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38

心愿 陶光轩 5257 2013-06-27 13:02:21

  1、杨进家。杨进慢步走到家里,脸色沉重。

杨进妻凝视着杨进:“怎么啦,有什么心事?”

“哎!”杨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告诉你一个沉重的消息,大嫂患了食管癌。”

“啊!”杨进妻倒吸着凉气,“不会吧,怎么会呢?”

杨进:“医生已经确诊,不会错的。而且是晚期。”

杨进妻:“这怎么办?她又没有医保,我们得帮她呀。”

杨光:“钱财都是小事,这可苦了老大了,后半身可怎么办呀。”

杨进妻:“这是天命,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大嫂知道这件事了吗?”

杨进:“目前还不知道。”

杨进妻:“不知道的好,她那人胆小鬼,不病死能吓死!现在怎么治疗?”

杨进:“和二妈一样,中上段不好手术,只能照光。”

杨进妻:“那就赶紧治疗吧,别耽误了病情。”

杨进:“我马上着手这件事。”

2、村部。王书记和杨风谈着什么,杨前走了进来,眼泪流了下来,“书记,村长,我家天塌下来了!”

杨风:“什么事,你慢慢说。”

杨前:“我老婆得了食管癌。”

王平:“又是食管癌,我们这地方癌症发病率实在是高,你老婆现在怎么办?”

杨前:“没办法,什么办法也没有。”

杨风:“你先从村部借点钱,补助的事到年终再说,着手治病。”

杨前:“也好。”离去。

王平:“我就闹不明白,我们这个地方癌症病人为什么这么多,原因何在?”

杨风:“在省城,我听医生讲过,我们这儿水质不好,是癌症患者主要原因。”

王平:“那就打井呀,每家每户吃井水。”

杨风:“井水也没有自来水好。”

王平:“那就办水厂吧,不过这要很多钱吧。”

杨风:“我算过,得要三四十万。”

王平:“这么多,咱们村哪有这么多钱呀!”

杨风:“只有村里拿部分,人头集资部分和外捐部分。”

王平:“办法不错,这事还由你牵头,你可是筹钱将军呀。”

杨风:“也好。”

3、筹款处。人们排着队捐着款,杨光也立在其中。

4、自来水工程启动。杨光家自来水已安装好,自来水龙头发出“哗哗”的声音,一家人喜逐颜开。

5、汽车站。杨光架好自行车等待着,杨无背着被包拎着行李奔了过来:“二哥!”

杨光急忙迎了上去,“三弟,”二人拥抱在一起,“到家了,咱们回家!”

杨无点着头,“回家!”

杨光绑着行李,绑好。

6、车子骑到无人的地方,停下:“有一件事我必须现在告诉你。”

杨无:“什么事?”

杨光:“妈妈患过食管癌。”

杨无愣住了,“我说是吧,我就梦见过妈妈有不祥之照,现在果然是了,”他拽着杨光的衣服,“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看来我写给家里的信的时候妈就有了,是吧?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

杨光:“告诉你只能影响你学业,只能加重你的负担。你要哭就哭吧。”

杨无哭了,“妈好命苦哇,到了我们家,吃苦受罪有她,为了我们起早摸黑没日没夜苦撑,就没享过一天福,我们都发誓过从今后要让妈妈过好日子,好日子在哪?天还没亮就遭连天雨,正如人家所奏的,好日子到了,妈的命也没了,妈呀,人家这是奉承你呀,你是一家的功臣呀,妈呀!你是为我们患的病呀,我们对不起你呀,妈呀,要是命好换的话我愿意拿我的命来换呀!唔---”

杨光递过手帕,“别傻话了,要哭就在这儿哭完,回家不许哭。”

杨无揩着眼泪,“我想问问,妈,还能活多长时间。”

杨光:“多则十年八年,少则半年,完全看造化。”

杨无:“我心里有数了,”他接过自行车骑了上去。

杨光:“你去哪?”

杨无:“我去接杨限。你自己回去吧。”

7、汽车站。杨无架好自行车在耐心地等待着,杨限背着被包拎着行李奔了过来,“老三。”

杨无点了点头,接过行李绑上,骑上车,杨限跳上。

杨限:“三哥,你怎么不高兴呀。”

8、无人的地方。杨无:“告诉你你能高兴吗?”

杨限:“什么事?这么沉闷。”

杨无:“妈妈患过食管癌。”

杨限:“啊?这可是不治之症呀,目前谁能根治癌症的联合国要与他竖铜像。”

杨无:“所以,我心里一直在懊悔,妈妈怎么会得这种病。”

杨限:“懊悔没用,现在我们只能想办法让妈妈开心。”

杨无:“我做不到呀,一想起妈妈我就要哭。”

杨限:“我也是,可是哭总不是办法呀。我们得回去查资料,询问一些老人,看能有什么医治的方法。”

杨无:“也好。”二人远去。

9、杨光家。母亲站在门前盼望着,杨无、杨限走了过来,老远地:“妈!”

“哎!”母亲激动地应着。

杨限笑容可掬,“瘦一点,但还精神,身体还好吧。”

母亲:“好好,结实着呢。”

杨限:“这我就放心了,妈,你看我长胖了没有,长高了没有?”

母亲:“胖是胖了点,高是不见多高,才离家几个月,能高到哪儿去。”

杨限:“说的是。”

杨无兴奋不起来,“妈,你可要注重身体呀,天冷天热地自己保重。”

母亲:“知道,知道。”

杨限来到林如身边,“二嫂,你们提前结婚我们没赶上喝你们的喜酒,什么时候补上?”

林如笑着,“补,补,我让你们天天吃好,行吧?快把被子衣服给我,我与你们洗。”

杨限杨无放下被包衣服,杨限,“有劳二嫂了。”

林如:“自家人,客气啥,你们玩去吧。”开始拆着被子。

杨无:“二嫂,我该叫你二嫂了。”

林如:“叫,叫,爱咋叫就咋叫,我听着。”

杨无:“这个家让你受累了。”

林如:“没啥,只要你们出息了,值。”

杨无:“我们还有事。”

林如:“你们忙去吧,别忘了回去吃饭。”

杨明走了过来,“二嫂。”

林如:“杨明,这下一家人都齐了!”

母亲微笑着盯着杨明。

杨明置之不理。

杨无杨限:“老五。”

杨明只是点了点头。离开。

杨无:“古怪!”

杨限:“肉头,别理他,咱们走!”

10、杨明房间。杨明来到房间照常翻着书本。

集贸市场。水产处,杨无杨限走来,看到有甲鱼爬动,杨无蹲下身子,“甲鱼多少钱一斤?”

卖鱼的:“二十。”

杨限:“这么贵?”

卖鱼的:“不贵,这家伙能治癌,市场上买不到。”

杨无:“少多少能卖了?”

卖鱼的:“十八,再少不卖。”

“十八就十八,”杨无掏着钱,数着。

卖鱼的秤着甲鱼,“三十五块八,真吉利,处处都遇到八。”

三十五块八付完。杨限拎着甲鱼,离去。

11、柴滩。杨无、杨限挖着芦根,不一会儿篮子装满了芦根,二人离去。

12、厨房。杨光杀着甲鱼。不一会甲鱼汤成功完成。

13、堂中。母亲坐在桌旁,热腾腾的甲鱼汤端了过来,杨光:“这是你两个儿子孝敬您的,趁热喝吧。”

母亲吃起甲鱼,喝起汤。杨光:“等他们毕业了走上工作岗位了,成家立业了就让他们孝敬您,过一过城里人的生活。”

母亲:“我还不知有没有那个寿呀。”

杨光:“可千万别这么说,算命先生说您寿大着呢。”

母亲:“我可不要那么大寿,活着也累的慌,我说二子,我的病你就别告诉他们了,免得他们窝心。”

杨光:“你放心,没告诉他们,永远都不告诉他们。”

14、麦浪滚滚,鸟儿亲唱。田地里,收割机隆隆着响,杨光驾驶着。

杨伟:“村里人到处早我们收割,这儿田块小,不方便收割,耽误时间,安徽那边一定等坏了,这可怎么办呀!”

杨光:“没办法,只能没办法,人情难为呀,只有没日没夜地干了。”

杨伟:“只能这样了。”

15、场头,秀云收拾着杂麦,嘴里嘀嘀咕咕,“叫他不干这个鸟官他偏干,每到大忙他就不在家里,把我忙死了。”

林如帮着忙:“大嫂,每到大忙就有那么多人帮你忙,你就知足吧,大哥做的可是大事,建校铺路,搞自来水场,办工厂,还要建养老院,够他忙的,以后有什么忙不过来的活叫我一声,我过来帮你。”

秀云:“你也够忙的,怎天里里外外忙上忙下,家里的事够你烦的了,你知道人家夸你什么吗,说你像我们的婆婆,我说弟妹,今后干活呦着点儿,毕竟是读过书的人,没干过农活,碰着闪着那是一辈子的事。”

林如:“记住了。”

秀云:“现在杨光又不在家,三个母猪又要下了,够你忙活的,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反正大忙一过我就没事了。”

林如:“记住了。”

杨母走了过来:“林如,母猪下了,我也不会料理。”

林如:“知道了,我这就去。”

16、猪舍。母猪下着小猪,林如料理着。小猪唔唔叫,母猪只哏哏。

小猪下完。

一会儿林如搬过两个长凳铺着床铺。床铺铺好了。天黑了,林如睡在铺上。

小猪狂叫,林如翻身下床。

母猪在咬着小猪,林如打着母猪,把吃不到奶的小猪抱到母猪的*********小猪喝着奶,一时平静。林如上了床。

深夜。小猪狂叫,林如翻身下床。

母猪在咬着小猪,林如打着母猪,把吃不到奶的小猪抱到母猪的*********小猪喝着奶,一时平静。林如上了床。

17、中学门前。杨明的教室。林如四下张望着。

杨明奔了过来:“二嫂。”

林如激动地:“杨明?我跟你带钱粮来了。”

杨明:“钱粮我还够,这么忙还给我递钱粮,看你又黑又瘦。”

林如:“没什么,大忙一过也许就缓过来了。”

杨明眼睛湿润了:“二嫂,我想你。”

林如:“我也想你呀,别孩子气了”她揩着杨明的眼泪,“有空常回家,二嫂给你做好吃的。”

杨明点着头:“最近功课忙,我就不回去了。”

上课铃响了,杨明:“我要上课了,二嫂,再见!”

林如:“再见!”她远眺着杨明的背影,眼泪已到眼眶。

林如背着饲料骑着自行车离去。

18、黑夜。收割机的灯光亮着,收割着,杨光驾驶着收割机,有人帮着装麦子,杨伟躺在垄埂上熟睡着。

杨伟驾驶着收割机,有人帮着装麦子,杨光躺在垄埂上熟睡着。

19、猪舍。又一头猪下仔了,林如忙碌着。满是猪叫声,杨母走了过来。

林如:“妈,您别过来,这儿不卫生。”

杨母;“你们都很忙,我心里闹得慌,你就让我帮帮你把。”

林如:“不行,这儿你一刻也不能呆,我忙得过来。”

杨母:“你这样没日没夜的能吃得消吗,可注意身体呀!”

林如:“知道,你回去吧,定会儿我给你做夜宵。”

杨母:“今天就免了吧。”

林如:“不行,一顿也不能免。”

杨母离去,“这孩子。”

20、杨进家。杨进妻躺在床上,:“孩子已足月了,你打算在哪生?”

杨进:“我战友多的是,而且都是患难与共的好友。”

杨进妻:“我看还是回去生,那儿是家里,有在家的感觉。”

杨进:“大嫂身体不好,要不然在老二家生,林如照顾的周到。”

杨进妻:“不行,孕妇是红人,是不着信在别人家生孩子的。”

杨进:“要不在家生,让林如伺候月子?”

杨进妻:“好,就这么办。”

杨进:“什么时候动身?”

杨进妻:“明天,我已经请好三天假。”

杨进:“三天?三天哪够哇,万一生不下来呢?”

杨进妻:“你老外,不是有摧生针吗。”

杨进:“还是你想得周到。”

杨进妻:“哎喓,我肚子疼,大概是快生了。”

杨进:“那怎么办?”

杨进妻:“走哇,现在就动身!”

杨进:“那我找车子。”

杨进妻:“你傻呀,怕没人知道?”

杨进:“那怎么办?”

杨进妻:“骑上自行车带上行李,走!”

杨进:“我怕路上万一--”

杨进妻:“没有万一。”

“好,我来取车,”杨进取过车子推到门外,杨进妻拎着包裹上了车。

杨进夫妻俩行驶着。

杨光家。林如料理着小猪。桂芳一头站到了门前,林如喜出望外:“是二嫂,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快进屋坐坐。”

桂芳:“你看我的身子能进家门吗?”她解着衣服,大肚露了出来。林如:“你怀孕了?”

桂芳:“是啊,要不然我怎能不敢进你家门呢?”

林如:“我家可不信这个,快进屋坐。”

桂芳:“不了,快生了,我得抓紧回去。”

林如:“也好,我把事情忙停当就过去,我来伺候你。”桂芳笑着点着头。

21、杨进家。院内。杨进推着车子走了进来,杨进妻挺着大肚跟在身后。杨前急忙迎了出来,“怎么不早点回来,”他看着杨进妻的肚子,“这是----”

杨进:“想生二胎,已经足月了。”

杨前:“二胎好,二胎好,回家生就对了。”

杨进妻来到堂中,坐到凳上,“快去与我整理房间。”

“哎。”杨进去了房间。

22、杨前托着腮,心声:“二胎,二胎,他二胎要是生了,我今后的收入可能没了,不让生那就报案,这是哥哥做的事吗?万一被弟妹知道了不扒我的皮?生,不生,生,不生----诶,一不做二不休,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再说我也是组长----”

他向杨风家走去。

23、猪舍。一号猪舍的小猪看大,二号猪圈的猪满地跑,三号猪圈的猪又下了,林如忙碌着。

杨凯华走了过来,看着猪:“二家的这下算发了,知道什么价格了吗?比肉贵呀,猪长得真俊,有下户了吗?”

林如:“第一窝已经被人定了,大伯,听说你过去做过猪生意,没事跟我打听打听,看谁家要猪的,少不了给你好处。”

杨凯华:“你放心,我会做的,做猪生意的有规矩,是从买方拿好处。”

24、杨风家。房间。杨前来到电话机旁,查询着电话号码,乡党委的电话号码出现,杨前抓起电话,杨前又放下电话,杨前抓起电话,杨前又放下电话,杨前还是抓起电话,拨打着号码。

25、乡党委值班室。电话铃响了,年轻人走了过来,抓起电话,电话里:“喂,是乡党委吗?”

年轻人小密:“是。”

电话里:“我要报案。”

小密:“报什么案?慢着,慢着,我找笔记录一下”,他掏出笔记本取出笔,准备记录,“你讲。”

电话里:“城里供电局的杨进要生二胎,就要生了,现在在他的老家杨前家,你们要快,否则就要生下来了。”

小密:“你是谁?”

电话里:“你不管我是谁,我也是干部,我有这个责任,如果你们不抓紧来,后果自负!”

电话断了线。

小密踱起步来,心声:“杨进,城里的杨进,他和我可是战友哇,又是我的大恩人,这个忙我不能不帮,可是影隐藏不报是犯法的呀,诶,我先来个通风报信,”他抓起电话拨打号码,电话通了,“喂,是杨进吗?”

26、杨前家。杨进抓着大哥大:“我是杨进。”

电话里:“有人举报你生二胎,你得赶紧转移。”

杨进的声音:“你是谁?”

年轻人:“你先别管我是谁,赶紧转移吧。”

电话断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