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31

心愿 陶光轩 6562 2013-06-27 13:02:21

  1、天蒙蒙亮。杨母来到林如房间,一看没了林如的鞋子,再看床上也没了林如。杨母大叫起来,“杨光,昨天那个姑娘不见了!”

杨光急忙起身来到床边,【心声】:“她能上哪?”

杨无面向母亲:“妈,你昨晚与林如说了些什么?”

母亲:“没有哇,嗷,昨晚她问我杨光今后干什么?我说他要顶职,别的我没说什么呀。”

杨无:“快,快去她的服装店。”

2、山坡上,林如捋了捋额上的汗水行走着,【心声】:“杨光家我来了,应该说不该来,人家否极泰来,要成为一名国家正式员工,将来的对象一定是城里的,子孙后代也算是吃皇粮了,我在此凑什么热闹,不能坏了人家的前程美景,我走了,永远消失在他面前,我衷心地祝福他,别了,杨光。”

3、山路上,杨光骑着自行车行驶着,车后坐着杨无。杨光:“我做错了什么?”

杨无:“不知道。”

4、林如服装店,店里的东西已装上平车,平车拉走,林如跟在车后。门被锁上。

5、杨光骑着自行车来到店前,杨无跳下车,扒着门缝望着,里面空空荡荡。

杨光面向杨无:“怎么办?”

杨无摇着头,“该出现的时候还会出现,走,回去。”

6、村头。杨光木然,【闪回】:林如的身影出现,他想拥抱却没了身影。

7、床头。林如的音容笑貌翩翩身姿出现在杨光的眼前。

杨光又打起了点滴,“林如,你不该出现在我眼前,就你那一出现,我的魂已经被你勾走了,于美琴没能让我死,看样子你能让我去死,我为你死值,林如。回来吧,我想看你最后一眼。”

母亲在一旁哭啼着,“我儿真是命苦,刚刚好了一回又犯了,天啦,我可折腾不起呀----”

8、杨母的房间。杨母和杨好坐在床边。

杨好:“妈,听说我爸要搞病退了?”

杨母:“没有哇,你听谁说的?”

杨好:“我亲耳所闻。”

杨母:“不可能,你一定听错了,你爸身体好好的,怎么能搞病退呢。”

杨好:“妈,你别瞒我了,按理说,二哥顶职我支持,可就这么个名额给谁好呢,这可是人的一辈子大事呀,谁能不想要呢,应该家庭开个讨论会,大家讨论讨论,或者用抓阄的方法,这样公平。”

杨母:“好儿,你二哥对这个家庭是有贡献的人,对你一点也不簿,你要讲道理,不能撕开脸面和你二哥要这个名额,你二哥处于困难时期,我们大家应该帮帮他!”

杨好:“这些道理我懂,但还有一句话妈也应该懂,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杨母:“这么说你是硬着头皮要顶这个职?”

杨好:“妈,你就通融通融吧,我保证,我顶替后不会亏待我二哥的,我把当上人一样供养,再说,男顶只能顶一个,女顶就能顶一家,这个道理你应该懂!还有,二哥能文能武,摆在什么情况下他都能生存,而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个弱女子,什么事也不能干,我只有盼望这些了。”

杨母:“不行,这次的事我们完全是和于家傲的一口气,人就该争这一口气。”

杨好:“气不气的,我不管,反正我想顶这个职!”

杨母:“不行,这次你把天说红了也没用,什么事都可以依你,这件事不行,这个职只有你二哥顶!”

杨好:“不给我顶就不行!”

9、、胸透室。拍片人:“下一位,杨凯武。”

杨凯武穿着白衬衫应着:“来了来了。”

杨风取出五分钱装进父亲的衣袋,又塞过一个红纸包,“这个给那拍片人。”

父亲接过红纸包,点着头,走了进去。

拍片人收查着杨凯武的衣袋,红纸包已塞了过来,拍片人放下手,“干什么,你这是干什么?”

杨凯武笑脸相迎:“香烟费,一点小意思。”

拍片人:“这是不可以的呀,拍完后还给我拿回去!”

杨凯武:“哎哎哎,是是是。”他站到了胸透位置。

“咔嚓!”片子拍完了。拍片人:“下一位!”

杨凯武下了胸透,“谢谢。”离去。

10、杨光家。杨凯武堂中正坐,杨好走了过来,“爸,你今天去县城体检是吧?”

“嗯。”杨凯武又急忙调转话题,“没有哇,没有。”

杨好:“爸,别骗我了,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快说,到底有没有把握。”

杨凯武:“有没有把握我还不清楚,过几天再说。”

杨好:“爸,你是我的好爸,你可不要与女儿撒谎幺。”

杨凯武:“不会的,不会的。”

11、杨光家。杨凯武兴奋地骑着自行车来到门前,杨母:“什么事把你这么高兴的?”

杨凯武:“病退搞下来了。”

杨母也是激动:“真的?”

杨凯武点着头,他拿出《职工登记表》,杨母急忙相捂,“轻点儿,别让人看见,”她收过表格,“快,把二子叫来。”

杨凯武:“哎。”他离去。

不一会儿,杨凯武和杨光走了进来。

杨母笑容可掬:“杨光,你爸病退搞下来了,这个顶职就是你了,这是全家人的心愿,,”杨光好是激动,:“这么快,”他望了望房顶,又望了望窗外,幸福的歌声在荡漾。母亲:“你也老大不小了,顶职是为了你更好地找对象提供方便,说什么今年也要跟我把对象找回来,明白吗?”她递过表格。

“明白,”杨光接过表格。

杨好站在门外听的一清二楚,她抑制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直奔自己房间而去。杨母闻声赶了出来。

杨光来到门外,城里林立的楼房,集中的居群繁华的街道闪烁的霓虹灯----在他面前涌现。

12、杨好房间。杨好哭得更是带劲,杨母走了进来,杨好窥视着杨母,她抓出几颗安眠药放到了嘴里,杨母急忙相阻,药已下了杨好的肚里。

正在杨光陶醉在城市浪漫之时,母亲在叫喊,“来人啦,来人啦。好儿服毒啦!”杨光急忙奔去。

杨光来到杨好身边,扒开眼皮,急切地:“快,担架。”不一会,担架被人取了进来,人们把杨好按上了担架,杨光和杨伟抬着担架匆忙离去。

13、乡医院。杨光杨伟快步走了过来,护士们急忙取出氧气包,有的人已开始灌肥皂水。

14、监护室。杨好打着吊针,她已经熟睡,杨光泪花欲出眼眶,【心声】:“妹妹,有什么事使你这么想不开,非得轻生不可,哥就你这么个亲生妹妹,你这是在要你哥的命呀。”

母亲也来到床边,把杨光拉到门外,

15、门外。母亲:“你知道吗?她这是在和你拼命。”

杨光:“和我拼命,为什么?”

母亲:“她也想顶替你父亲的职。”

杨光:“那就给她呀,寻得着这样寻死觅活,等她醒来我就把表格给她。”

“傻话!”杨母愤怒地:“这表格也能随便给人的?你可不要随便主张,什么事牙一咬就过去了。”

杨光:“妈,我真的不知道为了顶替还会闹出人命来,要是知道这样,我宁可不要。”

杨母:“别傻话了,父母为什么要把职位让给你,就是你已到了节骨眼上,随时都有沉下去的可能,父母也就有这么点儿力量帮你,你一定要把握自己。时间长了你妹妹会理解的。”

杨光:“妈,顶替固然是好事,但不能为了顶替而失去亲情,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不要。这事三弟四弟知道吗?”

母亲:“他们都不知道。”

杨光:“应该让他们知道,看看他们有什么意见。这件事连妹妹都没有通过,我看三弟四弟也未必能够通过。”

母亲:“这些工作都由我来做,得罪人的事我来担当,我不怕,目前你最要紧的是填好表格,这天把我就要的。”

杨光不语。

母亲已不在身边。杨好已经醒了。杨光握住妹妹的手,“妹妹,这事都怪我,事先没来得及和你商量,哥哥太自私了,现在哥哥想通了,这个职位由你顶,怎么样?”

杨好:“不,二哥,事前我真想与你争,,而且要一争高低,现在我想通了,二哥从来没有自私过,一切都顺着我,维护着我,我还与二哥争,我真不是人,二哥,我今后再与你有什么事相争,我不是人。”

杨光:“快别这么说,有你这一席话我就放心了。”

16、监护室。杨好已没了吊瓶,看样子身体已恢复了,杨无走了进来,“身体好了吗?”

杨好:“好多了。”

杨无:“顶替一事妈跟我说了,我同意妈的主张,二哥水平高,字迹好,人缘足,社会经验丰富,到了单位,说不定能重用,我们应当给他这个机会。”

杨好点着头。

杨无:“听哥的话,凡事要冷静,这些事你要和哥商量,哥说不定还有好的方法,人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今后的出路多的是,完全靠自己把握。”

杨好点着头。

杨无:“听话,今后别做傻事了,免得全家人都在挂念。”

杨好点着头。

17、杨光家堂中。父亲坐在一旁。母亲在做着针线活,杨光:“妈,顶替一事我本来想背着你们给妹妹,可也怕爸的单位通不过,因此还是想和你商量。”

母亲:“不行,这事没的商量,你不要不知好歹,有些事我不便说,顶替一事就是全家人都顶不了,也轮不到好儿。”

杨光:“为什么?”

母亲:“不为什么,你说你顶不顶?不顶我马上转换给老三老四,你说,快说。”

杨光:“妈,你这是重男轻女。你这是气话。”

母亲:“不是气话,就等你一句话。”

杨光:“妈,好儿是我们家掌上明珠,她好我们就好,我们应该顺着她。”

母亲:“什么事都行,这事不行。”

杨光:“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一个平时十分通情达理的母亲今天怎么如此傲慢,我真的不理解。”

母亲:“不理解也得理解。”

东房门外,杨好听着,西房门外,刘六听着。门外,杨凯华也在听着,他走了进去。

杨光语气又缓了下来,“妈,我这人不适宜过安闲的生活,如果适宜的话我也不必辞去教师,你就让妹妹去吧!”

母亲:“我怎么跟你讲呢,我不好跟你讲,总之----”

杨凯华吸着烟:“你妈说得对,二子,顶替是人的一辈子的大事,不能随便给别人。”

杨光:“别人,我妹妹也是别人?”

母亲:“女的就是外家女,就是别人!”

杨光:“您封建,是八百年前的封建,我们不可以接受!”

母亲:“你接受也罢不接受也罢。”

杨光:“这事我们过天把商量好吗?”

母亲:“随你过天把不过天把,反正这事没的商量。”

杨光:“妈,平时你对杨好最好,今天是怎么啦?”

母亲:“平时归平时,今天就这样。”

杨光:“我们还是过天把再说吧,睡觉。”

杨凯华面向杨光:“你妈做的对,有些话她不便与你谈,我们外去说话好吗?”杨光跟在身后。

18、屋后。杨凯华走了过来,杨光跟了过来。

杨凯华:“你妈有难言之隐,知道吗?”

杨光:“难言之隐,什么难言之隐?”

杨凯华:“这事对别人不能讲,对你讲没事,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免得总是不理解你妈的话。”

杨光:“什么话?您快说!”

杨凯华:“这事本来应该告诉杨风,他是你家老大,现在他已跟你大爷过,你就是家里的老大,这事应该告诉你。”

杨光:“什么事,您快说。”

杨凯华:“杨好是与别人家换的。”

杨光:“换的?”杨光摇着头,“怎么会是换的?我不信,”他望着母亲,母亲点了点头。

杨光:“我想知道与谁家换的,我弟弟是谁?”

母亲:“我也不知道与谁家换的,你弟弟是谁,只有你大爷知道,”她也面向杨凯华,“我也想知道与谁家换的,五子可好?”

杨凯华:“这孩子就在你家。”

坠心的音乐响起。

母亲:“刘六?”

杨光:“刘明?”

父亲站在一旁,[闪回]:公社医院病床前,一位妇女将孩子抱了进去,又一位妇女将孩子抱了出来,与杨凯武打了一个照面。

杨凯武醒悟了,他重重的打着自己的嘴巴。一下,两下---。

杨好听到了一切,离去。

刘明听得清楚,离去。

宁静,一切宁静。

19、杨好房间。杨好伏在床上一筹莫展,【心声】:“原来我不是这家人,刘明的父母才是我的父母,我还跟人家争顶替,我算谁,我算老几,为什么父母要生下我,为什么又把我换给人家,为什么?我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也许我前阶段就该死!天啦,为什么把我降生在这个世上,命运为什么如此捉弄我,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呀!”

20、杨光家堂中。杨母木然,自语:“刘六,刘六是我的儿子,刘六是我的儿子?我找到我的儿子了,我找到我的儿子了,”她向刘六的房间走去。杨光拦住:“妈,你想干什么?”

杨母:“我想看我的儿子,我想我的儿子,”

杨光:“妈,你冷静点儿,这时候相认不合适。”

杨母:“为什么?”

杨光:“你看看他身上的伤痕你就知道了。”

21、刘明房间,刘明泪如泉涌,【闪回】:刘七哭丧着脸,“爸,他打我!”

刘田地叼着烟,恶狠狠地:“哪只手打的?”

刘七指了指刘六的右手。刘六把右手伸了出来。

刘田地漫不经心地取下烟头对着刘六的胳膊烫去,烫得刘六直叫唤,哭喊着,“爸,放了我吧,我今后再也不敢了,我今后再也不敢了!”

多少个风风雨雨,多少个风雪交加,刘六扛着竹竿行走着,衣不遮体。

又是一阵嚎叫,刘六的屁股上又多了伤痕。

【心声】按理说,找到亲生父母应该高兴才是,可我高兴个啥?他们给了我什么,除了把我抛出去扔给别人让我吃苦受罪以外,没感觉到什么,,这些年我含辛茹苦泪水沾衣,他们都在干什么,他们家就多我一个?我恨我亲生父母,他们为什么要降生我,为什么把我换给人家,,我到了人家吃的啥苦,受的啥罪你们知道吗,你们心目中为什么没有我这个小儿,我是多余的吗,那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吗?”他起身,又闻到杨母的脚步声,他擦干眼泪,重新躺下。

母亲慢步走了过来,心声:“我儿睡了,妈看你来了,妈要看看你身上的伤,”他撩起刘六的衣袖,烟头的伤痕露了出来,刘六翻过身去,母亲拉开刘六的裤衩,又是伤痕,母亲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心声继续】:“这刘家心也太狠了,手也太毒了,早知如此,就是天说红了我也不会把你换给人家,儿啦,你在人家遭罪了,妈对不起你,妈不应该把你换给人家,你要恨就恨妈吧,这都是妈一个人的错,跟别人没关系。妈想认你,但没脸认你,你就当没我这个妈,妈不配,孩子,妈走了,妈还会经常来看你,不管你认不认,你都是妈的心头肉,你放心地学习吧,这下子不会再给你遭罪了,孩子,妈看过你了,这一去,星期天还不知你回不回,妈想亲你,”她嘴唇颤动,嘴唇靠到了刘六的小腿。

刘明仍装睡着。

22、天蒙蒙亮。杨母来到刘明的房间,“刘明,早饭好了,该吃早饭了。”刘明不见了。杨母又来到杨好房间。杨好也不见了,“杨光,杨好刘明都不见了。”

杨光:“别慌,刘明一定上学去了,杨好我马上去找。”

23、小英家门前。杨光来到门前。杨光:“小英在家吗?”

小英母亲的声音:“大清早和杨好出去了。”

杨光“嗷”了一声。

24、河塘前。杨好和小英并排走着。杨好:“这次职未顶到,倒揭露了一个秘密。”

小英:“什么秘密?”

杨好:“我不是我妈生的。”

小英:“你不是你妈生的?”

杨好:“是的,我是和刘明换的。”

小英:“和刘明换的?怪不得刘明在你家和一家人一样。”

杨好:“不,他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我和刘明比,我是幸运的,我还和二哥争着要顶替,我也太不是东西了。”

小英:“你还打算回你家吗?”

杨好:“我不想回去,他们既然不要我了,我凭什么认他们,刘明在他们家的罪还没受够吗?我可不想攀这门高亲,我在杨家,他们带我都好,真的向一家人一样,我自足了。”

小英:“这样好。”

25、杨光家堂中。杨光坐在桌旁,认真看着表格,他填不下去,来到母亲身边,“妈,我还是想把顶职的事让给妹妹,你想呀,既然妹妹不是我的亲妹妹,我们就应当更大度些,不能仅着自家来,把人家当外人。”

母亲:“二啦,不是妈把杨好当外人,妈是有愧你呀,你要是重读也许早就考上了,你要不是担当着老大的事务也许你早就成家了,你为了这个家,风里来雨里走,吃了很多苦头,妈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眼看妈妈力气不如人了,我能帮你什么呢,唯一就是让你顶替,也算是我们对你的一个交代,孩子你就别推让了,算妈求你了。”

杨光:“妈,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我总觉得我顶了心里不踏实,我要是想舒坦我就不辞去教师,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还要下广州,妈,你就让妹妹顶吧,现在只有妹妹和我竞争,我只要退出,那就非妹妹莫数了。”

母亲:“不行,我还是不能同意。”

26、杨光房间,室内空无一人。杨好走了进来,她坐下,放眼望去,窗台上有一封信,她打开一看是红笔写的,看完,心声:“原来于美琴与二哥解除了婚约,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一直好好的,说翻脸就翻脸,怪不得爸妈要二哥顶职,原来二哥已走到这种地步,----”

27、桌面。杨光在填写表格,他将姓名一栏填上杨好。

表格填好。

杨光来到父亲身边:“爸,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我已把表格填上了杨好。”

父亲:“这怎么能行?全家的人同意的是你,再说,单位知道的也是你,这不能随便改动的。”

杨光:“所以找你呀,你与单位谈,单位一定同意你的意见。”

父亲:“首先,我就不同意,你也老大不小了,顶替是为了你谈媳妇提供方便,你不能随便一让再让,娶不成媳妇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杨光:“谢谢爸爸的好意,我决心已下,娶不上媳妇不怨你们。”

父亲:“这事你妈同意吗?”

杨光:“就是不想让她知道。”

父亲:“那我就更不能答应了。”

杨光:“爸,你也认为杨好是抱的?”

父亲:“我不这么认为。”

杨光:“你不喜欢杨好?”

父亲:“喜欢,这是两码事。”

杨光:“是一码事,爸,你想呀,如果让杨好顶了职,全村人都会夸我们家好,你就答应了吧。”

父亲:“不行,这不是异想天开的事,只要你妈不同意,我就更不能同意。”

杨光:“反正表格填的是杨好,你看着办吧。”

28、母亲房间,油灯下,母亲做着针线活。杨好走了进来,“妈,我想和二哥结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