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36

心愿 陶光轩 4988 2013-06-27 13:02:21

  1、杨光家堂中。杨进坐在堂中桌旁,杨光走了进来,“二哥,让你久等了。”

杨进:“没事,你很忙,是我打搅你了,我本来想走,林如不让。”

杨光:“大中晌的,哪能让你走呢,这不让人说笑话是不是?来了,就要喝两盅。”

杨进:“不能多喝,家有规定。”

杨光:“谁敢规定你,除非不想混了。”

杨进:“你是童男子,跟你说你也不懂,等你结婚了你就明白,为了优生优育,必须这么做。”

杨光:“看样二哥想生二胎。”

杨进:“这可不能随便说,是违反政策的。”

林如端上热腾腾的菜,酒也随之而上。

杨光:“好,不谈这些,我们喝酒,是不是把老大叫过来?”

杨进:“今天不叫,我们要谈正事,有他在我们不方便。”

杨光:“好,听你的。”倒上了酒,两人干了一杯。“二哥,真的不好意思,欠你的钱我还没还上,你如果着急,我想法给你。”

杨进:“别别,我来不是要债的,你这是摧我走呀,我来是看中了一个商机。”

杨光:“什么商机?”

杨进:“你看我们农村多辛苦,一个妇女一天起早摸黑累死累活只能割下半亩地,而有了收割机就不一样了。”

杨光:“二哥想买收割机?这可是好事呀,这是商机。”

杨进:“不是我想买,是我们俩合伙买。”

杨光:“这倒要好多钱呀,我哪有这么多钱。”

杨进:“钱不要你烦神,我有点,再借点,你就说你愿意不愿意干吧。”

杨光:“愿意当然愿意,这可是美差,我一定帮你干好。”

杨进:“不是帮我,是我在帮你,看你最近用钱太多,加之今后用钱更多,我真为你着急,这样吧,事成之后,你还我本息就行了。”

杨光:“不行,起码三七分成,我三你七。”

杨进:“咱们不谈这些,谈这些我就不来了,说定了我就筹款,你听我消息提货。”

杨光:“好,太好了,这事要不要大哥参加分成。”

杨进:“这事不能让他知道,他不是成事的人。”

杨光点着头,“明白了,咱们再喝两盅,二哥,我给你添累了。”

杨进喝完酒,“咱俩还客气啥,不过,有了收割机你就更累了,要保重身体。”

杨光:“你放心,再苦再累我不怕。”

杨进:“大忙,你们事多,我这就走了,现在杨风那儿已有电话,你在家听我电话。”

杨光:“好的,再喝两盅?”

杨进:“不了,我还有事,我走了。”

杨光:“也好,有空再玩。”

杨进:“好,再见。”

杨光:“再见!”

2、杨进走后,母亲走了过来,“怎么样,让我猜中了吧。”

杨光:“您真是活神仙。妈,这下子事成了我们可发了。”

母亲:“可不是吗,我们家遇着好人了,一定跟人家干好。”

杨光:“您放心。妈,我把这几天在林如家的情况跟你汇报汇报?”

母亲:“林如都跟我说了。”

杨光:”那您知道我们结婚的日子?”

母亲:“这话她没跟我说。”

杨光:“我估计她也不会说。”

母亲:“快说,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杨光:“我们打算放在腊月,正如您说过,不管有钱没钱,娶个媳妇过年,再说,两个弟弟也放假回来了,全家热闹热闹。”

母亲:“就这么办,你打算定什么日子?”

杨光:“您看呢?”

母亲:“怎么,你在林如家没把日子定了?”

杨光:“定了,腊月二十,您看怎么样?”

母亲:“就这么定了,聘礼怎么样?别亏了人家闺女。”

杨光:“这我还没考虑,就简办吧。”

母亲:“不行,就是拉债也要办得体面点。”

杨光:“她妈也是这么想,又考虑我们家实际困难,就----”

母亲:“我说过,再困难也要把婚事办的风光些。”

杨光:“所以,她妈私下里给了我一千块钱。”

母亲:“一千快?办什么都够了,算你白拣了个媳妇,你打算怎么还?”

杨光:“她妈说不要了。”

母亲:“这怎么可以,今后一定要还的,真是个大好人,一家子都是个大好人,以后要好好孝敬人家。”

杨光点着头。

3、杨光房间.林如坐在床前学着针线活,杨光也坐在床边,“明天我找两个瓦工砌上两间猪圈,把三个小猪分开。”

林如点着头。

杨光:“最近事比较多,我看你把那店面盘给别人算了,等我们有了钱办个服装厂。”

林如点着头。

杨光:“大忙事真多,家里的事就全靠你了。”

林如:“没事,你就放心吧。”

杨光:“如果杨进事办妥了,我可更忙了。”

林如:“你打算叫谁帮手?要不然我去。”

杨光:“你不能去,家里的事够你忙的,照顾妈妈要紧,我打算叫杨伟帮忙,他会开机,懂修理。”

林如:“这我就放心了。”

“他二叔,电话。”是秀云的声音。

杨光轻声地:“一定是杨进打来的,我去去就来。”

林如:“去吧。”

杨光站起身,目视着林如,情感涌了上来,“让我亲一口。”

林如:“不嘛,嫂子在外面。”

他还是亲了林如一口,林如羞涩着脸,“去吧,我还要跟伯母做夜餐。”杨光离去。

4、杨风家。电话机旁,杨光走了进来,抓起电话,“喂,是我,我知道是二哥。”

电话里杨进的声音:“旁边有人吗?”

杨光:“没有。”

电话里:“收割机买了,明天就去农机站提货。”

杨光:“太好了,明天什么时间?八点,好,不见不散,没别的事吧,好,再见!”

5、杨伟家门前。杨光敲着门。

传出杨伟妻的声音,“谁呀?”

杨光:“是我,杨光。”

杨伟妻:“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她打开门,杨光走了进去,来到杨伟床边。

杨伟打着呵欠:“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杨光:“我想请你明天和我去提收割机。”

“收割机?”杨伟摸了摸杨光的脑袋,“你不是在梦游吧。”

杨光:“真的,机子已买好,明天提货。”

杨伟:“拉到吧,穷的叮当响,还买什么收割机,你以为那是一分两分钱啦。”

杨光:“真的,我不骗你,你说明天去还是不去吧。”

杨伟妻:“去,杨光可是实在人,他不会说谎话。”

杨伟:“那就明天?”

杨光:“明天六点钟我来叫你。”

杨伟:“好,我睡了,夫人送送他。”

杨光:“不送。”离去。

6、杨好房间。林如已经熟睡。

7、杨光房间。杨光也进入梦乡。

【梦境】:杨光和林如狂奔着,悦耳的歌曲响起,两人戏逗,追逐。

绿油油的草地上他两交织在一起。

杨光吻着林如。

林如亲着杨光。二人好一阵浪漫。

【现实】杨光从梦境中醒来,心声:“多好的梦,我陶醉了,我太幸福了,我什么时候能占有她,瞎子磨刀,快了,快了。”

林如走了进来,“早饭已煮好了,起来洗脸漱嘴吧。”

杨光起身,“好,”他翻身下床,“林如,有了你我真幸福。”

林如:“我两客气啥,快去刷牙。”

杨光:“林如,知道我刚才梦到什么了吗?”

林如:你能有什么正经梦。”

杨光:“梦到了我们两在一起亲呀吻呀,好幸福呦。”

林如:“别美了,快去洗脸去。”

杨光一把抱住林如,“林如,我真的等不及了,你就让我一次吧。”

林如:“不行,不到那一天绝对不行!”

杨光:“你让我好苦哇,那一天快来吧!我等不及啦!”

林如捂着脸笑着。

8、农机站门前。杨进站在门前等候着,杨光骑着自行车行驶过来,杨伟坐在车后。

自行车来到门前,杨伟下了车,伸出手,“二哥,你好。”

杨进也伸出手,“你好,今天是杨光杨进提的收割机?”

杨伟:“不不,是杨光和杨伟提的收割机,二哥,说错了打我嘴。”

杨进:“机灵。走,我们看货去。”

9、收割机旁。杨进指了指。杨伟快步上了驾驶室。

发动机启动。杨伟听着声音点着头。

收割机缓缓驱动。收割机打起圈来,杨伟开心地笑着,竖起大拇指。

收割机向远方驶去。

10、通往杨光家的路面上,收割机行驶着,杨伟驾驶着。

人们翘首相望。

人们议论纷纷,“简直神了,收割机说回来也就回来了。”

阴棍:“这一定很贵,我们收不起。”

有人:“听说收割机收庄稼不干净。”

球头:“我们家田地少,用它不划算,还是自己收的好。”

11、杨光家田地里。收割机开了进来,杨伟驾驶着,杨光坐在机后装着稻谷。

五亩多地收割完毕。

12、杨伟家田地。收割机开了进来,机声隆隆,稻把从前面吞进去,从后面吐出来,杨伟驾驶着,杨光装稻谷。

杨伟家的田地收割完毕。杨伟诧异地:“怎么没人问津?”

杨光:“我们这儿田地少,不理他,收完了我们去安徽河南,那儿田地多。”

杨光:“好嘞。”

13、杨光家。林如端上吃的递给杨母,杨母接过,吃着。

14、明亮的路面上。杨伟驾驶着收割机行驶着,杨光也坐在驾驶室里,一路是民警放行。

到了安徽地带,人们纷纷围了过来,把收割机团团围住。

“到我家,”“到我家。”

“我家田地多。”

“我家田地多。”

一老头趴在收割机前头:“你们就看在我岁数大的份上,帮我收割吧,我先谢谢了。”

杨光:“老人家,您起来,我们去就是了。”收割机随老人而去。

收割机随老人而来。

已是坎坷不平的路面,杨伟艰难地操作着。

15、沟渠。天色已黑,收割机的灯光已亮,杨伟操作着收割机,突然收割机栽进沟渠,杨伟更是加大油门,火熄了,杨伟:“不好,可能瓦烧了。”

杨光:“快,拆下来看看。”

杨伟下了驾驶室来到柴油机机旁,打开着,“是瓦烧了。”

杨光:“怎么办?”

老人:“天色已晚,各农机站大概都关门了。”

杨光:“农机站应该留人值班,大爷,农机站离这儿有多远?”

老人:“七八里地,沿这条路直走,拐两个弯就到了。”

杨光:“我这就去。”

16、杨光家。猪圈里的猪叫喊着,林如拎着猪食桶走了过来,将猪食倒进槽里,猪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17、农机站。杨光沿路奔走着,他来到农机站门市部,门紧锁着,他敲了敲门,门没有打开。他又向别的地方寻去。

18、沟渠。杨伟紧张地修理着,一切准备停当。就等杨光买的零部件。

19、又一农机站。杨光摇晃着身子走了过来,他敲着门,有人打开门,杨光说明了来意。营业员取出活塞环,收了钱,杨光离去。

20、沟渠。杨光拖着疲惫的身子走来,杨伟接过活塞环开始安装起来。

杨光瘫倒在地。

21、杨光家。灯光明亮,杨母躺在床上,“二子出去不知现在咋样,我不放心呀。”

林如:“伯母,您不要挂念,他有杨伟着伴,没事的。”

杨母:“是啊,有杨伟着伴我是放心。可是他每到大忙辛苦起来就没完,有时候三四天不睡觉,这样怎么能吃得消,离这么远,我实在是不放心呀。”

林如:“他十来天也就回来了,您就别挂念了,要不然别人会说我不顶你儿子。”

杨母:“顶,顶,我不挂念了,不挂念了。”

22、农地里。杨伟驾驶着收割机,杨光装着稻谷。天色由暗变亮。

杨光驾驶着收割机,杨伟装着稻谷。天色由亮变黑。

杨光躺在垄埂上,机器隆隆作响。

杨光杨伟睡在田地里。机器隆隆作响。

杨光杨伟蓬头垢面。

23、大地已收割的尽光。杨光家的路面上,杨伟杨光坐在驾驶室里,杨伟操纵着收割机行驶着。

24、杨光家。杨光出现在家门口,林如仔细地端详着,突然“扑哧”笑了起来。

杨光:“你别笑,我这就去洗澡。”

林如取过衣服,“人家哪是笑话你,是感动,快去洗了,别让你妈看见,要不然心疼死了。”

杨光:“哎”,他向里屋走去。

林如坐在堂中,吃的已经放在桌面。

杨光更衣出来,见到桌上有吃的赶紧来到桌前,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林如:“慢吃,吃了还有。”

杨光:“够了,够了,还是有老婆好。”

林如:“谁是你老婆,臭美,吃了好好睡上一觉。”

杨光:“不了,我还要到城里二哥那儿去一趟,和他结结账。”

林如:“时间长着呢,先睡上一觉要紧。”

杨光:“好好,”吃完,“我睡觉去了。”

25、杨光房间,杨光已呼呼大睡起来,林如坐在床边煽着,泪水欲出眼眶,杨光被凉风煽醒,他睁出一条线凝视着林如,自己收起了泪水,杨光的心声:“林如那是在心疼我,关爱我,为我激动,为我骄傲,而换了于美琴,她会轻视我俾倪我,甚至嘲弄我,这是多么不同的境界呀,事实证明一点,我选择林如没错!”

26、光滑的路面上,杨光骑着自行车行驶着,人声吵杂,汽笛声声。

27、杨进的办公室。办公室空无一人,一路过的中年人:“你找谁?”

杨光:“我找杨进。”

中年人:“你找他呀,他现在负责外线,我告诉你地址,你可以到那儿找他。”

杨光点着头,记住地址,“谢谢。”离去。

28、工地上。工人们正在立杆,杨进指挥着。

杨光骑着车子行了过来,杨进迎了上去,“是你,忙定了?”

杨光:“忙定了。”

杨进:“你先到前面饭店等我,我马上到。”

29、饭店。店员和杨光打着招呼,杨光坐下,杨进走了进来,面向杨光:”嗮黑了,也瘦了,但精神,吃了不少苦吧?”

杨光:“没什么,比起挑工轻快的多了,你估估,一个大忙挣多少?”

杨进:“也就几千块钱吧。”

杨光:“两万多。”

杨进倒吸着凉气,“这么多?一定是在拼命吧!”

杨光:“可不是,你不想干,那儿的人还不让,真是没办法。”

杨进:“证明我们这条路走的是对的,好好干,哥会支持你!”

“好的,”杨光递过钱包,”全部的钱都在这儿,你分配吧。”

杨进:“别,你收起来,不要让人看见,这么办,先拿上一万块还人家钱,我再拿上两千,村里快修路了,我得捐上,其余的都归你。”

杨光:“不行,你给我一点点工钱就行了。”

杨进:“现在是我说了算,你得听我的。”

门外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杨风,一个是杨前。

杨进急忙站起身子,“说曹操曹操到,快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