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34

心愿 陶光轩 6330 2013-06-27 13:02:21

  1、服装店。杨风出现在门前,杨风:“找你们好找呀。”

杨光:“是大哥,你怎么找到这里。”

杨风:“打听人呗,我听人说你把妈大清早地揹出来,我就感到事情有蹊跷,怎么样,妈的身体还好吧。”

杨光摇摇头,泪水欲出眼眶。

杨风:“怎么样,到底怎么样,你说,你快说呀。”

林如:“伯母患了食管癌。”

杨风:“食管癌?怎么会呢,确诊了吗?”

杨光点着头,“确诊了。”

杨风:“我总感到事情不妙,还是发生了。母亲知道了吗?”

杨光:“知道了。”

杨风:“知道就知道吧,事到此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你打算怎么办?”

杨光:“想带她去省城治疗。”

杨风:“对,汪江在省城,可以先到那儿去投宿。钱准备好了吗?这要很多钱,这么办,明天我们到父亲单位把事情说清楚,从那里能搞些钱。”

杨光:“我不想惊动父亲,他会受不了的。”

杨风:“这事他迟早会知道,不如让他知道吧,遇到事情只能面对,不能回避。我再到村里借点,钱筹备好了就动身。”

杨光:“我打算让林如陪母亲治疗。”

杨风:“我们先去,是手术还是照光我们要拿主张,等母亲安顿好了再让林如去。”

杨光点着头,“也好。”

画外音:“杨风的到来使杨光心境好了多,哥哥的一番话使杨光茅塞顿开,哥哥毕竟是当干部的,解决问题多到位呀,母亲现在身体不好了家里的事将来就有杨光自己担当,如果哥哥不是过继大伯,家庭的担子尤他担当该多好哇。他身感到责任的重大和任务的艰巨。”

父亲低下头,饭不思,茶不饮。

2、通往省城的客车。杨光杨风和母亲坐到了位置上。客车开动。

画外音:“杨光借足了钱踏上了南下的客车,母亲的病成了他的牵挂,他想立刻飞到省城,让母亲早日接受治疗,然而一路的颠簸,各站点的停靠耽误了不少时间,他对母亲太有感情了,母亲的往事不断地在他脑海出现。”

3、【闪回】:狂风呼吼,母亲穿着棉袄挺着个大肚和乡亲们拉着梨,号声阵阵。

风雪交加,母亲喊叫声惊天动地,娃娃呱呱坠地。

金黄的麦浪前,母亲挺着个大肚子开镰。

老二降生人世间。

一望无际的秧田,母亲挺着个大肚子插秧

闻到了老三的哭声

炎热下,母亲挺着个大肚子割草。

有了老四。

母亲挺着个大肚子捆把。

-----

天蒙蒙亮,母亲已将一家人的衣服晾晒到绳上。

天漆黑,母亲拖着病体还在地里锄地。

孩子病了,母亲就要揹着孩子去七八里地医院就诊,风里有过,雨里有过,在吊针旁母亲在儿子身边陪过多少日日夜夜----。

为了儿女,钱是零据整,粮是用碎米填补计划着吃,没了柴草就冰天雪地挖树根,掘柴绒。

母亲的额头皱纹增添。

母亲掉了牙

母亲落了发

母亲咳嗽阵阵。

母亲酸痛难忍,杨光在和母亲捶着腿背。

4、【现实】杨光目视在远方,他的眼睛湿润了,

杨光低下头,闭上眼睛。

客车到了车站,旅客们下了车,杨光杨风和母亲都下了车。

5、旅社。杨光一行三人走了进来,杨光来到柜台前面向服务员,“请问有床位吗?”

服务员:“你们几个人?”

杨风走上前来,“暂定一位,我母亲。”

服务员:“有。”

杨光办着手续。不一会,三人来到房间,放下行李。杨风:“走,这下找汪江去。”

6、杨光家。杨好骑着自行车来到门前,家门紧锁着,她感到疑惑,她打开门将自行车放在墙边,然后锁上门,离去。

7、杨风家。伯母坐在锅旁做着晚饭,杨好走了进来,“伯母,知道我爸妈上哪去啦?”

伯母,“是好儿,你爸不是单位留用了吗?”

杨好:“我妈呢?”

伯父:“不知道,大概走亲戚了吧。”

杨好:“我妈很少走亲戚。”

伯母坐在锅旁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背过脸去。杨好感到疑惑,“伯母,我妈身体不好,她会不会---”

伯母:“别乱想,你妈身体还可以。”

杨好:“那我二哥呢?”

伯母:“不清楚。”

杨好:“我哥呢,我去找我哥去。”

伯母:“好儿,你别去找了,他们要你回来就吃住我们家。”

杨好:“伯母,我家到底怎么啦,您告诉我。”

伯母:“好儿,你也不小了,我看事情迟早要告诉你,索性告诉你吧,你要承受得住---”

杨好:“伯母,你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伯母:“你母亲患了食管癌。”

“啊?”杨好目瞪口呆,“不会,这绝对不会,一定搞错了,她是好人,老天不会让她得这种病的。”

伯母:“拍片已经得到证实。”

杨好:“怎么会呢,她现在人在哪?”

伯父:“她已和你大哥二哥去了省城看病。”

杨好再也控制不住感情,嚎啕痛哭起来,“妈呀,您这是怎么啦,您才多大年纪就得了这种病,如果您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啦-----”伯母急忙相劝,就是劝阻不住,伯母也跟着哭了来。”

伯母噙着泪水,“好儿,事情已经发生了,哭是没用的。”

杨好:“不行,我要写信给三哥四哥,他们知道这事一定和我一样伤心。”

伯母:“所以你更不能告诉他们,这样会影响他们的学业,这是你妈最不愿意看到的。”

杨好:“那我怎么办呀!”

伯母:“目前你只有控制住自己,上好班,这是对你妈最大的慰藉,个把月你妈就要回来,她会好的,我们大家都在期盼她。”

杨好噙着泪水,点着头。

8、汪江家门前。天色已黑。杨光按着地址敲着门,有人打开门,原来是汪江,汪江激动地:“是你们,什么风把你们吹来的。”

几人寒暄了一番,杨光三人进了屋。

汪江:“还没吃吧,我去准备晚饭。”

杨光:“随便点。”

汪江:“不喝两盅?”

杨光:“那是自然的。”汪江离去。

汪江母亲更是激动:“好久没见,真的好想你们呀,今天好好地叙叙家常。”

杨母点着头。

汪母:“城里什么事都好,就是住房太小,汪江的新房只有七八平方,我们这儿只有五六平方,还有一间公共厨房,不方便的很,听说你们那儿条件好了,你老大住上了五间大瓦房,这在我们这儿要值十几万,现在在家干什么?”

杨光:“村长。”

汪母:“干村长好,将来也是吃国家饭的。”

“菜来了,”我们听到了汪江的声音。杨母:“你们先去喝酒,我和大姐聊一会。”杨光杨风点点头。离去。

9、汪江家厨房。酒菜已经备好,杨光杨风走了过来,坐下,汪江倒满酒,“我们先干门面杯两杯,”三人干了门面杯两杯。

汪江边斟着酒,“二妈的脸色不对呀,是不是身体不好呀!”

杨光:“让你猜对了,我母亲患了食管癌,来省城就是看病的。”

汪江:”患了这种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思想承受不了,负担过重导致病情加重,得这种病的人一定要心情开朗,身体要保持良好,如果遇到伤风感冒就不太好。”

杨光:“说的是,我母亲不光是思想负担重,身上的担子也重,怕她做不全面。”

汪江:“这不好,得这种病的人就不能管那么多,就要象没事一样,而且生活要有规律,你看我母亲象是有病的人吗?”

杨光:“不象。”

汪江:“其实他也患了食管癌。”

杨风杨光:“啊?”

汪江:“她照光已有二年,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杨风杨光点着头:“我们就要她象正常人一样生活,在她面前不提一个病字,亲朋好友来不许带东西看她。”

杨光:“这都很重要,是不可多得的教材,对我妈很有益处。”

10、汪江母亲房间。汪母面向杨母,“不早了,你也去吃一口。”

杨母:“我还不饿,要不您也吃点?”

汪母:“我吃过了,您吃吧。”

杨母点着头。

11、汪家厨房。杨母走了进来,坐下。汪江端来热腾腾的粥,“您吃。”

杨母接过碗,吃了起来。

杨风:“酒吃得不少了,明天还有事,不能再喝了,我们还要去旅社。”

汪江:“去旅社?干嘛花那钱,出门在外,能省则省,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儿打地铺,将就将就?”

杨风:“那最好不过了,谢谢。”

杨光:“那真的谢谢你。”

汪江:“你哥可以客气,你不可以客气,我们是患难相交的呀,是一个工棚里的工友。”

杨光:“是啊,是。”

汪江:“二妈可以住旅馆,吃住要妥当些,你们就在这儿凑合凑合,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反映,这地方毕竟我比你们要熟些。”

杨光杨风:“好,好。”

12、通往肿瘤医院的路上。杨风杨光和母亲并排走着。

杨光:“妈,您看人家汪江他妈身体怎样?”

母亲:“很好呀。”

杨光:“其实她也患了食管癌,照光已经二年,现在一切正常。”

母亲:“看不出,人家还是调养的好。”

杨风:“所以,你要有空多和人家聊聊,看人家是怎么保养的,看人家是怎么把病看淡的,只有放开包袱,病才能得到医治,不过,不要和人家谈病的事,否则人家会不愉快的。”

母亲点着头。

13、杨光家。杨好打开门,向自己房间走去,母亲慈祥的笑容在她脑海浮现-----母亲帮着她梳头----母亲帮他整理着书包,她一头扑在床上痛哭不止,“妈呀,你好命苦呀,我们还没有长大成人,您一天福没想就得了这种病,老天不公呀,天啦,你把我妈的病放在我身上吧,她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

14、旅社。杨母独自躺在床上,心声:“好儿,你现在好吗,妈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是妈手把手带大的,妈要是走了,谁来照顾你呀,你是妈心上肉,你在妈身边最娇,妈就喜欢你那种娇,,现在身体不好了,倒觉得一刻也不能离开你,孩子,妈不能失去你呀----”她的哭声已经惊动门外的服务员。

15、肿瘤医院。拍片室。杨母喝下了备餐,站到了拍片的位置,不一会,片子拍好了。

存片室。杨光取出片子,和杨风相望着,杨光:“和家乡没有悬殊,看来母亲的病已成定局。”

杨风:“我们还是听听医生的意见。”

16、胸外科。杨光拿着片子走了进来,杨风跟在后面。

医生接过片子,“根据片子的情况来看,患者属于中上段,不宜手术,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手术,但风险大,我们这地方患者太多,一时半会儿安排不过来,我们可以向你们提供其他医院。”

杨光:“医生,哪家医院比较好?”

医生:“省医院,二院,中医院,长江医院-----”

杨风:“医生,我妈就在你们这儿了,随你们安排。”

医生:“那我们只能安排照光。”

杨风:“行,可以。”

医生:“那好,明天可以打线。”

17、门外。杨光:“我看母亲还是手术的好。”

杨风:“你没听得出来吗?手术是有风险的,他们是肿瘤医院,他们都觉得有风险,难道别的医院没有风险?他们这是推辞。”

杨光点了点头。

杨风:“就照医生话去办,事情安排好了我就回去,你先在这儿照顾几天,我回去让林如换你,妈的病也许她能安慰,然后秀云和我都会来,总之不能让妈一人孤单在这儿。”

杨光点着头。

18、杨进家。杨进的女孩已经会走,杨进搀扶着,逗乐着。

杨进妻:“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喝酒。”

杨进:“为什么?”

杨进妻:“实现我们伟大计划。”

杨进:“我看还是不必了吧。”

杨进妻:“怎么,你害怕了?”

杨进点着头,“说真的,我还真害怕,你说我们俩生活好好的,干嘛要生二胎,干嘛没罪找罪受,逮着了轻者罚款降级,重则开除。你说,开除了我们吃什么喝什么,相比之下谁更重要?”

杨进妻:“没出息,事情还没做,就畏头畏脑,你是农村上来的,没有儿子意味着什么你比我清楚,我都不怕掉工作你怕什么,你说生还是不生?”

杨进:“我真是有顾虑。”

杨进妻:“别怕,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一切有我,有了问题我一人承担,你就说,你戒酒不戒酒吧?”

杨进:“多长时间?”

杨进妻:“三个月,至少三个月。”

杨进:“三个月?”

杨进妻:“怎么,坚持不住?”

杨进:“还真坚持不住,平时可以,来人了不喝行吗?”

杨进妻:“不喝能逼死你?坚持住,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杨进:“好吧。”

19、于美琴家。于美琴躺在床上,美美地想着什么,外面有人在喊,“于美琴,你的信。”

“来了来了,”于美琴一跃身子下了床,她接过信,兴奋的笑容露在脸面,她打开信,脸猛地沉了下来,信上全是红字。是江涛的信,上写:“尊敬的美琴,你收到这封信已是最后一封信了,----,多日来,我们的婚姻一直没有得到家庭的认可,使我左右为难,你也说过,你不会影响我的前途,这我真的要感谢你,我现在已顶替父职,走上了工作岗位,为了我终身前途,长痛不如短痛,我还是决定离开你,请原谅我的忘恩负义,我对你的不忠表示歉意,忘掉我吧,美琴。”

“王八蛋,”于美琴更加气愤了,“你这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她嚎啕痛哭起来,纸片飞上了空中。

20、肿瘤医院。室内,有人在杨母胸前打着线。

21、放疗室。杨母接受放疗。杨光在耐心地等待着。林如出现在面前。

杨光:“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店里都安排好了吗?”

林如:“安排好了。”

杨光:“安排好了就好,我还要回去,家里的事太多了。”

林如:“是啊,老大也是着急,恨不能你马上回去。”

杨光:“再忙也得陪你玩上两天,要知道,这可是省城,玩的地方多的是。”

林如:“改日吧,你妈身体不好,我没那心情,改日吧,时间多的是。”

杨光:“没事,妈照光只是几十分钟的事,你就让我陪你好好玩上两天吧。”

林如:“不行,你两个弟弟还等着钱用,总不能从这儿汇过去吧。”

杨光:“说的是,看来我得抓紧回去。下次来一定和你补上。”

林如点着头。母亲走了出来,林如欲搀扶,杨光:“不用,妈妈身体好着呢。”

林如放下手。母亲:“我啊,是看了林如身体就没病了,你看,这不好好的吗?”

杨光:“是好好的,妈妈的身体是越来越好。”

林如点着头。

母亲:“趁今个林如来了,你们两在这儿玩上两天,让妈高兴高兴。”

杨光:“妈,刚才我们还提这事,家里的事太多,还要给两个弟弟汇钱。”

母亲:“二子会当家,有他当家我放心。”

杨光:“既然你放心就在这儿安心治病吧,林如照顾您那是百里挑一。”

母亲:“我这不好好的吗?我不要人照顾,”

杨光:“是啊,是啊,林如只是和母亲作个伴。”

一家人会心地笑着。

22、通往汽车站的路上。林如杨光二人漫步走着。杨光:“你那店不开没问题吧。”

林如:“有一个人照顾没事,现在活儿也不多,多了找人干也就是了。搞门面是迟早关门的事。”

杨光:“为什么?”

林如:“你想呀,一两个人挣不了多少钱,还要刨去房租税收等,要是开个厂那就有利润了。”

杨光:“你说的对,等我们有条件办个厂子,你任厂长,一定会赚很多钱。这得要多少钱啦?”

林如:“万把快就可以了。”

杨光:“万把块?这要我下广州十来年。”

林如:“厂子又不是一下子做成的,也可以慢慢上马,就像滚雪球一样,是越滚越大来的。”

杨光:“说得对,你的愿望,不,是我们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林如:“那都是后话,暂且不谈,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杨光:“事情停当了我还想去广州。”

林如:“去广州虽然挣到钱,但毕竟替人家打工,还是替老板挣钱。”

杨光:“说的是,你有什么好的方法?”

林如:“我有一个想法,其实我母亲一直在做,那就是养母猪,母猪的市场行情是这样的,一年赚一年不赚,按照今年是一定赚,搞到好几千块钱是不成问题。”

杨光:“几千快,真的?要比打工强多了,这也不花多大本钱,说干就干!”

林如:“别急,等你有空到我母亲那儿学上阵子,这里面学问不小呢。”

杨光点着头。

到站了,汽车在等候,林如整理了一下杨光的衣领,“回去吧。”

杨光:“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林如:“别傻话,回去吧!”

杨光:“我真想亲你一口。”

林如:“别,人太多,回去吧。”

杨光依依不舍地离开。他上了汽车。

林如猛地:“你知道于美琴最近的情况吗?”

杨光:“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汽车离去。【画外音】:“其实杨光哪是不想知道,就是没空知道,汽车走远了,他的心也随之远去,于美琴最近怎样呢,她到底怎样呢?这是他心中的一个心病,他想知道,然而又无法知道,林如不该提起这事,这会勾勒起他的心酸和心痛,但是他又必须想知道于美琴的近况,怎么能知道呢,他在冥思苦想。”

23、旅社。林如剥完香蕉皮将香蕉递给杨母,杨母接着。杨母:“孩子,伯母掏心窝的话,伯母打心眼里喜欢你,于美琴现在和杨光分手了,我不是背后说她坏话,那孩子有点高高在上,不近人,看那孩子没什么料,他们要是结婚我也主张和她分开过,现在好了,杨光攀上你这么个好姑娘是他的福分,他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尽管告诉我,我来治他!”

林如:“伯母,人家本来很好吗。”

杨母:“好好好,好,我也就放心了,我说林如,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我看还是抓紧时间选个良辰吉日把婚事办了吧。”

林如:“我还没有思想准备。”

林如:“抓紧考虑,近来我身体不好,我就想你们早早结婚,也算了了一头心事。”

24、汽车站。汽车停了下来,人们纷纷下了车,杨光也跟着人群下了车,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杨光定神一看,原来是于美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