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27

心愿 陶光轩 5827 2013-06-27 13:02:21

  1、五年级教室,同学们在恭恭敬敬地做着作业,镜头慢慢地扫过,就是没有发现刘六的身影。杨光注目着。

2、河流,刘六坐在河滩上书写着什么。杨光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过来,刘六起身相迎:“老师,又让你烦神了,累了吧。”

杨光:“是累了,精神很疲惫。怎么又不上课?”

刘六:“我爸说自习课和一些辅助课程就不要上。”

杨光:“你爸够机灵的。你认为自习课重要吗?”

刘六点着头。杨光:“既然重要就得坚持下去,你需要时间,需要打好基础,我先问你,你想不想坚持学下去?”

刘六:“我想,真的想。”

杨光:“那好,从今天开始,离开鸭倌,一门心思地学习。”

刘六:“我怕我爸不允许。”

杨光:“是的,我正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你想跟我走吗?”

刘六:“去哪?”

杨光:“到我家,从此你与你身边的人和事隔绝,吃住在我家,那儿有你系统的学习资料和复习资料,是你四哥留下的,他以前玩心也很重,就那最后半年冲上去了,考上了学校第一,现在又考上了市重点中学,这些能吸引你吗?”

刘六点着头。

杨光:“那好,现在就收拾收拾跟我走。”

刘六摇着头:“我怕我爸不允许。”

杨光:“只要你愿意,剩下的工作我来做。”

刘六:“我也怕在生疏的地方不习惯。”

杨光:“慢慢也就习惯了,你四哥开始也是这样,现在他一人只身在外,几年了,不是很好吗。”

刘六:“我要向四哥学习。”

杨光:“这就对了,人要有志向,你只有这半年时间了,确切地说不到半年,也许能改变你一身命运,如果这半年没有成效,你的一身不光是鸭倌,而且还有一个职位,那就是扁担主任。”

刘六点着头。

杨光:“现在我就找你父亲谈,记住,半个小时我若还未来,你就离开这个地方,到我家,我家住在一组,提到我名字谁都认识。”

刘六:“好的。”

3、刘六家。刘六母亲正做着午餐。杨光走了进来,“大妈好。”

“好,好”,刘六母亲急忙取过凳子,“坐。”

杨光坐下:“刘六今天又提前离校了。”

刘母:“是的,他爸不让他上那些不重要的课。”

杨光:“其实,对学校而言没有重要与不重要之分,实施的是全面教育,对刘六而言现在需要的是时间,现在他的时间是远远不够了,你是他母亲,你能不希望子女好吗?”

刘母:“当然,当然。”

杨光:“刘六是很不错的孩子,我相信,只要他通过努力一定会考取学校的。”

刘母:“真的?如果这样我就高兴了。”

杨光:“不过,现在就得下功夫。”

刘母:“可我家的条件也不允许呀。”

杨光:“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只要你们同意,我打算把刘六接到我家,费用不要你们担心。”

刘母:“这怎么可以呢,毕竟是我家的孩子。”

杨光:“大妈,我又不是与你争孩子,半年,不足半年,如果他考上了学校就很好,考不上就完璧归赵,把刘六归还给你。”

刘母:“这---,好是好,就怕他爸----”

杨光:“所以我先找你呀,我也不想和刘六他爸多谈,谁都知道刘六他爸对刘六很严,他们俩好像天生就没有缘分,这样敌视下去也不好,孩子要前途,这是谁人也阻挡不了的。”

刘母:“说的是,说的是。”

杨光:“首先,我先问你,你同不同意刘六到我家复习?”

刘母:“同意,只要为孩子好啥都愿意。”

杨光:“那好,我打算马上把刘六接走,剩下的事情----?”

刘母:“我来对付,我就不信这个没心肝的能狠到什么时候!”

4、河岸旁。刘六耐心地等待着,不见杨光的身影,他站起又蹲下,蹲下又站起,鸭子在河中戏水,在追逐。

刘六终于站起身子,离去,离去。

老远发现杨光的身影,“刘六----”

刘六止住脚步,望着奔来的老师,眼泪夺眶而出,他迎了上去,“哥,我的亲哥,”二人拥抱在一起,刘六象孩提一样痛哭着,哭的是那样伤心。

杨光抱住刘六:“别哭,应该高兴才是,走,咱们回家。”

刘六点着头,跟随杨光而去。

5、刘六家门外。里面传出打砸的声音。

刘六爸的声音;“你跟我把刘六找回来,你去!”

刘六母亲的声音:“我不去!”

刘六爸的声音:“你不去,我去,他在哪?”

刘母:“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刘六爸的声音:“唉,你傻呀,一个有用的孩子说让人家捋走就捋走,这么多年的饭食账跟谁算去!”

刘六母亲的声音:“怎天账账的,谁欠你的了,这么多年来你把孩子当成什么了,没儿子什么样的,有儿子什么样的,天下没你这做爸爸的,孩子现在懂事了,他的路怎么走就让他走去,我们不能再管!”

室内。刘田地:“说得轻巧,放出去就不会再回来,你懂不懂?”

刘六母亲:“我不懂,反正我认个死理,孩子读书就是前途。”

刘田地:“前途,前途,你知道一个孩子读完书需要多少钱,是我们这些人家供得起的吗?”

刘母:“反正有人管这事了,你就别问。”

刘田地:“我不问,我是他爸,我不问谁问?我还指望他给我挣工分苦钱,什么读书,我要个现的不要骗的,你跟我找回来,你去,你去不去?”他举起凳子。

刘母:“我不去,砸死我也不去!早知道你对刘六这样我还不抱呢,抱回来让孩子遭这种罪,你家孩子也能苦工分了,让他去啊,你也不怕报应,别忘了,人家一定弟兄多,要是知道这些事,别让哪家弟兄把你分了。”

刘田地:“你唬我,我也是你吓唬大的?”他追打着。

通往杨光家的路面上。杨光刘六兴奋地走着,突然刘六止住脚步。杨光:“怎么不走了?”

刘六:“我怕,你们那儿有狗,有好多狗,会吃人的。”

杨光:“嗨,是谁在瞎编,跟我走!”

刘六跟随着杨光走去。

6、杨光家。杨光和刘六走了进来。杨光:“妈,看我把谁带回来了?”

“谁,”母亲走了出来,“他是---”

杨光:“他是刘六,你早就认识。”

母亲:“认识,认识,进家里说话。”

刘六走了进来:“大妈。”

母亲:“不叫大妈,叫二妈,村孩子都是这么叫的,这样亲切。”

杨光:“快,叫二妈。”

刘六:“二妈。”

母亲:“哎,现在就吃饭,”她盛着饭,“往后有空就过来吃,就是没啥好的,粗茶淡饭。”

杨光:“妈,我不打算让刘六走了,他就在这儿学习,反正家里有的是学习资料,床也空着。”

母亲:“那感情好,要说别的孩子我能犹豫,这孩子我喜欢,住,住,爱住多久就多久,不过,在我这儿只有学习,不学习是不行的,你受得了这个规矩吗?”

刘六:“我受得了。”

母亲:“先吃饭。”

杨光和刘六吃起饭来,刘六大口大口吃着,他看了看杨光吃饭的姿势便缓了下来。

母亲:“慢慢吃,别噎着。”

刘六吃完,他麻利地收着碗筷,杨母拦着;“这些事你别做,你就一门心思学习,听见了吗?”

刘六点了点头,回到厨房一间屋里,开始学习。杨母急忙走到刘六身边,“中午不学习,只是睡觉,要保持精力,到时间我会叫醒你,你三哥四哥他们都是这样的。晚上和你妹妹在堂中一个灯下学习。”

刘六点着头,上了床睡了起来。

7、天朦朦亮,有不间断的犬叫和鸡叫声,刘六醒来,他翻身下床,拾兜着赃衣服扔进桶内,杨母走了过来,“你会洗衣服?”

刘六:“会。”他继续端着水朝桶里倒去。

杨母拿着搓衣板取过凳子坐下:“你们家那么多女的还要你洗衣服?”

刘六憨笑着:“有时候我爸罚我的。”

杨母:“在我这儿不要你洗衣服,如果你考不上,衣服有你洗的。”

刘六点了点头,回房间早读去了。

8、于美琴房间,于美琴在织着毛衣,口里还唱着《洪湖市浪打浪》。歌声悦耳动听。

于母的画外音:“美琴,杨光不是说今天来吗?”

于美琴:“是啊。”

于母:“那他到现在怎么还不来,是不是忘了日子。”

于美琴:“不会的。”她手执毛衣出门巡视,就是不见杨光的身影。

9、杨光家。杨光匆匆忙忙向门外走去。杨母:“今天你不是去你岳丈家吗?”

杨光的画外音:“今天算是没空了,校长布置了我新任务,着急的很。”

10、于美琴家厨房,于母炸着鲫鱼,热气沿着厨门外流,案板上,还有猪肉鸡蛋等。

于美琴站在路头边织毛衣边望着。

11、学校。工地。学校的教室已初见雏形,瓦工们理着砖,小工在忙碌。杨光和一群老师们也在忙碌着。

12、杨光家堂中。油灯在亮,刘六和杨好在学习功课,刘六在认真地看面前一堆资料,杨好只是不停地做着小动作,一会儿摆弄着小辫,一会儿摆弄着眉毛,“小哥,你真聪敏,没学几天就排前十,我就不比你了,虽高你两届成绩是一塌糊涂,说真的,我已经学不下去了。”

刘六:“要学,学不下去也要学,我现在才隐约感到学习的甜头,真的,知识就是力量。”

杨好叹息:“唉,我算是学不进去了,泥腿子定型了。”

刘六:“不要泄气,只要努力,会成功的。”

杨好:“恭维是没有用的,只有认命”。刘六没有理睬继续做着作业。

杨好一会儿摆弄着小辫,一会儿摆弄着眉毛,“小哥,我长的好看吗?”

刘六头也不抬地:“好看。”

杨好不高兴地:“你这是恭维我。”

刘六:“真的,我不骗你,你是我女人堆里见到最漂亮的。”

杨好:“小嘴真甜,那你看我哪里漂亮。”

刘六:“你不光漂亮,也有姿式,音质也好,真的。”

杨好:“没想到你还真会甜人,不理你了。”

传来杨母的声音:“杨好,不要影响你六哥学习,他可是要赶课程的。”

杨好不耐烦地:“知道了。”

13、于美琴家。于美琴在罩灯下织在毛衣,看样子快打好了,她圈着毛衣,还不时地打着呵欠。杨光悄悄的走了进来,猛地“喂”了一声。于美琴吓得一跳,一望是杨光:“是你呀,你想吓死我!”

杨光:“岂敢岂敢。”

于美琴:“说来怎么迟来,言儿无信,我母亲给你准备几样好吃的,你这不是冷落她人的心.”

杨光:“我最近太忙,我带了五年级毕业班,毕业班事情本身就多,学校又在建校,又收留了一名条件差的学生,因此就多了事,这不,趁晚来了,不算迟到吧。”

于美琴:“算你知趣,我还以为你又跟哪位姑娘跑了呢。”

杨光:“岂敢,岂敢,这辈子只要有了你我就知足了。”

杨光:“小嘴又甜了,快把毛衣试试。”她拿过毛衣,在杨光身上验着尺寸,很合身。杨光激动地:“太谢谢你了,”他将毛衣贴在自己胸口上,“太温暖我的心了,我拿什么感谢你呢?”他从挎包里取出几样东西,是银耳珍珠霜和化妆品,“我说过要跟你买化妆品,现在买好了,买的不好请原谅。”

于美琴不屑一顾:“我需要化妆吗?”

杨光:“当然,你很自然美,不过你要淡妆一下就更美了。”

于美琴拿过口红笔淡淡地涂着嘴唇。

杨光:“太美了,简直就向红楼梦中的一个人。”

于美琴:“谁?”

杨光:“薛宝钗。”

于美琴:“那谁是林黛玉?”

杨光:“没有,在我心目中暂时没有。”

于美琴:“什么时候有,说,快说!”她推搡着杨光,杨光仍然坚持:“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林如的身影浮现在他的眼前。

14、杨光家堂中。微光下,刘六在认真做着作业,传来刘六他爸的声音,“杨光,杨光,杨光在哪?快把我的儿子交出了!”

“噗”的一声,灯熄了,刘六躲到了墙边。杨母急忙抹黑走了出来,“怎么回事?”

刘六来到杨母身边抱着杨母的腿,轻声地:“我爸来了。”

杨母:“别慌,你趁黑到你后面大哥家躲起来,这里我来对付。”刘六在杨母的保护下,躲过了刘六爸的视线,一溜烟跑了。

杨母站在了刘六爸的面前:“你找谁?”四周已围满了人。

刘六爸:“我是刘六的爸爸,快把刘六交出来!”

杨母:“刘六不在,真的不在。”

刘六爸:“别跟我打马糊眼,刘六是我的儿子,他被杨光拐走了,我现在要和他要人”,他闯到室内东房张张,西房望望,不见刘六的身影。

杨母:“我说你这人好没规矩,一个大男人跑到人家房间乱瞧干什么?”

刘六爸:“废话少说,把刘六交出来!?”

杨母:“你这不是找遍了吗,哪有哇?”

刘六爸:”我不跟你说,我跟杨光说,杨光,杨光!”

杨母:“他不在家。”

刘六爸:“他上哪儿啦?”

杨母:“他上哪难道也要向你汇报吗?”

刘六爸:“我不跟你说,我找你们营长去。”他离去,杨母也跟在了身后,看热闹的人也在尾随着。

15、杨风家。刘田地提高嗓门,“营长,营长在家吗?我要找营长。”

杨风闻声走了出来,“是刘老田,找我有什么事吗?”

刘田地:“杨光是你的弟弟吧,他拐走了我的儿子,我要找他算账。”

杨风:“这事我清楚,这不叫拐走,这叫帮助他学习,这是学校和他应尽的义务。”

刘田地:“他没有和我打招呼,我也没同意。”

杨风:“这事你能同意吗?如能同意也就没这些事儿。”

刘田地:“不管怎么说,我要要回我的儿子。”

杨风:“谁也没抢了你的孩子,只是学校有任务,讲究升学率,你应该感谢杨光,是他在挽救你的孩子,你想呀,如果你家孩子考上了学校,有了出息,这不是你一家的光荣吗?”

刘田地:“我不想那么多,我只是想要回刘六,大几十只鸭子等着他放呢。”

杨风:“原因就在这里,你找回刘六不是念书,是放鸭子,这就更不能让他回去,放鸭子本身就是你的事,你却整天喝酒打牌,七个孩子只有最小的念书,刘六只能算半个,这父亲怎么做的,你告杨光拐卖儿童,我要告你虐待子女,你对子女是太不负责了,你知道虐待子女会是什么罪吗?”

刘田地:“我说不过你,反正我要要回我的孩子,如果不给,我就不走了。”

16、房间,刘六躲在黑暗处,刘田地的声音不时地传了进来,“如果不给,我就不走了。”

林**上,月光皎洁。杨光推着自行车走着,于美琴跟随他的身旁。

杨光:“今天我太高兴了,和你在一块浑身都是暖洋洋的,尤其你给我织的毛衣,我受宠若惊,见物如见人,我会时刻想念你的,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别着凉。”

于美琴含情脉脉地:“你也慢走”。

杨光欲走,又走了回来:“美琴,我想----亲你一口。”

于美琴害羞地:“怪叫人不好意思的。”

杨光:“这么说你已经同意了?”

于美琴假摇着头,其实他已闭上了眼睛,杨光架好了自行车,和于美琴抱在了一起,杨光亲着,亲着,二人沉浸在快乐之中。

17、通往杨光家的道路上,杨光正骑着自行车行驶过来,前面吵杂声不断袭来,隐约看见刘田地带着刘六走了过来,杨风跟随在后。

杨风:“既然把刘六交把你,就是相信你,你要对刘六负责,让他顺顺当当通过考试,记住吗?”

刘田地:“记住了,谢谢营长,我会的,”二人握着手。

杨光架好自行车:“怎么回事、”

杨风:“老刘已向我们保证----”

杨光:“他的话你也能听,刘六快跑!”刘六一溜烟跑了,刘田地急忙相追,杨光拦住,刘田地的力气太猛,把杨光撞倒在地,杨光的面门重重地撞到自行车上,鲜血直流,刘田地也被撞倒,自行车后轮在转。

刘田地站起身子,他又扶着杨光,杨光站起身子,捂住面门。有人:“快去诊所包扎。”

杨光摇了摇头,望着刘田地:“大叔,算我求你,把刘六交给我吧,就剩三个多月,我有一整套的辅导计划,相信刘六会适应的,没有足够的把握我是不会冒这个险的,请相信我。至于刘六给你家造成的损失,我会尽力补偿。”

有人劝说:“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去,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让孩子留下吧,这是人家老师在做好事。”

“换了别的老师还不定这么做!”

刘田地羞愧地低下头。

18、河流中,鸭子成群结队地行走着,刘田地鸭倌随岸同行,他不时地哏着歌,杨光的身影出现,刘田地莫名其妙地:“干什么,你还想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