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28

心愿 陶光轩 6627 2013-06-27 13:02:21

  1、河流中,鸭子成群结队地行走着,刘田地鸭倌随岸同行,他还不时地哼着歌曲,杨光的身影出现,刘田地莫名其妙地:“干什么,你还想干什么?”

杨光和刘田地凑到一起,“大叔,我听说你献过血。”

刘田地:“怎么啦,丢人呀?”

杨光:“不丢人,是件光荣的事。”

刘田地:“别说那么好听,就是卖血,是卖命的事,我们这儿多的是。”

杨光:“知道,我就是想和你靠拢靠拢。”

刘田地:“这有什么出息,搞的次数多了还丧身体。”

杨光:“少输对人身体还是有益的。”

刘田地:“怎么,缺钱啦,如果刘六供不起还跟我送回来。”

杨光:“刘六倒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不过,人活世上有几个嫌钱多的,你说是吧。”

刘田地:“倒也是,这么说你想卖血?”

杨光“嗯”了一声。

刘田地:“找我算你找对了,明天跟我一起去医院,怎么卖我熟。”

杨光:“谢谢大叔。”

刘田地:“这就不用谢了。”

2、人民医院输液室。杨光躺在床上,鲜血直流向塑料袋,塑料袋流满了,护士拔掉针头,“第一次输血可能有反应,走路要注意点儿。”

杨光点着头,有人递过钱,杨光接过钱,装进了衣袋。

杨光走出门外,有些支撑不住,他强忍着,漫步走出门外。

3、村道上。杨风拎着手提包和杨光并排走着。杨风衣冠楚楚:“这次我和王平书记出门,至少十来天才能回来,走访一些在外工作的家乡人,听听他们意见,要他们为家乡发展致富支招。”

杨光:“这是好事,这是应该做的事。”

杨风:“所以,家里的事只能托付给你了,你嫂子要生孩子,农忙快要到了,我真是身不由己呀。”

杨光:“你尽管放心出去,家里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杨风:“记住,你嫂子一有动静赶紧上医院,不能在家生,医院生卫生。”

杨光:“记住了。”

4、汽笛长鸣,火车缓缓出动。车厢里,王平和杨风坐在一起。

火车向前方驶去。

5、秀云房间。秀云突然觉得不舒服,“啊啊”地直叫起来,伯母:“是不是有动静了?”

秀云忍着疼痛:“可能是。”

伯母急忙出去叫人,不一会,杨光奔了过来,杨伟也奔了过来。杨光急忙放倒担架,伯母扶着秀云上了担架。

杨光和杨伟抬起担架急匆匆离去,杨母拎着必须品跟在身后。

一路上,秀云口无遮拦;“杨风,我恨死你,叫你不出门你偏出,孩子要是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你这个挨千刀的,人家女人生孩子男人朝家奔,你却望外死,我要你这个男人有什么用!”

杨光:“嫂子,忍一忍,一会到医院就没事了。”

秀云:“杨风,你听好了,你快回来,没有你我会死的!杨风----”

6、医院门前,杨光、杨伟抬着秀云奔了过来,医生粗略地检查一下,“送预产房。”

秀云被推进了预产房。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杨光急忙上前招呼,“是二哥,你在这儿干什么?”

杨进:“家属在预产,住这儿好几天了。你们这是-----”

杨光:“我嫂子已临产,进了预产房。”

杨进:“杨风呢?”

杨光:“他和王书记出差。”

杨进:“这事我知道,好多人的姓名地址都是我提供的,他们出去的是时候。”

7、产房,秀云房间。秀云在吃力地叫唤着。

医生:“使劲,使劲,再使劲。”

秀云使劲,豆粒大的汗珠往下流。

听见了娃娃的哭声。护士:“34号。”

门前。杨母急忙地:“在!医生,生个啥?”

护士:“男孩。”

杨母激动地:“谢谢!”递过烟糖。

8、产房。杨进妻房间,杨进妻吃力地叫唤着。

医生:“使劲,使劲,再使劲。”

杨进妻使劲,豆粒大的汗珠往下流。

听见了娃娃的哭声。护士:“64号。”

杨进急忙地:“在!医生,生个啥?”

护士:“女孩。”

杨进冷若冰霜:“谢谢。”

杨前:“女孩就女孩,男女都一样。”

9、秀云病房前,看望秀云和孩子的络绎不绝。有的抱起小孩逗乐着。

“真可爱。”

“你爸要看到不知多高兴。”

10、杨进妻病床前。杨进妻板着脸,“我们生个女孩看把你哥乐的,似乎我们这辈子只有依仗他的儿子似的。”

杨进:“别胡猜疑。”

杨进妻:“不是吗?还男女都一样,他要是没个儿子他就不一样了,不行,说什么我得再生一胎。”

11、校长室,杨光推门进来,“校长,你找我?”

校长:“是,你坐下,有件事想要你知道,今后民办教师要通过考试合格才能上岗,这你一定不成问题,这里有教师去进修学校的一个名额,我想给你,我敢断言,今后的公办教师一定会取缔民办教师,你要很好地把握机会,成功一定会属于你。”

一个接过表格,点着头:“谢谢。”

12、麦浪滚滚;雀燕飞翔。

已是农忙季节,家家户户已开镰收割。

13、杨风家。门前,鞭炮齐响,杨光杨伟放下担架,秀云抱住孩子走下担架,杨母跟随忙碌着。

伯母激动地忙上忙下,忙里忙外。

伯母帮助小孩换尿布。

伯母在给小孩喂奶。

14、杨风家的田地,杨母在帮着收割,杨光在担着麦把,看他精力充沛,但汗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秀云的身影出现,她手执镰刀来到田间,杨母急忙阻止,“孩子,你在月子低下是不能劳动的,这点道理你懂,我们这不是帮你抢割了吗,别急,算妈求你了,行吗?”

秀云撞了一下杨母,不理,气不打一处来,边割边说,“我叫不当这个干部他偏当,当这个倒头干部有什么好,人家大忙往家奔,他却望外跑,麻雀还赶在秋天八月,他连畜生都不如。”

杨光:“嫂子,听妈话回去,你的活我们全包了,你放心,保证一个籽儿也不跟你落下,你回去吧!”

秀云:“今年是分田到户头一回,谁家不望有个好收成,这天气又不好,怎能让人放心得下呢?”

杨光:“嫂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没用,多你一个也只是多割半亩地,你要是急坏了身子就不是一件小事,听话,回去!”

“哪儿是杨风家的麦田?”一个男子的声音,身后还带了一帮女的。原来是刘田地。

杨母激动地:“这儿就是,这儿就是。”

刘田地:“我们是帮营长家收割的,人家连家都不顾,帮助咱乡亲跑业务,这点忙我们还是应该帮的吧。”

几个妇女已经下地收割,杨母激动地:“谢谢,谢谢”,她又面向秀云:“这下你放心了吧,赶紧回去,别遭了风,买几样菜,叫你大妈料理午饭。”

秀云:“哎!”

妇女们挥舞着镰刀。

刘田地和杨光担着麦把,杨光:“大叔,你家也要忙呀。”

刘田地:嘿,那几亩地哪够我家忙活的,不瞒你说,已订了好几家我都不急,这儿是最着急的。”

杨光:“谢谢,真的感谢。”

15、脱粒机旁,刘田地站在机旁,麦把大捆大捆地推向机肚。

麦把从机肚里喷吐出来,有人拆着麦粒,有人叉着草头,有人堆着草垛,----一片忙碌。

16、麦粒在空中飘浮。

杨光抓着木掀挥舞着,麦堆渐渐变大,他不时地面露喜悦之情。

17、杨市长家居所。杨风与王平来到门前,两人示意了一下,杨风按了一下门铃。

“来了,来了,”传出一妇女的声音,妇女打开门:“你们是?”

杨风:“我们是杨市长家乡的。”

妇女:“嗷,快进屋坐,”杨风王平跟了进来。

妇女边倒着水泡着茶,边说:“你们来的正好,这几天可把老杨急坏了,这不,前两天收到家乡一封信,说是要捐资建校,他筹集了两千块钱,说要亲自递回去,可他一直没空,今天要我邮寄出去,现在你们来的正好,我这就给老杨打电话,”她抓起电话,“喂,是老杨吗---”她说些什么我们也听不清楚。

杨风吸着烟,王平喝着茶。

杨书记夫人走了过来,“你们坐一会,老杨马上就回来,听说你们来可高兴了,回掉了一个应酬,说中午回来陪你们吃饭。”

杨风:“太让人不好意思,打搅了。”

夫人:“自家人,不必客气。”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还没有见杨书记归来。

有汽车喇叭的声音。夫人:“老杨回来了!”

一个肥胖的身影出现,这就是杨市长。

杨市长:“父母官在哪?”

王平杨风急忙站起身子。王平:“这就是杨市长?”夫人点了点头。

王平急忙伸手过去,杨风介绍:“他是王平,是我们家乡村书记。”

杨书记和王平紧紧地握着手,理别,王平又介绍杨风:“这是我们村代理村长。”

两人紧紧地握着手。礼毕。三人相互坐下。

杨书记:“家乡已是十多年没有回去了,前几天收到家乡来信,感到很亲切,小时候的学校是地主家大院,现在可能不复存在了。”

王书记:“早毁坏了,已经没了保留。”

杨书记叹了口气,“可惜呀,如果保留下来也算得上是国家级的文物,哎,现在校舍动工了吗?”

杨书记:“已经动工。”

杨书记:“我想捐上两千,赶得上吗?”

王平:“赶得上,凡捐过款的人的名字都将刻在碑文上,您算得上头一名了。”

杨书记:“这倒没有必要,这么说,我再追加一千。”

王平:“太好了,书记挂念家乡,可敬可佩。”

杨书记:“不必客气,农村目前有三件大事要做,第一件你们已开始做了,第二件是修路,第三件就是关顾孤寡老人。”

杨风:“书记已想在了我们前头。”

杨书记:“我经常与家人讲要节约开支,留着建设家乡用,你们若有这方面活动通知我。”

杨风:“太好了,有书记给我们撑腰,我们信心也就十足了。这次来书记家一来是拜访书记,二来是想在家乡建设上望书记给我们支招。”

杨书记:“有哇,广州有我们好几个工地,那里正缺人,工人工资吗大约是一百三。”

王平:“一百三?是我们那儿工资的四倍。”

杨书记:“你们那里可以搞劳务输出,从中可以提取介绍费,按规定每月每人一般二十元,你们暂时可以招上五十名,这样,你们村里每月就多了一千元活动资金。”

王平激动地:“太好了,我们回去一定着手办。”

18、天黑,杨风家的田地已经收完。

19、杨风家。灯火通明,一桌人已经吃了起来,杨光和刘田地喝着酒,杨光端起杯子,“大叔,今天真的多亏你们帮忙,要不然我那坐月子的嫂子不知急成什么样,我代表我哥感谢你,感谢你们,”二人又干了一杯。

刘田地:“不必客气,你哥今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对,插秧,你哥打算安排什么时间。”

杨光:“暂时还没有定下。”

刘田地:“定下了一定通知我,我们几个还来。”

杨光更是激动:“真不知怎么感谢你们,嫂子,这得要你亲自谢了。”

秀云端起杯子:“大叔大妈,姐妹们,真的感谢你们,我也不会说话,也不会喝酒,我就以茶代酒先陪大叔两杯。”

刘田地干了酒:“不必客气。”

秀云:“我备了几瓶酒,大叔临走时带上,这是我们一点点心意。”

刘田地急了:“骂人了是不是?这样一说插秧我们就不来了。”

秀云:“大叔,这怎么行呢,太让人过意不去了。”

刘田地:“你怕我今后不来讨酒喝?来,我再敬你一杯。”他将酒一饮而尽。

20、秀云家的房间,三四千斤的麦子堆在了家中。

21、杨光家上五六千斤麦子堆在家中。

22、家家粮满仓足。旁白:“联产责任制承包迎来了第一个丰收年,家家粮满仓足,从此告别了饥饿,开始了温饱生活,人们腰杆直了,走路也精神了。”

23、杨风家的田地已是白茫茫一片水田,妇女们在插着秧,秧歌四起,刘田地和杨光担着秧苗,打着秧把,一片繁忙景象。

24、杨风家的秧已插完。

25、怎个大地秧已插完,一片青色。

26、村部门前。《招工广告》已贴到了墙上,人们围观着,面带激动和喜悦。人越聚越多。

村部已挤满了人。

办公室也挤满了人。人们咨询着,王平和杨风耐心解释着。

杨光的身影出现,杨风:“有事?”杨光“嗯”了一声,二人走了出来。

27、村部外。杨光:“我也想报名参加。”

杨风:“你教师不是干的好好的?是不是高薪水吸引了你。”

杨光:“这是其一,其二,想到开放城市见识见识,怎天呆在家里也不知道世界有多大,香港去不了,广州这次总算给我机会。其三,也可以不花本钱学个手艺。”

杨风:“这个机会有,不过这次报名人员太多,我们要求也就提高了,要求纯瓦工,你就不符合条件了。”

杨光:“就不能通融通融?”

杨风:“按理说可以,不过你这学教得好好的,一下要跳槽没有必要,再说,于美琴能同意吗?”

杨光:“我想会说服她的。”

杨风:“你带的是毕业班,责任重大,能不能等你把毕业班带出来再说,你想呀,如果老三考上了,刘六也考上了,那肯定需要好多钱,到那时你再辞退教师不迟,如果老三还是考不上,那他估计不愿意复读了,他就可以下来分担你的负担,你也就可以安心教书了,毕竟教书是一个神圣职业,好多人想都想不到的。”

杨光点着头,这么说暂时不去了?”

杨风:“暂时不去。”

杨光:“哥,我好急呀。”

杨风:“别急,老二。”

28、高考现场,考场外围满了人。杨无走进了考场,找到自己的位置,急促的铃声响过,老师开始发试卷,考生们看着试卷,有的开始做了起来,杨无只是紧张,眼前昏花,房屋在转,他举起手来,“老师,我要上厕所。”

老师白望着他,“你去吧。”

杨无起身走了出去。

杨无走进教室,坐到了自己的位置,又有拉肚的念头,他又举起手:“老师,我还要上厕所。”

29、门外,杨光和众人一样等待着,耐心地等待着。

30、杨无考场,杨无走进了教室,认真做着试卷。

铃声响了,考生们纷纷走出考场,有人欢笑有人愁。

杨无走了出来,没精打采。

杨光迎上,想问,又收了话题。

杨无:“途中又闹肚子,又上了两次厕所,唉!”

杨光:“别埋怨,考不上明年再考。”

杨无:“话可不能再这么说了,,我算真没用!”

杨光:“听话,我们不能为高考急出一头,我们回家。”二人上了车。

31、夜已很深。杨光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睡不着,他仰望着,仰望着,旁白:“三弟未能考好这是他的一块心病,他都已经这样了,三弟又能有什么样子?他又该怎么安慰三弟?他不知,他全然不知,他在寻找最佳方法,他要为三弟四下打听,为三弟寻找良药。”

32、杨光家。媒婆走了出来,杨光走了进去,母亲一筹莫展。杨光:“妈,二妈又来说什么?”

母亲:“是为杨无的事,对象家带过话来,是如果杨无考不上,这门婚事就免谈。”

杨光:“美的她,如果老三考上了还不定要她。”

母亲:“原因就在这里,如果杨无考上了一定不要人家,现在他又没有考上,人家也可以不选择他,人家到了婚嫁年龄了,人家总不能等着他,你二妈的话我懂,如果他俩择日成婚也就没事了,老三命苦呀,这对于他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杨光:“妈,你不能想得这么简单,老三还是有成功的希望的。”

母亲:“你跟我把老三叫来,我想听听他的意见。”杨光无奈,离去。

33、杨无房间,杨无躺在床上闷闷不乐,杨光走了进来,“好点儿了吗?别往心里去,振作起来。”

杨无:“二哥,我就是振作不起来,我这辈子算是完了。”

杨光:“谁说的,你的潜力很大,你考试不是担搁了足有半小时,你一定会考上的。”

杨无:“我真是没用,临考试了不是头痛就是拉肚子,这看来是老天不让我考呀!或者我命运里就没有这个。”

杨光:“别胡思乱想,别相信这些,你成绩很好,就是身体上出了一些差错,我们应该从别的方面找原因。妈妈叫你。”杨无二话没说,欲离去。杨光:你知道妈找你有什么事吗?”

杨无:“知道,二妈来过。”离去。

杨光:“知道的好,知道的好。”

34、杨无从母亲房间走了出来,杨光:“母亲跟你说了些什么?”

杨无:“母亲的话不无道理,在农村,向我们这样的年龄该成家了。”

杨光:“你同意了妈妈的主张?”杨无点着头。杨光:“哎呀,我不知怎么说你好,学习婚姻都是终身大事,非同儿戏,是的,你未婚妻深爱你,你舍不得离开她,可她的话你分析了没有,你考不上她就不要你,那是刺激你,激励你一定要考上,哪怕她失去你。”

杨无:“二哥,我真的不想再上了,两次没考上我已失去了信心,既然命运不让我考上学校,我只有认命,我也太累了。”

杨光:“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个没用的东西,你是个窝囊废,我看错了你,你走,走吧!”他又唤回了杨无:“你真的一点梦想都没有了吗?”

杨无摇着头。“我都为你可惜,项羽的背水一战故事听说过吗,为了想胜战,把船只都撤了,我看你也该撤船只的时候了。”

杨无:“二哥,你的话我听明白了。我听你的,再试上一年。”

杨光点着头二人凝视着。

35、我们听到了杨无给未婚妻的红笔信:“亲爱的---接到这封信已是最后一封了,这么多年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耽搁了你,我还有许多事想做,要做,你就另选高明吧,我祝福你,---”

36、小升初现场。铃声响了。学生们纷纷走进教室,刘六也走进教室,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场面一片安静。

监考老师开始散发试卷。

刘六接过试卷仔细看了一遍,然后不慌不忙地做了起来。

预备铃响了,学生们纷纷离开考场,刘六只是认真查阅着试卷,

下课铃响了,刘六交出试卷,离开教室。

37、旁白:“果然不负众望,刘六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重点初中,他要重新开始他的新的生活,一个本来不属于自己的生活,他要报答谁呢?他暂时不想考虑这些,只是学习,学习,再学习,既然有了这个机会,就得好好把握,以饱满的姿态迎接美好的明天。”

38、杨无房间,杨无翻看着书籍,杨光:“我想带你进城逛逛,散散心。”

杨无:“我不想去,哪儿都不想去。”

杨光:“听二哥的,走。”杨无被迫无奈,跟随出去。

39、乡间道路上,杨光背着杨无行驶着。城里的街道上,杨光背着杨无行驶过来。

40、人民医院门前,杨光架好车和杨无走了进来,杨无:“哥,你带我到这儿干什么?”

41、心里医生门诊前,杨光杨无走了过来,杨无更是莫名其妙,“二哥,我们到这儿干什么,我不去,就是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