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20

心愿 陶光轩 5700 2013-06-27 13:02:21

  1、张会计家。杨风走了进来,张会计喜出望外,“是你,贵客,屋里请”。

杨风进屋,坐下。

张会计递上一支烟,“无事不登三宝殿。”

杨风:“让你猜着了,”他摘下手表。

张会计立即从房里取出12张大团结。

杨风递过表,接过钱,“说好了,等你戴过瘾了我还原价赎回。”

张会计带上手表,“好好好。”

杨风:“再见。”

张会计,“再见!”

2、通往杨风家的路面上。杨风兴奋地走着。杨进骑着自行车行来,杨风激动地:“是老二,骑的是新车?还是凤凰牌的。”

杨进下了车,“别张扬,别让别人知道,就说我借的。”

杨风,“你是怕你家老大知道,行,这车大概用不少券买的吧。”

杨进:“那可不,好大的人情。”

杨风:“好买与我买一辆?”

杨进:“象这车子不行,要是地方产的我能活动活动。”

杨风:“地方产就地方产,只要有一辆车子就行,他从衣兜里取出钱,全都交给杨进,“多剩少补,拿着。”

杨进:“买好了再收不迟。”

杨风:“收下,还是放在你身边的好。”

杨进收下钱。

杨风:“中午到我那儿吃饭。”

杨进:“怕是老大准备饭了。”

杨风:“拉倒吧,他什么时候给你准备过饭,说好了,中午过去。”

杨进:“如果没有准备我就过去。”

杨风:“哎,说好了,到我那儿不提自行车的事。”

3、杨风房间。秀云打量着杨风的手腕,吃惊地:“手表怎么不见了,你可是睡觉都戴手上的呀,快说,哪里去了。”

杨风:“别嚷嚷,小点声。”

秀云:“还小点声,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手表拿出来我就跟你没完,我还是那句老话,我死把你看!”

门外,伯母静听着。

杨风的画外音:“别嚷嚷,我的姑奶奶,我求求你了。”

秀云的画外音:“不行,你今天必须得给我说清楚。”

门“咣”的一声,里面有撕扭的声音。

伯母离去。

4、伯父家堂中。伯父正坐在桌旁看着报纸,伯母走了过来,“他大爷,杨风小两口吵起来了。”

伯父若不经心,“吵什么事?”

伯母:“杨风的手表不见了。”

伯父:“手表不见了,也没见到他的钱啦,那可是一大堆粮食呀,别急,这事别急,三天,三天以后再说。”

伯母点着头。

5、杨风房间。秀云软了下来,“杨风,真的,手表到底弄哪里去了,那可是我的命呀。”

杨风:“你要知道吗?”

“嗯,”秀云点着头。

杨风:“卖了。”

秀云:“卖了?”

杨风:“卖了,卖了个原价。”

秀云:“加价都有人要,还卖个原价,亏你说得出口,钱呢?”

杨风没有吱声。

秀云得寸进尺:“钱呢?!”

杨风:“让我托人买自行车了。”

秀云:“鬼相信你,你以为自行车好买呀,我看你知量点,把钱拿出来。”

杨风:“钱已经到人家口袋里了,怎么拿?”

秀云:“我不管,今天你必须跟我拿出来!”

6、伯父家堂中。秀云杨风来到桌前,秀云照例盛着饭菜。

伯母吃着饭菜,“米又要没了。”

伯父不耐烦地:“什么米米的,整天米米,烦不烦。”扔下筷子,不吃了。

杨风勉强地吃着。

杨进走了过来,杨风立即站起身子,“好好,坐坐。”

杨风又面向秀云:“老二来了,我跟你怎么说的?”

秀云:“嗷,嗷,你放心,十五分钟吃到小公鸡,三十分钟吃到鸭子,怎么样?”

“吹吧,你,不管,我们先喝,十五分钟吃到公鸡,三十分钟吃到----”

秀云:“鸭子。”

杨风:“你顺便把老二叫来,喝上两杯。”秀云:“老二在家吗?”杨风:“嗷,我倒忘了,老二挑工去了,只知道两个老二了。"

杨进:“顺便把老大叫过来。”

杨风:“好好好,叫老大。”

秀云:“这时间就不算我的了。”

杨风:“只要先有酒,两个小时都不迟,”他整理一下菜,“我们先喝。”

杨进:“我们先喝。”

杨前走了进来,杨风手指着凳子,“坐。”

杨前坐下,几个人痛饮一阵子。

秀云将小公鸡烧毛豆端了上来。杨风习惯地捋了捋手腕,手腕空荡荡的。

杨进:“十五分钟,真的十五分钟,太神速了。”

杨前急忙地:“吃,吃。”

大家吃着,“好吃。”

秀云又端上一个炒菜。

杨进:“你那车子----”

杨风:“我说过,我是坐火车回来的。”

杨进:“对,对,坐火车回来的。”

秀云察言观色。

大妈走了过来,“家里没米啦。”

7、杨风房间,杨风踉跄着走来,不时地扑打着头,无奈的样子。秀云跟了进来,“看到了吧,家里没米啦。”

杨风不理。

秀云心平气和:“告诉我,钱到底给谁了。”

杨风:“我告诉你,你去跟人家要回来?”

秀云:“嘿嘿,”笑着。

杨风:“没门。”

秀云怒气冲天:“杨风,你别不识好歹,家里的事你看不出来?我可看出来了,迟早得散伙。把钱拿出来,挡过这阵子,大家好好地过阵好日子,买车的事缓缓再说。”

杨风抱住秀云:“咬咬牙,很快就会过去的。”

秀云眼睛湿润了:“我怕,我怕大伯那张脸。”

杨风:“别怕,有我呢。”

秀云:“你是不是找杨进买车了?”

杨风:“没有哇,他刚买了车,再买就不那么容易。”

秀云:“说的也是。”

秀云从箱子里取出钱,“这是我的一点私房钱,快过年了,买点年货。”

杨风:“我又不会买。”

秀云:“我也不会。”

杨风:“干脆给大妈得了。”

秀云:“大妈会不会嫌钱少哇。”

杨风:“这应该是全部家当了,嫌钱少也没办法,你去递给大妈,不够我再想办法。”

秀云:“你去。”

杨风:“你去的好。”

秀云:“你去的好。”

杨风:“好好,我去,算我借你的。”

秀云:“这就不用客气。”

8、伯父家堂中。伯父坐在一旁看着书。伯母忙着家务,“快过年了,家里什么年货也没有,人家说添人进口喜庆,我倒快烦恼死了,这日子往后怎么过呀。”

伯父:“别怎天烦烦的,一切过年后再说。”

伯母:“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杨风走了进来,拿着钱,“大妈,这二十块钱是秀云的,拿去买点年货。”

大妈:“不用给我了,你买上十斤肉,剩下的买些油盐酱醋。”

杨风:“哎。”

9、通往杨风家的路上,杨风拎着猪肉挎着篮子行走着,群众甲:“杨风,到现在才料理年货呀。按理说,二老也没什么事呀,年货应该早就备好了。”

杨风:“不晚,迟早都一样,”他一一和行路人打着招呼。

“哥,”杨风回过头来一看,喜出望外,“是老二,你可回来了,可把妈想坏了,身子板结实吗,结实,这下妈可放心了,弟兄们也就放心了,咱们回家去。”他和杨伟汪江一一打着招呼。相互客气了一番。行走着。

10、杨光家门前。杨风杨光一行人行走着,杨光一家人迎了出来,杨无杨限过来打着招呼帮着二哥接过行李,杨好更是娇滴滴地:“二哥,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把人可想死了,出去连一封信都没有!”

杨光:“哪有空写信呀,觉都不够睡的。”几人一起来到室内。

“二哥辛苦了,”杨好来到屋里,端过凳子,“坐。”她又倒上一杯水,“二哥喝。”

杨光接过杯子,“杨好懂事了,成大姑娘了。”

杨好:“本来就是。”

杨光:“是是。”

杨无:“二哥劳苦功高,辛苦了,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什么事都不用你干,油瓶倒了不用你扶。”

杨限:“对,过去攀你收锅碗的现在不攀了,好好休息,睡足觉,还原身子,剩下的事我们包了。”

杨光:“真的不攀我收锅碗了?”

杨限:“真的。”一家人会心地笑了。

母亲拉了拉杨光的手,二人进了房间。

11、母亲房间。母亲指着礼物,“这是给你岳父母备的,一直等你回来,看你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真把我急死了,吃了饭就送去。”

杨光点了点头。

12、光秃秃的树干。颠簸不平的路。杨光骑着自行车在高歌,“美丽的姑娘一支花-----”

画外音:“杨光兴奋地行走着,她与于美琴好长时间没有接触了,他恨不能一下子飞到于美琴身边,和她说说话,陪她聊聊天,去看看电影,逛逛公园,那徜徉的镜头不知有多美,他依偎着她,她依偎着他不知有多么甜蜜,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13、于美琴家门前。杨光下了车。于美琴一家人迎了出来。于尽贤,“是杨光,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杨光:“工期太长了,工程太紧了。”

于美琴母亲笑脸相迎,“快屋里坐。”

于美琴注视着杨光,注视着,不由皱了下额头。

于尽贤看在眼里。

杨光来到屋内,放下礼物,“这次工期紧张,好不容易才抢完,要不然还回不来过年。”

于美琴母亲:“这几个月是够你累的,看你又黑又瘦,但精神。”

杨光:“对,是精神。”他又与于美琴打着招呼,“你好。”

于美琴:“你好。”

14、于美琴的房间。于美琴和母亲相互坐着。

于美琴:“妈,我总觉得杨光象变了个人似的,象是比我大十几岁。”

于母:“别瞎说,人家怎天是风里来雨里去的,苦的累的,过一阶段面皮就会转过来的。”

于美琴:“再转皱纹是难以抹去的。”

于母:“那有什么办法,农村人不苦能行吗?”

于美琴摇着头。

15、于美琴家堂中。于尽贤和杨光相互坐着。

于尽贤:“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杨光:“还没有打算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于尽贤:“明年小琴高中也毕业了,大学是肯定考不上,回来又能干什么呢?我正为你们两犯愁呀,你还好能文能武,小琴今后能干什么呢?想找一个合适的工作难啦。”

杨光:“慢慢来,会如愿以偿的。”

于尽贤:“你哥与你大伯过,你们还打算建房子吗?”

杨光:“建,打算明年秋后,借一点凑一点建上四间。”

于尽贤:“好。小琴在房间。”

16、于美琴房间。杨光走了进来,“在看书。”

于美琴:“看也看不进去,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你是打算和高考彻底告别呀?”

杨光:“没办法,我也不想这么做,家庭状况不允许。”

于美琴:“你是好端端的条件不得到,我是好端端的条件得不到,命苦呀。”

杨光:“不能自卑,相信我们会走出阴霾的。”

于美琴:“我说杨光,你变老多了,觉察到了吗?”

杨光:“是的。”

于美琴:“你就不能自我保护保护?”

杨光:“怎么保护?”

于美琴:“涂点珍珠霜什么的,对,银耳珍珠霜。”

杨光:“那家伙老贵吧。”

于美琴:“三块钱一盒。”

杨光:“三块钱一盒?要十多斤米呢。”

于美琴:“你总是米米米的,没米你就活不成了是不是?”

杨光哑口无言。他又换了个神色,“我们看电影怎么样?”

于美琴:“没空。”

杨光:“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春节,春节后我们再见怎么样。”

于美琴:“再见。”

17、杨光家。热腾腾的菜已端上桌来。母亲忙碌着,面向杨光,“你面子大,能否把你哥嫂叫过来喝上两盅,如果把你大爷大妈叫过来更好。”

“哎,”杨光美美地应着,离去。

18、伯母家。伯母也在忙碌着。杨光走了进来,“大妈,今天一家都到我家吃饭。”

伯母:“不了,大年三十了,不着信到外面吃饭。”

杨光又面向嫂子,“嫂子,妈叫你过去,一家人都等着你们。”

秀云漫不经心地:“不去。”

杨光:“嫂子,给个面子吧。”

秀云:“不是嫂子不给,大年三十了,家家都要过年,你回去吧。”

杨光又面向杨风:“哥,咱俩喝两盅,走吧。”

杨风欲走,秀云咳嗽了一声,又给杨风使了个眼色。

杨风:“算了,你回去吧,喝酒时间长着呢,要不,在我这儿喝两盅?”

杨光:“也好,嫂子,我想跟哥喝两盅。”

秀云:“那好哇,我跟你拿碗筷。”

杨光:“我先回去一下打个招呼,就来。”

19、杨光家。一家人都围到桌旁,等候着杨光到来。

杨光走了进来,“他们都吃了。”

杨母:“我也知道你也请不来,本来是我们家团圆的日子,却到了人家春节。”

杨无:“妈,你别往心里去,不就一个春节吗,咱们好好过。”

杨限:“对,咱们好好过,过一个愉快的春节。”

杨好:“不行,我就不信叫不来哥嫂,我去,我就不信不给我面子。”

杨光:“行了,三弟四弟说的对,不就一个春节吗,别为难哥嫂了,来,咱们好好地吃喝,我先敬二老两杯。”杨光一干而尽,父亲也一干而尽。母亲只是端了端杯子,放下。

杨光又端起杯子,“下面我们姊妹四个喝上两杯,祝你们学业有成,天天进步。”他干了两杯,杨好:“行了,祝福他们吧,我又不是那块料。”

杨光:“看你泄气的。”喝完:“你们慢吃,我得过去和哥哥叫个劲。”

母亲:“这----”

杨无:“人没请来,倒把自己搭上了,来,咱们吃。”

杨限:“咱们吃。”

20、伯父家堂中。伯父伯母秀云已经散去,杨光杨风仍喝着。

杨光:“哥,你还记恨我吗?”

杨风:“记恨什么?”

杨光:“小时候我告密的事。”

杨风用筷子指着杨光的鼻梁,“亏你还记得,咋不恨呢,当时恨不得把你撕成肉块斩成肉酱不可,尤其更恨的是妈妈,你说妈妈平时也不打我们,那一次咋下手那么狠呢,铁火叉,长长的铁火叉,我认为趴下让她打几下解解气,没想到就是一阵乱拴,把我打的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哭了好几天,疼了个把月,一怒之下报名参了军,打算永远不回来,后来仔细想一想,妈妈没错呀,妈妈是在领我们走正道呀,老师校长有什么错,我们凭什么批斗人家,不给人家上厕所。你学不学与人家有什么关系,要是领导,有打击报复的时候,有我的小鞋穿,后来不恨了,还常常惦记着母亲和你。”

杨光:“不记恨的好,不记恨的好。”他们又喝了两盅。

杨风:“春节后有空还是学学财会知识,对你有好处。”

杨光:“我会的,来,我们再喝两盅。”

杨风:“来,今天我们来个一醉不方休。”

杨光:“一醉不方休。”

杨风:“你最近太累了,喝了好好休息。”

杨光:“好好休息。”

21、大队会计家。杨光拎着水果走了过来。

李会计迎了上来,“哎喓,稀客稀客,怎么有空到我这儿。”

杨光:“无事不蹬三宝殿,向你学习知识来了。”

李会计:“哪里哪里,互相学习。来了,还带东西干什么?”

杨光:“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李会计:“过客气了,来,进屋坐。”

二人来到屋内。

李会计:“其实会计知识并不复杂,只要掌握进销存这个理儿,注重账目平衡也就好办了,想当会计?”

杨光摇摇头,“俗话说,多学点知识不烂肚皮。”

李会计:“说的好,说的好,”他从房间拿出账本,“你仔细看看,多看几本也就明白了。”

杨光仔细看着,不懂就问。

李会计:“账目出现问题,主要出现在漏收漏支。比如说外来收入不入账,时间长了就很难查了。

杨光点着头。

22、杨文采家。会计和杨文彩坐在桌旁。会计:“听说杨光到李会计家学会计去了。”

杨文彩:“怕什么,难道他想换你会计不成?”

会计:“我倒不怕,怕的是要参加理财。”

杨文彩:“可能吗?门儿都没有!”

会计欲想说什么,被杨文彩打住,“好啦好啦,别树叶掉下来怕砸破脑袋,没事,没事。他杨光算个什么东西,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只要我们领导班子精诚团结,什么事都不会成为问题。召开领导班子会议。”

会计:“是,”不一会,领导班子齐了。

杨文彩:“有人说杨光学会计去了,他学会计干什么?想干会计?可能吗?不管怎么说,我们得把我们的事干完,明天开始把理财小组组织起来开始理财,理财结果公布于众,看他们还有什么说的。”

众人:“对!”

23、公社李书记家。杨文彩拎着礼品走了过来。

李书记看着礼品:“你这是干什么,怎么来,还让它怎么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