔直,向快死的样子。

杨光带劲,带劲,再带劲。

有人围了过来。

杨凯文急匆匆地奔了过来:“二子,快放手!”

杨光没有理睬。

杨凯文:“二子快放手,这样会出人命的,”他来到杨光身旁,瓣着他的手,死劲瓣,瓣不开,又有好多人瓣着,终于瓣开了。

杨文彩躺在地上,有人按着他的人中,不一会醒了过来,“我还活着吗?”

杨文彩妻:“还活着,”她一把抓住杨光,“你这个杂种,我跟你拼了!”她厮打着杨光,杨光只是被打,不好还手,她儿子也来帮忙,场面一时混乱。

杨凯文:“你们住手!”

杨文彩妻子和儿子住了手。

杨凯文:“已经上工了,都上工去吧。”

人们离去。杨文彩躺在地上,呻吟着。

杨凯文:“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杨文彩:“当然要去。”

杨凯文:“去吧,凭发票到我跟前结账。”

妻子扶起杨文彩。

杨文彩支撑着身子,面向儿子:“走,跟我进城看病!”和儿子离去。

4、道上。杨凯文和杨光走着。

杨凯文:“今天是你的不对,你也是高中生,怎么凭着性子办事,遇事要冷静点,我要是迟来一步,怕是遭人命的。杨文彩这个人就是小人得志,他与你斗,证明你有强人的一面,你与他斗,犯不着。他过去敢与县委干部斗,斗得他头破血流搞得他狼狈回乡,他不吸取教训,现在还与我们杨家斗,注定要失败,但他还是要斗,就像青蛙一样,跳也跳不到哪里去,就让他折腾去吧,也折腾不到哪里去,去参加劳动去,就当今天什么事也没发生。”

杨光点着头,离去。

5、公共汽车在石子路面上行驶着,车厢里挤满了人,其中有杨文彩父子。

6、杨凯文家。杨凯文坐在桌面看着旧报纸,杨母和杨光走了进来,自己找位置坐下,“他大伯,听说杨文彩进城看病去了?”

杨凯文点着头。杨母,“这可如何是好,看个三块五块的还好说,如果百儿八十的这可是全年的收入呀。”

杨凯文:“事情出了就不要怕,怕也没用。”

7、县医院外科。杨文彩领着儿子走了进来,坐下。

医生拿着听筒,“哪儿不舒服?”

杨文彩装模作样地:“这儿,这儿,”他指着咽喉,“医生,你与我尽管看,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医生:“根据你目前状况,没病,要不要拍个片子?”

杨文彩:“好!”

8、杨光家桌前,几张手条放在了桌面,杨光端详着,有挂号费,拍片费,其他就是陪诊费,误工费,营养费什么的,总计28.5元,杨光:“这么多?”他拎着陪诊费,误工费,营养费的白条,“这也算啦?”

杨母:“你大伯说了,还要买些水果之类的去看看他,免得人家说我们不尽仁义,这也是花钱买教训,回头我跟你把东西买上,你去看看他。”

杨光:“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去,一个大男子的去他家和他赔礼道歉,我不干,说不干就不干!”

杨母:“你不去我去。”

9、杨光所在的生产队,五六十个学生开了进来,于校长领着队。

队伍停止走动,于校长来到了队前,“同学们,今天我们是搞社会调查,调查我校学生杨光在生产队的生活情况和成长情况,大家如实调查,调查结束后汇总一下,希望大家把这次活动当成一次锻炼,大家分头出发吧。”

队伍解散,各自活动起来。

10、公社党委办公室。党委李书记正和别人谈话,杨文彩走了进来。

李书记:“你是-----”

杨文彩:“我叫杨文彩”

党委书记:“你就是那位在县里当过文职的杨队长?”

杨文彩:“正是。”

李书记:“你来有什么事吗?”

杨文彩敬着眼烟,李书记挡过,杨文彩:“不知我犯了什么错,也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于校长,他于校长犯得着拉一个班级的学生到我村子里,说要调查我。”

李书记:“有这等事?”

11、杨光所在生产队,树荫下,学生们纷纷找社员谈话。姓王的和一群人簇拥着。

王三:“大事不好,于校长带领学生调查杨光与杨文彩的事来了,要知道,于校长可不是等闲之辈,他在报上多次发表文章,有影响力,杨文彩多次打压杨光的事他早有耳闻,这次是替杨光打报不平来的,杨文彩这次怕凶多吉少哇。”

12、垄埂上。学生甲等围着杨前。

学生甲:“你是生产队一名成员,你一定知道杨光被打压的具体情况,请你如实说来。”

杨前:“作为一名社员,杨光是很不错的,大家知道,杨光在学校是品学兼优的,到了生产队他更是严格要求自己,他吃苦耐劳不计较个人得失,人们推荐他当保管员,杨文彩不让,记工员杨文彩不让,大队调他到大队搞文艺宣传,他杨文彩也不让,,更不用说到大队搞文字工作、当民办教师。杨文彩不任人唯贤,嫉贤妒能,打压优秀青年,他的用心招之若揭,就是愚弄大家,要大家在他的指挥棒下转,达到个人目的。”

学生甲:“听说你也遭到杨文彩的排挤和打压,想请你说说具体情况。”

杨前:“我个人没有什么,他再凶又能把我扁担主任怎样,所关心的是集体利益,这是全体社员所关心的事-----”。

13、公社党委办公室。书记和杨文彩聊着,邻大队书记在坐。

李书记:“于尽贤夸你不错,一个穷生产队就是让你搞好的,不错。听说你在县城干过文字工作,现在正缺乏这样人才,好好干。”

杨文彩得意地点着头。

李书记:“你觉得你们大队搞得怎么样?”

杨文彩:“不行,我们大队目前还显得很乱,没有紧紧抓住阶级斗争这个纲,有偷盗现象,赌钱事情不断发生,这直接影响着生产发展。我对我们大队杨书记也有看法,他软弱无能,不深入实际,不走群众路线,官僚作风严重,工作就难免有失误,这是他抓不起工作的主要原因。”

李书记:“你是党员吗?”

杨文彩:“是的。”

李书记还敬了杨文彩一支香烟:“是的就好。假如你是你们大队书记,你有什么目标和想法?”

杨文彩:“我能让大队全体社员人均吃上600斤。”

李书记:“这个想法好,如果人均吃上600斤,温饱问题就解决了,你们生产队现在人均吃了多少?”

杨文彩:“550斤,想再提高百儿八十的不成问题,我还有很多潜力可挖,请李书记相信我的能力。”

李书记:“人均550斤已经够多的了,”他面向邻大队书记:“你们要不断学习这方面经验,也要向全公社推广。”又面向杨文彩,“你回去要整理一下材料,首先在你们大队推广。”

杨文彩点着头,“李书记,我们大队太穷了,我急呀!”

李书记:“我理解。”

14、场头田间,调查工作仍在继续。

15、场头。杨文彩团着一群人,姓王的也在其中。

杨文彩:“大家不要怕,这是我和姓于的个人恩怨,他这样背离组织私自调查他人是侵害他人,是犯法的,是绝不允许的,我已去公社党委反映过情况,公社党委李书记很重视,一定要彻查事情的起因------,你们放心,我个人一定要姓于的向我赔礼道歉,一定要他承担责任。”他散着烟,“这是公社李书记不抽了,给我的,大家享受享受。”

钱四:“这烟不错。”

姓王的吸着烟:“对,一定要他承担责任!”

16、大队部。一份《关于杨光同志受打压的情况调查报告》放在案头。杨书记认真地阅读着。电话铃响了,杨书记抓起电话:“喂,是我。”

电话里公社李书记的声音:“听说你们把杨文彩给调查了?”

杨书记:“是的。”

李书记:“我怎么不知道?”

杨书记:“李书记,事情是这样的,他们也刚刚调查过,材料才刚刚到我这儿-------”

李书记:“我不听你解释,这是无政府无纪律的行为,随便调查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调查报告写好了吗?”

杨书记:“写好了。”

李书记:“我要杨队长写一份提高农民口粮的经验报告,写好了,一并带给我看。”

杨书记:“好的”。

杨书记和于校长对望着。杨书记:“还好,他还是要看材料的。”

于校长:“看材料就好,看材料就好。”

17、于美琴家。堂中,于尽贤听着杨光诉说着什么。

于尽贤:“都怪我没长眼,还向李书记推荐了他,这下好,没帮了你倒帮了他,孩子,我估计今后还会没你好日子过,真难为你了,要不然这么办,你先出来,我看这点面子他会给的。出来吧。”

杨光:“我再考虑考虑。”

于尽贤:“出来,搞个手扶拖拉机拉拉砖,一天也能拉上几块钱。”杨光点着头。

18、于美琴房间。于美琴在做着作业。杨光走了进来,“在做作业?”

于美琴点了点头,“怎么,又遭不顺了?”

杨光叹了口气。

于美琴:“我爸说的对,还是回来吧,离开那个鬼地方。”

杨光长叹:“割舍不得呀,那儿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于美琴:“可不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讨厌。”

杨光:“美琴,别讨厌,相信你会慢慢适应的。”

于美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要美好的房子,你有吗,你家弟兄四个,每人三间要十二间,这可能吗?也许这辈子都不可能。”

杨光:“美琴,相信我,我会给你一个美好的家一个温暖的家。”

于美琴:“这是口号,现实中是不可能的,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吧。”

杨光开始多愁善感起来。

于美琴:“也许我这辈子注定要良好的条件和美好的生活,你要做好准备,要么依偎我,要么离开我。”

19、静静的河流,倒影的垂柳。

杨光静静地坐在河边,不时地投掷着泥团,不时地回想着于美琴的话语。

于美琴的画外音:“你要做好准备,要么依偎我,要么离开我。”

杨光面色难看。

于美琴走了过来:“回去吧,别着凉”

杨光仰望着于美琴,依顺着离开。

20、乡间小道,阳光明媚。杨光推着自行车,于美琴相送着。

于美琴:“我与你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杨光犹豫着:“还没有考虑好,姊妹几个毕竟生活多年,他们现在都在上学,我舍不得离开他们,他们需要我,我有责任管护他们.“

于美琴:“你就不为我考虑考虑?我还有年把就毕业了,何去何从不得而知,我爸嘴说要与我安排工作,可你都没安排上,我的工作又在哪呢,农村最大的缺陷就是禁止人口流动,一但陷进去就很难出得来,你现在就是这样,是啊,你谈到姊妹感情深重,但要有个度,等他们都成家立业了,你也老了,最后只落得一个穷光蛋!”

杨光:“这些我都考虑过,我很矛盾,让我仔细再考虑考虑,你回吧。”

于美琴:“你这次回去又是凶多吉少,你们那生产队长是不会放过你的.。”

杨光:“不怕,我已经习惯了。”

两人漫步走着。

杨光:“你回吧.”

于美琴止住脚步。

杨光目送着,看她那细长的背影,离去,离去。

21、石子路面上。杨光骑着自行车行走着,他脑海里传出于美琴的声音。

于美琴的画外音:“等他们都成家立业了,你也老了,最后只落得一个穷光蛋!”

杨光骑着骑着,前面有一女子挡住了他的去路,原来是林如。

杨光喜出望外:“是林如。”

林如:“是你,杨光”她身背书包,一身学生打扮。

杨光:“你这是干什么?”

“上学,”林如,“我不想上,我父母偏要我上,说是农村孩子的唯一出路。”

杨光:“你父母安排的好哇。”

林如:“其实你更应该上学,”

杨光:“是啊,只可惜条件不够。”

林如:“你家条件不错啊,父亲是工人,条件上哪找去。”

杨光:“可我家姊妹五个,有三个都要上学。”

林如:“是够难的。要不然这样,你先在家复习,基础打好了,参加今年高考?”

杨光:“能行吗?”

林如:“准行,你是什么人?,你是什么困难也难不倒的人,我相信你,你行!”

杨光:“那好,我试试看。”

林如:“那好”二人两手相扑,“一言为定."

杨光:“一言为定。”

林如:“我们学校晚间还举行培训班,是免费的。”

杨光:“好,太好了,我能报名吗?”

林如:“能,谁都能,你更能。说好了,我替你报名”。

杨光:“好,那就麻烦你。”

林如:“咱俩还客气啥。我们学校分文理科.”

杨光:“什么叫文理科?”

林如:“文科包括政治历史地理语文数学英语,理科包括数理化语文英语,我看你还是报理科的好。”

杨光:“好,理科就理科。”

林如:“好,明天晚上你就可以来校复习了。”

杨光:“这么快?”

林如:“就这么简单,说好了,明晚在学校门口见,”

杨光:“好,明晚见。”

林如又回过头来,“你还恨我吗?”

杨光摇着头,“不了,还念着学生时代的旧情。”

林如:“我也是。”

杨光目送着,看她那细长的背影,离去,离去。

22、杨光家门前。杨母正凉嗮着衣服。杨文彩走了过来,:“二家的,杨光呢?”

杨母:“上他岳父家去了,他叔,杨光没把你怎样吧,我给你赔不是。”

杨文彩:“不用了,我跟他记着呢,他什么时候回来?"

杨母:“今天下午能回来。”

杨文彩:“告诉他,明天去李庄挑河工。”

杨母:“他才离学校几天,能挑河工?”

杨文彩:“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河工想挑的人多的是,不挑也可以,年底的大河工非他莫数。”

杨母:“别,等他回来我和他商量。”

杨文彩:“可说好了,我等你消息。”

23、杨文彩家。杨文彩妻:“听说你又让杨光去挑河工,他能行吗?”

杨文彩:“不行还能有谁?”

妻:“你总是想去的人不让,不想去的人偏让他去。”

杨文彩:“哎,这话让你说对了。”

广播里《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在唱,杨文彩兴奋起来,跟唱着。

24、杨光家堂中,油灯点亮,杨无,杨限,杨好复案自习,杨好习惯做着小动作。

杨无面向杨好:“要学就认真学。”

杨好坐直身子,认真做起作业。

25、母亲房间,杨光坐在床边,母亲做着针线活。

母亲:“今天杨文彩来过,队里明天要你去挑河工,按理说,你没吃过这个苦,不能挑这个河工,可这个河工不挑,年底的大河工就能轮到咱家,那可是大河工,是越冷越朝工地跑,起早摸黑干不完的,身体不强壮是不能去,你看小河工你能去吗?”

杨光:“按理说能,可我要复习了,我已经报了复习班,明天就去夜校.”

母亲:“是这样,我与你回了去。”

26、杨文彩家。杨母走了过来,杨文彩:“有事吗?”

杨母敬上一支烟:“有事,我反复考虑过,我家二子还是不能眺河工。”

杨文彩:“为什么?”

杨母:“一来我家二子没吃个这个苦,怕他身体受不了,二来他要复习准备参加高考。”

杨文彩:“第一个问题不存在,身体是锻炼出来是,哪个男子汉没吃过苦头,别娇着孩子,锻炼锻炼对他有好处。第二个问题也不存在,不因为要参加高考就不参加劳动,生产队有规定,凡劳力的不得外出,有事先请假,有病拿请假条,这你又是不知道,我不能因为他一人就坏了规矩,这以后我的工作还怎么搞?还共青团员呢,不起带头作用倒起反作用,我已经把他的名单报到大队了,不可改,要不要我们连夜召开全体社员会议?”

杨母:“不用了,”他慢慢地离开。

杨文彩:“别忘了,明天天没亮就要到工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