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39

心愿 陶光轩 5461 2013-06-27 13:02:21

  1、杨前家。杨进抓着大哥大,“嗷,嗷。”

乡党委办公室。小密放下电话思虑着,然后向会议室走去。

杨前家房间房间。杨前妻整理完毕,他拿出针管和药,打碎了药瓶口开始吸起药水来。

杨进妻松开裤带扒去裤腰,洁白的臀部露了出来,她开始注射----

杨进急忙奔了进来,“住手!先别打,跟我走。”

杨进妻拎着包袱随着杨进的拖拽,“上哪?”

杨进:“我也不知道。”

2、乡党委会议室。小密走了进来,“书记,有个情况向你汇报,有人举报,供电局杨进躲胎在他哥哥家,现在快生了。”

书记:“室内的所有人骑着车子跟我走!”

3、车棚,书记取出车子,其他人也陆续取出车子,上了路。

4、乡村路面上,杨进拖着妻子快步行走着。妻子:“我走不动了。”

杨进:“走不动也的走!”妻子只好跟随着,速度越来越慢。

5、水泥路面上,自行车急速行驶着。

6、乡村崎岖的路面。杨进仍然拖着妻子艰难行走着,他发现了自行车队。妻子走不动了,她一屁股坐了下来,“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杨进:“不行,人追上来了,前面就是桥,我们到那儿躲一躲。”

妻子点着头跟随着。

7、桥下。杨进和妻子走了进来,喘着粗气。

桥上。自行车队急速而过。杨进和妻子都叹了气。不远处有一草垛,草垛有一大窟窿,杨进过去视察一下,向妻子招招手,妻子窥视着跟了进去。杨进用草堵上,双方深深叹着气。

8、杨前家院内。自行车队闯了进来,架好车,有人在喊:“杨前,杨前。”

“在!”杨前走了出来,这时已有人闯进东屋西屋厨房。

东房出来的人:“报告,没人。”

西房出来的人:“报告,没人。”

厢房出来的人:“没人。”

书记:“他两走不了多远,跟我四处找!”人们纷纷离去。

9、草垛里杨进夫妻俩静静地躺着,妻子不耐烦了:“是谁----”

“嘘!”杨进听到了说话声。

草垛外。书记、小密一行人奔了过来,有人欲拉草。

小密:“快,那边有人!”一行人追了过去。桂芳:“我看还是去杨光家,那儿要好些。”

杨进嘘了一声,嗟叹地:“人心隔肚皮呀。”

桂芳:“这也不能去那也不能去,难道我们就呆在这里不成?”

10、天黑。杨伟打桥上路过听见有人低声:“杨伟。”杨伟顺音寻找着,原来是杨进在叫,“二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杨进:“我遇到难题了。”

杨伟:“什么难题。”

杨进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杨伟:“嘿,这不是难题,跟我走。”杨进和妻子跟着杨伟。

杨进:“安全吗,生孩子是要叫唤的。”

杨伟:“不妨事,我家有地窖,战争时候刨的,现在当菜窖挺不错。我看你们住那儿准安全。”

杨光家。林如正在犯愁,杨光走了进来,林如:“你来的正好,听说杨进二哥生二胎被人举报了,我正为这事犯愁。”

杨光:“怪不得杨前家那么多人,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放心,吉人自有天相,二哥二嫂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林如:“你说这事也怪,这事只有我知道呀。”

杨光:“你也别自作多情,兴许别人早知道了,你别多心了,我还急着去安徽,家里的事全依仗你了。”

林如:“别,你再等会儿,我心里不踏实。”

杨光:“可我有很多事要办。”

林如:“再等一会儿,算我求你了。”

11、杨伟家。杨伟敲着门,杨伟妻打开门。杨伟:“闲话少说打开地窖,把里面收拾干净撒上花露水,铺上舖,可不怠慢了城里人。”

妻:“哎。”开始忙碌起来。不一会收拾完毕,杨进和妻子走了进去。

杨伟:“我还要去安徽,我就不进去了,生孩子的事我也帮不上忙,你们的事由我妻子全权负责,相信她会伺候好的。”

杨进:“你忙吧。”

杨进妻走进地窖,开始打针。

12、杨前家。杨进坐在桌旁喝着酒。传出妻子的声音:“二叔二妈现在也不知道怎样了,你爸都出去找了,你不能出去找找?”

杨前:“大黑天的上哪找去。”

杨前妻:“我要是身体好,我就去找,人家对我们是什么心我们不知道吗?”

杨前:“别说了。吃完了就去找。”

妻子:“哎,你能知道是谁泄的密?”

杨前:“这还能有谁,想朝上爬呗。”

妻子:“我猜也是他,我要出去骂人了。”

杨前:“还有,我认为这事与林如也有关系,她知道这事。”妻子点着头。

13、黑天。听出杨前妻的声音:“各家各户听着,我要骂人了,我家没得罪哪呀,也没刨哪家祖坟,就二叔想生孩子有人都障碍不得,我抄他八辈祖宗,这种事也能告密,哪家不生儿育女,除非不能生,我看不做好事的人不得好死,下十八层地狱的----”

杨风家。秀云在织着衣服。

杨前妻的声音:“那个绝八代的听着,告密的人不得好死从小的往上死,---

杨风走了进来:“她在骂谁?”

妻子:“骂告密的。”

杨风:“什么告密,告谁的密?”

妻:“老二家回来生孩子,有人告了,乡里来人抓了没抓住。”

杨前妻骂声继续:“他生不了二胎还不让人家生,我看他家那一个也保不住,也的死,人不能做坏事,会遭报应的---”

秀云:“你觉没觉得在骂我们家?”

杨风:“骂我们家?你告密了吗,我告密了吗?让她骂去吧,我们心里停当着呢。”

骂声继续:“告密的人听着,想朝上爬,也不能这样爬,爬了掼死了没人接着!”

秀云:“这分明是骂的我家,这可是屎盆呀,我出去看看去。”

杨风:“别去,这个时候插上一杠子人家就更怀疑我们了。”

秀云:“就这样任凭她骂?”

杨风:“任她骂去,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秀云压住性子。

14、听见了娃娃的哭声,地窖,小孩已分娩出来,杨伟妻忙碌着,杨进:“你猜的真对!”

杨进妻:“你不骗我?”

杨进仍笑着:“骗你是小狗。”

杨伟妻抱过小孩给杨进妻看着,杨进妻露出灿烂的笑容。

是乎还听到杨前妻的骂声。

杨进妻:“他这是在骂谁呀?”

杨进:“不清楚。”

杨进妻:“我总觉得在骂杨风。”

杨进:“不管他,由她骂去吧.”

杨进妻:“你马上联系汽车,咱们回家!”

杨进:“这就回家?”

杨进妻:“没事,不进风是了。”

杨进:“好,我这就去联系。”

杨光家。杨前妻骂声继续,“告密的人听着,人家把心都交给了他,她别不当人情,反过来还告人家的密,天地良心,我看他这辈子准生不了儿子,该死的,天打五雷轰----”

林如:“我总觉得是在骂我?”

杨光:“别猜疑,你告了吗?”

林如摇着头,“没有。”

杨光:“这就对了,农村妇女就这样,她爱怎么骂就怎么骂去,骂够了也就完事了。”

15、杨光家。一猪圈里的猪开始出栏,有人抬着猪,杨凯华执着秤,买主数着钱。

林如接过钱,面带笑容。

16、轿车开进了村子。轿车开进了杨伟家院落,人们围观着,杨进妻裹的严严实实上了轿车。

杨凯华奔了过来:“二子,生个啥?”

有人说:“有把子的。”

杨凯华高兴的口水都流了出来。面向杨进:“不回家住了?”

杨进:“不了,再见”

杨伟妻和杨进妻依依惜别。杨进妻:“谢谢了。”

杨伟妻:“客气个啥,有空常来!”杨进妻点着头。

鞭炮声响,轿车离开了地方。轿车驶向远方。

17、轿车里。杨进妻望着杨进:“你害怕了?”

杨进:“害怕个啥,大不了开除。”

杨进妻:“这就对了,到家买挂鞭炮炸炸,喜庆喜庆。”

18、轿车驶进杨进家门口。鞭炮声响了,人们围观过来。杨进妻抱着孩子下了车。

有人问:“生个啥?”杨进妻:“男孩。”

人们:“福气福气。”

19、杨风家。杨风和林如坐着。林如:“大哥,我想装个电话。”

杨风:“这要好多钱呀。”

林如:“钱我已经准备好了。”

杨风:“如果从我家分呢?”

林如:“你家已经是分机了,再分没有必要。”

杨风:“也是,不过,装了电话可烦人呀,深更半夜刮风下雨来电话你得接,三里五里你的传。”

林如:“这没什么,主要是方便自己,你说就这饲料就够我烦的,有了电话,打过去就可以送过来。”

杨风:“如果是这样,那我差人给你办了。”

林如:“谢谢大哥。”

杨光家。安装电话的人拖着线,忙碌着,林如敬着烟,人家:“不会抽。”

不一会电话装好了,可以试了,林如抓起电话拨打着号码,电话通了:“妈呀,我是如儿。”

电话里:“你是如儿,在别人家打的电话?”

林如:“不是,是我刚安装好的。”

电话里:“那太好了,今后我们可以直接联系了。”

林如:“妈呀,我想你呀!”

电话里:“别哭,别哭,妈会难受的。”

林如:“妈,我不是在哭,我是在高兴。”

电话里:“婆婆好,家人好吗?”

林如:“好,都好。”

电话里:“猪养得好吗?”

林如:“好,第一栏已经出了,价钱买的很好,第二栏已经有人定了,第三栏估计也不成问题。”

电话里:“这要苦坏杨光了。”

林如:“他呀,更忙着呢,家里买了收割机,现在在安徽呢。”

电话里:“啊呀,这不忙坏你了吗,你可是手不提蓝肩不担担的呀,快回来让我看看,一定瘦了,黑了,你可是妈的心头肉哇,当初我不叫你嫁那么远,你偏嫁,现在想看你都很难。”

林如:“妈您放心,等杨光回来我就回去,给你捶捶腰捏捏背----”

电话里:“行了,行了,只要你过的好妈就算享福。”

林如:“弟弟弟妹他们好妈?”

电话里:“好,好,你弟弟还学着开车,将来还要买车,够烦的。”

林如:“需要钱跟我说一声,我想办法。”

电话里:“行了,行了,照顾好自己就不错啦。”

林如:“哎,猪又叫了,我的去,不聊了,再见!”他放下电话急匆匆向猪圈跑去。

20、杨光家。杨好骑着自行车来到家门口:“二嫂。”

“哎。”林如从猪圈探出头来:“好妹回来了,今天怎么有空呀。”

杨好:“有空,今后都有空,就是要回来看看二嫂看看妈。”她坐到洗衣盆帮着洗着衣服。

母亲走了出来,“还是女儿好,能帮着干活。”

杨好:“妈,早饭吃了吗?”

母亲:“有你二嫂在,你尽管放心。”

杨好:“二嫂,我有对象了。”

林如激动地:“真的?好哇,好妹这个年纪也能找对象了,不会是农村的吧?”

杨好:“是从农村上来的。”

林如:“很好,什么时候带回来让我们长长眼?”

杨好:“想看?”

林如:“当然。”

杨好:“那可要见面礼的喓。”林如:“放心,不会少你一个指。”

杨好:“那就下星期日。”

林如:“一言为定。”

杨好:“一言为定。”

21、杨进家。杨进做完夜宵端到妻子面前,妻子接过吃着,“我最近一直在想,是谁告的密?”

杨进:“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别放在心上了。”

妻子:“不行,这可是一辈子仇家事,你想呀,不是有人给我们通风报信,我们小二肯定没了,那就惨透了,十月怀胎的罪白遭了,你说是谁缺德鬼,我们与他有什么冤仇,非要我们断代不可,是谁?我要是知道了绝不饶恕她!”

杨进:“又能怎样,反正我们是背理,谁都有权举报。”

妻子:“别的人举报可以,要是按大嫂骂的那个人绝对不行,我们对他簿吗?不簿,他怎么会在我们身上动刀子,你说有可能吗?”

杨进:“他怎么会呢,别人不知道,我能不知道?我和他相处十几年,在一个被窝拱了好几年,我太了解他了。”

妻子:“人心隔肚皮,有人为了升官,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得出来,等我月子做完,我要亲自问问他,是他,绝不放过他!”

杨进:“好了,好了,月子底下不能烦神,这件事到此为止,别人调得过脸来,我还调不过脸去,得饶人处岂饶人,二子不是生下来了吗,这就是给告密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妻子:“话是这么说,可我们也不能虚惊一场,得要举报的人花代价。我说他爸,你说那通风报信的那个人会不会如大嫂所骂的会是林如?”

杨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妻子:“可这事她是知道的呀,”杨进:“知道的多着呢,大哥大嫂也知道,他们能告密吗。”桂芳:“说的是。我在想,来我们家的是乡干部,那一定举报人是向乡里举报,乡里你熟悉的人不就是小密吗?”

杨进:“对,象是他。我说夫人,不管查到是谁,我们心中有数是了。”

妻子点了点头。

22、邻居家。小夫妻俩嘀咕着。妻子:“生了儿子看他家得意的样子,路都不够走了,你说,计划生育抓的这么紧,她硬是给生下来了,这里会不会有人暗地里支持呀?”

男人:“说不定,没有人撑腰是断然生不下来的。这下有他家好看的了。”

23、供电局办公室。杨进坐在一旁,局长怒火中烧,拍着案子:“这全是你干的好事,尽然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生了孩子!你生个孩子是小,我们的事可大了,先进单位没了,还要吃上级批评,给我们工作带来多大被动.”

杨进:“局长,我不给你为难了,你开除我吧。”

局长:“开除你,宰了你我也不解恨!全局如果都向你这样,我们计划生育还怎么搞,回去写个深刻检查,根据你的认知态度再作决定,不过,你的降级处分是免不了了。”

杨进:“谢谢局长。”

局长:“谢啥谢,工作还要好好干,等你家属身体好了,结扎!”

杨进:“是。”

24、村支部。王平和杨风站着谈话。王平取出辞职报告递给杨风,“你看看,这只是副本,正本已递给了乡党委。”

杨风诧异地:“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我们干的好好的,是不是也要我辞职!”

王平:“不,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让贤,你有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我已向党委举荐了你,估计党委很快就会批下来,你好好干吧,我相信你。”

杨风:“那你调到乡哪个部门上班?”

王平:“辞职,辞职就是什么都不干了,下海,看能捞点鱼上来。”

杨风:“混蛋,你混蛋!当初我不愿意干你拿党和党性来压我,现在想拍拍屁股走人,你休想,我也打辞职报告,看谁跑得快!”

王平:“老同学,别任性了好不好,我这次下海,找对了路子,机会难得,你就放我一马行不行?”

杨风:“不行,当初我要是搞煤炭生意也许早就成了百万富翁,你说过,一人富不算富,全村富才光荣,我信了你,现在全村还没富你就想开溜,没门!谁稀罕这几百快钱工资,连自己吃喝都不够,还养什么老婆孩子!见鬼去吧!我的报告应该交给你是吧,我先口头报告,纸质报告随后就到,再见!”

王平:“杨风,杨风!”他长叹着。

25、河流旁。杨风静静地坐着,不时地扔着泥团。

王平走了过来,坐下,“还生我的气呀,我承认我自私,我对不起老同学,不该把老同学朝风口浪尖上推,可老同学经受得起风浪呀,这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呀,一把椅子是坐两个人好还是一个人好?施展手脚干吧,早日实现你的愿望。”

杨光:“你什么时候走。”

王平:“你是想为我送行?免了,让我们谁都欠着谁。再见!”

两人紧紧握住手:“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