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41

心愿 陶光轩 5539 2013-06-27 13:02:21

  1、杨进家。杨进妻吊着胳膊坐到沙发上。

杨进:“我想和你好好谈一谈,首先我对你的粗暴行为表示道歉,对你的负伤表示伤心,对不起,我让你受苦了。最近我一直在想,是我错了吗?是的,都是我的错,但有一点我自信,我们不适宜生活在一起,与其长痛不如短痛,我们还是分手吧!这是我的《离婚协议书》,请你过目,如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请在上面签个字。”

杨进妻接过《协议》书看着,不时地端详着杨进,杨进也洞察着妻子的面容。

杨进妻望着协议书,“工资全给我?”

杨进点着头。杨进妻:“那为什么不把工资集给我?”

杨进:“工资可以给,工资集不能给,这是原则。”

妻:“那孩子怎么办?”

杨进:“现在就商量,商量好了填上空白也就是了。”

妻:“按理说夫妻离婚,两个孩子夫妻双方只能各持一个,我要儿子,可你带走女儿我又不放心,女儿也不会愿意跟你走,这样吧,两个孩子我都要。”

杨进不加思索:“行。”他接着说:“至于家产吗也没什么好分的,既然你带走两个孩子,财产都归你。如果考虑好了的话请在上面签个字。”

杨进妻不假思索地在《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杨进吹了吹协议书上的墨迹,“走吧,我们到婚姻办理处办理一下手续。”

杨进妻:“走就走!”

有人敲门,杨进打开门,原来是杨光,杨光跨进门,“二嫂,你这是怎么啦?”

杨进妻:“不妨事,甩了一跤。”

“不会吧,”杨光又望着杨进手中的《离婚协议书》,一把抢了过来,“你们这是干什么?”

杨进急忙相抢,“给我,把《协议书》给我。”

杨光收起《协议书》,“二哥,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偏偏走这条道,大伯大妈知道了也不会答应,”他又面向杨进妻:“二嫂,你都这样了,还干嘛签字,要知道,这不是在赌气,在叫劲,是冲动,你知道吗?就这张纸这已起了法律效应,要是走上了程序想改都来不及了,二嫂,你凭良心说句话,你到底想不想离?”

杨进妻:“不离也不得安宁,他的心根本就没放在家里!你说我还要为这个家咋好?他的胳膊咋就往外拐呢!”她哭了,“老二呀,我们家不知什么时候中了邪似的,我们也是一个家,我们也需要生活。”

“我知道,”杨光:“这么说你内心深处还是不想离,”他又面向杨进:“二哥,你想离吗?”

杨进:“想离,离了清净!离了自在!”

杨光取出协议书:“二哥,恕我对你不恭了,”他撕着协议书。

杨进急忙相夺,“老二,老二!”

协议书已成纸片。杨进垂头丧气地:“唉!”

杨进:“二哥,听我劝吧,夫妻还是原配的好,你也是教育人的人,我也不想说多少,我去里屋打个电话。”

2、里屋。杨光抓起电话,拨打着号码。杨光:“喂,是林如吗,我在城里老二家,是这样的,二嫂胳膊摔断了,你有空买些营养品过来,我一时半会离不开,对,他们吵架了,吵得还不轻,差点还离了婚,不讲了,你抓紧过来。”

电话里:“是不是招呼杨前老大?”

杨光:“我看还是不招呼的好,说不定跟他有关系,好,再见。”

杨光又取出衣袋里的纸封放进抽屉里。

3、杨进家厨房。杨光穿上围裙带上护袖开始忙碌起来。

4、食品商店。林如选着食品,不一会食品齐了。

5、杨进家堂中。杨光端着热腾腾的饭菜上了桌面,“饭好了,吃饭。”

杨进和妻子各坐一旁,脸色沉重。

杨光来到杨进身旁:“都摆着脸给谁看呀,吃饭,趁热吃,二哥,要不要喝两盅?”

杨进:“酒在厨柜里,你自己喝。”

杨光:“说的好听,在你家,我拿酒喝?不合适吧。”

杨进:“我不想喝,也喝不下,你先喝吧。”

杨光又来到杨进妻身边:“二嫂,你可不能不吃,孩子还要吃奶。”

杨进妻:“不饿,真的不饿,饿死了倒也干净!”

杨光:“真拿你们没办法,你们就这样干饿着吧。”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

杨光焦急地:“快吃吧,饭菜凉了。”

还是一片寂静。

杨光:“唉,你们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呀!”

有人敲门,杨光打开门,是林如。杨光:“你来的正好,我劝他们吃,他们都不吃,看你能有什么办法。”

杨进妻已经起身和林如搭讪。

林如放下食品,“二嫂,你这胳膊是怎么啦?”

杨进妻:“一不小心摔的,真的。”

林如:“这苦了你了,没胳膊的滋味可不好受呀。”她又来到杨进身旁:“二哥,吵都吵了,咋就不吃饭呢?”

杨进:“吃,吃,老二,拿酒来,咱们喝上两盅!”

“哎,好嘞,”杨光取过酒,坐下,二人喝了起来。

6、街道上。杨进杨光徜徉着,杨进:“你二嫂如林如一角我都心满意足。”

杨光:“此话怎讲?”

杨进:“你看人家林如对待兄弟姐妹多厚道,多热情,那真是全身心地投入,恨不能把身上的肉割下来给他们。”

杨光:“那叫感情投入。”

杨进:“可你嫂子就不一样了,尖,自私,遇事不让人,咱们真的不能生活到一块,今天要不是你撕了《协议书》说不定还真的离了。”

杨光:“离,离,已三十外的人了,你不能换换别的话题,这是你有了好的工作,要是还在农村说不定找对象都成问题。你刚才说林如对兄弟姐妹好,你对杨前老大是不是有点太好了,有点过分了?这是人人有目共睹的呀,帮人能不能有个度呀。”

杨进:“谁叫他是我老大呢,过去一人做了皇帝,弟兄都得封王,全家人都跟着占光,与人相比,我又算什么。”

杨光:“时代在变,你的观点也应跟着改变,你也有家,一家四口,总不能让别人纠缠,我想,这个问题你处理不好,有你们吵的。”

7、宁静的街道。石头上,杨光托着腮帮静静地思考着。【闪回】小时候的杨进蹲着身子编着朝帽辫,速度之快如同梭织。

杨进卖了草帽缏。席边的钱由角成块,杨光问:“够做棉裤了嘛?”

杨进:“快了。”

席边的钱被杨前拿走。

赌场上。一片乌烟瘴气,赌徒们围坐在一起,杨前做着庄,不一会儿杨前的钱到了人家的面前。

狂风在吼,杨进穿着单裤蹲着身子,织编更凶了。

【现实】林如走了过来:“你在想什么?”

杨光:“我在想杨进的过去,他从小很苦,很小就与杨前分了家,再没吃杨前总有夜餐,而杨光一天两顿都吃不全,好在我家粗茶淡饭他吃,春夏秋天他还能在家搭个铺,到了冬天,因为没被子,就和我们弟兄四个挤在一起,说是人多暖和,冬天他有一件补了又补的棉袄,下面只是单裤,他打草包,编草帽辫子,辛苦下来的钱准备添一件外裤,不成想又被老大给输了。他们弟兄哪有一点点兄弟感情呀,就这他还拼命投入,这样做值吗?”

“值,”林如毫不犹豫地说,“他这是在帮兄弟,谁叫他们是同胞兄弟呢。”

杨光:“我怕这样会害了老大全家,你看他们一家有什么劳力,可吃的穿的都比别人家好,还盖上了四间瓦房。”

林如:“你是不是也眼馋了?回去吧,时辰不早了,二嫂我来照料。”

杨光:“还是你回去吧,搞搞家务我还行。”

林如:“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伺候一个女的。”

杨光:“也好,我就回去了。”

8、杨进家。林如走了进来,杨进妻:“我还以为你回去呢。”

林如:“回去总得和你打个招呼呀,二嫂,我不回去了,就在这伺候你。”

杨进妻:“不行,你家事情多,离不开你!”

林如:“杨光回去了,家里有了他我放心,可你在家我不放心,我想和你着个伴。”

杨进妻:“那太好不过了,我正愁这事呢。”

9、农转非窗口。人们在议论着。市民甲:“三千多块买一个户口,天方夜谭。”

市民乙:“除非做生意搞买卖的,真正的农民是买不起的。”

杨光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望着人群,望着窗口。

市民甲:“这户口也能买了?”

市民乙:“往后呀,这户口就不值钱了。”

10、晚间。杨进家,电话铃响了,杨进抓起电话,“喂,林如,你的电话。”

林如走了过来:“是我,有事吗?”

电话里杨光的声音:“今天我在城里看到有卖农转非户口的了。”

林如:“好事呀,你啥意思?”

电话里:“我想跟你买一个城市户口,这样一来我们家就全是城市户口了。”

杨进:“好事,你买,没钱我给你垫。”

林如向着电话:“我看还是不买的好,你看呀,我们家缺钱的地方太多了,老三老四老五还有好妹都要成家,母亲的身体又不好,我们还要生孩子----”

电话里:“我就是为了今后的孩子,你买了,孩子自然也就是城市户口了,这叫一箭双雕。”

林如:“不行,既然有卖户口,这个事情就不会结束,再说我暂时也不到城里找工作,要那个户口有什么用呢,总之户口不能买。”

杨光:“趁这时候有钱,我看你还是慎重考虑。”

林如:“这事没什么考虑的,就这么办。还有,叫凯华大伯卖掉两头母猪,养一头就够了。”

杨光:“这时候卖价格会很低的。”

林如:“低就低,就是因为不赚钱才卖的,就这样。”她放下电话。

11、杨进家。杨进妻坐在桌旁,林如端来早餐,杨进妻左手拿着筷子吃着。

林如给小孩喂奶。

林如整理着床被。

林如洗着衣服。

一切停当。林如来到杨进妻身边:“二嫂,事情忙停当了,我出去有点事。”

杨进妻:“去吧。”

12、喧闹的街道上,林如骑着自行车行驶着。

13、医院。妇产科。女医生正襟危坐。林如走了进来:“老同学。”

女医生:“是你,林如,好久没见,瘦了,黑了,今天到这儿来不是因为怀孕了吧?”

林如:“正是。”

女医生:“几个月了?”

林如:“五个多月。”

女医生:“是不是想做下B超?”

林如点了点头。女医生开了B超单,一同陪林如而去。

14、B超室。做B超的医生正在忙碌着,林如和女医生走了进来,女医生:“这是我的老同学,麻烦你给她做一下B超。”

B超医生:“好的。”

林如躺下,接受着医生检查,B超医生摇了摇头,“可能有悖你的心愿。”

林如情趣低落下来。

女医生笑着,“没什么,男女都一样。”

林如整理完衣裤,和B超医生说声再见,与女医生离去。

15、通道里。女医生和林如行走着。

女医生:“你如果实在不想要的话可以做掉。”

林如不语。

16、妇产科。女医生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想好了吗?”

林如坐了下来,慎重思考以后:“我想做掉她。”

女医生:这不是一件小事,光你一人说了不行,得和家人商量,商量好了再来找我。”

林如:“也好。”

17、电话亭。林如抓着电话:“杨光,我是林如,今天我做过B超了。”

电话里杨光的声音:“从电话里听得出来是个女的,女的怎么啦?按照传统观念头胎生女孩好,那叫先开花,后结果。”

林如:“你还想生二胎?”

杨光:“生二胎怎么啦,大不了罚款,农村多的是。”

林如:“罚款不是一件小事,它会让你倾家荡产。”

杨光:“那是今后的事,就目前头胎而言还是生女孩好,我喜欢女孩,女孩听话,孝顺,你不是女的吗。”

林如:“杨光,我考虑过了,我想做了她,作为我是一个女人,不能与你家传宗接代我还算是一个女人吗?”

电话里:“林如,林如,你怎么也有这种思想,封建,落后。”

林如:“是女人都这样。”

杨光:“林如,你要知道你是在抹杀一条生命呀,你现在在哪?我要和你当面谈。”

林如:“别,别,过阶段我会回去的。”

杨光:“我要和你见面,我必须要和你当面谈。”

林如:“别,别,我暂时答应你不做了行吧。”

杨光:“那好,就这样。”

18、局长办公室门前,杨进妻吊着胳膊在楼道里踱来踱去,她还是鼓足勇气敲了门。

局长的门打开。局长:“是你,请进。”

杨进妻走了进来,坐下。

局长递过一杯水。“有事吗?”

杨进妻:“有事。”

局长:“请讲。”

19、工地上。工人们紧张地竖着电杆,杨进指挥着,他的手机响了,杨进打开手机,“喂,是我,局长?我现在正忙着呢。”

手机里:“再忙,也得跟我把活儿放下,现在就到我办公室!”

杨进:“不行呀,任务是局里定的,我得赶工期。”

局长:“再重的任务你得给放下,立即到我办公室来。”杨进:“好,好。”一副无奈。

20、局长办公室。局长正襟危坐,杨进妻坐在沙发上。门打开,杨进面色沉重地站着。

局长:“进来,进来呀。”

杨进漫步小心地来到沙发旁,坐下。

局长:“你们家的事我有所了解,你要不要再补充一些?”

杨进:“不补充,我也不想补充。”

局长:“那好,按照我们局里的土方法办。”

杨进:“局长,我已答应每月工资全给她。”

局长:“以前几个都是这么说的,我没答应。”

杨进:“局长,真的,我保证每月一分钱不少给她,我发誓!”

局长:“那是她在伸手向你要钱,我要叫你的钱变成她的钱,”

杨进不语。

局长:“还是不想答应?”

杨进还是不语,现场处于僵局。

局长:“那好,我不要你的集子,我让你妻子每月到财务科领取行了吧。”

杨进:“别,别,局长,我给,我给还不行了吗。”

局长:“这不就结了吗。你叫桂芳是吧,他也答应你了,你记住,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

桂芳点着头。

21、唢呐声响,哀乐播放。有人问:“谁家死人了?”

“是宝儿妈,凌晨两点去世的。”

“她这人也太脆弱了。知道病根还不到半年就去世了。”

“不是病死是吓死。”

“那可是大三天呀,要多花费了,过去什么事都是老二帮他,现在工资弄到女人身上,这次帮了帮不了就说不定了。”

杨前家门前。蚊帐已挂到门前,两名唢呐手坐在桌前伺候着来往客人,一边还制作着轿驴轿马。

室内。遗体躺在堂中。杨前生有一女一儿,儿子叫杨至宝,小名叫宝儿,生有一儿,也有七八岁了。

一家人围在遗体旁嚎哭着,至宝添着纸钱。

杨进来到门前,唢呐奏起悲哀的曲调。

杨进上前鞠了三躬,有人安排他坐下。杨前迎了过来,“他二妈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杨进:“估计马上会到的。”

杨前:“我去和她打个电话。”

杨进:“不用,估计她会到的。”

“我去,”杨前径直向杨风家走去。

22、杨风家。电话机旁,杨前走了过来,抓起电话,拨打着号码,通了,就是没人接,他继续拨打着,还是没人接。

23、妇女甲:“弟妹不来,看把杨前急的。”

妇女乙:“他要的不是人,是钱。”

妇女甲:“可不是吗,什么事都仰仗人家,象人家不要过日子似的,搞得人家要离婚。”

妇女乙:“这种人过去还可以,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

妇女甲:“贱,这种人就是贱!”

24、杨光家。林如喂着猪。杨进妻抱着孩子走了过来,“林妹。”

林如:“二嫂,怎么不和二哥一起来?”

杨进妻:“我们也不说话,是我早上发现纸条才来的。”

林如:“你来就对了,这么大的事可不能误了场子。”

杨进妻:“你说的是,我听你的。”

林如:“你先过去,我喂完猪也过去。”

杨进妻:“我等你。”

25、通往杨前家的路面上,杨进妻一手拿着花圈走着,林如抱着杨进的孩子,有人接过花圈。

唢呐声响。有人报:“杨进家的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