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21

心愿 陶光轩 5598 2013-06-27 13:02:21

  1、公社李书记家。杨文彩拎着珍贵的礼品走了过来,“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李书记看着礼品:“你这是干什么,怎么来,还让它怎么回去。”

杨文彩:“不给面子了是不是,大过年的,总不能空着手吧。”

李书记:“不行,不行,你是想让我犯错误怎么着。我们做干部的是不信这个,你回去得把它带上。”

杨文彩:“这让我太难看了吧。”

李书记:“要不然这样,你把我这儿烟酒带些回去,我们也算一礼还一礼吧。”他拾落着烟酒,完毕,“回去带上。”

杨文彩:“太不好意思了。”

李书记:“来有什么事吗?”

杨文彩取出材料:“事情不大,主要是揭发杨书记的错误行径,请您过目。”

李书记接过材料,仔细望着,气愤地:“有这等事?马上我们着手调查。”

杨文彩又递上一沓材料,“这是我对我们大队建设的构思和设想,请过目。”

李书记接过材料仔细看着,不断地点着头,“很好,很好。”

2、杨文彩家路上,杨文彩兴高采烈地拎着烟酒行走着。

有人问:“这烟酒档次蛮高的,谁送的?”

杨文彩:“公社李书记给的。”他逢人就这么说。

杨文彩来到自家堂中,将烟酒放到老爷柜上,当着贡品供着。

3、伯父堂中。一家人吃着饭,秀云突然呕吐起来,急忙向门外奔去,杨风跟在身后。

伯母:“八成是有了。”

伯父:“这下好,又多了一个人吃饭。”

杨风来到室内,坐下接着吃饭。

伯母:“秀云是不是有了?”

杨风:“大概是。”他洞察着二老,心声:“我怎么不见他们喜欢?”

杨风吃完了,欲起身。

伯父:“你别走,我们有事商量。”

杨风取出烟,给大伯一支,然后坐到大桌旁,点燃烟。

伯父点燃烟:“杨风,你们结婚已有个把月了,承蒙你们关怀,我们活的很好,但也有不顺心的地方,你们整天看不到我的笑容是吧,我也没办法,毕竟咱们家底子薄,难啦,还有更困难的事情在后头,离麦口还有三四个月,紧接着秀云要生孩子,按理说生孩子是高兴的事,可我高兴不起来呀,我们吃饭都成问题,哪来的钱生孩子,养孩子。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杨风吸了口烟,“我也没什么高招,穷日子就照穷日子过呗,人家吃饭我们喝粥,就几个月,很快就会过去的,二老放心,再大的困难我们担当,你们还照你们过去的生活方式生活,你放心,开春以后我就找活干。”

伯父:“那都是后话,所着急的是眼前怎么过,你也知道,你们小两口一粒粮食也没有带过来,我们光买米就买一百多斤,以前不谈了,以后怎么办?”

杨风没有吱声。【心声】:“都怪我,卖了手表又买车,要不然够趟一阵,要不,要回自行车钱?不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这方面主意。”

伯父:“你还是仔细考虑考虑,考虑好了我们再碰头。”

4、杨风房间,杨风坐在一旁吸着烟。秀云走了进来:“大爷的话你没听得出来?”

杨风摇着头又点着头。

秀云:“怎么说呢,把他二老昨晚所说的话结合起来,就不难懂了。”

杨风:“昨天他们说些什么?”

秀云:“他们说要你和你们家分家。”

杨风:“分家?和我们家分家?”

秀云:“是的,要不就不能生活在一起。”

杨风:“有什么好分的”。

秀云:“是啊,是没什么好分的,可他们认为你们弟兄多,是个无底洞,你脚踩两条船是不行的。”

杨风:“你以为呢?”

秀云:“我以为有分的必要,一来向二老表示一下决心,二来也能分些粮食回来,支到了麦口一切问题都没有了。”

杨风:“亏你说得出口,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不让别人骂死!,我给家里什么,家里得到我什么?提起来我就觉得脸红,家里这么重的负担,可我却选择逃避,我算老大吗?就算我过继出去,家里赔我的还少吗,我真不知道二老怎么想的,反正我有点后悔。”

秀云:“现在后悔啦,晚了,你有后悔的事在后头呢。”

5、杨风躺在床上,吸着烟,【闪回】秀云的声音:“现在后悔啦,晚了,你有后悔的事在后头呢”

杨风侧过身去,又侧过身来。

杨风的画外音:“不,我不能分家,我没有资格分家,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呀,到城里老二那里把钱要回来?对,把钱要回来的好,要回来就可以抵挡一阵子,”他鼓足勇气,起身下床。

秀云:“你这是要上那里去?”

杨风:“出去,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

秀云不理,独自干着自己的活。

6、一生产队俱乐部,账本堆在办公桌面上,一旁人坐着,聊着天,吸着烟。

7、公路上,散落的汽车在行驶着,汽笛声声。杨风没精打采地走了过来,公共汽车行了过来,杨风上了车。

8、一生产队俱乐部。一旁人还在聊着天,理财甲:“干脆拿扑克来,咱们打午饭怎么样?”

理财乙:“你怕没人供你饭呀,打打烟是了。”

其他人呼应着,“好!”

桌面上已放好了扑克,人们玩了起来,室内烟雾缭绕。

9、公共汽车上。杨风站着汽车里拥挤着,售票员不时地报着站名。

汽车停下。杨风下了车。

古老依旧的城市展现在面前。

10、李会计家。杨光认真地翻阅着账目,李会计在一旁解释着。

杨风心领神会,继续翻阅着账目。

11、杨进的办公室。杨进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杨风走了进来,

杨进喜出望外:“是老大,快坐下。”

杨风坐下。

杨进拿着自己的茶杯添了点水,递了过去,“你这是第一次到我这儿吧?”

杨风:“是的。”

杨进:“我马上下班了,这就准备跟我回去,咱俩好好地弄两盅。”

杨风:“不了,我还有事。”

杨进::“有啥事?啥事也得放下,今天就我们两个人,咱来个一醉方休!”

杨风:“你还让我回去不?”

杨进:“那是后话,咱不提,”他整理完毕,“这就走。”

杨风跟在了身后。

12、一生产队俱乐部,酒已倒好,理财组长撒着烟,热腾腾的菜已端了上来,人们大口大口地吃着,一个“干”字,大伙的酒杯就是底朝天,再一个“干”,一瓶酒已经倒完,另一瓶又上了来。

13、杨进家。杨进妻在忙碌着,杨进端起酒杯已来不及的样子,“来,我们先来个四四如愿。”

两人一口气饮了四杯。

杨进:“这下再来个-----”

杨风:“六六大顺。”二人将六杯喝完。

杨进在喊话:“还有没有菜呀!”

“来了,来了”杨进妻桂芳将热腾腾的菜端了上来,“向你们这样我没法管菜。”

杨风:“弟妹,我们管醉就行,菜不菜的无所谓。”

桂芳:“管醉,管醉,定会儿我陪你两盅?”

杨风:“今天不行,今天老二不会放过我的,今天我们是一对一。”

桂芳:“好,好。”

杨进:“下面我们再来个发----”

杨风:“发。”

杨进:“发。”

杨风竖起两个指头:“发?”

杨进:“发。”

杨风:“三发,那就是二十四杯,我不行了,我不能喝这么多。”

杨进:“喝,跟着感觉走,永远不回头。”

杨风:“喝。”

14、一生产队俱乐部。桌面上一片狼藉,有人还在喝着,有人已经呼呼大睡。

15、杨进家。杨进杨风仍在喝着酒,杨风已有几分醉意。

杨进:“你那车子已经有着落了。”

杨风:“呀?”

杨进:“已经定了,钱已给了人家。”

杨风:“呀?定了好,定了好。”【心声】:“坏了坏了,我还指望着这个钱回家养家糊口呢。”

杨进:“估计还要过阶段才能提货,要的人太多了。”

杨风:“好,好,那好,”【心声】:“反正没事了,多喝两盅”他又端起杯子,“来,我们再喝两盅。”

杨进:“不行了,我反正不行了。”他又端起杯子喝了起来。

杨进已趴到了桌上。

杨风也想趴下,他还是支撑着,“不行,我得回去,我还有事,我就走了。”

杨进:“不走,睡会儿再说。”

杨风:“不了,趁这会儿还能走,要是躺下怕是走不了了。”

桂芳:“走不了就不走,有地方住。”

杨风:“不了,我还有急事,不打扰你了,再见!”

16、街面上,杨风踉跄着身子行走着。杨风的【心声】;“现在好,现在只剩下我的身子了,我还回去干吗,不回去了,我不想回去,回去干吗,离开那个纷争的地方,对,离开那个纷争的地方。随便走到什么地方,也不想到那个地方,”他踉跄着身子行走着。

汽车急速过来。

杨风摇晃着身子,“对,到极乐世界去-----”

汽车嘎然停止。驾驶员:“你找死呀!”

杨风白着他,收回身子。

17、林间小道上。杨风踉跄着身子行走着。嘴里不停地嘀咕,“下一步,就剩下和母亲分家了,我凭什么和母亲分家?母亲欠我什么,母亲得到我什么,我还好意思和母亲分家,我这个忤逆子,不好好孝顺父母,还要和母亲分家,我做不出来,我宁死也不这么做,对,宁死也不愿意这么做!”

18、高桥上。下面是闸塘,过往的船只忙碌着,杨风巡视着,下面的人和蚂蚁差不多,杨风的心声:“这要跳下去那可是一命呜呼,命算什么,二十年一过又是一个小伙子,只要跳下去,一切就将结束,跳吧,跳吧,跳吧----”

船只停靠稳当,喇叭里:“请各船只注意了,马上开始放水,请注意安全,请注意安全----”

杨风闭上眼睛,抓住扶把,欲跳,欲跳-----

喇叭的回声:“请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杨风睁开眼睛,又闭上,秀云的身影出现,“杨风,等等我,等等我!”

他睁开眼睛,没有发现秀云的身影,他又闭上眼睛。

娃娃的啼哭声。

杨风急忙双手伸去,心声:“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他如梦初醒,杨风的画外音:“我怎么干这等傻事,我不能没有我的妻,我不能没有我的孩子,坚强坚强,一切都会过去的!”

19、杨凯华家。杨凯华在做着木工活。杨风走了进来敬上一支烟。

杨凯华接过烟:“有事?”

杨风点了点头,坐下,“今天找你是有事商量,应理是先找我舅舅,可他们太远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在我们这个地方岁数您最大,辈分也算您最高,所以有事得先和你商量。”

杨凯华点着头,吸着烟。

杨风吸着烟,“我想分家。”

杨凯华:“分家?和谁分家,和你大爷?”

杨风:“不是,和我父母。”

杨凯华:“和你父母?我还以为与你大爷,与他分正常,他们吃惯了小锅饭是和你们生活不到一起的,你说要和你妈分家,你和他们有什么家好分的?”他又吸了口烟,“我说杨风,你是个闯过世面的人,能说会道的人,这话不应该出之你的口。”

杨风:“是不应该出之我的口,可----”

杨凯华:“可什么,你身上哪块不是你父母的,你身上毛羽还未丰盈就想飞呀,你和他们分家,不是我说你闲话,你在这个家庭建立什么家,做过什么贡献,有什么地方可以给你分的,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分的-----”

20、“是的,”杨风打断杨凯华的话头,“分家只不过是一种形式----”

杨凯华:“我明白了,这不是你的主意。”

杨风:“是我的主意。”

“不是,”杨凯华:“要是的话,你可以直接和你父母谈,做一种形式,你现在找叔叔娘舅,这分明是认真的,我就搞不明白,你和你父母有什么好分的,真的一点分的都没有。”杨风欲语,又被杨凯华打断了话头,“分家有多种形式,向你这样我看没有必要分家。”

杨风:“是的,可我看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刚才我在闸上差点儿掉了下去,现在仍然看来,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还是没有生存的必要。”

杨凯华:“有这么重要吗?”

杨风:“嗯。”

杨凯华吸了口烟,“这事你父母知道吗?”

杨风:“还没来得及商量。”

杨凯华:“这事你不能过急,容我慢慢地透透你妈的口气,千万不能伤她的心。”

杨风点了点头。

21、杨凯武家,堂中。灯光微亮,传出杨母的声音:“不行,这绝对不行,又是谁出的馊主意?”她拍着桌子,表示愤怒。

杨凯华:“二家子,你小点声,小点声。”

杨母:“我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孩子给都给了,而且是长子,我都忍气吞声了,现在还提出分家,亏他们想得出来。”

杨凯华:“不关人家的事,不关人家的事。”

杨母:“不关他的事,关谁的事?我一个好端端的家庭,现在要我拆散,办不到,永远办不到!他大爷,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个家不能分呀,他们就怎么胡弄过还好说,如果分了-----,这是要我命呀,我主张我的家庭是个大家庭,要穷一块穷,要富一块儿富,这样才能公平,要不然太亏了二子了,现在这个家全给二子也不为过,他要插手分什么家?”

杨凯华:“说的是,说的是。不是我夸奖你,你算是竖大拇指的人。”

杨母:“再苦再累我不怕,怕的是受窝囊气。有的人知道我哪儿痛就往哪儿打,这是在要我的命呀!”

杨凯华:“话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要不然再缓一缓?”

杨母:“不用缓,没什么好商量的。”

杨凯华:“好,好。”

杨母:“对不起了,他大爷。”

杨凯华:“没事,没事,我理解。”

22、河流旁。杨风坐着,两眼发呆,河中间,小船在游动。他取出一支烟,又收起。

杨光走了过来,一起坐下,“哥,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妈不同意,你很为难,你最近消瘦多了。”

杨风:“哥有过不了的坎,哥真是骑虎难下呀。”

杨光:“哥的心情我理解,相信哥,没有哥过不了的坎。”

杨风:“可哥目前就很棘手,都怪哥,退伍结算时没攒下一分钱,还买什么手表,现在好,自己给自己逼宫,自作自受吧。”

杨光:“哥,你也别自己为难自己了,什么困难很快就会过去的。”

杨风:“话是这么说,可我过不了呀,眼下最怕的不是妈妈不同意和我分家,我所怕的是-----”

杨光:“大爷大妈和你分家。”

杨风望着杨光,点着头。

杨光:“不会的,至少目前不会。”

杨风:“会的,我总觉得好像就到眼前。”

杨光:“万一分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好聚好聚,不好聚就该分开。”

杨风:“农村分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晚辈不孝呀!”

“事实会证明一切。”杨光,“我想问,如果我们分家了,就能保证大爷大妈不和你分家?”

杨风:“很难说,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吧。”

杨光:“妈的工作我想试试,其实,我总是自己给自己下套,如果你还是家庭的老大,我该多么轻松呀。”

杨风:“辛苦你了,说真的,老二。”

杨光:“咱自家弟兄,客气啥,只要你能按照你的愿望走好,我再苦再累也没什么。”

杨风:“谢谢。”

23、杨母房间,母亲躺在床上,眼泪仍在流躺着,杨光走了进来,“妈,你这是怎么啦。”

母亲:“没事,”她又擦了擦眼泪,“我这是心里难受呀,你知道你哥哥在过什么日子吗,怎天吃不饱,忍饥挨饿呀,你哥想到家里吃上一口,你嫂子又不让,你嫂子从家里带些杂粮,你哥也吃不惯,你哥是在受罪呀,我们家虽然穷,但你哥没受过这份罪呀,他要和我们分家,这是他的本意吗?我明白,这不是他的本意,可我舍不得呀,你们在我心目中永远是个孩子,你们是不能遭罪的呀。”

杨光:“妈,我们都大了,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妈,我想听听你对我大哥提出的分家看法。”

杨母:“去,买上几个菜,割上几斤肉,把你凯华大伯,杨伟他爸还有几个老的,晚上带过来吃个饭,就说是和你哥的分家饭。”

杨光点着头,“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