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24

心愿 陶光轩 4696 2013-06-27 13:02:21

  1、“啪!”杨光的自行车胎爆裂。杨光下了车,杨风跟着下了车。杨光左顾右盼,前不巴村后不着店,一片荒野。

杨风从车把上取出军用包,里面有木锉胶水,他来到后车轮坐下,扒出车胆认真地修补着,杨光只是点头,取过打气筒,不一会儿,车胆补好了,气打足了。二人上了路。

2、杨进家。杨前杨进坐着着桌旁喝着酒,杨进妻挺着个肚子在厨房忙碌着,很是不高兴。

杨前:“杨风杨光最近发了,每天要挣上二三十块钱。”

杨进:“干什么的,挣这么多?”

杨前:“贩卖粮食,从农场倒到粮管所。”

杨进:“这活你也能干。”

杨前叹了口气:“可惜,我没有自行车。”

杨进犹豫着,“要不把我自行车拿去?”

杨前:“太好了,挣完钱我就还你。”

杨进:“不急。”

杨前:“那我就走了,回去还得准备准备。”

杨进:“不再喝两盅?”

杨前:“不了。”他推着车子走出门去。他又掉过头来,“用完了我会还你。”走了。

杨进妻:“这就是说他不还你,你也别去要!”

杨进:“怎么会呢。”

杨进妻:“怎么会?难道你哥这个人你真不理解,多少事还不证实了这一点?”

杨进:“万一不还就算了,也没便宜别人。”

杨进妻:“你傻呀,一年你也存不了一辆自行车钱,而且是凤凰车,名牌货,平时小打小敲也就算了,这次不行,不管怎么说,车子要不回来,我就跟你没完!我要你吃不好,睡不著,不带你洗衣服,不带你做饭,要你怎天不得安宁!”

杨进:“好了好了,过阶段再说。”

杨进妻:“过阶段再说!”

3、大队部。匡组长坐在办公桌前。杨文彩走了进来,“匡书记好。”他取出香烟抽了起来。

匡组长:“是你,有事吗?”

“无事不登三宝殿,”杨文彩抽了口烟,“现在无官一身清,但我还是贫下中农出生,我还是党员,更是生产队一员,一些事情不说我堵的慌,这生产队劳动纪律规章制度还要不要?”

匡组长:“要。”

杨文彩:“那有些人为什么要违背劳动纪律,还拉了一帮子人外出干私活,听说还在挣大钱,这生产队还要不要,如果都向他们这样还怎么搞?”

匡组长:“大忙不是过了吗?”

杨文彩:“大忙过了就没事?事情多着呢,生产队就没有一天清闲过,就不能清闲,我过去就是这样,现在倒好,说外出就外出,根本就不把生产队放在眼里,他们这是在搞资本主义复辟,在挖社会主义墙角,本来好多人要来,让我挡回去了,我想大队会解决好这个问题,如果大队解决不了那只好到公社了。”

匡组长:“依你看怎么解决?”

杨文彩:“挣来的钱充公。”他观察匡组长,匡组长微微点着头。杨文彩:“还有要召开党小组和支部大会展开讨论,我就不信,正能压不了斜。”

匡组长:“我看支部会就免了吧,召开生产队会议还是有必要的,我马上着人通知杨前召开一下生产队会议,我们大队班子都参加,你也做好发言准备,要充分。还有你那退赔的事抓紧办,公社党委等着处理意见。”

杨文彩不情愿地点着头。

4、加工厂。杨风杨光推着车子来到门前,下了稻谷,上了磅秤,。

粮食加工员秤了粮食,“你们是贩粮食的吧。”

杨风:“是的。”

加工员:“你们的稻谷可以碾七折米,如果糠照六分钱一斤,我买了。”

杨光计算着,“不行,照七折五。”加工员摇摇头。杨光:“七折三。”

加工员:”七折二。”

杨光:“不行。”

加工员:“七折三就七折三,”他们计算着,二人清算着人民币。

5、漆黑的路面上。杨风杨光二人骑着车子。杨光:“我们是少赚了几块,但落得轻松。”

杨风:“其实,七折的时候我就想出手了,算账我算不过你。”

行走的路面上,杨光:“你知道收粮食的人,粮食都上了什么的地方?上了船,粮食和猪肉就是船上人买贵的。”杨风点着头。

6、杨风家门前。杨风杨光下了车,杨前来到车前,“你们回来正好,马上开个会议。”

杨风:“这么晚了,还开什么会?”

杨前:“是全体社员会议,大队班子都来参加。”

杨光:“什么会议,这么重要,劳驾大队班子参加?”

杨前:“听说是为你们俩的事。”

杨光:”我们俩的事?”

杨前:“是的,你们俩贩粮食,让杨文彩告上了,你们得有个思想准备。”

杨风若不经心,“知道了。”

7、俱乐部。室内座无虚席。大队班子桌前坐下,杨前坐在旁边,“大家静一静,今天会议很重要,大队领导班子都参加希望大家保持会场纪律,需要大家发言的时候再发言,下面请匡书记发言,大家鼓掌。”人们鼓起掌来,杨光杨风坐在其中。

匡组长:“今天的会议暂不定性,有人举报,杨风杨光二人背离组织,背离生产队领导搞运输,搞个人实惠,有这事吧。”杨风杨光点着头。匡书记:“一个党员,一个是会计,正如一些人所说思想意识落后无视生产队领导,是典型的搞资本主义,是在挖社会主义墙角,听说一天还赚了儿三十块,够发的了,是工人的一个月工资,幸亏发现及时,要不然发展一个月两个月,乖乖,那将成为暴发户,成为我们地方的新地主,”杨光刚要抢着发言,被杨风拦着。匡组长:“正如有些人所说,他们的行为很不作为,是违背了生产队的劳动纪律,听说还带十多名妇女外出插秧,”杨风点着头,匡书记:“这就更不作为了吗,所以今天的会议说讨论也可以,说帮助也可以,希望大家踊跃发言,各抒己见,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所以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完了我再作决定。

大家议论纷纷,就是没人站出来发言,匡书记:“杨队长,要不你说上几句?”

杨文彩:“好,我说上几句,我过去是队长,因为犯了点错误暂时不在这个位置,可我还是生产队一员,我为我们生产队的渐渐衰落而揪心,才几天,就有人大胆地搞投机倒把,搞资本主义复辟,大伙知道搞投机倒把是犯罪的行为,是不得人心的,”杨光刚要站起身,被杨风拦住,杨文彩:“追究刑事责任的事那是公检法的,我们所要追究的是他们所赚来的钱该怎么办,总不能揣进个人的腰包,如果能揣进腰包,那么五匠交到生产队的钱也应该退还,大伙说是不是,这不乱了套了吗,说你们目无组织目无纪律过了吗?没过,我还建议把这事提到支部大会上讨论讨论,要用党的纪律处分你,所以我劝你劝你们悬崖勒马回头是岸,顽固下去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落得个可耻的下场!”

杨风:“你的讲话完了吗,讲完了,我来说两句。”

匡书记:“你就不要讲了,讲来讲去还是那几句老话,你带了老二贩粮食,又带了几位妇女外出插秧,我们听过了,也听够了,我只能批评你杨风几句,杨风,你不够意思,这么好的差事也不告诉我,那怕丢了组长也跟你跑上两天,两天就四十多块,同志们啦,四十多快呀,我们强劳力一年也拿不回四十多块呀,还有你只带了十名妇女外出插秧,要是招呼我一声,百儿八十名的立马就到你身边报到,同志们啦,我们是让贫穷给麻木了,我们不能再坐守观望嫉贤妒能,不能再有要穷大家穷的观念,要振作起来,不甘落后,有一个贫穷的村庄,他们不甘贫穷,联名向党中央写信,要求联产责任制承包,我们呢,我们为什么不能有这种信心这种勇气呢,现在国家注重抓双纲,也就是把抓生产摆到了重要位置,也就是说发展经济有希望啦,”社员们鼓掌热烈。匡组长:“通过杨风运输粮食的事情暴露了两个问题,一是信息,你想呀,如果大家都知道农场的粮食只有几分钱一斤,他杨风也赚不到几十元一天,其二,如果农场的道路好走,杨风也赚不到几十元一天,因为大家都能干,所以信息和道路是发展的障碍,你们听说了吗,山里的水果就是因为运不出来而一文不值,因此,我们不能再抓住贩粮食这件事不放,而是应该作为一个新亮点,大家努力吧,摆脱贫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8、农场。已是成片秧田。传来手扶机的“秃秃”声。

手扶机驶来,上面坐着一群妇女,其中有秀云。手扶机驶去。

9、手扶机驶来。已经到了自家的村庄,妇女们激动地下了车,有人扶着秀云也下了车。

10、伯父家堂中,油灯亮着,伯父的房门紧闭着,从缝隙里看出灯光,秀云已准备了酒菜。

杨风推着车子走了进来,“啊呀,酒菜都准备好了,老二,进来喝两盅,”

传来老二的声音:“我回去一下就来。”

杨风控制不住自己,二人来到房间,关上门,杨风上去就是一个拥抱:“老婆,我想死你啦!”

“我也是,”二人拥抱在一起。“别碰着孩子。”

杨风直盯盯着秀云肚子,“我的小乖乖,一项可好,爸想死你了。”

秀云:“他也想你。”

杨风:“真的?是你在想我吧。”他和秀云亲热,秀云推让:“老二一会来了。”

杨风:“我管不了那么多,”他强行着。

11、杨光家。杨光推着车子进门。母亲:“我儿累了,饭菜好了,叫你哥一块吃。”

杨光:“不了,我嫂子回来了,叫我和我哥一块吃。”

母亲:“你去吧。”

杨光掏出钱。母亲:“你留着,身边不能脱钱。”

杨光:“我留足了。”母亲收过钱。

12、伯父家堂中。我们隐约听见秀云房间有支支古古的声音。

杨光走了进来,坐下,屋里的声音越来越大。

传出秀云的声音:“别了,老二来了。”

声音止,杨风走出门来。二人喝起酒。

杨前走了进来,杨风急忙让座,“没吃吧,一起喝两盅。”

杨前坐下,喝起了酒。

13、杨凯文厨房。杨凯文和老伴吃着,杨凯文:“总呆在家里也不是件事,明天我想上窑厂。”

老伴:“去吧,不过要注重身体,吃不消赶紧回来,有空我去看你。”

杨凯文点着头。

14、秀云房间,秀云在料理着孩子的尿布,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门外继续喝着酒。

15、伯父堂中。三人喝着酒,杨前:“我来就是想和你们合伙,不过,我不是撑你们生意,只是想让你们跟我带个路,路熟悉了,我也就单行了,我已从老二那里借来自行车,吃苦受累我没问题。”

杨光望着杨风,杨风望了杨光一眼。

杨风:“按理说这个忙做弟弟的一定帮,可是大哥,你不知道,农忙已经过去了,人家农场的人也不忙了,也就收不到粮食了,做生意搞买卖得抓住一个时节,现在时节过了,你如果再看到我和老二收粮食,你就当我们不是人。”

杨前:“这么说收不到粮食了?”

杨光:“收不到了,收不到了。”

杨风:“我们把两趟库存搞完,也就收兵了,再想别的办法。”

杨前叹了口气:“好吧。”

16、秀云房间。秀云还在料理着针线活。杨风带有几分醉意,“老婆,我真的好想你呀,几天不见如隔几年,还有那肚里的小生命,快把我折磨死了。”

秀云:“这不回来了吗。”

杨风:“回来的好,回来的好,今天我们来个高兴,咱们来赌钱怎么样?你一我二,看谁输。”

秀云:“我总共不就一百块,算我输,”她取出十张大团结,“拿去。”

杨风掏出一沓钱,“不用数,我赢了,”他整理着钱,特意抽出二十元,这是我的介绍费,没想到介绍你们插秧还有钱,划算,划算。”他推过钱,“拿着。”

秀云:“你赢了。”

杨风:“谁输谁拿。”

秀云:“算你知趣。”她认真地数着钱。

杨风:“我还有两趟粮食,起码还值二百块钱,我杨风发啦,过去我吃喝都成问题,想到过跳闸,想到过短命,你说这值吗,如果真的死了,也就没有这几百块钱了,我真傻,不就粮食吗,买,一千斤够了吧,一千斤不就二百块钱吗,你说这要够买多少一千斤,老婆,钱好好存着,生孩子还要花钱,往后咱们做事得体面些,不就是花钱吗。”他打着呵欠,倒到床上睡熟了。

17、一片雾霭。杨伟妻拎着菜篮,看样子是买足了菜。

妇女甲:“回来啦?”

杨伟妻“嗯”了一声。杨凯文老伴打这儿路过。

妇女甲:“挣了不少钱吧。”

杨伟妻:“不多,也就一百块钱。”

妇女甲:“还不多?够买五百斤粮食啦,人啦没有前后眼啦,当初怕自己饿死把人家踢开,现在怎么样?听说人家挣了好几百块钱呢。够吃上几年的吧。”

杨凯文老伴低着头行走着。

18、旁白:“下放户落实政策,农村向城里搬迁,汪江一家也在其中,所谓的右派帽子终于摘了,一家终于告别了农村,告别了久违的乡亲,对于一个三十外岁的汪江来说是一次新的霞光,是一次新的起点,是一次新的希望。”

卡车停在村头。杨光和乡亲们帮助汪江搬运家具。

卡车装载着汪江一家家当。杨光和汪江坐在车后。

卡车驶去。

鞭炮齐响。

19、俱乐部,室内坐满了人,杨前:“开会了,今天会议的内容主要是传递上面的指示精神,土地实行联产责任制承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