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13

心愿 陶光轩 7039 2013-06-27 13:02:21

  1、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了堤面,杨光仰望着。原来是父亲杨凯武。

杨凯武站在堤面上,看着深深的闸塘,倒吸着凉气。

画外音:“爸爸和母亲商量每天下班来这儿换换儿子歇上一会,可这深度这坡面他还从未见过,他一项善吃苦的人,可他也失去了换杨光的信心和勇气。”

杨光喜出望外地:“爸,你来干什么?”

父亲神情自若,“看看,只是看看.”

杨光:“你就随便看看吧,我还要赶工期。”继续干着挑担的活儿在攀登。人们向蚂蚁一样在传动。

画外音:“杨光太累了,巴不得来人换他一会儿,哪怕就一会儿,然而,父亲的到来并没有随他心愿,父亲是不会换他了,父亲和他辞别后,他看着爸爸远去的身影,倒凡增强了他的勇气和信心,父亲都已畏缩,证明自己已实力了。他支撑着,支撑着,就是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好在汪江在他身边,毕竟比杨光老练的许多,壮实的许多,重活累活多担待点儿,总使他闲情了一些,汪江可是与他患难相交,这辈子他都不会忘记,他又思念起了于美琴,经常不断的思念她也会消除一些惓意,也会给他一些信心和勇气。”

2、又一个身影出现在堤坝上,是乎出现了一缕阳光,工地上开始大呼小叫起来,“呕,终于见到女人了。”

民工乙:“谁家的媳妇,这么漂亮!”

是林如,林如向下俯瞰着。

民工甲:“姑娘,找谁呀?”

林如:“我找杨光。”

杨光低着头担着担子向上攀登在,不知道上面说了些什么,有声音传来,“杨光,有人找。”杨光抬起头来,看见了林如,压抑着兴奋将泥土担了上来,然后倒掉坡堆上,林如迎了过来,帮他擦擦汗,杨光挡住:“你怎么摸到这儿?”

林如:“全公社就这么个闸塘,还有找不到的?”

杨光:“谁让你到这儿来?”

林如:“我自己。”

杨光:“快回去,这儿不是女人呆的地方!”

林如撒娇地:“不吗,我要换你一会儿。”

杨光嗤之以鼻:“你还换我,别让人笑话了,快回去!”林如不理,接过担子向闸塘下走去,杨光紧跟其后,“快回去,别丢人现眼了,你要是不听话我可发脾气了!”

林如来到塘下,放好担子,汪江,“你可看好了,这是闸塘,行走都困难了,还想担担,刚才他父亲来也想换他,一看这阵势拔腿走人了,一个女儿家的,我看算了,我看这样,你倒不如唱一首歌给大伙听听,也算换了工,大伙说好不好?”

大伙:“好。”

林如不示弱,“唱就唱,我给大家唱一首《我们在阳光下茁壮成长》”

大伙:“好。”林如清清嗓子,高声地唱了起来,声音洪亮悦耳,簿得人们阵阵掌声。

3、林荫下,杨光林如相互站着,杨光:你就不该到这个地方来。”

林如:“你是我哥,凭什么我不能来。”

杨光:“这种情况这种场合你就不能来,我认为你这是在可怜我,同情我,我不需要人同情,不需要人可怜,回去吧,我已向于美琴保证过,这辈子都不再见你!”

林如:“我是多余的?好,我走,我走!”她拔腿就走,又掉过头来,将防暑降温东西扔了过去,离去。

杨光久久不能离开,心声:“人家在我最困难时候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来到我身边,难道人家错了,没错,于美琴怎么不来看我,人与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林如说的对,我们是姊妹,姊妹有什么不可来往的,我要给林如写信,向他承认错,不能再伤她的心了,否则这辈子真的不能相见。”

4、林间小道。林如闷闷不乐地走着:“难道我错了,真的错了?也许我错了,杨光说的对,我算什么,,我这样做会扰乱人家生活,如果我爱杨光,我就不该做杨光不愿意的事,杨光,别了,我真的不想说永别,杨光,祝福你!”

5、杨光的信到了林如手中,“林如,对不起,请原谅我的粗暴和不善人意,在那种情形那场合我是一时无措,伤透了你的心,我沉思了好几天,还是决定跟你道歉,无论怎样,我们的友情应该长青,----”林如露出了笑容。

画外音:“这时传来一个好消息,要杨光回去参加高考复习。这迟来的消息,也使杨光欣喜若狂,他回去第一件事就是美美睡上一觉,让疲惫一扫而光。”

6、画外音继续:“杨光终于可以歇歇了,他躺到了自家的床上就是补足觉瘾,任凭家人拉他推他他都无济于事,当他醒来的时候麻烦来了。”

杨光欲起身,怎么起也起不来。

杨光:“妈,我的腿不能动。”

母亲心疼地摸杨光的腿:“怎么啦”。

杨光:“疼得很!就跟没了骨头一般。”

母亲:“二子,不要怕,忍着点儿。”

杨光支撑着身子,疼痛难忍,他好不容易站起身子,却支撑不住。

母亲:“蹲下看看。”

杨光试着蹲下,就是蹲不下,他强忍着还是蹲下了。

母亲:“再站起。”

杨光很难站起,"妈,我的腿是不是废了,疼的难受,还不如挑工呢。”

母亲:“不怕,这是劳累过度,乍歇下来一定很难受,一时半回二还好不了,快则个把月,慢的要几个月。”

杨光:“妈,这可如何是好哇.”

母亲:“不妨事,待会儿,我和你找些樟木熬些水吞吞,能好受些”。

杨光欲动身。

母亲:“上哪?”

杨光:“上学校。”

母亲:“这几天哪儿也别去,在家复习,等你父亲回来,有了车子再去学校不迟。”

杨光点头应允着。

7、天色已晚。通往学校的路面上,杨光骑着自行车行驶着。

8、、学校大门前。杨光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左右张望着。

9、林如的班级,林如和同学们一样做着作业,杨光站在了窗外。林如发现了杨光。

10、林如走了出来,来到杨光身边,不语。杨光:“还生我的气呀。“

林如:“哪敢!”

杨光:“我的信你收到了吧,别生我的气了,在那情形那场合我也是迫不得已,说真的我还得感激你。”

林如:“算了,我们还是谈谈你高考的事吧,劳动几个月,耽误了学程,那今年只能试试看,明年再说。”

杨光:“要不然就算了,我可耗不起。”

林如:“怎么,你不想高考啦:”

杨光:“想,做梦都想,可条件不允许呀,我家的负担太重。”

林如:‘这是你个人问题,事关个人的前途和命运的大问题,不能把所学的知识荒芜了,你知道你的竞争对手郝斌现在干什么吗?”

杨光:“不知道。”

林如:“他今年不参加高考。”

杨光:“那他干什么?”

林如:“从高一开始从读。”

杨光:“这个办法好,到底是知识分子家庭,有远见,我们前几年学的太少了,几乎没学,要想考上大学,还是这样做的好。可惜呀。”

林如:“可惜什么。”

杨光:“可惜没人家这个条件."

林如:“不要怕,路是人走出来的,艰苦两年,拿下高考,你应该和他挑战!”

杨光:“我还是没有这个勇气。”

林如:“你有,你一定有!摆着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做一辈子农民,一条是考上大学,你选择哪条?”

杨光:“当然是第二条,可太高了,望尘莫及。”

林如:“我相信你会勇敢地走下去,只到成功。”

杨光:“让我考虑考虑.”

林如:“不早了,进班复习吧。”

杨光点了点头,向补习班教室走去。

11、补习班里。数学课。教室里座无虚席。老师认真授着课,同学们耐心地听讲着。许多人面露疑问的眼神,还有人晃着脑袋。

杨光静坐着,目光直盯着黑板。

12、于美琴家。杨光和于尽贤谈着什么。

于尽贤:“高考复习准备的怎么样了。”

杨光:“准备了。不过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想从高一开始复读.”

于尽贤:“这可是个大计划,你父母同意了吗?”

杨光:“还没来得及商量。”

于尽贤:“还是商量一下好,这不是一个小事。”

杨光:“我明白。”

画外音:“杨光找于尽贤谈是想得到于尽贤的支持,没想到他将球踢给了父母,看来想从他这里得到赞助是困难的了,他怕,他怕这样的计划会落空,但复读的火焰仍然在他的胸中燃烧。”

13、于美琴房间。杨光走了进来。

于美琴:“听说你要从高一开始复读,这计划也是庞大了,你知道万一吗,万一还是考不上怎么办?”

杨光:“应该说这样的计划更周全些。”

于美琴:“如果你考上了,我们就天各一方了。”

杨光:“我是那号人吗?”

于美琴:“生活中就是这样。”

杨光:“不会的,至少我不会的。”

于美琴没有吱声。

杨光:“美琴,支持我,你不支持我,我随时都会改变主意。”

于美琴:“我支持你。”

14、通往杨光家的路面上。杨光骑着自行车行驶着。

母亲迎在了路头。

杨光见母亲下了车。

母亲:“怎么样,学得进去吧。”

杨光:“不怎么地,一开始还没有头绪,相信过一阶段会好些的。”

15、杨光家堂中。杨无、杨限认真学习着,杨好动作不断。

16、母亲的房间。母亲在暗淡的灯光下做着针线活。杨光走了进来。坐下,“妈,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这件事是太让家庭为难了,本不该说出口,可还是说出来的好,商量商量。”

母亲:“什么事,说吧。”

杨光:“我们班一个学习好的同学,和我成绩不分上下,可他今年不参加高考。”

母亲:“为什么?”

杨光:“他从高一重读。”

母亲:“我明白了,这要花不少钱吧。”

杨光:“是的。”

母亲:“你是不是也想重读呀?”

杨光犹豫起来。

母亲:“按我和你父亲的心愿就是尽可能将子女学业坚持到底,你这要求不过分,为了你个人前途,我尽量满足你,不过我们家庭现在有三个上学,四子要住校,你再读两年,也要住校,这家庭压力更大了,容我想一想,会有好的办法的。”

杨光:“这可是一个机会,错了这个机会就很难再有了。”

母亲:“是啊,可钱粮从哪里来呢”。

杨光:“我也为这事犯愁,我也找过美琴他爸,要不然就算了吧。”

母亲:“不行,让我再琢磨琢磨,着急吗?”

杨光:“急倒是不急,是年外的事。”

母亲:“不急的好,年外,你哥已经回来了.”

杨无在门外仔细地听着,不时地唉声长叹。

杨光离去。

17、杨无走了进来,坐下,“妈,二哥也要上学?”

母亲:“是的.”

杨无:“那我只好不上学了。”

母亲:“怎么讲?”

母亲:“你想呀,家里有三个上学,一个住校,年外我也住校,不住校时间跟不上,功课跟不上,学校一只是这样要求的,这样一来,我们家就有四个上学,三个住校,,家庭一定会承担不起,不如我下来,让二哥上学,这样家庭负担能好一些。”

母亲:“不行,这样不行,你的学习等于还没有结束,这样是对你不负责任,你尽管上学,其他的事不用你管。”

杨无:“我要和二哥谈谈.”

母亲:“不用了,你只要搞好学习就行。”

18、河堤旁。杨无坐在码头冥思苦想着。心声:“二哥也太自私了,家庭现有的条件,他还谈什么复读,如果二哥真的复读了,这个家庭怎么办,妈身体又不好,这分明是不想让我们上学,天哪,我可怎么办哪,我不能不上学,读书是我唯一的出路,错过了这光阴就再没有机会了,我可怎么办啦?”他眼泪湿润了。

杨限来到杨无身旁坐下:“三哥,你想些什么我都知道了,二哥也有二哥的想法,他也是为个人前途作想,我们家庭还没有轮到辍学的地步,事情还得慢慢来吧。”

杨无:“即使这样上下去,我也会学不下去的。这事我得和二哥谈。”

杨限:“我也去。”

19、二哥的床头,杨光已躺倒床上看着书。杨无、杨限走了进来,杨无:“二哥,听说你要复读”。

杨光:“只是这么想。”

杨无:“好事,好事。”

杨限不语。杨无:“我表示双手赞同。”

杨限继续不语。

杨光:“你们这是怎么啦?”

杨无:“没什么,真心地希望你好,真的,不过,从家庭角度来考虑,一家人姊妹几个都上学不太好,生产队不会答应,社员也不会答应,我考虑好了,为了成全二哥,我决定下来。”

杨光:“胡闹,你下来能干什么?”

杨无:“不管下来干什么,只要减轻家庭负担就行。”

杨光:“你这是逼我呀。”

杨无:“不敢,事关个人的前途,各人各有主张.”

杨光:“你们安心学习,我的事我会慎重考虑的。”

20、槐树下。杨无闷闷不乐地弹奏吉他,他开始焦虑,开始烦躁,他停止了弹奏,思考着,思考着,【心声】:“不行,我要给大哥写信,看他有什么办法。”

21、杨光家堂中。杨无伏案写着书信,“--大哥,二哥决定要复读二年,这给本身就很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看样子我是不能就读下去了,我这一生看来就是农民的命,我万般无奈,只好写信给大哥,看大哥能有什么好的方法,我是技穷了。-----”

22、邮局门前,杨无走了进来,取出信,买上邮票贴好,扔进了信箱里。

23、杨光躺在床上疼痛仍是难忍,,明月射进窗口。

杨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声】:“我的复读使两个弟弟心神不安,难道我错了吗,我太自私了吗?两个弟弟毕竟基础好,有成功的把握,而我,这几年等于没学,复读二年就有把握了吗?很难说,为了两个弟弟,我就不能作出牺牲吗,稳定他们,对,只有稳定他们,他们是我的同胞兄弟,他们好,就是我的好,我这就去稳住他们。”

24、河流旁,杨无坐在河堤上,闷闷不乐。杨光走了过来,坐下,“你心里是放不下事儿啊,遇到这么点儿小事就放不开,那怎么行呢,听哥话回去吧,什么问题都好解决。”

杨无摇着头。

杨光:“回去吧,听二哥的话,行吗?”

杨无不语。

杨光:“回去吧,听二哥的,容二哥再想一想,怎样,二哥答应你,不复读了还不行吗?”

杨无:“不,二哥--”

杨光:“别说了,你现在就答应我,必须一门心思地学习,什么事也别考虑,只有学习,行吗?”

杨无点了点头,

杨光:“你还必须答应我考上学校,行吗?”

杨无点着头。

杨光拉了拉杨无的身子,二人离去。

25、操场上,有人在玩着篮球。杨光林如漫步走着。

杨光:“林如,说真的,我不想复读了。”

林如:“怎么?说好了怎么又变化。”

杨光:“我有我的难处,家里太需要我了,你想啊,家里姊妹三个上学,两个住校,如果我也上学,也住校,这家庭一定负担不起,我如果在家就不一样,一个男子汉能顶几个劳力,这样一年下来几乎不缺工分了,姊妹们也就安心上学了。”

林如:“纯粹小农意识。工分能值几个钱?”

杨光:“农村人是离不开工分的。”

林如:“我不是农村人们吗,我什么不懂?苦死累死不过几毛钱一天。”

杨光:“话是这么说,可总得要赚啦。”

林如:“赚赚赚,赚白了头还是一无所有。”

杨光不语。

林如:“听我劝,自拔吧,我不是瞧不起农村,农村也确实没呆头,有一点点出路的人都会离开那个地方,尤其是你,不离开那个地方于美琴是不会与你成婚的。”

杨光:“你怎么理解这么多?”

林如:“谁叫我是你妹妹呢。发奋吧,只有发奋才能出人头地。”

杨光:“谁不想出人头地,难哪.”

林如:“对于你来说没有什么可难的,你毕竟有基础,好好学,成功一定属于你,还有什么困难吗?不就是两年吗,只当是离家出走两年,当兵两年,打工两年,两年,一混儿就过去了,有信心吗?”

杨光犹豫着。

林如:“你这个废物,你这个扶不上墙的家伙,当初我就看错了你,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走吧,走的远远的,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画外音:“杨光明白,这是刺激他,激励他,可他的实际困难真的使他难以左右,眼看林如弃他而去,他思虑着。”

26、杨光家堂中,油灯燃亮,杨无做着作业,他心不在焉,不时地摆动着笔。

杨无的画外音:“二哥已是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他可能不回来了,我觉得他说话不算话,耍两面派,这让我怎么能安心读书,我算是完了,下来吧,不读了,不读了,迟下来不如早下来,哎,可我怎么向老师交代,我这一走可就没有回来的余地,我怎么办啦!”

妈妈来到杨无桌前:“三子,你是不是有心事?你有,你一定有。”

杨无不语。

母亲:“上学就要有上学的样子,三心二意哪行呢,别分神了,天不会塌下来,塌下来我顶着,你明天就带足钱粮去住校,家里的事不用你管,你只有安心学习,考上学校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母亲递过钱和粮票。

杨无不接。

母亲:“拿着,听见了没有,拿着。”

杨无忍不住噙下泪水:“妈,-----”

母亲递着钱:“听话,拿着。”

杨无颤抖着手接着钱。

27、三级干部会议上。杨文彩拿着讲话稿,春风得意,“我是光华大队第一生产队队长,名叫杨文彩,----起先我也不想干这个队长,认为怎天和社员们打交道,没意思,可生产队太穷了,穷了连粥都喝不上,我干就能好上了吗?况且还是得罪人的事,我家属也劝我不要干,不要留骂名给别人,可我是党员,是党员就有责任和义务担当起生产队的重任,果然大队党支部同意了我的请求,我开始为我们生产队的事而奔波操劳。下面我想谈谈我是怎样为生产队奔波操劳的事?

“第一,搞好生产必须解决好生产力问题。

“解决好生产力谈何容易,社员们整天吃都吃不饱,哪来的力气干活,一个生产队也就那么十几号强劳力和几十号劳动力,我就是抓住这个问题不放,抓住强劳力,强劳力不得外出,有事必须请假,有病必须凭医院证明方能准假,你说,大搞有机肥没有劳力行吗,大忙了,没有劳动力行吗,去年麦季连续十几天阴雨,小麦在桔杆上生芽,我们强有力组织劳力抢收抢脱,才使损失降到最低,才保住了社员的口粮,大家说没有劳动力行吗?显然不行,因此,我在这方面是得罪了不少人,有人外出打工,我不让,有人受大队借调,我不让,人得罪了,最近有位校长想抽调我队一名强劳力,我不让,把我告到公社去了,我还差点被人家打得昏死过去,这有什么呢,不就一条性命吗,谁要谁拿去,但是影响生产,影响群众的利益我是坚决不让,天王老子也不行,这就是我的态度-----”

台下雷雨般的掌声。

28、列车滚滚向前,,列车上座无虚席,杨风坐立在人群中,他已是退伍着装,长的眉清目秀,仪表堂堂。

杨风的画外音:“上次回家探亲就打算退伍回来,部队领导不让,其实我早该回来了,家里一大堆问题等着我处理,伯父伯母年岁已高,母亲身体不好,没了头发又没了牙齿,早不该参加生产队劳动了,还有姊妹几个要上学,老三也给我写信,我心烦乱,我还没有尽到哥哥应尽的责任,这下好,我回来了。”他从心里呐喊,“我回来了-----!”

29、简陋的赌室,室内烟雾缭绕,几个赌徒龇牙咧嘴打着牌九。

杨文彩一行人冲了进来,。

杨文彩:“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三个赌徒欲举手。

赌徒甲面向杨文彩:“你是谁?”

赌徒乙踩了赌徒甲一脚:“他是未来的大队书记。”

几个赌徒老实起来。

几个赌徒被带走。

30、村道上,有人敲着锣,四个赌徒抬着大桌行走着。

赌徒甲:“哪个赌钱都向我呀。”

赌徒乙:“哪个赌钱都向我。”

其他两个也跟在叫唤。

群众甲:“听说是杨文彩抓的赌。”

群众乙:“是呀,这是在往上冲。”

群众丙:“当心,掼下来没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