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14

心愿 陶光轩 6171 2013-06-27 13:02:21

  1、列车滚滚向前,渐渐缓慢。车厢里,杨风整理着行李,准备下车。

列车停下。杨风双手拎着行李下了车,左张又望着,杨光打入了他的视野,杨光推着车子走了过来,“大哥,”

杨风:“二弟,”二人拥抱在一起,杨风:“妈的身体还好吗?”

杨光:“还可以,”

杨风正视着杨光:“你变黑变瘦了,但精神。”

“是吗,”杨光装上行李,骑上车子,杨风一跃而上,杨光骑着自行车离去。

2、杨文彩家。王三和几个一伙儿的在一起。

王三:“听说杨风回来了。”

杨文彩:“回来怕什么?一个退伍军人有什么了不起。”

钱四:“他可是与大首长后面混的人。”

邋孔:“是团长的警卫员。”

钱四:“这就可以了,跟在团长后面混的人能得孬?上次探家回来就看出小伙子有长进,现在回来了,我们得留点神。”

杨文彩:“怕什么,只要他回来就是社员一名,就是农民一个,有什么可怕的。”

刺毛:“对,有什么可怕的,别灭我们威风长他人志气,一个退伍军人有什么了不起,倒不如会会他去。”

社员甲:“对,会会他去!”

人们离去。

3、通往杨光家的路面上。孩子们围了过来,杨光下了车。杨风也下了车,散着糖,孩子们高兴地接着。也有大人们围了过来,杨风散着烟,大伙们吸着。

4、杨光家。杨光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杨风跟上,人们围着,杨风散着烟和糖,室内挤满了人。

杨文彩一伙人走了过来。

杨文彩:“回来啦,是正式退伍还是什么?”

杨风:“正式退伍,这下可是你手下一员了。”

杨文彩:“不敢当,不敢当,都是生产队一员,都是有一个目的就是把生产队搞好。”

杨风:“那自然,那自然”。杨风递过烟,“听说你要荣升为书记了?”

杨文彩一伙人接着烟。

杨文彩:“哪来的话,都是瞎编的,根本没那么回事。”他吸了口烟。

家里烟雾缭绕,喧声一片。

杨风来到母亲身边:“妈,我回来了。”

母亲激动地:“回来的好,回来的好。”扶母亲坐下。

伯父伯母走了进来。

杨风迎了上去:“大伯大妈,你们坐。”

伯母点着头坐下,伯父也坐下。

杨无、杨限杨好走了过来,打着招呼,杨好还伸出手,杨风、杨好转悠着,杨前走了进来,杨文彩一群人离去。

杨前握着杨风的手;“你好,这次算退伍还是探家。”

杨风:“退伍。”

杨前:“退伍好,退伍好,家里的事你都听说了吧。”

杨风:“听说了。”

杨前:“这个杨文彩太可恶了,大伙们盼望你回来,只有你能对付他。”

杨风:“话不能这么说。”

杨前:“你回来,我们跟着你干有信心。”

杨风:“更不能这样说。”

5、一切安宁。伯母的房间,伯父伯母坐着,杨风坐着。

杨风:“我在部队特别担心的就是你们二老,你们身体还好吗?”

伯父点着头。伯母:“不好,尤其是你大爷,身体算是好不了,要是不靠打针吃药,老命早就没了。”

伯父:“说些吉利话,让孩子高兴高兴。”

伯母抑制住泪水:“哎。”

杨风:“看你们二老又苍老了许多。”

伯母:“人老了,算是没用了,怪就怪我这辈子没有儿女,到老了没依靠,虽然队里给了我俩五保,那只能填填肚子,可今后-----,我们也觉得自己可怜呀,孤苦伶仃的。”他眼睛湿润。

杨风:‘大妈,别心里难过,由我们呢。只要我们有口吃的,就有您们吃的。”

伯母:“话是这么说,可一家人还是一家人啦。我这辈子命真苦,从小没了爹娘,逃荒要饭到他乡,是你大爷收留了我,才有我安身立命的地方,我没有孩子,你小的时候,经常拖着你,吃让你先吃,要饭我都把你带着,给人家做针线话就是为了混饱你肚子-----”

伯父:“和孩子谈这些干什么?”

伯母:“牵牵古,心里能好受些。”

杨风:“大妈,您说,我听着呢,我喜欢听。”

伯母:“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被狗咬的事吗?”

杨风:“记得记得,是您护着我,你还让狗咬了一口。”

伯母:“就那,人家没少给我们吃的,让你吃了个饱。”

杨风含着眼泪:“记得,那时吃个饱多么不容易呀。?

6、【闪回】空旷的田地上,杨风眼睛还湿润着。

叠印:屋檐下杨风和伯母团在一起,明月照人,犬吠不止。

风雪交加,杨风和伯母躲在草堆旁相互拥抱。

【现实】杨风的心声:“是啊,小时候,我们家兄弟多,生活贫困,是大妈带我出去混饭吃,如果不是长大懂事了,还真以为是大妈生的,大妈带我恩重如山,情深似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现在是该我回报他们的时候了,怎么回报呢,让二老和我们一起生活?不可能,他们过惯了小家生活,和我们大家庭在一起他们一定不习惯。要是我过去和他们一起生活,这父母一定也不同意,”他左思右想着,“岂不管父母同不同意,先问问伯父伯母再说。”

7、杨光家堂中,灯火通明,杨光,杨无、杨限杨好,围着桌面学习着。

杨好坐立不住,她干脆下了桌面。

8、伯父家堂中。伯母做着午餐。杨风走了进来,伯母,:“来啦,就在这儿吃饭。”

杨风:“不了,家里的饭已经快好了,来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事。”

大伯:“坐下说,坐下说。”

杨风坐下:“我想搬过来和你们一起过。”

伯母激动的样子。

伯父深沉着脸:“这事你父母同意吗?尤其是你母亲.。”

杨风:“我还没来得及商量。”

伯父:“应该和你妈商量,征求你妈意见,估计你妈是不会同意的。”

杨风:“不会吧,为什么?”

伯父:“不为什么,按农村规矩,长子是不轻易过继给别人家的,这个道理我懂。”

杨风:“我想,我妈思想不落后,她会答应我的要求的。”

伯父:“还是回去商量的好,免得会说是我们的主意,这样没矛盾也会促成矛盾。”

杨风:“好,我这就回去商量商量。”

9、杨光家。一家人正吃着午餐,杨风走了过来,自己盛了一碗面条,吃着,“妈,我和你商量一件事,”他向房间走去。”

母亲:“什么事?就不能在堂屋商量?”母亲来到房间.

杨风坐着,吃着,“我在想,伯父伯母无依无靠,年岁也大了,如果二老让生产队五保也不是我们兄弟四个的名声,反正我们兄弟四个要有一个过给他们,我想-----”

母亲:“是兄弟三个里面随便哪一个,而不是你。”

杨风:“我想----”

母亲:“别说了,这是谁的主意?”

杨风:“是我自己的主意。”

旁白:“杨风这突如其来的主张,使杨光的母亲一头雾水,一时回答不了上下也拿不出理由说服杨风,但她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就是老大不能脱离这个家庭,这就和一群鸭子一样不能叉头,如果叉了头再想团那就困难了,在她心目中她是这个家庭的执鞭人,她希望这个家庭成为永远不变的大家庭,人多才能力量大,人多才能办实事,在这个村庄独指可树。”

母亲:“这事从今天起就收起来,不许再提,快吃,”她面向大家:“都快吃,吃了各有各事。”

杨无在门边听着,面色已经难堪,他放下碗筷。

杨无的画外音:“实指望大哥回来一切都有指望了,我的学业可以稳定了,没想到他也要劈开我们和伯父伯母生活,他这是躲避我们,自己去过安闲日子,没想到人是这么自私啊,我的命运也太悲观了,每当我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别人都弃我而去,别人是存心不让我学下去,,让我和他们一样一辈子呆在农村,我窝囊,真窝囊!”他收拾着书本。

10、杨光家巷头。杨风闷闷不乐地吸着烟,坐着,心声:“一个人想做一件事怎么这么难啦,母亲怎么这么不理解我呢,我又不是劈开家庭,我只是关照关照伯父伯母,这个家庭我还是老大,对,和母亲就这么说。”

11、乡间小道上,杨光漫步走着,画外音:“杨风的举动一下子搞得杨光措手不及,他不知道怎么好,他知道,杨风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更改的,他要琢磨琢磨大哥的用心何在,是逃避家庭的责任吗?不是,他是从部队刚刚回来的,经过部队培养和锻炼,什么苦都吃过还怕这点苦吗?想大伯的钱财吗?显然不是,他知道,伯父伯母宽裕点是事实,但不足以打动杨风的心,是几年前母亲打他太重,以致弃学从兵一直记恨着妈妈吗?不会,但愿不会,知恩图报也许就是老大的心境,他这样做只是付出,这是宽大的胸怀美好的举动,我为什么不能支持他一下,对,支持他一下。”

12、母亲房间。母亲在油灯下做着针线活。杨风走了进来,递香烟一支。

母亲:“我有旱烟。”

杨风:“旱烟还是少抽的好,烟杆里尽是尼古丁。”

母亲接过香烟,杨风帮母亲点燃,自己也抽上一支。

母亲:“这是你大伯的主意还是你大妈的主意?”

杨风:“是我自己的主意。”

母亲:“鬼才相信你!”

杨风:“真的,是我的主意。”

母亲:“妈不知哪里对不住你,使你这么狠心要离开我。”

杨风:“妈,不是,不是。”

母亲:“你大妈对你好,我存情,可我是你亲妈呀,十月怀胎不说,还难产,把你生下,差点儿要我的命,你是和你大妈出去一年多,那也不能总记着人情,回来了,你还是吃头份穿头份,供你读书上学,我亏待过你吗?”

杨风:“没有,妈,没有。”

母亲:“她在你面前诉苦,你打动了,要不要我给你诉上一段?”

杨风:“妈,不用了,您对我那真是情深意长,太好了,我永生不忘。”

母亲:“还是说上点,让你长长记性。你小时候总是得病,我一背你就是七八里,有刮风下雨的,有严寒酷暑的,什么苦楚没吃过,经常连夜不睡觉,伺候你,有什么好吃的,给你,因为你是老大呀,有什么好穿的给你,因为你是老大呀。”

杨风:“妈,不说这些了,再说这些我眼泪就要下来了,我都记得。”

母亲:“记得你还念人家的好?”

杨风:“不是念人家好,而是二老太孤独可怜了,再说,这也关系到我们家的名声。”

母亲:“我们家名声怎么啦,兄弟三个任他挑还不行吗?”

杨风:“好是好,就是读书的读书,上学的上学,如果都考上了学校,他们是带不走二老的。”

母亲严厉地:“你要我怎么说才能明白呢,你是我的长子,俗话说,家有长子,国有大臣,百年大事都依仗你呀,我怎么能让你担当人家的事情呢!”

杨风:“妈,其实不那么回事,我只是挑起家庭成员应尽的责任,这跟长子不长子没什么关系。”

母亲:“怎么没关系,你到别人家生活,我家就是失去长子。”

杨风:“妈,不是那么回事,我长子还是长子,我绝不推卸做长子的责任。”

母亲:“话不是随你说的,俗话说,端了人家的碗,就受人家管,你只要跨进人家的门,就是人家的人,孩子,这事妈见识多了,我哪一点对不住你,,使你伤心到偏伤我心不可的地步!”

杨风:“妈,不是那么回事,我------”

母亲:“怎么不是那么回事?你以前没有这个主张,刚回来就出来这个歪主意,你知道世人会说我什么,会说我对大儿子不好,要不然怎么要朝人家跑?”

杨风:“妈,你别想太多了,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母亲:“你别当妈傻,妈现在摆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做长子,一条是离开这个家,”她语气重了,她也哭了。

杨风深沉地:“妈---”,他的眼睛也湿润了。

杨光走了进来,注重着杨风:“大哥,你先不急,你的心思我理解,你先回避一下,让妈平和平和心情。”

杨风点着头,离去。

犬吠不止,杨母房间。母亲失声痛哭:“我也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你大哥,使他这么下狠心要离开我,我哪一点对不住他呀。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着他,我容易吗,我。”

杨光:“妈,你平和点,这样会伤身子的。”

母亲哭着:“二子,这是有人在要我的命呀。”

杨光:“妈,可别这么说。”

母亲:“不是吗?我说好了兄弟三个随便他挑,他挑了吗?他不挑,现在看中了我大儿子,亏他想得出,我大儿子也是随便给人的吗?”

杨光:“妈,您不要想的太多,这也许就是我哥的主意”。

母亲:“他的主意就更不对了,他以为到人家过日子那么好过呀,你说他到人家是随人家吃鱼肉的好,还是人家随他们吃粗茶淡饭的好?”

杨光:“是啊,大哥他们随大伯大妈过好的生活是不可能的,随大哥他们吃粗茶淡饭也是不可能,不知大哥想到这一点没有。”

母亲:“他哪想得到,他只是一个劲儿地报答,就不知道后面的路怎么走,二子,我是背后说的,有儿女和没有儿女是不一样的,有儿女的人是全望儿女好,没有儿女的人是不会有这方面的想法,我们一大锅饭是大家吃,而他们那一小锅饭只能两人吃。我不是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我要他们三个儿子里面随便挑,他们就是不挑,是等我把儿女培养成功了,他坐享清福。”

杨光:“妈,如果大哥主意已定的话还是成全他们的好,您的心情我理解,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大哥要是和伯父伯母生活,我来充当老大的责任,我保证兄弟三个我不首先分家。”母亲犹豫着:“二子,不管他,该我做的事我做,你叫你哥到你嫂子家去一趟,他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立业了,看选个日子定个婚,今年年底把事办了,也算是我了了一头心事。”

杨光:“这还是您出头露面的好。”

母亲:“告诉他,就说我生他气呢。不想见他。”

13、小溪旁。杨光和杨风慢步走着。

杨光:“我看妈说得对,你还是该考虑考虑。”

杨风:“我的话既然说出去了,就不想收回,哪怕前面有火坑。”

杨光:“既然你决定了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我也决定不复读了。”

杨风:“这怎么可以呢,你去吧,不能影响你学业,我会把家庭处理好的。”

杨光:“你既然担当了大伯大妈那面,我也有责任担当家庭,否则小兄弟俩也学不进去,况且我也向妈保证过。”

杨风:“太为难你了,做哥哥的感谢你,不过你还得抓紧复习,争取考上。老二,这几年哥也没给家里寄钱,也没攒下钱,退伍金算了算,买了一块上海表,现在看来也用不上了,我想把它卖了,你们要上学,也能抵挡一阵子。”

杨光:“哥,千万别,一块钟山表已经够人情的了,一块上海表要不少劵吧,等有钱了我还指望你和我买一块呢,千万不能卖,卖了妈不会答应,嫂子也不会答应,要知道,这也是家当,你要是卖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哥。”

杨风:“有这么严重吗?”

杨光点着头:“有。对了,妈妈要你和嫂子选个日子定个婚,妈都准备好了。”

杨风:“还是妈想的周到。”

杨光:“世上只有妈妈好吗------”

杨风含情脉脉点着头。

14、小径。杨风独自走着。他左思右想,左顾右盼,慢节奏的音乐响起。

音乐止。杨伟家。杨伟正打扫着地面,王三晃动着身子走了过来,气势逼人。

杨伟:“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王三:“干什么?送给你打呀,你打呀。”他的头已向杨伟的怀里撞去。

杨伟躲闪不迭,“你耍赖了不是?”

15、李秀云家门前。李秀云担着泥土快步行走着,他的汗水已湿透衣服。杨风走了过来,猛力一声吼叫:“喂!”

李秀云吓了一跳:“是你呀,差点把我吓死,什么时候回来的?”

杨风:“昨天。”

李秀云:“昨天回来也不来看我妈?”

杨风:“这不来了吗。”

李秀云放下担子,生着气。

杨风:“别气,气会伤身子,特别会伤你这漂亮的脸蛋。”

李秀云:“去你的。”

杨风:“今天进城逛逛?”

李秀云:“有什么事儿?”

杨风:“妈叫我们选个好日子定个婚,下个彩礼,我看改日不如今日,看你多少钱一斤买了算了。”

李秀云:“我也是你能用钱能买的?”

杨风:“这么说你不要钱就能买到?”

李秀云:“去你的。”她又面向杨风,“我去换一下衣服。”她离去。

16、李秀云家堂中。杨风转悠着。

李秀云母亲走了过来,“孩子怎么不坐下,坐坐。”

杨风掉过头:“伯母好,我站会儿”。

李母:“听秀云讲,你们今天订婚?”

杨风:“是的。”

李母:“订婚好,订婚好。”她眼巴巴望着杨风:“那你们回来我就买鞭炮炸了?”

杨风:“炸,炸。”

李秀云走了出来,她穿着新颖,美貌动人。

杨风:“好漂亮喓。”

李母:“我女儿就是经得住打扮,越打扮越漂亮。”

李秀云腼腆地,“妈。”

李母:“不是吗?”

杨风:“是,是。”

李母:“进城少买些东西回来,人家姊妹多,负担重,要体贴人家。”

李秀云:“妈,人家总不能不值钱吧。”

李母:“值钱,值钱。可不能全当金子卖呀。”

李秀云:“妈。”

李母:“不说,不说了,快去快回,我还等你们回来呢。”

杨光骑着自行车快速奔来,“大哥不好了,那个王三赖上了杨伟,躺在杨伟家堂中就是不肯离去,大伙儿没办法,想叫你回去想想办法。”他大汗淋漓,大气喘不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