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4

心愿 陶光轩 3606 2013-06-27 13:02:21

  1、门外传出吵吵嚷嚷的声音,杨光一家子都走出门来瞧着,是杨伟媳妇娘家人抄着家什,看样子是要找钱四算账,只见杨凯文档在面前。

杨凯文:“你们这是干什么?再去打架,打死人不顶人命?今天要错也是杨伟的错,他跑人家干什么,那叫私闯民宅,人家那是正当防卫,别闹了,恩恩怨怨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说杨伟家的,如果杨伟问题不大就算了,大了,找组织,相信组织,组织会给你们做主的。”

杨光也立在其中。

有人:“大伯说的对,有事找组织,我们应该相信组织!”

杨伟妻:“找组织,谁是组织,杨文彩代表组织?”

杨凯文:“他是代表一级组织。”

杨伟妻:“他能代表组织,他能主持公道?”

杨凯文:“如果他不公道,你可以到大队到公社。”人们点着头。渐渐离去。

2、汪江家。汪叔(50外岁,城里人打扮)听着收音机,堂中正坐,汪妈做着家务。

杨光走了过来,“汪叔好。”

汪叔:“杨光好。”

杨光:“怎么还不睡呀。”

汪妈:“他呀,老习惯,不到23点不睡觉。”

杨光:“汪妈好。”

汪妈:“好,快毕业了吧?”

杨光:“是的。”

汪妈:“毕业了好,汪江在西屋,已经快睡了。”

3、西屋。炉灶就占了一半,一张简单的床铺挨着北墙,汪江已躺在床上,杨光走了进来,“累了吧?”

汪江:“你劳动你也累,床边坐。”

杨光坐到床边,汪江吸着烟,取出一支递给杨光,杨光挡了过去,“我不会,你不是也不抽烟吗?”

汪江:“白天不抽,晚上抽两支,就两支,而且大前门以上的,这叫享受。”

杨光:“这些烟不好买吧?”

汪江:“对于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杨光:“我很想和你聊聊人生。”

汪江:“好哇,我也算有了个伴,不过我要提醒你,我家成分不好。”

杨光:“我才不在乎这些,我相信叔叔是清白的。”

汪江:“我也坚信,可是我的亲戚朋友都远离我们而去,有的也只是夜间来看看,我看不惯那些人。”

杨光:“听说你舅舅与你不相往来?”

汪江:“是的,我这辈子没有这个舅舅。”

杨光:“一定伤透你的心?”

汪江:“不想提他,永远都不提他。”

4、杨光家,杨无、杨限做着作业。

5、汪江床头。杨光:“你很留念你的城市,那你是家庭老大,按理由你可以不插队到农村。”

汪江:“是啊,要不然人们说我傻呢,是真的,当时是没有我的名额,那时我要相信毛主席号召,与老师说不行,与居委会说不行,眼看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卡车就要出发了,有一个同学哭哭啼啼不愿意上山下乡,我抢过他的名字,划掉他的名字,补上我的名字,就这样上山下乡了。”他从床边取过证书的“刘洋”补上的是汪江。

杨光:“你后悔吗?”

汪江:“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在农村确实得到锻炼,一次我回到省城,刘洋已有了工作,他万般感激我,我也感激了他,我这一身的身子板就是我革命的本钱。”

杨光:“你到了农场,有人敢欺负你吗?”

汪江:“谁敢?下放农场有二十个是同学,有问题一窝蜂,一次队长刁难我,我们五六个同学一起上,把那队长痛打了一顿,还让他啃了粪桶,下次他再也不敢了。后来举家下放,来到这儿,因为父亲的原因,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也只能变得温顺和睦。”

杨光:“你明明是老大,为什么人们都叫你老二?”

汪江:“是啊,老二不傻吗?是的,我是老大,分配我工作我应该先去,工作了才能找对象,才能有安家的可能,我不想在这小城市工作,真的,我不是讨厌这个城市,是我喜欢了省城,我是省城出来的,我应该到省城去,这是我一生的追求,因此决定让给了老二,就是老二不去,我也全当放弃。”

杨光:“你的赌注也太大了,你知道,理想越高,失落的也越高。”

汪江:“是啊,已三十出头了,只要在农村,是注定成不了家了。”

6、杨光家,杨无、杨限收着作业。

7、汪江家西房。汪江点燃一支烟,“听说你学过医?”

杨光:“是的,在校学工学农学军----,我选择了学医,学了有一个多月。”

汪江:“能扎针了吗?”

杨光:“能。”

汪江:“那很好,我这儿有两套针管,你要是要可以拿一套去,这是我父亲的,他年岁大了,我不让他在出诊,我就顶上了他,赚个人缘,你别说,农村人实在,你帮他一点点忙,他就涌泉相报,”

杨光:“说的是,那就拿一套吧。”

汪江:“这就好,我负责前庄,你负责后庄,刮风下雨的也就个近二妈身体不太好,有你扎针就更方便了,医学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如果教师和医生让我选择的话,我选择医生。”

杨光:“同感。”

8、红日慢慢升起,河流里,一大群鸭子在淘食,在戏水,在追逐。河岸旁,狂风呼叫,芦苇“沙沙”

河岸旁蹲着一位十来岁的小孩,他衣着单薄,显得无力,他颤抖哆嗦,宿成一团,舌头还不停地添着嘴唇。刘六的画外音:“人们都说我是抱的,我也觉得我是抱的,可我的亲生父母在哪,我找不到,天啦,你能告诉他们在哪?只要他们能把我带回去,我不记恨他们,真的,爸爸,妈妈,你们在哪,我好冷好饿!”他的泪水已挂上了眼角。

“好冷好饿”声音在空中回响。

有人递过干粮,“刘六,吃吧。”

9、于美琴家。六间锁壳瓦房威武雄壮。于美琴在自己房间绣着花,她那动人的眼睛在闪烁。杨光走了进来,“你好。”

于美琴气愤难消:“还来这儿干什么,你走,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

杨光:“美琴,你听我解释,其实我和她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于美琴捂着耳朵:“我不听,永远不想听。”

杨光:“如果我这次解释不清楚怕是永远解释不清楚了。”

于美琴:“我不想听你解释,你走,你走哇!”

杨光:“好,我走,我走。”

10、于美琴家堂中。于美琴父亲于尽贤来到家中,脱着大衣,杨光接过大衣放到衣架上“毕业了,好好,坐坐。”

杨光坐下。

于美琴父亲:“你下步有什么打算。”

杨光:“还没有”。

于美琴父亲:“你们那儿复杂,派别严重,我和杨文彩接触过,那人还是有才的。”

杨光:“是有才,但无德。”

于尽贤:“是,是。”

杨光:“有才无德是小人。”

于尽贤:“是,对,所以你要提防着,这样吧,有空我到你家去一趟,把你们公社李书记带上,和你们大队书记生产队长接触接触有好处,你别看地方官,那是地头蛇,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呀,如今搞好社会关系很有必要,如今流行着学好数理化不如找个好爸爸。”

杨光点着头。

于美琴父亲从衣袋里掏出一沓钱,“拿着。”

杨光推辞着。”我家有。”

于美琴父亲推辞不过,将钱收了起来。

杨光:“您什么时候有空?明天,明天怎样?”

于美琴父亲:“好,明天就明天。”坐着,“小琴在房间。”

杨光:“我知道。”

于美琴父亲含情脉脉地,“去吧”

“嗯”,杨光点着头,离去。

11、《让我再看你一眼》音乐响起,歌声起。

杨光走进于美琴房间,渐渐地坐下,“美琴,我要走了,如果你还不听我的解释,我真的没有办法,首先我向你道歉,我真混,我身边怎能容得下别的女人,我的心中只有你呀,这一点我可以对天发誓,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你会发现,我一直没有主动。”

于美琴:“还没有主动,过山车上,游艇上。”

杨光:“我真混,我把她全然当成你了。”

于美琴:“你这是骗人的谎言,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背地里还不知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杨光:“相信我,我衷心不二,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如果再有你不愉悦的事,我走人!另外,请把我的事不要让叔叔阿姨知道,好吗?”

于美琴:“你也怕了?”

杨光:“真的怕了,如果你不计较我的话,我想请你看电影,好吗?”

于美琴:“没空,年里都没空,年外再说吧。”

忧伤的音乐响起。

12、于尽贤房间。于尽贤和妻子交谈着。于尽贤:“我看小琴与杨光不大融合,我们家女儿闺房住惯了,怕是看不上杨光家,你要在背地里多做做她的思想工作,说真的,杨光是个很不错的孩子,我们女儿配不上人家,他是个男子汉,农村就需要这样的男子汉,我们一儿一女,儿子迟早要顶替,如果杨光经常到我们这儿走动走动,不是说招婿,就他往我们这儿一站,也镇住部分人,农村就这样。”

于尽贤妻:“是的,我会说服女儿的。”

13、杨光家,堂中,灯火通明。

母亲、杨光相对坐着。

母亲:“见着小琴了吗?”

杨光:“见着了。

母亲:“怎样,你与她搭茬了,她对你印象可好。”

杨光:“还很难说。”

母亲笑了,“慢慢来,这不是着急的事。明天你岳父来了,我要与他谈谈你婚姻的事,我要与她家定婚。

你也不小了,在过去早成家立业了,现在晚婚晚育,不到年龄不让结婚,只有把婚姻定下来才算那么回事。”

杨光点着头。

母亲:“明天上午你把菜买一下,把你叔叔杨书记请一下,把大队一套班子请一下,我们家这么多年还没人操办这件事,你也大了,该你闯社会了。”

杨光:“妈,我不想去。”

母亲:“不想去也得去,这是你的事,你不管谁管,你也该在你岳父面前表现表现。”

杨光勉强地:“好好。”

14、大队部。似乎开会刚结束,杨光手拿着大前门香烟走了进来,面向书记,“叔叔。”

杨书记伸出手来,“稀客,稀客,请坐。”杨光握别手,坐下。

杨书记:“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杨光:“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请你们班子晚上到我家玩玩。”

杨书记:“有什么事吗?”

杨光:“没事,就是玩玩,晚上我岳父能把公社李书记带来,到时聚一聚。”

杨书记:“好的好的,到时一定去。”

15、通往杨光家的道路上,有人拍了杨光的肩膀一下,是杨前:“听说带杨文彩吃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