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22

心愿 陶光轩 5500 2013-06-27 13:02:21

  1、杨光家。晚。灯光明亮。厨房有热气飘出。

杨凯华坐在桌旁,杨伟的父亲坐在杨凯华的身旁,其他人围坐着,室内烟雾缭绕。

杨凯华吸着烟,“我分过不少人的家,但没有分过这个家,各位长老,你们有什么看法?”

杨伟父亲:“这个家是不好分,我也未见过这种分家的,怎么说呢?不好说。”

杨凯华:“杨风,你先说说,你能说会道,分家是你提出的,提提分家的理由。”

杨风吸了一口烟,“是没有什么理由,既然把大家伙请来了,那就分吧,但有一个前提,就是分家不分心,这个家庭我还是老大,我有承担这个家庭的义务和责任。”

人们都摇着头,杨风也不好意思低下头,会议处于僵局。

2、杨凯文房间,杨凯文躺在床上,伯母:“现在杨风一家在分家,你说能分出个名堂吗?”

杨凯文:“一切看今晚造化。”

伯母:“人要讲个里,没有两个人的口粮我们怎么活,这麦口荒麦口荒,谁又不知道?她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她好过。”

杨光家。杨母从房里取出鸡蛋什么的走了出来,杨凯华急忙地:“风儿妈,你先别走,大伙想听听你的看法。”

杨母立住身子,“大伙要我说几句,我就说几句,人们都说,儿子身上的每块肉都是父母的,但是父母的每一样东西也都是儿子的,这话就是这么说,分家不是我儿本意,小时候就说过要与我分担这个家的义务,现在他有难处,做妈的不怪他,也不怪他大爷大妈,两个大饭量扎在人家真的够呛,可我目前也办了一件事,就是把杨老汉的屋基地兑换回来了,这花了不少钱,现在家里已空了,还欠了部分债,要不然,我儿的生活是不成问题,大家知道,我家四个儿子,屋基地还缺一份,这下不缺了,也算了了一头心思。现在儿子生活成了问题,这么办,我家还有十几斤细粮,先拿去,以后的事我再想办法。”

有人竖起拇指。

杨母:“我现有三间房的材料,我儿什么时候需要就什么时候拿去,反正建房是大事。”

更是有人竖起大拇指。

杨凯华:“这还有什么说的呢,我看杨风就先把那十几斤米拿回去,至于那些坛坛罐罐就没有分的必要了。”

3、杨凯文家堂中。一袋十几斤米摆放在桌前。杨凯文更是气愤,“丢人,家没分好,我的名声更坏了,亏你想得出来。分家分家,就分来十来斤米,----”

伯母:“要不然动点老存根?”

杨凯文:“亏你想得出,那是养老的钱,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动的,把那米怎么来还叫他怎么回去!”

4、秀云房间。一袋十几斤米摆放在床前。秀云呆望着米袋,呆望着,心声:“看了大爷大妈是绝意要和我们分家,我倒是无所谓,杨风可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呀,不行,我的去杨进那儿,杨风的手表钱一定在他手上,买什么自行车,先把钱要过来度过日子再说。”她这就起身。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

杨风走了进来,他呆呆地望着米袋,取出烟,点上,又熄掉。

5、丛林中。杨风呆步走着,取出烟,点上,吸着,熄掉。

杨风坐下,点上烟,吸着,又熄掉。

6、公路旁。站点,秀云围在人群中。

客车行驶过来,人们攀上客车。秀云也上了车。

客车驶过。

7、小溪旁,杨风呆望着前方,呆望着,唉声叹气。

8、杨进办公室。杨进坐在办公桌旁忙着什么。秀云出现在门前。杨进眼前一亮,“是嫂子,快进来,坐,我正打算回去,杨风的车子买啦,你会骑吧。”

秀云点着头。

杨进:“太好了,这就不用我回去了,走,跟我领车去。”

秀云跟在杨进身后。

9、大队部。杨书记坐在办公桌旁,一群人来到办公室内,领头的是中年人,头发后梳,油光可沾。

领头的:“我是公社党委派来的工作组,我是组长,姓匡,从今天起,你将接受调查,大队书记一职暂时有我担任,你开始整理一下你的事务。”

杨书记站起身子。

团书记只是直盯盯地望着杨书记。

10、村子里的人议论开了。

“听说杨书记革职审查了。”

“是啊,这下杨文彩可得意了。”

“可不是吗,看他那小腿肚多带劲!”

11、村头。秀云骑着自行车行驶着,看不出他是忧愁还是兴奋。

青年妇女:“秀云,车子刚买的呀。”

秀云点着头。

12、村头。哨子声响,副队长吹着哨子,“开会了,开会了,一家一个,到俱乐部集中---”

杨风置若罔闻。

秀云骑着车子行了过来。

杨风喜出望外:“你这是-----”

秀云下了车,“是你用手表换回来的吧?”

杨风:“这么说你是从老二那里来的,太好了。”

秀云:“还好,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杨风高兴着,摇着头,骑上了自行车。

杨文彩走了过来,面向杨风,“你去哪?开会了,一家一个,”杨风白了杨文彩一眼,杨文彩:“当然,你可以例外。”

13、杨风兴奋地骑着自行车,骑着,骑着,突然有人抓了他的刹把,原来是王团书记,杨风下了车。

团书记:“你这是上哪?”

杨风:“拉客去。”

团书记:“你们生产队开会你不知道?”

杨风:“知道。”

团书记:“那你咋不开会?”

杨风:“会议重要吗?”

团书记:“对于杨文彩来说重要,他这是在做后事。”

杨风点着头,思虑着。

14、生产队俱乐部。屋内挤满了人,烟雾缭绕杂声一片。

杨文彩吸着烟,春风得意,“大家静一静,开会了,今天的会议内容很多,首先把一年一度的理财情况向大家作一番汇报。”

杨风出现在门前,大家望着杨风。

杨风漫不经心地入内,杨伟给他让座。

杨文彩继续:“理财小组通过十几天的账目查对,账目有了结果,下面请理财小组组长作一番情况汇报。”

理财小组组长咳嗽了两声,“受生产队领导班子的委托,我们理财小组经过十几天的辛勤查账,所查结果没有发现问题----”

杨伟:“你懂账目吗?”

组长白了他一眼,哑口无言。

杨文彩:“我们这是在开会,希望有些同志不要随便发言。”

杨伟:“我这叫随便发言?我说的都是事实。”

杨风捣了一下杨伟,杨伟明白。

15、大队办公室。匡组长已坐到了杨书记的位置。

匡组长:“从今天开始,杨书记就要配合我们工作,有问题必须向我们反映,有情况必须向我汇报,要不断地交代自己的问题,争取从轻处理,我们工作组从今天开始就正常工作----”

16、俱乐部。理财组长:“总之,没有发现账目有问题,所查结果是清白的。”

有人鼓掌。

掌声稀落。有人在气愤。

杨风:“我对此次理财表示异议,首先,理财成员应是由大家选出来的,他们是大家选出来的吗?”

“没有!”大家异口同声。

杨风:“既然不是大家选出来的,那就是无效,大家说是不是?”

“是!”大家说着。

杨风:“这就对了,作为一名生产队长,应该充分听取群众意见,走群众路线,你说是不是?”

杨文彩结巴:“我们是经过领导班子研究通过的。”

杨风:“不错,是领导班子是通过的,但也应该拿到生产队会上通过,尤其这些敏感性问题,更应该白日化,大家说是吗?”

大家:“是!”

杨风:“既然这样,杨队长,就麻烦你把理财小组重新组织一下。”

杨文彩:“没有什么好组织的,我们领导班子通过的事,不容更改。在这个生产队我是领导大家的,我说了算。”

杨风:“你说了算?我问你,谁能领导一切。”

杨文彩:“当然是党。”

17、杨风:“算你说对了,我问你,我们队里有几名党员?三名,你,我,还有我大伯,你和我们商量了吗?”他摇着头,“如果是党员投票的话,你只能是三比一,输定了,现在你必须对理财小组重新改组,大家说对不对?”

大家:“对!”

杨文彩:“你这是在逼宫!”

杨风:“算你说对了,只要你不代表群众意见,不关心群众利益,逼宫?我看完全可以罢免!”

杨前:“对,我们完全把他罢免!”

杨风:“大伙儿说说,哪些人成为理财更合适?”

“杨光,”杨伟:“他是高中毕业,有文化,我们大伙相信他。”

“对,我们大伙相信他。”

“好,”杨风:“既然大伙这么相信杨光,我看杨光你也就不推诿了,拟个理财小组及小组成员报告上交支部,杨队长,如果支部批下来了是不是明天就开展工作?”

杨文彩:“你别得意,你们的杨书记已经下台了!”

杨风:“我相信,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情是会得到大多数人支持的。”

杨文彩:“咱们等着瞧!”

18、大队部。《第一生产队理财小组名单》展现在桌面,杨光站在桌边,团书记望着,点着头,他把材料拿到匡组长面前,“是这样的,根据每年惯例,每年生产队都要举行一次理财,这是第一生产队理财小组的名单,请您过目。”

匡队长拿起笔,“这是好事呀,”随即在名单上签了“同意”两个字。

19、第一生产队俱乐部,桌面上,账目展现在桌面,杨光翻着账页,其他人也在忙碌着,有人把账页递到杨光面前,杨光点着头,记录着。

杨文彩站着一旁呆望着,打不起精神。

20、大队部。杨光在和大队会计核对着账目,大队会计解释着,杨光点着头,记录着。

21、杨凯文家堂中。伯父伯父吃着午餐,秀云在锅旁做着午餐。

秀云房间,秀云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走了进来,“这可是我们分家的第一顿饭,你可要吃好哟。”

杨风沉着脸。

秀云:“别总是想不开,我认为是件好事,你想呀,小两口自由自在的,不看人家脸色,想吃啥就吃啥,多好,开心点。”

杨风强带笑容。

秀云:“这就对了,吃。”

杨风端起碗吃了起来。

22、村道上。渐晚。杨光快步走着,突然有个身影出现在面前,原来是杨文彩,他面带憨笑。

杨光:“你这是干什么?”

杨文彩:“没事,只是想和你聊聊。”

杨光:“想和我聊聊?我俩有什么可聊的。”欲走。杨文彩拦住。

杨光:“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杨文彩:“打架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们不是打架,只是想心平气和地谈一谈。”

杨光摇着头。

杨文彩:“账目查得怎样了?”

杨光:“这你比我清楚。”

23、杨文彩:“是的,我是贪污了一些钱,话说回来,谁当干部不想捞点钱。要不然吃辛受苦干什么?”

杨光:“别人都不像你。”

杨文彩:“是的,按你所查账目我可能上千元,我承认,但我退赔是了,退赔了我还是队长。”

杨光:“那不是我的是。”

杨文彩:“我承认,过去我对你太刻薄,处处刁难你,你要前途没前途,要钱财没钱财,可我那是为你好哇。

“你也知道,与我作对的人不是等闲的人,不与我作对的人我也不放在眼里,你再想想,凡有大贵的人,哪个不是经过曲折磨难,武则天如此,朱元璋如此----”

杨光:“我可不比那些人物。”

杨文彩:“我只是打比方。现在你的身子骨硬朗了吧,讲话能力也提高了吧,哎,人就得锻炼,就得在风雨中跌打滚趴,你岳父把你交给我,要我严格地要求你,看来我做到了这一点,要不然你不会这么恨我。”

杨光点着头,咬着牙。

杨文彩:“虽然你不感恩,但我还是有事求你,只要你这次平安地放过我,我会好好地对你,会的,我已经半把年纪了,不为子女想又为啥想?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再想就晚了。你知道杨书记怎么被停职的吗?是我告的,他要我当副书记,我才不干呢,要干就干个正的。”

杨光:“卑鄙!”

杨文彩:“说得好,我跟你里外都讲透了,爱听不听随你,别忘了,你可有一个漂亮的媳妇,她可是个要前途的人吆。”他拂袖而去。

杨光愣愣地站着,站着,耳边响起杨文彩的声音:“别忘了,你可有一个漂亮的媳妇,她可是个要前途的人吆。”

24、石子路面旁。杨风架好自行车坐在车上。身旁也有几位搭客。

杨风睁大眼睛望着,行人稀少。

风在呼呼地吹,细雨连绵。

崭新的车子泥泞在风雨中。

25、秀云家中。杨风推着车子进来,架好,擦着。

26、秀云在做着针线活,杨风搓着手走了进来。

秀云:“冷了吧。”

杨风:“不冷。”

秀云:“快,我给你盛热的吃,你在弄两盅。”

杨风:“不喝,也没苦着钱。”

秀云:“不苦钱就不吃不喝啦,我没那规矩。”她端来菜和酒。

杨风掏着衣兜,五毛钱出现,“不好意思,今天就挣五毛钱。”

秀云:“不少啦,起码酒钱赚起来了。万事开头难,好生意在后头呢。”

杨风:“哎,钱也没苦到,吃喝都成问题了,哪有心情喝酒。”

秀云:“你没听人家说过吗,没得吃大口吃,没得烧大火烧,别管那么多。”

有人敲门,秀云打开门,是杨光,“你们还没吃呀。”

杨风:“有了一点事,晚了点,来,一起喝两盅。”

杨光:“我吃过了。”

杨风:“吃过了也要喝两盅,最近账目整理得怎么样了?来,咱边喝边聊。”

杨光坐下:“账目已经-----”

杨风:“别急,咱先喝两盅,暖暖身子。”

两人干了两杯。

杨光:“根据几天账目整理和里查外调,确实发现杨文彩账目有问题,经查实,杨文彩贪污金额一千二百多元。”

杨风:“不小的数目,怪不得王三叔说他经济有问题,原来如此,证明这些天你没白费,来,我们再干两盅。”

杨光:“我不想喝了。”

杨风:“到哥这儿怕啥,来,再喝两盅。”

杨光勉强地喝了酒,“哥,我想事情到此结束。”

杨风:“到此结束?”他嚼了一口酒,“杨文彩找你谈过?他与你说了些什么?”

杨光:“没有。”

杨风摇着头,“不会的,一定是他与你说了些什么。”

杨光:“真没有,我总觉得人一生不应该撕斗下去,怨怨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杨风:“你什么时候仁慈了,这不是你的个性,你一定是受人家的话了,我不想多说,我只能说你别的方面都行,搞政治你不行,这么办,这次的事情你做主,你要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杨光低下头,思虑着。

27、星光点点。杨光漫步行走着,哥哥的画外音:“你别的方面都行,搞政治你不行。”“这么办,这次的事情你做主,你要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杨光的心声:“我不为难,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顶天立地!”

28、大队部。一份《关于杨文彩同志贪污公款一事的情况调查汇报》展现在桌面,杨光站在一旁,团书记站在一旁。

匡组长坐在桌旁,仔细审阅着,气愤地:“这个老家伙,平时一张嘴能说会道,原来都是马列主义手电筒,照别人不照自己,要这种人有何用,王团书记,按我的话去办,撤销杨文彩生产队长的职务,这新任队长你商讨着办吧,我得和李书记通个电话,免得恶人先告状”,他抓起电话,“请接李书记,”不一会儿,电话通了,“喂,是李书记吗,我撤了一个生产队长,按理说,撤销一个生产队长可以不和你打招呼,可这个人你认识,他叫杨文彩,经理财小组查实,他贪污人民币一千二百元,--”

电话里:“有这等事?你撤得好,我支持你!”

29、第一生产队。哨声响起,副队长:“开会了,开会了,一家一个,到俱乐部集中-----”

“是撤销杨文彩的会议。”

“你猜猜,谁能当队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