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8

心愿 陶光轩 2793 2013-06-27 13:02:21

  1、榕树旁。杨光:“所以,这不好你商量吗,你要时刻记住,我们是农村的,象我们这样兄弟多的家庭有人攀亲就算烧高香,我们不比汪江,人家还有一线进城的希望,你也不小了,要不是晚婚晚育你也早就成家了,听哥劝吧,别让妈再烦心了。”

2、杨光家门前,鞭炮齐响,媒婆拎着包裹走了出来。

3、三麦葱葱,黄花草开出美丽的花瓣。

清晨。天色蒙蒙亮,杨母已将衣服凉晒到绳上,雄鸡啼鸣,布谷鸟在亲唱,高音喇嘛歌唱着《社会主义好》,杨文彩吹着哨子,人们陆续来到打谷场上。

三麦掀起了波浪,黄花草开出美丽的花瓣。

{画外音}:“杨光开始走上了劳动第一线,是忧是喜他也说不清楚,反正他面临的是挑战和困惑,他与农村是有感情,但脱离农村是人们的奢望,他要努力,要按自己的人生轨迹走下去,早日与梦想团圆”

4、打谷场上。大多数人已经到齐。保管员:“一会儿杨光来了,你打算给他起个什么诨名?”

记工员:“早就想好了,他排行老二,就叫二蛋。”

保管员:“二蛋?有趣,就叫二蛋。”

杨光走了过来。

记工员面向杨光:“二蛋。”人们笑着,杨光左张又望。

刺毛:“叫你呢。”

杨光严肃地:“我叫杨光,请你们珍重我!”

邋孔:“珍重?我们是在珍重你,你也不见怪,农村人,谁没个诨名,好养活。”

杨光:“我也知道你们的诨名,可我不叫,请你们今后别再叫我!”

龇牙:“不叫?不叫行吗,既然名字起出来了就得叫,大伙儿叫哇。”

“二蛋。”“二蛋。”

笑声一片。杨光气的吹胡瞪眼,愤恨离去。

5、杨光家。母亲忙碌着,“怎么回来了?”

杨光:“这个工不上也罢!”

母亲:“怎么啦?”

杨光:“他们给我起诨名,难听死了。”

母亲:“嘿,这有什么了不起,农村人谁没个诨名,你爸过去也有诨名,可你爸坚持不喊别人诨名,现在不是没人叫了?农村人,粗鲁,但粗鲁的可爱,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杨光垛了脚,愤怒地离开。

6、床上。杨光抱头躺着,气愤难消。心声:“粗鲁,野蛮!二蛋,什么是二蛋?这要于美琴知道还不笑话死,真拿他们没办法,农村不可呆,一天不可呆!”

7、麦浪滚滚,布谷清唱

杨光衣着整洁,还明显看出穿着棉袜。下放知青汪江(他衣着褴褛,扁脸)凑了过来,低声地:“你这是劳动呀,等着挨批评吧。”果然不错,杨文彩站到了人面前,留意地盯着杨光的着装和袜子,“看看,你们看看,这哪是在劳动,这是在人多面前摆阔,家庭条件也不咋样,犯得着吗,要记住,我们这是农村,农村人就应该像农村人的样子,别放不下臭架子,今天我只是提个醒,下次再让我看到我就要他回去,生产队不需要这种人。”

一会儿分工好了,妇女收割黄花草,男子汉搪粪,这是在施绿肥。杨光和汪江负责挑黄花草,不一会,杨光已担满,他挑起担子向粪塘驶去,汪江跟在身后。

回来的路上,杨光和汪江并排行走着

杨光:“你下放已有十年了吧。”

汪江:“整十年。”

杨光:“这下我们我们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汪江:“不稀罕,我还是劝你远离这个地方的好。”

杨光:“为什么?”

汪江:“不为什么,趁你高中刚毕业一去不复返,他抓你抓不着,要是你成了生产队劳力了,再想走就走不了了。”

杨光:“现在五匠都归队了,我又能上哪去呢?”

汪江:“说的也是。”

有人:“他们刚在一起就搞同性恋了”

他俩又担起担子。

8、蓝天白云。

鸟雀共鸣

杨光的{画外音}:“你能唱一首爱情歌曲与我听听?”

汪江的{画外音}:"喜欢哪一首。”

杨光:“随便”。

汪江:“《敖包相会》”。

歌词:“十五的月亮高挂在天空上,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我那心上的人儿为什么还不到来-----”

9、歌曲悦耳动听,歌声嘹亮。

杨光跟学着。

10、{画外音}:“杨光参加生产队劳动了,但并没有说服母亲在家家务,妈妈是闲不住的人,按农村话说,儿女还没有成功,她肩上担子还重,杨光只算是一个帮衬。”

画外音:“农活越来越紧,杨光的手脚已磨成了血泡,肩膀出现红肿,疼痛使他沮丧使他难熬。”

11、麦浪滚滚,布谷清唱

12、{画外音}:“农村是个美丽丰富多彩的地方,这只是说说看看,真正深入下去可不那么容易,怎天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浃背一身泥,面色黑油头发乱,浑身疲惫和困倦,对于刚到农村的杨光来说是好大的不适应,,知识分子的形象已渐离他去,他甚至考虑今后还能不能和于美琴在一起,他的差距不由被自己拉大,他常常思念远方的恋人,照片成了他的依托,给了他勇气和力量。”

杨光凝视着于美琴那彩色照片,躺在草地上睡熟了。

传出杨光与林如生动的画面,他俩狂奔着,自由地翱翔着。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歌曲唱起。

杨光醒来,摇了摇头,自觉得好笑。

13、杨前家。桂芳骑着自行车来到门前,车篓里装着菜油,车后架揹着十来斤大米。

杨光迎了上来,“二嫂,回来啦,回来还带着油米干什么?”

桂芳:“不带不行啦,老大家人口多粮食少,我这次来还要住上几天,哎,你看你大妈还能活上几天?”

杨光:“快了,已经上地铺了,估计也就这三两天。”

杨前妻急忙迎了过来,“他二妈,来就来呗,还带粮油干什么。”他接过粮油。

杨光:“二嫂,有空过来玩。”

桂芳点着头。“嗯啦。”

14、杨前房间。杨前妻用升筒量着米,杨前急忙走了过来,“你这是干什么,倒回去!”

杨前妻:“人家他二妈来了,自己又带了粮油,不弄的好吃些怎么对得起人家,我还不想断了这条路。”

杨前:“你懂什么,这叫哭穷,你越在她面前哭穷越会迎得她的同情,这不,粮油送回来了吧,就这样,这粮油留着母亲去世后用,”他将米倒了回去,“今天熬一锅白菜,贴一锅玉米面饼。”

15、杨前家堂中。热吞吞的熬白菜和玉米面饼端上桌面,一家人吃了起来,桂芳端详着,端详着。伸出去的筷子又宿了回来。

杨前:“他二妈,吃不惯吧,没办法,农村就是这样,你那米油我还得留着,等妈妈过世还能派上点用场。”

桂芳:“随你的便。”

16、杨光家。桂芳走了进来,“二妈,有吃的吗?”

杨母:“有,你等一会,我给你炖个鸡蛋,我早就叫你过来吃,你不,这下饿够了吧?”

桂芳:“是的,再饿上几天恐怕抬着骨头回去了,我说二妈,杨前是不是我肚里蛔虫?他咋就知道我不爱吃玉米面呢,而且顿顿有,还有那熬白菜,也不见油花。”

杨母:“孩子,你就多担待些,你是来敬孝道的,坚持几天也就过去了。”

桂芳:“不想呆,真的一天都不想呆。”

热腾腾米饭和炖鸡蛋端了过来,桂芳吃着。

17、杨光家堂中。灯光明亮,杨无、杨限仍在做着作业,杨限嗅着鼻子,“真香。”

杨无:“是那杨前做夜宵。”

杨限:“我说他也够狠毒的,人家粗茶淡饭的,他倒好,还吃夜宵。”

杨无:“这钟人就是自私。”

18、杨前家地铺上。桂芳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也嗅着鼻子,他站起身。

厨房的灯仍在亮着,桂芳走了过来,杨前大口大口地吃着,发现了桂芳,羞愧地:“他二妈,饿吗?要不然再吃点?”

桂芳:“我不饿,你吃吧。”

杨前:“我这人一顿不吃夜宵心里就饿得慌,一夜睡不好觉。”

桂芳:“是的,是的。”离去。

19、唢呐声响。旁白:“杨进的母亲于凌晨去世了,桂芳总算尽完了孝道得以解脱,她想办完丧事后尽快离开这个地方首先洗个澡,恢复自己那平静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