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19

心愿 陶光轩 4683 2013-06-27 13:02:21

  1、秀云又鞠了一躬,“妈妈,我最后一次叫你妈妈,从明天开始,你就不是我的妈妈,也不是我的婆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道,我饿死也不到你门上要一口,你也不指望我给你养老送终!”

有人议论:“这孩子怎么啦”

“这孩子不了解呀。”

“太冤枉婆婆了。”

杨风早就不耐烦了:“秀云,你这是-----”

秀云一头跑了出去,杨风跟了出去。

杨母捏着红包,尴尬地笑着,“不妨事,不妨事。”

2、洞房。秀云一头冲了进来,杨风也跟了进来,“秀云,你这是怎么啦,我不是说过,这都是我的错,要恨就恨我,跟妈没一点关系,今天是咱们大喜的日子,这样说法太不妥了。”

秀云:“怎么说法就妥了?”

杨风:“别闹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今天的日子不能闹出事来,现在答应我不闹了好不好?”

秀云点着头,“嗯。”

杨风:“我还有事,我先出去。”

秀云点着头,“嗯。”

杨风离去。

3、堂中,喜宴桌上。人们尽情地喝着,杨风走了过来,端着酒一一陪着。

主桌席上,杨母强撑着笑容,吃着。

有人在喊,“闹洞房了!”

房门打开,人们挤了进去,被闹的人也带了进去,有杨凯华、杨凯虎,杨前等。

其他仍坐在桌上,吃着,喝着。

4、工地上,工棚里,杨光等三人仍喝着,划着拳,猜着火柴棒。

杨伟:“这会儿大哥家应该是闹洞房了,来,不管他,我们继续猜,有。”

汪江伸出手,手中没有火柴棒,“你喝。”

杨伟只好将酒一饮而尽。

5、洞房大开,有人喊,“下面请新郎官入洞房。”

新郎官被人推进了洞房。

小伙甲:“今天我和大伙儿不想扒光你的衣服,为什么呢,因为怕今后你报复我们。”

杨风:“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小伙乙:“你以为我们真不敢扒你衣服呀。”

杨风:“敢敢。”

小伙甲:“这就对啦,言归正传,下面的节目,夫妻啃苹果。”

苹果悬在了空中。

杨风和秀云相互啃着,在他推你搡的情况下就是啃不着,最后还是啃完了苹果。

小伙甲:“第二个节目,验眉。

杨风个头高。杨风微微蹬下身子,人们推着,杨风站立不稳,和秀云挤到了一起,室内笑声不断。

小伙甲:“下面还有一个节目,猪八戒揹媳妇。”

杨风乖乖地蹬下身子,秀云覆到了他的身上,杨光转着,一圈,两圈,杨风诙揩地:“哪个结婚都向我呀。”

小伙乙:“啊,这么说你不愿意,那好,我来揹。”

杨风:“别别别,我愿意,”他仍转着圈子。

6、工棚内。杨光端起杯子,“这是我们最后一杯,干了。”

“干!”三人一饮而尽。

7、鞭炮声响。杨风家的客人已经散去。

8、洞房。秀云安坐在床边,杨风带着几分醉意走了进来,“人们说,正日这天不急着办事,拿拿女人的头,这样女人一辈子围着你,我不,我今晚就要办,我们是平等的,我们不听那一套,秀云,你过来,让我亲亲。”

秀云:“别急,你站起来,站起来。”

杨风:“干什么。”

秀云:“你站起来。”

杨风站了起来。

秀云闭上眼睛。杨风靠近,靠近。

二人拥抱在一起。

秀云回想着伯母说过的话,“结婚那天,你要踩一下杨风的脚,这样他一辈子会围着你转。”

秀云重重地踩了杨风一脚。

杨风疼的“哎呦”直叫。

秀云高兴了,“这下你总算被我踩在脚下,快说,今后你还听不听我的。”

杨风:“听,只要正确的都听。”

秀云:“不正确的也听,我能有不正确的?”

杨风:“对,你没有不正确的。”

秀云:”这就对了,真乖,这下你爱咋办就咋办?”

杨风:“办了?”

秀云甜蜜地:“嗯。”

杨风:“我可等不了了”二人搅和在一起。

9、东方鱼肚白,雄鸡啼鸣,鸟雀跳枝。

杨风的房间,杨风贪睡着。秀云推了推杨风的身子,“起来,快起来,大妈的早饭可能好了。”

杨风:“我没说过这么快就过去呀。”

秀云:“我说过了,都安排好了。”

杨风:‘这事太急了点吧,”

秀云:“不急,这不是你的心愿吗,改日不如当日,第一天得表现表现,起来。”

杨风被迫起身。

10、杨凯文堂中。伯母已准备停当。

杨风、秀云洗过脸刷过牙,进了堂中。秀云叫了一声:“大妈,”大妈应了一声,“吃吧,迟了就凉了。”

秀云笑着,点着头,二人坐下,秀云叫大伯大妈也坐下,一起吃。

大伯:“我不饿,你们先吃。”

伯母也坐在桌旁看着秀云杨风吃着早饭,他俩吃着,每人一碗,两碗,锅里快没了。

杨风欲再盛,秀云给了杨风一个眼神,杨风没有理会,欲继续盛,秀云急忙放下碗筷,笑着,“大妈,我们吃饱了。”

大妈:‘嗷,好。”

秀云:“你们吃吧,过会我来刷碗。”

大妈:“不用了,我会刷的,你们有事。”

杨风秀云离去。

大妈:“这两个孩子这么能吃,一大锅粥就快吃完了。

大伯:“你看不出来?他俩是看着我两没吃,要不然还不知够不够。”

大妈:“原来这样,明天还是多煮点。”

大伯:“这就对啦,年轻人是要吃饭的。”

大妈:“我跟你下点面?”

大伯:“好的。”

11、秀云房间。秀云走了进来,杨光跟着。

杨风:“你干嘛拦着我?”

秀云:“你看不出来?大爷大妈还没吃呢。”

杨风:“就煮这么点点,够谁吃的,用不了中午就饿了,我明天嘱咐大妈多煮点儿。”

秀云:“别,大妈的粮食也是有限的,这年头有口吃的就不错了。忍着点儿,别刚在一起生活没两天就惹出事端来。”

杨风点着头。

12、杨光家厨房,杨母、杨无、杨限杨好在吃着早餐,杨好发现了哥哥:“哥哥,快过来吃早饭。”

杨风:“哥吃过了。”

杨好:“吃过了也吃,不吃不行,嫌早饭不好哇。”

杨母:“你就再吃点儿,离中午还远着呢。”

杨风:“好好,我吃点。”杨好已经盛好。

杨风吃了起来,这下杨无杨限才高兴起来。

秀云站在一旁窥测着,脸色沉重。

13、秀云房间。秀云怒气难消,杨风走了进来。

秀云:“你是饿死鬼投的胎呀,不吃能饿死?”

杨风:“怎么啦,我这是吃家里的。”

秀云:“怎么啦,人家谁跟你是家里?过去是,现在不是,将来永远不是,记住了吗?”

杨风:“没记住。”

秀云一把揪住杨风的耳朵:“你这个不长记性的东西,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想赖在人家,没骨气,听见了没有,以后不准再去了!”

杨风:“其实我也没做错,大妈他们粮食也比较紧,我们肚子也大,我还在想,今后紧你吃饱,我回家吃些,你可倒好----”

“不行!就是饿死也不准你到你家吃饭,记住了没有!”秀云仍揪着杨风的耳朵。

杨风疼痛难忍,勉强地点着头。秀云松开手,杨风自言自语地:“活见鬼。”

秀云:“什么?”

杨风:“嗷,没什么。”

14、伯母的房间。伯母用升桶量着米,一下,两下,她望着米,又望着米坛,又用升桶量了点,又量了点,还在米的面上划着圈,离去。

她又来到杨凯文身边,“他大爷呀,这两个孩子可是能吃的吆,我又多拿了这么多米,他们一顿要够我们吃四顿的,照这样下去,家还要吃穷了呢。”

杨凯文望了望淘米篮里面的米,“就这也不够,再困难也先让他们吃饱,我们失算呀,,到麦口还有三四个月,这得要多少斤粮食,说少也得三四百斤,得多少钱,当时二家子要我幐房子,我就说要考虑考虑,你倒好,恨不得当时就把人家带回家,现在胀眼了吧,胀眼也没用,牙打掉了得朝肚里咽,实在支撑不了了我再想办法。”

伯母点着头。

15、生产队田间,人们在点着化肥,秀云杨风也在其中。

妇女甲:“秀云,这下要吃现成的了。”

秀云:“哎。”

妇女乙:“大妈对你可好?”

秀云:“好,好。”

16、放工了。路面上排满了人,人们行走着,秀云杨风杨母行在其中。

17、伯父家。伯父家的饭菜都做好了,菜是白菜烧豆腐。

秀云、杨风走了进来,伯母盛着饭,秀云急忙抢活,“我来。”

秀云盛着饭菜。

伯母:“跟你大爷少盛点儿,他吃不了多少,我也少盛点儿”,秀云按吩咐做着,盛了一碗给杨风,自己也盛了一碗吃了起来。

锅里的饭不多了。杨风放下碗。

伯母:“吃。”

杨风:“我饱了。”

48、秀云房间。杨风闷闷不乐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山芋啃着。

秀云:“让你受饿了。”

杨风:“我没事,所担心的是你,你可要吃好,大妈也是,就不能多放点儿米。”

秀云:“你知道米多精贵呀?”

杨风:“那就不能放一点粗粮,萝卜,山芋什么的。”

秀云:“他们吃吗?”

杨风:“说的也是,秀云,我娶了你,让你受委屈了,我不是个好男人。”秀云捂住杨风的嘴:“快不这么说,我有你就足够了。”

杨风眼睛湿润了,二人抱在了一起。

杨风:“秀云,我想好了,明天我就想出去打工,省下的粮食给你吃。”

秀云:“别,你还是不出去打工的好,你没有吃过这些苦头,粮食问题我想办法。”

19、秀云家。秀云坐在桌旁大口大口地吃着饭菜。

母亲心疼地:“看我女儿一定受苦了,饿成这样。”

秀云:“不是,主要是年轻。人们说,跨一个缺口吃三碗。你说,这一路多少缺口?”

母亲:“别嘴贫了,饿就饿了,吃,管吃。回去带些粮食回去。”

秀云:“不用,就搞些粗粮做成饼就行。”

母亲:“那哪儿成,家里还有你的口粮呢。”

秀云:“留给你们吃,你们二老身体也不太好,留着。”

母亲:“我们够。”

秀云:“如今谁家粮食够?别糊弄我了,我说了,细粮我一概不要,”她还真急了。

母亲:“好好好。”

20、秀云房间。天已晚。杨风躺在了床上。秀云走了进来,放下蓝子,从篮子里取出饼来,塞到杨风嘴里。

杨风:“哪来的?”

秀云:“你不管,反正不是偷来的。”

杨风:“我不吃,在部队就没吃过粗粮。”

秀云:“将就点儿,填饱肚子就行。”

杨风吃着:“到底哪来的?”

秀云:“我妈做的。”

杨风认真地:“嗷,你妈做的你能吃,我妈做的就不能吃?”

秀云:“不一样,我口粮在我家里。”

杨风:“反正我说不过你。”

秀云:“说不过我了,终于承认了,你这个杨铁嘴。”她揪着她的鼻子,喜笑着。

21、伯母堂中。伯母端着米蓝走了过来,“才几天,一坛子米已光了。”

伯父咬着牙:“买,再买一坛子。”

伯母点着头。

22、午饭。伯父坐在一旁看着破旧的报纸,杨风秀云吃着午餐,伯母也吃着。

杨风:“大妈,你和大伯年岁都大了,大伯身体也不好,和我们一起吃一定不习惯,你们开个小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别影响了身体。”

“哎。”大妈点着头。

秀云、杨风吃完,离去。

伯母端出韭菜炒肉丝:“吃吧,孩子们都走了,今后也不要藏藏匿匿了,孩子都叫我们这么做了。”

伯父点着头,“你也吃。”

二人一起吃了起来。

23、米坛满满的米。

空空的米坛。

24、秀云房间。杨风躺在床上,端详着手表,他除下,又戴上,除下,又戴上,他耳边响起张会计的声音:“我很看中你的手表,你若有带不着的时候卖给我,一分钱不少你。”

25、伯父堂中,伯父坐在一旁抽着烟,脸色沉重。

伯母:“有心事别放在脸上,这样会伤身体的。”

伯父:“怎么不让人焦虑,眼看着米一坛一坛没了,到麦口得要多少坛子,这样会坐吃山空的,你说这个杨风说懂事也懂事,不懂事一点儿也不懂事,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他怎天还带着个手表晃来晃去,晃得我心惊肉麻,你说那个手表能管饱肚子怎么着,哎。”

伯母:“要不,我说说。”

伯父:“不用,到时我自有主张。”

26、秀云房间。杨风仍躺在床上,端详着手表,秀云走了进来。

杨风面向秀云:“你说,活人怎么就给尿逼死,这吃饭都成问题了,还带这玩意干嘛。”

秀云:“怎么,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杨风:“你说我这一破表要买多少斤粮食?”

秀云:“怎么,你想打这手表主意?”

杨风点着头:“唵。你说这破玩意儿,戴在手上整天烦死了,逢人有问,几点啦?这还算寻常的,有时候你睡着了也有人吵醒你,几点啦,真的烦死人,我现想把它卖了。”

秀云:“你敢,门儿都没有,这表是你的家当懂吗?你要是卖了就是败家子,败家子就不是好东西,明白吗?”

杨风:“不明白。”

秀云又要揪他的耳朵,:“我叫你装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买个手表多么不容易呀,不知多少人情在里面,有钱的人有,叫他去买呀?张会计不是有钱吗,他买去啊?要知道,全公社也没有几个能带得上这个手表的,趁早死了这个念头,你嫌烦,人家不问我几点啦?”

杨风正在琢磨在。

秀云::“你听到了没有,听到了没有!”

杨风如梦惊醒,“听到了。”

秀云:“你若是把手表卖了我跟你没完!除非我死了!”

27、张会计家。杨风走了进来,张会计喜出望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