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15

心愿 陶光轩 5843 2013-06-27 13:02:21

  1、杨光骑着自行车快速奔来,“大哥不好了,王三赖上了杨伟,躺在杨伟家堂中就是不肯离去,大伙儿没办法,想叫你回去想想办法。”他大汗淋漓大气喘不过来。

“走,我们先回去,”杨风又面向李秀云,“你先在家呆着,我马上就回来,”他跳上自行车离去。

2、杨光骑着自行车,杨风坐在车后,杨风比划着,“这事得这么这么办。”杨光激动着,频频点着头。

3、杨伟家。王三躺在堂中呻吟着,围观的人把王三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王三更是得意,不时地翻着身,呻吟声不断。

4、门外的路面上。杨前、杨光杨风等十几个人杀气腾腾地冲了过来,气势十分紧张,带头的杨风:“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偿命!”

杨前更是:“弟兄们,冲啊!”

“冲啊”!人们一阵风地冲了过来。

杨伟的父亲急忙向前迎来,“不能打,不能打,他是个无赖!”

“打的就是无赖,”杨光冲在最前面。

杨伟家堂中。王三依然躺在地上,呻吟着。

杨前、杨光杨风等冲了进来,人们让开了道。

杨前。杨光杨风等人怒火中烧,先是在王三屁股上一阵乱踢。

杨伟父亲:“不能打,不能打,这样会打死人的。”

王三更是叫唤,“不能打不能打,打死人啦,打死人了,”他翻过来人们是几脚,翻过去人们又是几脚,打得王三狂喊救命,打得王三哭爹叫娘。

杨前拽起王三,人们还是你一拳,我一脚,有人揪他,掐他,疼得王三更是叫唤,“救命啊,救命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不能再打了,不能再打了-------”

杨文彩在一旁看着,面向姓钱的,“你去,把大队书记叫来!”

姓钱的离去。

王三仍然被打着,打得他气喘不圆,打得他浑身哆嗦。

“请他滚出去,”杨风一声令下,几个小伙子已把王三举到空中。

几个人合力将王三抬了出去。

5、杨伟家屋后,几个人合力将王三抬了过了,扔到了地上。

西北风呼呼地叫。

6、大队部。杨书记等人正在开会。

姓钱的急急忙忙地奔了过来,“不好了不好了,快打死人啦,快打死人了。”

杨书记:“慢慢讲,慢慢讲。”

姓钱的:“在杨伟家,几个年轻人朝着王三就是拳打脚踢-----,估计这会儿王三怕是没命了。”

杨书记:“走,看看去。”

7、杨伟家门前,看热闹的人依然不少。杨伟,杨前杨光杨风正坐着。

这下杨伟父亲倒安定了。

8、杨伟家屋后。

北风呼呼地吼,王三穿着棉袄也缩成一团

杨书记一行人走了过来,望着王三不知说什么好。青年书记嘴快:“王三呀,平时你可是占上风的呀,今天怎么这么狼狈呀,你就在这儿好好呆着,没人叫你不能起来。”

王三颤抖着身子,:“给我做主哇,给我做主哇。”

9、杨伟家门前。杨伟一行人还坐着。

杨书记一行人走了过来。杨书记发现了杨文彩:“杨队长,这事你怎么不处理呀。”

杨文彩:“我处理不了,还是你来处理的好,你处理的好。”

杨风站起身子,让坐,“书记,你们来啦,这件小事怎好劳您大驾,我们处理得了。”

王三已来到一旁缩着身子蹬在地下。

青年书记王平:“王三,谁让你过来的,得坚持在那个地方。”

杨风扫了王三一眼,然后面向杨光:“杨光,你带着王三去医院全面检查,要查到了,查得彻底。”

杨光:“好的。”他来到王三身旁:“走吧。”

王三目视着杨风,然后望着杨光,摇着头。

杨光:“走吧,过了时间我们可不承认了。”

王三低下头,摇着。

杨光:“大伙们都看见了,我们要带他看病,是他不愿意去。”

杨文彩不时地递着眼神,王三看着,仍低下头。

杨风:“既然王三不愿意去医院检查,我看事情就到此结束,大伙们散了吧。”

大家散去。

10、槐树下。秀云出现在眼前。

杨风惊喜地:“秀云,我正打算接你,正好,我们进城吧,今天就在城里吃饭,浪漫一回。”

秀云笑着点着头。

杨风骑上车子,秀云跃上。

秀云:“你是怎么降服王三的,说真的,我来之前还为你捏一把汗,这个王三是有名的无赖。”

杨风:“这叫战略战术,遇事不要怕,怕是没用的。”

11、通往城里的道路上,杨风骑着自行车,秀云坐在车后。

杨风:“这么些年我不在家全靠你了,让你辛苦了。”

秀云:“说这些干嘛,应该的。”

杨风:“妈妈总是夸你,说你孝顺。”

秀云:“应该的:”

杨风:“你就记住‘应该的’是不是?,当心我把你扔下车。”

秀云:“你敢。”

杨风:“看我敢不敢,”他晃动着车子,车子摇摆着。

秀云惊恐着,恐慌着,还是掼倒在地,自行车轮在地面打转。杨风神情默默地望着秀云,向秀云靠近,靠近。

秀云不解地:“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杨风:“干什么,能干什么,只是想亲亲。”

秀云挣脱着:“别,别,有人看见。”

杨风:“看见又怕啥,又不是偷的。”

二人亲在了一起,亲在了一起,

有人路过。

二人松开了身子。

秀云:“你们当兵的都是饿虎。”

杨风:“让你说对了,饿得要吃人。”他又向前迎去,秀云推开他,“去你的。”

杨风骑上车,秀云坐上,二人上了路。

12、杨伟家。家里只有姓杨的人迟迟不走。杨伟在思考着什么。他突然目光一转,“杨风,杨风上哪去了。”

杨前:“人家早走了。”

杨伟:“上哪?”

杨前:“怎么,你想请人家做客?”

杨伟:“还真有这个心情。”

杨前:“进城了,小夫妻俩这时候能正热乎着呢,,说是今天订婚。”

杨伟:“看样子今天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杨前:“估计不回来。真的要请他那就晚上。”

杨伟:“晚上就晚上,大伙儿晚上都来我家喝酒!”

胖子:“来可以来,要平摊,我算一份!’

“我也算一份!”

“我也算一份!”

已有十多个人报名。

杨伟:“好,就这么办,我们也好长时间没有聚了,今晚得好好的聚一聚,就为他接风吧。”

“好!”人们应着。

13、百货公司。秀云、杨风在人群中行走着。

杨风:“按农村风俗该怎么买就怎么买。”

秀云:“算了,还是为你节省点好。”

杨风:“这可是你说的?走,咱们回家。”他拉着秀云的手,拿着要回去的样子。

秀云挣脱着:“美的你。”她来到柜台旁,面向营业员:“给我扯四身衣料。”

杨风:“要四身?”

营业员:“这已经够少的了,有人要六身,八身。"

杨风:“好好,扯,扯。”

他的双手已拎满了东西。

14、杨光家菜地。杨母在整理着菜地,心声:“杨风执意要和他大爷大妈一起生活,这倒难坏了我,孩子要求过分吗?也不算过分,正如孩子所说,这个担子我们家庭反正要担当,谁挑还不是一样,既然老大要担,我何不落个顺水人情,但我必须要和他大伯把事情摊牌,他必须腾出房屋让老大结婚,这样我也能减轻一些负担,对,就这样,我得和他谈。”

15、人民饭店。熙熙攘攘的人群。杨风和秀云已坐上了桌面,不一会,热腾腾的菜端了上来,杨风倒上一杯酒,面向秀云,“你也来一杯?”

秀云摇着头:“不喝。”

杨风:“那儿成,当心我灌你,少来点儿,我一人喝酒怪没意思的。”

秀云:“那就少来点儿。”

杨风和秀云斟上,“这就对了,我这就可以把一瓶干了。”

秀云:“干不完拉到,酒不是好东西。”

杨风点着头,喝了一口,酒到中途,杨风:“秀云,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秀云迫不及待地:“什么事?”杨风:“结婚后我想和大爷大妈他们一起生活。”

秀云:“这是谁的主意,你妈的主意?”

杨风:“不是,是我的主意。”

秀云:“我不信,你从部队刚回来,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这个主意。”

杨风:“真的,是我的主意。”

秀云:“那就请你收起这个主意。”

杨风:“为什么?”

秀云:“不为什么。”

杨风:“秀云,你听我跟你说,听我慢慢地跟你解释。”

秀云:“我不听,我就不听。”

16、杨凯文堂中。伯母做着午餐。伯父坐在桌旁带着老花眼镜看着书。

杨母走了进来,取出烟,敬上杨凯文一支。

甬道。秀云止住脚步,杨风:“你凭什么说是我妈的主意?”

秀云:“你妈嫌儿女多负担重,想你大爷大妈的房产呗,说不定谈过或现在谈着。”

17、杨凯文家堂中,杨凯文:“有事吗?”杨凯文接过烟。

杨母:“有事,”她也抽上一支,“听孩子说要和你们过,我反复考虑了好几天,起先是想不通,后来也就想通了,孩子这是在做好事,我应该支持他,我现在还能苦能行,你们岁数大了,身边是该有人照顾。本来我有力气盖上三间一面清的房子,留着大儿结婚用,现在看来我的省,眼看二子也能结婚,三个孩子都要读书,二子也想重读,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

杨凯文:“有话尽管说。”

杨母:“看你能与我分忧些,你有三间一厨,西房是你借给我们的,现在三子四子住校不在家,能还给你们了,你们就在西房住,如果把东头房幐出来给杨风结婚,这也就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伯母激动地刚要开口,杨凯文朝妻子会意了一眼,吸口烟,“这事应该没问题,可我得要商量商量,你也不是太急的事,过几天我答复你。”

杨母又递上一支烟,“好的.”

杨凯文:“你打算什么时候要?”

杨母:“年前,俗话说,不管有钱没钱,娶个媳妇过年。”

18、人民饭店。杨风和秀云坐着,杨风又喝了一口酒,“大伯大妈无依无靠是让人悲叹,你说我们做晚辈的不照顾他们谁能去照顾他们。”

秀云:“关照他们完全可以,帮助他们料理家务干干重活我行,可我们要和他们一起生活,那是一辈子的事,和大爷相处还可以,你看大妈能行吗?她可是孤单一身,脾气很难和人合得来。”

杨风:“这我考虑的是欠妥,不过什么事都得慢慢来,只要我们心诚,钢铁也会被融化掉。”

秀云:“反正我不想过去,要去你去!”

杨风:“秀云!”

秀云:“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话题?”

19、杨伟家厨房,人们开始忙碌起来,烧火的烧火,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一团肉足有十来斤。

20、通往杨光家的路面上,天色已黑。

杨光手拎着鞭炮等待着。

杨伟和杨光站在一起张望着,他着急了。

杨风骑着自行车揹着秀云而来。

鞭炮点燃。

鞭炮炸响。

杨伟急切地迎了上去,“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把我急死了,小夫妻俩还没过够瘾吧。”

秀云给他一脚,“去你的。”

杨伟:“长话短说,大伙们正等着你呢。”

杨风:“等我干什么?”

杨伟:“与你接风呀,你回来大伙们还没和你喝上酒呢,对,也算你们的订婚宴。”

杨风:“时间长着呢,这回回来都不走了。”

杨伟连拖带拽,杨风只好尾随他而去。杨光跟在身后。杨伟:“要不叫嫂子一起去?”

杨风:“不了,一个妇道人家,从不上桌面。”

秀云推着车子回杨风家。

21、杨伟家中堂。十多个人已经把桌子围上,有三个空位,杨风、杨伟杨光走了进来。

杨风拱拱拳,“让大家久等了,失敬,失敬。”

杨前:“是让人等了,应该罚上两杯。”

众人:“对,罚上两杯。”

杨风:“罚就罚,不过,我中午喝高了。”

杨伟:“小夫妻俩喝酒,那是不醉人的。”

小年轻:“酒后乱性,老实说,干没干那事?”

杨风:“哪能呢,还不到时候。”

小年轻:“什么是时候?”

杨前:“好了别扯了,今天我们大家一个心意,就是为杨风接风,我也不会讲话,大家先把门面杯两杯干了。”

大家一饮而尽。

杨风两杯干完后,端起杯子,“感谢大家盛情款待,我借酒献佛,陪大家干上两杯。”

杨前:“不不不,我虽然不会说话,可酒礼我懂,得一个一个来,大家说是不是啊?”

众人:“对!”

杨前:“咱们尽情地喝,一醉方休!”

众人:“好,一醉方休。”

杨风端起杯子敬上杨伟的父亲:“我先陪老长辈两杯。”

杨伟父端起杯子,“还是我的侄儿理路多,见多识广,我长见识了,来干上这一杯。”

杨风先干为尽,“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来再干一杯。”

二人干了酒。

杨前端起杯子朝着杨风:“我们杨家门族是大,就是没一个能讲会道的,总是斗不过杨文彩,这下杨风回来了,你能说会道,带领大伙们干,过不了多久就能把杨文彩给办掉。”

杨风:“不能这么说,凡事都讲个理,首先我们得抓住理,事情就好办了,刚才杨前说要办掉杨文彩,是啊,杨文彩好办,关键是谁能接替这个队长,他还说我能说会道,要我带领大家干,在这里,我谢谢大家了,恕我直言,我是断言不会干的,为什么?因为我怕陷进去不能出来,现在举国上下都在拨乱反正,提倡让少数人富起来,,这就是说,改变贫穷落后面貌势在必行,大家要有思想准备,不要总是满足于填饱肚子,要着眼发展经济,我们这儿搞得算不错,劳动日也不过划几毛钱,有的地方只有几分钱,这够什么,如果这样下去永远摆脱不了贫穷,贫穷意味什么,就意味着落后,落后就该挨打,现在内地人逃到香港抓回来就被判刑,即使判刑还是有人在逃,为什么?就是他们不想贫穷,你们知道香港人多富裕妈?”

人们摇着头。杨风:“他们平均月收入是几千美元,我们一辈子也赚不了几千美元,人家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西装革履,开的是小轿车,住的是小洋房,”-----

杨伟:“这种日子过一天死了都闭眼。”

杨伟父:“杨风这番话让我们太长眼了。”

杨前:“今天这顿饭吃的值,来,我们大家再干上两杯。”

众人:“干!”

门外有个身影出现,原来是王三,大家投过异样的目光。

22、皓月当空。

23、杨伟家杨光面向王三:“你来干什么,是不是搞密探。”

杨伟:“是想来撑饭还是想干什么?”

王三:“你们别误会,我就是想找杨风,他到哪,我到哪。”

杨光:“你跟他干什么?”

杨伟:“是不是还欠揍!”

王三:“随你们怎么想,我跟定杨风了,这辈子跟定了。”

杨伟:“你还真赖上了。”

杨光:“不,王三的意思我理解了,他这叫弃暗投明,对不对?”

王三激动地点着头,“对,对,对。”

杨风:“既然王叔来了,我们也不多他一双筷子,来,坐下一起喝两盅。”

王三兴奋地点着头,坐下。有人递过碗筷,人们又吃了起来。

杨伟:“哥,你就把外面的事情讲给我们听听,太过瘾了!”

杨风:“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就拿香港来说吧,楼房矮的有二三十层,高的有五六十层,象美国摩天大楼是108层。”

杨前:“乖乖,这不把脖子望酸了。”

杨伟:“这不住云端里面了吗。”

杨风:“是的,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们眼睛都不敢睁,,其实他们发展也不过几十年时间。”

杨伟:“快说,怎样就能富裕起来。”

众人:“快说,怎样就能富裕起来。”

杨风:“说起致富谈何容易,我们这儿劳动力低下是束缚发展的根本原因,靠肩挑担扛是搞不出什么名堂的。

“你说一人一天能挑几个土方?而一台挖掘机要挖多少土方,我们一个生产队百来人口就这百亩地还忙得腰酸背痛屁滚尿流,而在西方,就是个把人的事。”

杨伟:“那剩下的人干什么?”

杨风:“搞工业呀,我们国家是12个农村人养活一个城里人,而在发达国家是一个农村人养活4个城里人,你看这悬殊多大”。

杨前:“乖乖,这得有五六十倍呀,这么说想富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杨风:“是啊,想富谈何容易,首先我们这儿人固步自封,你说手推车大家见过没有,见过,就是家家没有,你说自行车方便吧,就我家有。人们说要想富先铺路,可石子路面离我们还有七八里地,要想好的路面铺到家门口谈何容易,认命吧,这是人力不可为的。”

杨伟:“说了半天倒说出泄气的话来。”

杨风:“是啊,好在党和国家已注重这个问题,只要好政策倾斜农村,农村很快就会发展起来的,这一点我相信。”

人们点着头。

24、清晨,杨光家门前。天刚朦朦亮,秀云坐在水桶前洗着衣服,伯母走了过来,“秀云,你们快结婚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