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26

心愿 陶光轩 6831 2013-06-27 13:02:21

  1、大队部。屋内坐满了人,匡组长正襟危坐着,“经公社党委研究决定,工作组到今为止全面结束,杨凯林同志调到公社由党委另行安排,下面我宣读一下党委文件,经公社党委研究决定,由王平同志担任该大队书记,大家鼓掌。”

热烈般地掌声。

王平(原团书记)站起身子,向大家挥手致意。掌声继续。

2、下课铃声响了,杨无走出教室,后面有人在喊:“杨无。”杨无掉过头去,原来是林如。

林如:“我跟你打听一个人,杨光,你给他传过信,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杨无:“有必要打听清楚吗?”

林如:“随便问问。”

杨无上下打量着:“你找他有什么事?我可以做你们的信使。”

林如:“没事,随便问问。”

杨无:“我说,书信都来往了难道你不知道他的情况?”

林如:“不知道,一个女儿家的哪好问那么多。”

杨无:“你看上他了?”

林如:“别胡扯,人家有了意中人。”

杨无:“做个偏房也可以。”

林如:“你涮我,看我不揍你。”他俩追赶着。

3、杨风家基地上,建筑材料已经堆好。

4、为民饭店。桌前。杨前、杨进对做。杨进:“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

杨前:“有事,是大事,小事也不找你。”

杨进点着头。杨前:“你也知道,我那草房破旧的不能住人了,本来想再糊弄两年找你不迟,可人家左邻右舍都在建房,尤其是杨风,说要建五间锁壳瓦房,这在村子里是一流的,我心急呀。”

杨进:“你的材料都备好了吗?”

杨前:“没有,我哪有钱呀。”

杨进:“你打算建什么样房子?”

杨前:“当然是建好的好,一次性投资。”

杨进:“我说老大,你要建好的房子,还是缓几年再说,因为这不是一文两文的事。”

杨前:“不能缓,不能缓,眼看至宝孩子都大了。”

杨进:“这么办,如果建上三间我想办法,窑厂我有熟人,材料可以着手办。”

杨前:“这么办,要建就建四间,这样我和至宝就不合一个堂屋了。”

杨进:“好吧,你开始着手办,有什么事我找你。”

杨前:“好的。还有,尽量建在杨风前面。”

5、校道上。杨光骑着自行车,后面有人在叫:“杨光。”多么熟悉的声音,还是个女的,杨光调过头去。原来是林如。杨光惊讶地:“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林如和杨光并排行走着,林如:“我是个老留级生了,去年我又未考上。降分后还差十几分,家里偏让我再复读,哪怕我考不上也复读,就是不准我参加劳动,直到出嫁为止,我有时候气坏了,恨透了,真的,我厌倦学习,我真的想别人把我娶走。”

杨光:“说运话了,这么好的条件谁不羡慕,我要有你这条件就算烧高香了。”

林如:“别拿我开心了,人家都烦死了,你最近咋样,过得还好吗?”

杨光:“还好,田分到户了,轻松多了,现在正在找事干。”

林如:“还是参加复习吧,你知道郝斌怎样?”

杨光:“怎样?”

林如:“人家考上大学了,还是师范大学!”

杨光:“还是人家有远见,我自愧弗如。”

林如:“你还是应该鼓足勇气,高考也不问年龄,考上了是一辈子大事,考上了于美琴也就高攀不上了,哎,最近和于美琴关系怎么样了?”

6、校园操场。于美琴和一女士在散着步,一个帅小伙子跑着步,到了雨美琴身边,“你好,于美琴。”

于美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帅小伙,“你是学校校花,谁能不知。”

女生:“他是高二(1)班的学生,名叫江涛,家庭条件不错,父亲是干部,公社内有两层楼上下的就是他家。”

7、林如:“这家伙你要盯紧点儿,是势利眼,她的眼里是没有泥腿子的。”

杨光:“谢谢你的提醒。”

林如:“今天就在我这儿吃饭,我请客。”杨光:“哪能呢,今天我真的有事,我妈在家还等着我,改日我请客。”

林如:“也好,改日见。”

杨光:“改日见。”《舍不得离也要离,舍不得分也要分》的音乐响起。

8、“秃秃秃”的声音,拖拉机拖着砖瓦向杨前家驶来,杨前家的草房已被拉平,瓦工进入施工工地。

9、杨前家四间瓦房已经建成。

10、通往杨前家的路上。桂芳骑着自行车行驶着,杨伟来到车前,“二嫂回来啦。”桂芳点着头。杨伟:“老大房子进宅还没到呀?”

桂芳:“我还不知道老大建房。”

杨伟:“老大建房你不知道?骗人。”

桂芳:“真的不知道,骗你小狗。”

杨伟:“原来如此,见得可漂亮呢,村里不敢说,组里是独一无二的,二嫂,这杨前你是知道的,他是没挣过一分钱呀。”

桂芳:“我知道,全世界只有你二哥傻!”

杨伟:“二嫂这么一说我算明白了,二嫂,女人最大的本能就是看好男人的钱,管好男人的钱。”

桂芳:“谢谢我弟的提醒。”

11、杨风家的五间崭新的锁壳瓦房已有雏形。

12、杨伟家。杨伟和杨前喝着酒,杨前:“我要知道他杨风能建上五间瓦房,我就一定建上五间以上,比他的还大还宽。”

杨伟:“拉倒吧,就凭你能建得上那四间瓦房?”

杨前:“当然不是我,全是老二的,老二就是我的摇钱树是我的聚宝盆。”

杨伟:“我说老大,你别自娱自乐了,凡是也得提别人想一想,人家也有家庭,人家也要生活。”

杨前:“我不管,谁叫我不如他的呢,你知道他现在收入多高吗,是普通工人的好几倍,月奖,季度奖年终奖不算。”

杨伟:“人家是人家的,人家是凭本事挣回来的。”

杨前:“我不管,这辈子就算摊上他了。”

13、杨风家五间崭新的锁壳瓦房已矗立起来,在左邻右舍中好是威风。

杨风在张罗着。王平走了过来,“建的不错,够高够大够威风。”

杨风:“书记过奖了,屋里坐。”

“坐,”王平尾随着,二人来到室内,相互寒暄着,坐下,杨风敬上烟,王平挡回。

杨风自己抽了起来。

王平:“窑厂承包的怎样啦?”

杨风:“还可以。”

王平:“不是我泼你凉水,小窑厂发展下去是不行的,将来会被立窑能窑所代替。”

杨风点着头,“是的。”

王平:“下步有什么打算?”

杨风:“正想找书记帮忙,我想搞点煤炭生意。”

王平:“这是好生意呀,有路子吗?”

杨风:“还没有,不过我在大同一带当过兵,我想会搞到的。”

王平:“这要许多资金呀。”

杨风:“是呀,我正为这事犯愁呀,你不来我也正想找你,看你能不能帮我贷一些款。”

王平:“不忙,不忙,你别先找我,我倒有事找你-----”

杨风:“你不别说了,不说我也知道。”

王平:“知道的好,下面想听听你的看法。”

杨风:“我没有看法,只是不同意。”

王平:“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杨风:“没有看法,书记大人,说让少数人富起来,我相信,说带领大伙儿富起来我不信,富也得有基础呀,我们基础在哪,空空荡荡一贫如洗,要什么没什么,你要我们拿什么去致富,我们这地方能有什么资本能致富,再说这地方人的思想也落后,想要干成一件事并非容易-----”

王平:“你说完了吗?”

杨风:“还没有。”

王平:“就你话多,留些话到党员会议上讲去,尽谈客观,不谈主观,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行我找你干什么?

“话不多说,民兵营长的位置我跟你留着,想通了找我。”他离去。

杨风望着王平远去的背影,拿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14、小溪旁,流水潺潺,杨风扔着泥块。

杨光:“哥,你想好了吗?”

杨风:“不想好又能有什么办法,哎,本来该我有发家致富的好机会,现在可好,组织上的话又不能不听,看来我这一身注定是穷命了,本想把窑厂转给你,可这窑厂是没有什么前途,你也什么不会,也只好转包给别人,带你出去搞经营吧,门道还没打开,过阶段再说吧,看来你的房屋目要拉不少债了,等有条件我帮着还。”

杨光点着头,“哥,好干部不好干呀,你得有思想准备。”

杨风:“开弓没有回头箭,认准了道就的走下去。”

15、大队部。王书记坐在办公桌前,杨风走了进来。王书记:“你想好了?”

杨风:“有什么好想的,服从组织分配呗。”

王平:“这就对了,组织上要你做的事很多,下一步,要你到十四队蹲点。”

杨风:“那儿工作不大好开展吧。”

王平:“好开展还要你去干什么?”

杨风:“这是给我下马威。”

王平摇摇头,“不全是。”二人走出门外谈论着,杨风点着头。

16、十四队俱乐部。屋里坐满了人,吵杂声一片。刘田地在和别人嘀咕着,”不要怕,也没什么可怕的,一个毛孩子能有什么章程,到时候听我的,”人们点着头。

杨风站起身子,“开会了,开会了,大家静一静。”

嘈杂声仍然一片。

杨风摇了摇头,他看准了大个儿,“要是我没说错的话,你姓刘。”

刘田地:“我是姓刘。”

杨风:“叫刘田地,我就叫你刘老田吧。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刘田地:“我有好多话要说,我们队里遗留问题太多,你也解决不了,这么办,还是把王书记找来,我们要和他当面谈。”

杨风:“我就是王书记派来的,在这里我完全可以代表王书记,,有什么话直接可以谈。”

刘田地:“你能代表?那好----。”

杨光家,四间崭新的瓦房已经建起,旁白:“杨风建房杨光给足了材料给杨风,本打算建上三间,母亲说建房是大事,拉点债多建一间,留着债日后还,也就建上了四间。”

17、于校长办公室。于校长工作着。杨光走了进来,“刘校长,您找我?”

于校长点了点头,“坐。”杨光坐下。

于校长:“今天找你来是想和你谈谈,分田到户了,轻松多了吧。”

杨光:“是的。”

于校长:“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杨光:“还没有计划好,只要校长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当效犬马之劳。”

于校长点着头,“上次我没能把你要回来做教师很是过意不去,,这次我们又缺一名额,但工资低,我也没办法,教师就这样,现在土地实行联产责任制承包,职业自由化已很明显,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就签个合同,不愿意-----,我还是想你不愿意的好,因为你一定有比我这儿更合适你的工作。”

杨光:“我愿意,这是校长器重我,你随时需要我随时到。”

于校长激动的:“那就明天,明天我安排你的课程。”

杨光也很激动:“好的。”

18、十四队俱乐部。杨风:“谈到致富大家一定很激动,很高兴,在现在来说就是个新话题,时尚话题,但如何致富却是一件很捞头的事,大多数人认为我们这儿穷底子薄,想致富是不可能的,我说能,大家要相信我,我说话是有根据的,首先党的好政策给我们开路,可不是吗,联产责任制承包一下子释放了生产力,好多人现在闲着没事干,这不是好事吗,但不能赌钱打麻将,大伙得找事干,有人会说哪有事干呀,我说有,就看自己找不找,怎么找,联产责任制承包后,不用几年,贫富就要出来了,这就是有事干与没事干的差别,马上我要和王书记外出找门路,搞劳务输出,把有能力的人输出出去打工,挣回来的钱再来搞家乡建设,这不是致富的好门道吗?”

大伙儿:“好!”

杨风:“在家没事干的我也有事给你们干,捡砖头废渣,每人五百斤,干什么?铺路用,只有自行车通了,平板车通了,手扶机通了,没有泥泞路,那就剩下一条好路,就是致富路。”

大家热烈鼓掌。

杨风:“我反对小农经济生产,主张现代化操作,我买了一辆自行车挣了好几百块钱,我相信你们买上一台拖拉机就能赚上几千块,几千块钱的设备就能赚上上万块,真的,我不骗你们!”

“好!”大伙情绪激动起来。

刘田地带头鼓掌。

19、杨光家的路面上,杨光兴奋地行走着,他唱着跳着,心声:“我要给美琴写信,告诉她我已做上了一名教师,这是我多少年来的梦寐以求的事,我好心动----,亲爱的,你喜欢这个职业吗,你会的,你一定会,放假我就到你身边去,共度我们快乐的日子----”

20、于美琴家。于美琴看着信,喜笑颜开:“妈,杨光当上了教师。”

于母:“真的,好事,好事,看把我女儿乐的,他说没说什么时候过来?”

于美琴:“她说星期天就过来。”

于母:“那好,我准备两样好吃的。”

21、商店。物品琳琅满目。于美琴走了进来,她来到柜台旁选择毛线,售货员递过毛线。于美琴递过钱,接过毛线。

22、校长办公室。杨光走了进来,校长和他握了手,“你好,来的正好,我打算要你带五年级毕业班数学,班主任由你担任,这个班秩序比较乱,你去得把把关,还有个把缺课的学生,有空走访走访,保证做到一个不缺课,现在讲究升学率,提高教育质量是关键,我这个做校长的日子不好过呀,我不要求你百分之百地考上重点初中,百分之五十总算可以了吧,不,百分之六十。”

杨光:“我尽最大努力。”

校长:“不是最大努力,而是一定。”

杨光:“好的。”

23、五年级教室,教室里坐满了学生,吵杂声一片,杨光手捧书本和粉笔盒走了进来。

学生班长:“起立!”

学生们零星地站了起来。

杨光:“坐下。”他严肃地:“起立!”

学生们猛地站了起来。

杨光:“坐下,起立!”

学生们又猛地站起。

杨光:“这下还差不多,后一排,起立!”

后一排学生站了起来。

杨光:“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有的个头赶上我,我们不能在起立坐下上下功夫,得学知识,学本事,这些话题打算留在下课或自习课当中谈,现在开始上课,后一排坐下,起立!这下很好,要保持,坐下。”

后一排学生坐下。

学校一片宁静。

24、下课铃声响了,学生们纷纷走出教室。

25、五年级教室。杨光:“下课。”学生们纷纷起立,走出门外。杨光面向班长,“今天有缺课的吗?”

班长:“有,叫刘六,”

杨光:“他是十四队的?”

班长:“是的。”

杨光:“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时候正在放鸭子。”

一学生抢着说,“是的。”

26、办公室。杨光和语文老师交谈着。

语文老师:“你别看刘六这孩子经常旷课,但成绩总保持及格,孩子是个好孩子,就是家庭条件不允许,他父亲是个老顽固,老酒鬼,怎么说也说不通。”

杨光:“今天放学我想去一趟他家。”

语文老师:“要不要我陪你一道去?”

杨光:“不用了。”

27、崎岖的路面上。杨光疾步行走着,他左右张望,很远处,发现刘六的身影,他靠了过去。

刘六坐在圩埂上,捧着破旧书阅读着。

杨光走了过来,被刘六发现。刘六:“叔叔好!”

杨光:“别叫我叔叔,我比你大不了几岁,叫哥,叫二哥。”

刘六:“二哥。”

“哎!”杨光美美地答应着,“想学习吗?”

刘六:“想。”

杨光接过破旧的书本,“我来考考你,”他出了几道数学题,刘六很快做了出来,他又帮刘六听写,刘六很快写出字来。

杨光兴奋地:“走,我们去你家。”杨光走着前面,刘六赶着鸭子随后。

28、刘六家。刘田地走了出来,“我们又见面了,幸会幸会,你是----”。

杨光:“我叫杨光,是刘六的老师。”

刘田地:“原来是新教师,一定是说服刘六上学的吧,孩子上学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我家的条件----子女多,家庭条件差,来了不少老师,都没能解决实际问题,现在学费越来越贵,穷人真的上不起学了。”

杨光:“我今天来不是谈上得起上不起的事,是谈必须上的事,现在全国都在扫盲,你家孩子居然不上学,未免有点儿说不下去,况且刘六比较聪明,成绩不错,如果让他一门心思上学,一定会有前途的。”

刘田地:“是呀,谁不望子女好,可我也是没办法呀,吃饭穿衣都没办法解决,哪有心思上学。”

杨光:“这么办,只要刘六天天上学,他的学杂费我帮助解决。”

刘田地:“是啊,来的老师都这么说过,可我家也有我家的实际难处,刘六还要帮我家挣工分苦钱,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该挣钱养活自己了。”

杨光:“可我们家的兄弟都在读书学习。”

刘田地:“我们不能和你家比,人与人也不能比。”

杨光:“我们不扯多了,答应我,刘六明天上学。”

刘田地犹豫了一下,“好吧。”

29、校园里传出朗朗读书声。五年级教室,学生们正在读书,刘六坐在后排,朗读着。

30、破旧的校舍,墙欲倒屋欲塌,,屋顶上还有阳光直射进来。杨光仔细地端详着,端详着。他在书写,《告广大村民书》。

31、校长办公室。《告广大村民书》放在了桌面。校长仔细看着,杨光坐在一旁。

校长看完:“你这建议很好,过去也有人提议过,终因大队没钱而搁置,这么办,你哥现在是村干部了,你可以和他商量商量,兴许能有希望。”

杨光:“好的,我试试。”

32、杨风家,杨风正在吃着午饭,杨光走了进来,他递过《告广大村民书》,杨风接过,仔细看着,边看边说,“学校是坏得不成样子,早该修了,至于捐款的事我想用着铺路上,现在让你抢先了,看来得先办学校,这是大事,关系到村民的切身利益,我马上和王书记通通气,你着手印刷,我们已搞到不少在外工作人员名单,按信件邮寄出去,再搞几份张贴布告,我们再在干部会议上宣传宣传,这事准成。”

杨光:“好,我这就去着手办。”

33、杨光在印刷,有老师在帮忙。

杨光在邮寄,语文老师也在忙碌

《告广大村民书》已张贴上墙,杨光和老师们忙碌着,人们前来围观,赞美声一片:“这是好事,我支持!”

“我支持!”

“我也支持!”有人已将钱塞给杨光,杨光推辞:“这事不归我管,得由组长筹集交村部。”

34、杨前家门前。人们纷纷手握着钱排着队,一青年人记着账,杨前收着钱。

村部。各组组长手握着钱袋排着队,杨前也排在其中,有人记账收钱。

在外工作的人前来交钱,有的还开着车子。

杨进开着普通小货车行来,被几个村干部围住。王书记带头握手,“你好,你好,欢迎回来!”其他人也和杨进握着手。

杨进:“接到信我就赶回来了,集资建校是件好事,我也是该校的校友,理当帮忙,”他掏出一钱袋,“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望收下。”

有人收过钱。

王书记与杨进握着手,“劳你破费,不好意思。”

杨进:“没什么,今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说,比如,修路,敬养老人,我们都可以赞助。”

王书记紧紧地握着杨进的手,“谢谢,谢谢,今天就在这儿吃饭?”

杨进:”不了,我还有事。”

王书记:“那下月的25号的答谢宴你一定参加。”

杨进:“一定,一定,也是同村人相聚的好机会。”

王书记:“好,再见!”

35、五年级教室,同学们在恭恭敬敬地做着作业,镜头慢慢地扫过,就是没有发现刘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