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44

心愿 陶光轩 4141 2013-06-27 13:02:21

  1、工地。杨无在料理着事务。香云身挎皮包走了过来,身边还跟了一位女的,浓妆艳抹,分外妖娆。杨无迎了过来,被这位妖女吸引了,不一会才伸出手,“你好。”

妖女尖里尖气地:“你好!”

杨无:“这里太脏,风也太大,还是屋里坐吧。”

二人一起随着杨无来到室内,坐下。杨无面向香云:“这位是----?”

香云:“我的朋友,叫豆豆。”

杨无:“嗷,真逗,有什么事吗?”

香云:“没事就不能来呀。”

杨无:“能,随时都欢迎。”

杨光。杨前穿着新衣出现在门前。杨无急忙站起身子,“二哥,大哥。坐,坐,”面向香云:“这是我大哥,这是我二哥,我这就给你们倒茶。”

杨光:“不用了,你忙吧。香云我们认识。”

香云:“二哥。”双方坐下。

杨前安奈不住,腆着个肚子走出门外。

2、砂石堆旁。一年轻人正在验着货物,杨前腆着个肚子走了过来,“看得出你是做干部的。”

年轻人:“哪里,穷混,也就是个副科。”

杨前:“副科也是个官,你还年轻,今后前途无量。”

年轻人:“过奖,看得出你和杨科长是亲戚?”

杨前:“我是他的老大,这次奔他来,就是想做点生意。”

副科:“可以呀,找他的人多的是,你就更可以了。”

杨前取出一支烟,副科拦过:“不会,”杨前:“来一支。”

副科勉强接过一支,叼上。杨前递过火,“我手头有一批货,到时候想请小兄弟帮帮忙。”

副科:“没问题,有用的着的地方尽管说。”

杨前:“有了好处决不会亏待你的。”

3、路面上杨无和杨光交谈着。杨光:“你有空还是回家一趟,我有话要说。”

杨无:“不说我也知道,嫌我污泥浊水了是不是,你放心,我一定而不染。”

杨光:“谁信呢,好多犯过错误的人都这么说过,你看你的办公室,倒像是长花养草的地方了。

杨无:“嘿,你说那女的,他是香云的朋友。”

杨光:“是谁我管不了,你可要留点神,要不要弟妹看着点?”

杨无:“别别,我会注重尺寸。”

杨光:“我真为你担心呀,现在金钱美女就在你身边。”

杨无:“实践会证明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杨光:“但愿如此。”

杨无拨打着手机:“喂,胡队呀,我是杨无,中午请你吃饭,在小餐厅,好好,就这样。”

杨光:“我也该回去了。”

杨无:“是不是怕到我的饭也不敢吃呀?”

杨光:“我还不至于怕到那种地步。”

杨无:“这就对了,今个我们弟兄俩好好喝两盅!”

杨光:“打住,国家明文规定,在班人员不允许喝酒。”

杨无:“我是和你闹着玩的,在班时间我也很少喝酒。”

4、小餐厅。桌面上已围上了人,有香云、豆豆,杨无杨光杨前及副科,还有正到来的胡队,胡队向大家拱着手,“我来晚了,来晚了。”

杨无一一介绍,介绍完毕,相互坐下。

杨无面向二哥:“饭菜还没好,我们出去聊会儿。”二人离开餐厅。

杨前转到胡队身边递上烟。

胡队接过:“看得出你也是做干部的?”

杨前:“在村里跑跑腿,不够混的,这不,找你来了。”

胡队:“好说,好说,刚才杨科介绍了,你是他老大,你们做老大老二的不容易,为了供弟兄几个上学,自己不惜放弃了考大学,含辛茹苦,无怨无悔,有的父母也做不到,还差点丢了老婆,就冲这一点,这个忙我们也得帮。”

杨前:“谢谢。谢谢。”

香云和朋友也找别的地方谈话去了。

我们还听到胡队的“行,行,”“可以,可以。”

5、重力机械旁。杨无:“二哥的来意我明白,我也想要你出来搞经营,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我们都是与有证照的单位合法经营,价格很到位,很多人是插不进去的。等年后,我们自己办个货场,熟悉进货渠道,就可以面向市场,那时我们可以直接交易了。”

杨光:“你说得有理,就这么办。”

6、通往省城的道路上,杨前、杨光坐在行驶的公交车上。

7、杨限的办公室,杨限接着电话,“是二哥,你现在到哪,好,你别动,我派车去接。”

8、公交车站亭。杨光杨前耐心地等待着,一辆黑色轿车驶了过来,停下,杨限下了车,三人寒暄了几句,上了车,轿车驶去。

9、饭店。黑色轿车驶了过来,杨光三人下了车,向饭店走去。

10、包间。杨限、杨前杨光三人走了进来,杨限示意坐下,三人坐下。杨限:“二位哥哥来我这二不容易,在这二多住几天,我抽空陪陪你们。”

杨前:“不了,来还有事,我们刚刚到老三那儿去过,和他谈了生意,他表示愿意,现在到你这儿来就是想和你谈谈,你这儿是大公司,拨一点点儿给我们做就行了。”

杨限:“说的是,可你有营业执照吗,你有公司吗?”

杨前:“我哪有这些,你又不是不知道。”

杨限:“没有这些就难办了,这是做生意的基础,空手套白狼是不行的,人人都知道做生意赚钱,可赔本的也不在少数,眼下我们这儿生意好多,就是要资本,如果有钱搞个物流公司,不仅拉货赚到钱,销货也拿到钱,我心里也急呀,但向我们这例人不允许做生意,除非辞职,如果你想做生意,必须有足够的资金,明白吗?”

杨前点着头。

杨限又面向杨光:“二哥,你是该出来做一些生意了,但目前还不成熟,过年把再说,我心里放着呢。”

11、杨进家。杨进的手机响了,杨进抓起电话,“喂,是我。”

电话里杨前的声音:“我是杨前,我从老四那儿刚刚来过,他那儿好多生意可做。”

杨进:“你想做什么?”

杨前:“我想搞一辆货车跟他后面跑。”

杨进:“那可是几十万啦,你有吗?”

杨前:“我那有哇,所以想到了你,你看我们兄弟的情分上帮帮我,我也好贴补贴补家庭。”

杨进:“恕我没本事,几十万我都没见过,你还是再想别的办法吧。”

桂云套耳听着,手机挂了,桂云:这事我知道,老四跟我讲过,要是你的钱不帮助给别人,要是你的钱早到我手中,别说一辆,两辆我也能凑合,你看和你一起的,人家有门面的有门面,有汽车的有汽车,你认命吧。”

12、夜已深。杨光房间。杨光躺在床上睡不着,香云的身影出现,香云朋友的身影出现,阿娜多姿。副科那奉承的脸,胡队长那猛吃猛喝的劲儿还不时地出现在他的眼前,想着想着,他睡熟了。

【梦境】钞票大把大把地向杨无身边飘来,然后大捆打捆地向杨无流进。

杨无住上了洋房,还有了小轿车。

杨无抱着美女亲吻着,亲吻着,陶醉在甜蜜之中。

铮亮的手铐,警笛声声,下来一群警察。杨无畏缩,畏缩,他掉过身去猛跑,嘴里好不停地呼唤,“二哥,二哥,二哥!”

杨光一头翘了起来,浑身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林如:“你怎么啦?”

杨光:“没什么,我做了个噩梦。”

林如:“梦见什么啦?”

杨无:“我梦见了老三------,没什么。”抓起电话,拨打着号码。

13、工地。杨无宿舍。杨无打着哈欠,带着困倦,“喂,是二哥,深更半夜的有什么急事吗?”

电话里:“没事。”

杨无:“没事你打什么电话,吓了我一跳!”

电话里:“我从你那儿回来就是不放心,你身边的人复杂呀,你可要留点神。”

杨无不耐烦地:“知道,我们都有规章制度,都按原则办事,绝没有差错的。”

电话里:“那很好,要记住,你是从农村上来的,有个好工作不容易,可不辜负家庭对你的期望呀,再说,读了多年的书要读到正道上,我们不求富贵,但求平安,------”

杨无:“知道了,以后没什么事深夜别给我打电话,还有什么话吗?没事我挂了,再见。”挂了电话。

14、夜深了。杨无房间。桂云已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桂云急忙关掉电视,熄掉灯。

有钥匙开锁的声音,门被反锁了,传进杨无的声音,“桂云,开门。”

桂云不理。杨无继续:“桂云,开门。”

桂云:“你还知道回来呀。”

杨无:“别闹,影响二面邻居休息。”

桂云打开门,打着哈欠,“我看你把这个家忘了算了。”上了床。

“哪能呢,”杨无也解开衣服上了床,与桂云躺在了一起,想与桂云亲热。

桂云拦住:“别动。”杨无还是嬉皮笑脸,“你还生我的气呀。”

桂云:“你是干部,谁敢生你的气。”

杨无:“这就对了,”仍嬉闹着,桂云打了他的手,“叫你别动就别动,今天不方便!”

杨无缩回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15、歌厅。舞步攒动,人群簇拥,音乐声响,歌声嘹亮。灯红酒绿。

杨无和豆豆舞着步子,沉浸在眉来眼去之中。

豆豆向杨无怀中倒去,杨无没有拒绝。

包间。杨无和豆豆喝着酒,你一杯,我一杯,喝的正开心。

16、舞厅外。香云打着手机:“喂,他们进了舞厅,对,好,好。”

杨无和豆豆走了出来,豆豆圈着杨无的胳膊,杨无拒绝,二人并排行走着。

香云继续拨打着手机:“喂,他们出来了,往北的方向去了,好,好。”

17、桥下,街灯昏暗。豆豆走了过来,,杨无跟着,

豆豆止住脚步,杨无一头扑了过来一把把豆豆搂在怀里,“快想死我了。”

豆豆假意推辞:“别别,”还是投到了杨无的怀抱。一阵亲吻,-----

身旁站着一个人,豆豆不由倒吸了口凉气,慌忙拉紧衣服,离去。

桂云怒火中烧:“你整天忙忙的,就这样忙的?”

杨无:“别,别,小点声。”

桂云:“还小点声?我就要大点声,大声喊,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还要到你单位去宣传,他们的职工是怎样不要脸面的。”

杨无:“别别,咱们有话还是回家说,不,还是这儿说的好,家里不隔音,”他一膝着地:“桂云,我求求你,饶过我这次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桂云:“还有下次?”

杨无:“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桂云:“打电话,叫你大哥二哥过来!”

杨无:“别,别,我求你了,这样太没面子了。”

桂云:“你还要面子,干出这种事还要面子?”

杨无打着自己的嘴巴:“是是是,是我不要脸,我不要脸。”

桂云:“你二哥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看着你,你要我怎么看是好?”

杨无:“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保证今后心目中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桂云:“别哄我。看来这个家你当我是不放心了。”

杨无:“你当,你当,工资全归你,不不,奖金也全都归你。”

桂云:“起来,看你那熊样!”

18、工地。货场前。胡队长和副科耳语着什么,副科点着头。

19、黄沙堆前,向山一样的黄沙存放着。杨无来到沙堆前,抓起黄沙观看,副科走了过来。

杨无:“这黄沙是谁进的?”

副科没有着声,只是低下头。

杨无:“这哪是黄沙?分明是泥沙,我跟你说过多遍,一定要把住质量关,今天我再跟你说清楚,不管是什么关系,不管是哪位领导点的头,都必须退货!”

副科:“杨科,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杨无:“这儿不能谈?”

副科:“其实这货-----”

杨无:“说呀,你说呀?”

副科:“其实这货是你家老大的。”

杨无诧异:“我家老大?他什么时候来过?”

副科:“就是前阶段在一起吃饭的那一位。”

杨无想起来了:“他是我家老大?那也的退货!”

已有货车拉走沙石,杨无指着货车,怎么回事?怎么有沙石拉走?”

副科低头不语。

20、电话亭旁。杨前抓着电话:“是老二吗?”

21、工地上,杨进手机靠在耳朵:“是我,有什么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