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16

心愿 陶光轩 4880 2013-06-27 13:02:21

  1、东方鱼肚白。

2、清晨,杨光家门前。天刚朦朦亮,秀云坐在水桶前洗着衣服,伯母走了过来,“秀云,你们快结婚了吧?”

秀云:“还,没有。”

伯母:“还没有呢,你婆婆已经要我们幐房子让给你们住。”

秀云:“幐房子,滕什么房子?”

伯母:“你还不知道呀,要我们幐出东头房,东头好,东头为上,你婆婆真是好事多磨。这样好,这样好。”

秀云听着,“东头房?”脸冷了下来。

3、杨光家门前。杨风正劈着木材。秀云走了过来,气势汹汹地:“杨风,你过来!”

杨风:“什么秘密,有话不能这儿说?”

秀云:“不行,你过来。”杨风跟了过来。

秀云:“你打的什么主意?”

杨风:”什么什么主意?“

秀云:“你跟我装蒜,你妈已把我们的日子定了,我怎么不知道?”

杨风诧异地:“我还以为什么事,那是大概,具体日期还未定,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吗嘛。”

秀云:“这还不算,还把你大妈的东头房幐给我们,这就是说我们必须要跟你大妈他们过了!”

杨风:“秀云-----”

秀云:“我不想听你解释,我不听!”她拂袖而去。

杨风:“秀云,秀云-----!”

杨母在一旁看着。

4、木材旁,杨风在木材旁蹲下身子,取出烟,抽着。

5、水桶旁。杨母蹲下身子,洗起衣服,她无精打采,晾衣服的时候,觉得头晕目眩,忽然栽倒在地。

杨风急忙奔了过来,“妈,你怎么啦?”他急忙抱起母亲。

母亲:“没什么,老病犯了,过会儿会好的。”

6、母亲的房间。杨风搀扶着母亲进来,母亲上了床,杨风:“你先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带你到县城看病。”

杨母:“不用,过会儿会好的,你去秀云家一趟,估计秀云能回家,把她请回来。”

杨风:“不,我还是带你进城看病。”

母亲:“不用,真的不用。”

杨风:“有病就要看,否则会拖累的。”

母亲:“不要紧,我手中的事太多,走不了,你去把秀云找回来,是我不好,我对不起秀云,带我向她赔礼道歉。”

杨风:“不,妈,你没错。”

母亲:“是我的错,我对不起秀云,你一定带我向她赔礼道歉,算是我求你了。”

杨风:“妈,不用,我这就去。”

杨风离去,母亲静静地躺在床上。

【闪回】母亲房间,母亲躺在床上,杨好已经熟睡。秀云帮着杨母捶腰。

秀云:“妈,从此后我不叫你姨妈,也不叫你二妈,就叫你妈,我就是你的女儿,你有杨好不多我这个女儿吧?”

母亲:“不多,不多,你是我的女儿,更是我的儿媳呀。”

秀云“今后你要听我的,重活累活不要再干了,有我呢。”

母亲:“儿女多,事情多,怎么能光依靠你呢,你也够累的。”

秀云:“我年轻,没事,说好了,今后多歇歇点,”杨母没有搭理,秀云摇晃着杨母:“听见了没有,否则我不好向杨风交代。”

母亲点着头,答应着。

【现实】杨母眼睛湿润,“秀云,你回来,是妈对不起你,你回来呀,”她痛哭起来,“秀云,你回来,是妈对不起你。妈也是不得已呀!好端端的媳妇呀。”

7、槐树下。秀云坐在树下呆呆地望着什么。

【闪回】杨母房间,杨母躺在床上,杨好已经熟睡。秀云帮着杨母捶腰。

秀云:”妈,从此后我不叫你姨妈,也不叫你二妈,就叫你妈,我就是你的女儿,你有杨好不多我这个女儿吧。“

母亲:“不多,不多,你是我的女儿,更是我的儿媳呀。”

秀云“今后你要听我的,重活累活不要再干了,有我呢。”

母亲:“儿女多,事情多,怎么能光依靠你呢,你也够累的。”

秀云:“我年轻,没事,说好了,今后多歇歇点,”杨母没有搭理,秀云摇晃着杨母:“听见了没有,否则我不好向杨风交代。”

母亲点着头,答应着。

【现实】音乐把忧愁和不快表现出来。杨风走了过来:“秀云,我到处找你。”

秀云白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8、杨光家门前。秀云接着晾嗮衣服。杨风走了过来,秀云背过脸去,继续晾嗮着衣服。杨风转着,秀云也转着,就是不想和杨风照面,杨风想取乐她,可她还是冷冰着脸。秀云衣服晾晒完毕。

秀云:“我该回去了。”

杨风:“回去干吗,妈不让你回去,叫我一定把你找回来。”

秀云:“我有回来的必要吗?”

杨风:“有,妈在等你。”

秀云:“在我面前你别提这个妈,我没有这个妈。”

杨风:“秀云,你别这样,要错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我向你赔礼。”

秀云:“你没错,你妈也没错,是我不好,我不是个好女人,要不然也不会被人推三处四,把东给西!”

杨风:“秀云,你别这么说,都是我欠考虑,违背了妈的心愿,妈哪有心把我们分让出去啊,我这是在伤她的心呀,秀云,我也是在伤你心呀,要怪就怪我吧,。”

秀云:“别说了,都已经成为事实了,我这就回去,把彩礼还给你,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把我忘了算了。”

杨风:“秀云,至于吗,能到那种地步吗?”

秀云:“怎么不到那种地步?我不愿意干的事你们偏让我干,这要比叫我吃毒药还困难,现在弄的不跟大爷大妈过还不行,因为事情已经说出去了,不过去大爷大妈不高兴,你说还有什么方法,有,只有分手。”

杨风:“秀云,我们能不提这个行吗?”

秀云:“行,我回去了。”杨风跟在身后。

秀云:“你跟着我干嘛。”杨风仍跟着,“我想和你一起回去,你不答应我我就不回来。”秀云:“我家可没地方给你吃,给你住。”

9、杨光家堂中,杨光在复习功课。他不放心地来到母亲房间。母亲仍躺在床上。

杨光:“妈,好些了吗,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母亲:“不用。”

杨光:“妈,别撑了,看你的脸色不好,还是看看去,你事多,要的是身体,,你不是说进城有好多事吗,今天一下都办了。”

母亲:“我怕影响你学习。”

杨光:“没事,不在乎这一天。”

母亲点着头,翻身下了床。

10、通往张先生家的路面上,杨光骑着自行车揹着母亲行驶着,快到张先生家门前了。

母亲:“下车,看看张先生在不在家。”

杨光下了车。

母亲来到张先生家门前:“张先生在家吗?”有人回应。母亲、杨光走了进去。

张先生正坐在桌前,“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我儿子选个结婚日子,想在年里把事情办了?”

张先生:“年里?”

杨母::“是的。”

张先生:“两个孩子出生年月。”

杨母一一报上

张先生屈指数着:“年里腊月初六不错,是个良辰吉日。”

杨母:“好,就这么定了。”她取出五元钱。

张先生收下。

11、通往县城的村路上。杨光骑着自行车揹着母亲行驶过来。

一个身单衣薄的小伙子举着竹竿放着鸭子。

杨母:“停下,这孩子怪可怜的,”她来到小伙子身前,“孩子多大岁数啦?”

小伙子:“12岁。”

杨母:“怎么不上学?"

小伙子:“上也上了,我这是换我爸的。”

杨母:“冷吗?”

小伙子:“冷。”杨母:“饿吧?”小伙子:“饿。”杨母递上钱,“哪儿有吃的就买上一口。”

小伙子接过钱:“多谢。”

杨母:“怪可怜的,你家住哪?”

小伙子指了指前面隐隐约约的地方。

杨母:“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刘六。因为排行六,就叫刘六。”

杨母面向杨光:“他和我们好儿一样大。回头把限儿的衣服选上几身,特别是棉袄棉裤都给他。”

杨光:“好的。”

12、城里。中医院。杨光下了车,母亲走了进去。

中医门诊。母亲走了进去、来到徐医生身边,;“徐医生好。”

徐医生:“老主顾,你好,今天又来看什么?”

杨母:“头晕,浑身没劲------”

徐医生好着脉:“这是你家的儿子?”

杨母:“二儿子."

徐医生:“你妈是我的老客户,,她身子虚,体力弱,需要静补,最好住上一段时间进行医疗,这样对她有好处。”

杨光:“妈,你都听见了吗?”

杨母:“我哪有这个时间,医生,还是给我开点药吧,我浑身都是事儿。”

徐医生:“好的,你母亲属于劳累成疾,身上的病多的很,要注重调养。”他开好药方,递给了杨光。杨光接过药方,离去。

13、划价处。杨光递过药方。

划价员接过单子,划价完毕,“四十八块六。”

杨母急忙抢着单子:“不看了,不看了,这么贵,可以买上二百多斤大米。”

杨光:“妈,别算那个账,只要身体好了,就等于钱赚回来了。”

妈妈缩回了手。

14、取药处。杨光走了过来,递过药方,配药的人接过方子,抓着药。

抓药完成。药剂师递过药,杨光接过药,离去。

15、天色渐黑。杨无、杨限,杨好,杨风一行人站在路头耐心地等待着。

杨光骑着自行车揹着母亲行了过来,姊妹几个围了过去。

杨好:“妈,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杨母:“没什么,老病,吃了药就会好的。”

杨好:“你骗人,你都发晕了。”

杨母:“没事,你看这不是好好的?”

杨限:“妈,你就听我们的话,静养身子,身体是最大的本钱。”

杨母点着头。

杨好:“四哥说的对,得好好养身子,我要你过一百岁,不,一百二十岁。”

杨母:“好,好。”

杨无搀着母亲:“妈,你这身体让人不放心呀,好好静养,让我们放心。”

16、杨无房间。杨无、杨限走了过来,杨无打开书柜,取出弹弓,瞄了瞄几下。离去。杨限跟在身后。

17、幽暗的树丛中,鸟在飞,雀在叫,有的在追逐。

杨无、杨限走了过来,杨无抓着弹弓,装上石子描上。

“嗖,”石子飞了出去。

喜鹊摇摇晃晃栽落下来,杨限抓起喜鹊,“三哥的准线真好。”

杨无继续瞄准着,要不是学习忙,明天的中饭菜我包了。“又是一只麻雀栽落下来,杨限拾着。

又一个栽落下来。

天色已晚。

杨无:“天黑了,我们回家吧。”

杨限跟在身后。

18、杨母的房间,杨母躺在床上,杨光注着药水,与母亲打完针。

杨光端过药碗,看样子已经凉了,母亲接过碗,大口大口地喝着。杨无杨限走了进来。杨限拎着鸟雀走了过来,面向杨光:“这是三哥打的,留着给母亲烧汤喝,你会弄,这个任务就交给你。”杨光接过鸟雀,仔细观看着,点着头。

母亲不悦地:“这是干什么,你们现在是学习的时候,时间紧的很,答应我,今后不要再玩这个了。”

杨无:‘知道,人家不是看你身子虚嘛,今后不了还不行吗?”

杨母满意地点点头。又面向杨光,你也快考试了,得抓紧,剩下的活我能干。”杨无杨限点着头。

商店。买着棉花,扯好了布。

寒冷的天,杨母在做着棉裤,看样子是替杨限做的,棉裤做好了,要杨限试试。杨限:“妈,你这是干什么?”

母亲:“把你衣服送给别人,新的给你。”

杨限:“这要不少钱吧。”

母亲:“是的。”

杨限:“我要穿新衣服?”

母亲兴奋地点着头。她又打开柜子,取出杨限的几件衣服,打起包裹,递给杨光,:“你把这事完成了。”

杨限:“我有新衣服穿了,太好了。”他穿上。

杨无低着头,像是生气的样子。母亲笑望着杨无,“杨无,你就别往心里去,,老四这衣服要送人,你放心,明年给你做新的。杨无牵强地着头。

杨光接过包裹:“妈,我看你有点意外了,向杨好这么大的孩子身边有的是,我们救济得过来吗?”

杨母:“能救济一个是一个,毕竟我们比他们好些,,谁叫我做过错事呢。”

杨光:“妈,您做过什么错事?”

杨母:“没有哇,我说错了,我没做过错事,真的,妈没做过错事。”

杨光不追问了。离去。

19.冰冻的河面上,映照出光秃树干的倒影。

20、杨光家。坐在一旁的杨风抽着烟。杨母:“老大呀,今天我到张先生家去过了,和你们的婚期定下来了,是-----”

杨风:“妈,秀云还没有缓过气儿呢,现在说这个怕是太早了。”

杨母:“早什么,你们俩都二十五了,都到晚婚年龄了,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杨风:“我是说目前她还生我的气。”

母亲:“也生我的气,要不然我去说说?”

杨风:“不用了,还是我去吧。”

母亲:“带向我赔礼道歉。”

杨风:“妈,你没错。”

母亲:“错啦,错大啦,也许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我!”

杨风:“不会的,我会承担责任的。”

母亲:“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记住,日子是腊月初六。”

杨风:“记住了。”

21、杨母躺在床上,咳嗽着,有一高瘦的老人走了进来,杨母激动地翻身下床,“亲家----”

高瘦老人示意要她出去。杨母跟了出来。

22、夜深人静的地方。高瘦老人止住脚步,杨母跟了过来,“亲家,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还笑着。

亲家怒不可遏,伸出胳膊就是一巴掌,杨母白望着,白望着,捂住嘴巴摇着头。

高瘦老人:“我女儿怎么啦,我女儿是商品呀,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呀,要不是看在多年老亲的面上,我才不把女儿给你呢,现在倒好,搞得我女儿哭的跟泪人似的,----她要不做这门亲事有你什么好?废话少说,我劝你立刻改变主意,否则还有第二巴掌,第三巴掌!”

杨风跟了过来,“妈,你怎么啦?伯父-----”

高瘦老人“哼!”了一声,拂袖而去,杨光欲上前,被母亲拦住。

23、刘六家邻居门前。杨光敲着门,一老头探出脑袋,“请问你找谁?”

杨光:“我找刘六.”

老头:“隔壁。”

“谢谢”。杨光夹着包袱。

老头:“你找刘六,带包袱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