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18

心愿 陶光轩 5686 2013-06-27 13:02:21

  1、会场。气愤一时紧张起来。

王三更不让步,向前迎了过来。

杨文彩气愤地吸着烟,他站起,又坐下。

杨伟得意地:“散会,散会。”

杨文彩更急了,“谁说散会,谁在搅会。”会场上吵吵嚷嚷,一时难以平静。

杨风吸了口烟,“我说杨队长,刚才有人说你屁股不干净,是指的哪些方面?”

会场一时静了下来,杨文彩猛吸着烟,“你让他胡编,胡编是要负责任的。”

王三:“我负责任?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我说错了对我嘴掀,可以扳掉我的牙。”

杨文彩:“好了好了,不闲扯,讨论正事,这挑河工的事就算定下来了,杨光,汪江,还有王三。”

杨风:“王三叔不能去。”

杨文彩:“王三能去。”

杨风:“王三叔不能去。”

杨文彩:“王三能去!”

杨风:“王三叔不能去!”

杨文彩:“不能去也的去!”

杨风:“我说杨队长,我们贫下中农的话你还听不听?”

杨文彩:“要看哪些话,这些话我不听,”

杨风:“那好,我们就说别的,每年一度的理财应该开始了,今年咋没动静。”

杨伟:“对,今年咋没动静?”

大家议论着。

杨文彩:“别扯远了,今天是讨论挑河工的事。”

杨风:“谁跟你扯远了,生产队的事件件是大事。”

群众:“对,生产队的事件件是大事。”

杨文彩:“今天的会议着实让人开不下去了,散会!”

杨伟:“今天咋急着散会,你可是会议狂呀。”

一阵笑声,会议不欢而散。

2、杨风家。杨风走了进来,王三跟上,“你提的理财的事很对,怎么又不坚持了,他经济肯定有问题,我敢打赌。”

杨风:“即使有问题,我们还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操之过急,事情得一件一件来,存在的问题跑不了,但现有的问题难以处理,假如说,杨文彩经查实,是存在着经济问题,他不干了,谁干?”

王三:“你干呀。”

杨风:“王叔,恕我直言,这个生产队长我是肯定不会干的,因为,我今后的事太多,干了队长,别的事就干不了,你还别说杨文彩,他抓生产还是有一套,人们口粮已超过五百斤,,如果谁干超过不了这个数,那就是无能,社员是不会答应你的。”

王三点着头,“可这个队长是不能让他干下去了,你看杨前怎样?他可是想干这个的。”

杨风摇摇头:“到时候再说吧。”他又面向王三:“挑河工你能去吗?”

王三:“按理说不能去,可你要知道,有力气的人都愿意去挑河工,正如汪江所说,可以省下一个人的口粮,我不去,还是有人去的,我看他逼你去我不服,他是存心逗你的。”

杨风:“原来是这样,,还得谢谢王叔。”

王三:“别客气,只要今后有谁欺负你,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杨风:“谢谢王叔,今天就在这儿吃饭。”

王三:“不了,我还有事。”

3、杨文彩家堂中。杨文彩坐在桌前,大口地吸着烟,气愤难消

【心声】:“这个王三,太可恶了,居然向着杨风,搞得我狼狈不堪,这让我今后怎么工作,我所担心的不是王三,而是杨风,这小家伙太难对付了,不行,我要吃掉他。”他将烟头在桌面上死劲地按了按,烟熄了。

4、村庄的路面上。杨风杨光漫步走着。

杨光:“你看,杨文彩够狠的吧,算计你去挑河工。”

杨风:“我也在试探他,其实我不想挑河工的理由有的是,某种程度也在耍弄耍弄他,我知道,挑工是很苦的,你能不去就不去。我有办法。”

杨光:“我能行,上次挑过,结实多了,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不怕苦,其他什么问题也就没了。”

杨风:“这方面我已经不如你,这次一去需要两个多月,我的婚礼你算是不能参加了。”

杨光:“我会在工地上祝福你。”

杨风:“好的,到那一天你要记住买点酒,自己喝上两杯,为我祝福。”

杨光:“我会的。哎,哥,你说王三已经把杨文彩的问题揭露了,你也提到一年一度的理财的事,怎么又不谈了?”

杨风:“我这是拎拎他。”

杨光:“你这一拎真够厉害,顿时他就没了主张。”

杨风:“目前,对付他的条件还不成熟,我们也不要急着对付他,等你挑工回来,很好地到邻队学习会计知识。”

杨光:“账理我懂。”

杨风:“不是要懂,而是要通,有些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的彻底,不给人以回旋的余地。”

杨光点着头。

5、大队部。杨书记坐在办公前写着什么。团支部书记坐在对桌。

杨文彩走了进来。

杨书记望着杨文彩,“有事吗?”

杨文彩:“有事,”他一人取出一支烟,点上,“自从杨风回来以后,我的工作就不好干了,尤其会议,实在是开不下去了。”

杨书记:“有这事?”

杨文彩:“他不以生产队事情为重,拉帮结派,挑动群众斗群众,扰乱会场,使我挑河工的一件小事都难以定下来,长期下去生产队没法搞,”他停顿一下。

杨书记:“接着讲。”

杨文彩犹豫着,一时难以说上话来。

王团支部书记:“难道杨家兄弟没一个好?”

杨文彩:“我没有这么说。”

杨书记:“依你怎么办?”

杨文彩:“他是党员,党员应当在群众中起模范带头作用,我建议在党小组会议上或支部会议上帮助帮助他,让他不要等同普通老百姓。只要把他这种消极因素变为积极因素,生产队的事就好办了。”

团书记:“杨队长,我们总不能马列主义手电筒,照人不照己呀。”

杨文彩:“你这是什么意思?”

团书记:“没什么意思,不难懂。我说杨队长,今后打小报告,建议你不来大队打,大队太小,要打就直接上公社,那儿才有你发挥才能的好机会。”

杨文彩急了:“我说团书记,你还年轻,以后说话可要注意点儿,别想到哪就讲到哪,得注意身份。”

团书记:“是的,是的,承蒙指教。毕竟知识高,值得学习的地方确实很多。”

杨文彩:”你这是挖苦我,不谈了,我还有事。”

团书记:“不送。”

杨文彩离去。

杨书记面向团书记:“今后就这样,我不便的话你尽管说,他赖和不了你,这个不知深浅的东西,狗改不了吃屎,有空你和杨风多接触,看得出他有处理问题的办法。”

团书记点着头。

6、杨光家。杨风在担着水。

杨文彩走了过来,“担水呀。”

杨风嗯了一声。

杨文彩:“我们可以聊聊吗?”

杨风漫不经心:“聊什么?”

杨文彩:“随便,找地方坐坐?”

杨风:“就这儿,聊完了我还有事。”

杨文彩敬上一支烟:“你回来,我们了解不够,缺乏沟通,今天会议上我逼你挑工纯属无赖,我也被一些人逼得没有办法,一些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搞得我很难主张,生产队的事很难搞呀,说真的,我真的有点疲惫了,若有人换我,我真的想下来休息休息。”

杨风:“真的?你真能这么想?是不是小瞧一队无人了?”

杨文彩:“不是小瞧一队无人,而是要肩负着全生产队的重任,你还不知道吧,公社与我定了人均六百斤口粮的指标,我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杨风:“你这不是担子重,你是春风得意。”

杨文彩:“你就别挖苦我了,我已预感到人们今后任务更重,道路更艰苦,不过你不要怕,你,我会安排好的。”

杨风:“怎么安排?”

杨文彩:“淡季,你可以不参加生产队劳动,大忙只要你个人的事脱不了身,跟我说一声。”

杨风:“广大社员能答应吗?”

杨文彩:“我有我的主张,你安心办你的事好了。”

杨风:“如此说来,我还得感谢你。”

杨文彩:“不用,我也需要你支持呀。”

杨风:“不必客气。在大队挂职了吗?”

杨文彩:“还没有,说真的,副职我也不想干,俗话说,宁做兵头不做将尾。”

杨风:“这么一说,你只能干书记了。”

杨文彩:“也算是是我的里程碑吧。”

杨风:“我说杨队长,你当初在县里就不该回来。”

杨文彩哑言。

7、杨风继续担着水。

王团书记走了过来,“杨风,你好。担水呀。”

杨风:“对,随便转转?”

王团书记:“对。刚才杨队长和你谈心呀。”

杨风:“他那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王团书记:“是呀,这人得提防,刚才还打你小报告,说你不以群众利益为重,扰乱会场,还要在党小组或党支部会上帮助你。”

杨风:“好哇,我等着他。”

团书记:“他刚折磨过杨光,现在又对付你了,你得小心。”

杨风点着头,:“谢谢,老同学,今天就在我这儿吃饭?”

团书记:“不了,我还有事。”

杨风:“那好,哎,告诉杨书记,杨文彩不想干副职”

王团书记:“明白了,有空见!”

杨风:“有空见!”

8、于美琴家。于美琴一家人吃着午餐。

于母:“听说杨光又去挑河工了,这孩子。”

于美琴:“上次挑工已把自己折腾的不像个人,这次还知不知道是不是个人。”

于母:“这孩子,命真苦。”

于美琴:“尤他去,谁叫他不听人话。”

于母:“不过锻炼锻炼也好。”

9、村庄的路面上。杨光、汪江杨伟和杨风一行走着。

杨风面向杨光:“这一去就要两个多月,要吃苦受累了。”

杨光:“没事,我现在硬朗着呢,觉得浑身都是劲。”

杨风:“这样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汪江面向杨风:“你放心,有我呢。”

杨伟:“还有我呢,工完,我们一定交个完整的杨光给你。”

杨风激动地:“谢谢,谢谢你们。”

杨伟:“别别,一个大男人怎么说流泪就要流泪,没事,不就两个多月吗,春节见。”

杨风:“春节见。”

10、杨凯文家东房。杨风用毛巾裹着头粉着墙,他满身石灰水,搞得不成人样。杨前走了进来,“你哪干个这活,是哥的房间,还是哥自己搞。”

“凑美。”二人笑着。

杨前做得有模有样。

考场门前。铃声已经大响。

林如四下张望着,不见阳光的身影,她焦急万分,铃声再次响起,林如无赖地退去。

11、杨光的考场,人们陆续走了进来。

杨光的位置空着,人们坐定,杨光的位置仍空着,监考老师关注着。

老师开始发试卷。

铃声响了,杨光的考场。人们陆续走了出来。

林如奔了过来,杨光的位置仍空着。

林如目光无神。

12、工地上。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喇叭声响,“坚决打好水利建设这一仗”标语可见。

人们干得热火朝天。

杨伟挖着泥土,汪江、杨光抬着柳筐大步流星地走着。

狂风在吼,杨光、汪江抬着柳筐艰难地行走着。

主题曲响起:

主题歌:

大道端头小径口,

茅草丛生漫露珠,

崎岖坎坷漫漫路,

泥泞跋涉汗水流。

泥泞走,走到家门口,

一家人居有暖流,

千辛万苦心坦荡,

不求回报尽付出。

13、杨光家,夜晚,风呼呼地吼,母亲的房间,母亲躺在床上,一筹莫展。“你二弟还年轻,还没吃过这种苦头,外面的风这么大,也不知道他冷不冷,妈想他呀,早知道跟他学个手艺,也不至于遭这个罪。”

杨风坐在床边,“妈,你别为二弟担心了,只怪路途太远,要是近的话,可以看看去。”

杨母:“是啊,现在是够不着捞不着,揪心呀。”

杨风:“妈,您别挂在心上,这样会伤身体的。”

杨母:“不挂念不行呀,儿女都是母亲的心头肉呀。儿行千里母担忧呀。他越是这样,于美琴越是瞧不起他,他俩的婚事也是我的心病呀,等他们什么时候完婚了我才能了去一头心事。”

杨风:“妈,你别担心,相信他们会好的。”

母亲:‘但愿这样。你的婚事都妥当了吧?”

杨风:“妥当了。”

14、秀云家。秀云和母亲唠着什么。

秀云:“我还有一件事觉得没有办,明天结婚了,后天我就想搬过去和大妈一起住,可我什么还没有说呢,怕大爷大妈什么准备都没有。”

秀云母:“应该去说,到人家做媳妇就得搞好关系,去了人家嘴放甜点儿,不给人家看悲叹,要知道,人家可是无儿无女,你要是不孝顺,可坏了名声,去,把杨风给我的食品带去,带我向二老问好。”

秀云:“妈,东西我就不带了。”

秀云母:“拿着,我也吃不上。”她已取了出来,秀云只好拿着。

15、伯父伯母家。一拎子食品出现在人们眼前,秀云走了进来,:“大爷大妈。”

伯父:“这么晚了还拎着东西干嘛。”

伯母:“秀云,快,坐。”

秀云放下东西,坐下,:“这是我妈的一点心意,望你们收下。”

大伯:“你妈太客气了,叫他们有空来玩。”

秀云点着头,“今天是我婚前最后一次拜访,过去一直没能和你们谈过心,也没有关心过二老的生活,多有不对之处还请原谅。”

大伯:“这孩子,客气了是不是?”

秀云:“不是客气,我想,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就在一个锅台上生活了,我妈说的对,关心照顾二老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一定照顾好二老,若有不对之处,尽管说,我改。”

大伯:“这孩子,在过去我还真有些顾虑,通过你这么一说,我没有了,只是我们二老年岁都大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秀云:“不妨事,我们有的是力气,一定把你们二老照顾好,一定向照顾我妈妈一样照顾你们,你们放心。”

二老:“好,好,放心。”

秀云:“如果你们二老不介意的话,后天早上我们就过来。”

二老:“好,好。”

16、焕然一新的杨风的房间,架子床上,床上用品齐全,内墙上大红的红双喜耀眼夺目。室内红双喜到处都有。

堂中,人来人往,房门前,有几个妇女张望着,妇女甲:“风儿妈不错,有这样的房间已说的下去了,这床不应该给老大,大儿得房,小儿得床吗,这床也给大了,小的今后还不知怎么说,唉,带上来的媳妇明天还要归人家,真够她难受的。”

妇女乙:“是呀,听说风儿妈为这事哭了好几天。”

妇女甲:“自己养的儿子谁舍得。”

门外,人头攒动,酒桌整齐。

鞭炮炸响。

新娘李秀云一行人走了过来,人们围观着。

17、工地,棚内,杨光、汪江杨伟围坐着,面前摆着酒菜,杨光斟着酒,“今天是我哥结婚大喜的日子,临行前他吩咐过,要我买上酒,喝上两盅,为他庆贺,今天我们三个聚一起,酒钱归我,管够,喝上几盅,来,为我哥的婚事干杯!”

“干!”三人一饮而尽。

杨伟:“如果我们在家,有礼份,那得痛快喝,晚上还要闹洞房,要夫妻对吻,要扒杨风的衣服,那才过瘾,今天我们隔空喝酒,来,祝贺老大新婚快乐,干!”

三人干了。

杨伟端起杯子:“老大,你虽然比我大些,但我结婚比你早,在行,可惜我不在你身边,帮不了这个忙,你随便找别人帮忙吧,干!”

“去你的!”杨光笑着,只好干了这杯。

汪江:“我就不称兄道弟了,我叫你杨风,你结婚了,我虽然没结婚,但我不要你教,我懂-----”

杨伟:“你懂?懂什么?”

汪江:“到时候就懂了,要不然就成废物了。”

杨伟:“这还差不多。老二,该你说几句了。”

杨光:“好,我说上几句。首先要祝贺嫂子,她与哥哥情投意合,是一对恩爱的好夫妻,未过门的媳妇,在我们杨家洗衣做饭,什么事都干,俗话说,长嫂为母,他做了一个长嫂应尽的责任,明天就要与大伯大妈一起生活了,我知道你不情愿,时间长了,习惯了也就好了,祝福你,祝福你们。“他干了这杯酒,其他二人也干了酒。

18、杨光家堂中。酒席正在进行,杨父杨母坐在正堂,秀云和杨风站着。

主持人:“大家静一静,现在请新娘向二老改口称呼,希望二老准备好喜钱,先开始叫爸爸。”

秀云来到杨凯武的身边,叫了声:“爸爸。”

“哎。”杨凯武亲密地应着,递过红包。

主持人:“再叫妈妈。”

秀云来到杨母身边,深深地鞠了一躬:“妈妈。”

杨母甜美地应着。

秀云又鞠了一躬,“妈妈,我最后一次叫你妈妈,从明天开始,你就不是我的妈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