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42

心愿 陶光轩 5230 2013-06-27 13:02:21

  1、通往杨前家的路面上,杨进妻一手拿着花圈走着,林如抱着杨进的孩子.

唢呐声响。有人报:“杨进家的到。”

已有人从杨进妻桂芳手中接过花圈。

杨进:“我的内务大臣到了,有什么事找她。”

杨前来到桂芳身边哭哭啼啼,“她二妈,你来啦,中年丧妻,我的命好苦哇,要不是看在两个孩子面上,我也想和她一起去了--”

桂芳不屑一顾,“既然杨进说了,我也就不推诿,大家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人们称赞点头。

2、杨前家来来往往的人群。桂芳和别人商量着事务。

桂芳从包里取着钱。一切礼仪如期举行。

3、杨前妻出棺。

4、杨前家门前,祭神仪式正在进行。

5、浩浩荡荡厚送的队伍。

6、一堆坟土。

旁白:“这几天,裘桂芳扮演了《红楼梦&gt&gt中王熙凤的角色,按照乡风礼俗把丧事办得仅仅有条,人们夸口称赞,也使杨前感激涕零。”

7、杨前家堂中。桂芳坐在桌旁。杨前走了过来:“他二妈,这次事情真的很亏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事情怎么办,我代表全家谢谢你,谢谢。”

桂芳:“不用,以后你给我省点心就行了。”

杨前:“他二妈,我哪有不省心的事与你?”

桂芳:“要说明吗?”

杨前:“要说明。否则我不明白。”

桂芳:“好,我就让你明白。你说我生小二子能有谁举报呢?”

杨前:“不知道。你总不能怀疑我吧,我赌咒发誓----”

桂芳:“别,你拿什么赌咒,拿什么发誓?你父母是杨进的父母,你儿女是杨进的侄儿侄女,你又是杨进的大哥,你要拿你自己赌咒更不可以,你若有三长两短,老二又得花钱。”

杨前:“这么说你赖上我了?”屋里站满了人。

桂芳:“不敢,我说老大,今后没什么事你就别到我家去了,我家不欢迎你,你也不要再纠缠老二了,我们也有我们的家庭,我们也要过我们的日子,请你不要再打搅我们了行吗?”

杨前尴尬地:“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桂芳愤怒地:“走人!”离去。

8、村道上。桂芳气愤地走着。杨进驶着小货车行来,“你今天是不是过分了?”

桂芳:“我过分?有好多话我还没说,他凭什么不自食其力,凭什么总在我家打算盘,我们哪次吵架不是为了他?他就指望我这个家散了才甘心!”

杨进:“我说不过你,你慢慢呆着吧!”他加大油门,驶去。

桂芳更加气愤,脱下鞋子扔去,她又瘸到鞋子旁,穿上。

9、杨前家堂中。杨前坐在桌旁,气愤难消。

至宝走了过来:“爸,你就别往心里去了,二妈对我们不错,我们对不起人家。”

杨前愤怒地:“你懂个啥,美了她,不是你妈刚去世,我现在就去骚扰她。”

至宝:“二妈都说不与你往来了,你还骚扰人家干嘛!”

杨前:“我就赖上她了,怎么样?我心中早有计划,本想过一阶段再说,不,你现在就去说,按照我的话就去说,他与至宝耳语着。”

至宝:“不去。”

杨前:“你去不去,去不去?”

至宝:“爸,我答应你去,不过现在不能去,你想,我妈尸骨未寒,现在就搬出这么个故事来,对我对你都不好。”

杨前:“也好,过阶段再说。”

10、杨光家。一家人围在桌旁吃着午餐,杨前来到门前。

杨光面向杨前:“吃了没有?”

杨前:“没有。”

杨光:“那就坐下来一起吃。”

杨前坐下,“有酒没有?”

杨光:“你来了还能没酒?”他取出酒。杨前自己倒了一杯,又与杨光倒了一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说本来我很感谢她,这下好,一点人情都没有了。”

杨光林如只是盯望着杨前。

杨母:“我说杨前,老二一家对得起你了,别不知足。”

杨前:“知足,很知足,我难为她,可他不存情。要我也没办法。”

杨母:“我说老大,凡是都有一个度,老二支持你这么多不一定完全出之内心,二家的为了你胳膊打断了,还闹了离婚,要不是杨光赶到撕掉协议书,也许他们现在就各奔东西了,他们俩各奔东西不要紧,可苦了两个孩子,你要大局为重呀。”

杨前:“我不管,反正他们有的是钱,你知道吗?他一个人要赶上普通工人十几个,我不跟他要与谁要去,反正我现在是光棍一个,他不照顾我谁照顾我?我现在已有计划,他老二必须与我养老。”

11、杨进家。杨进坐在沙发上。至宝坐在椅子上气愤难消,“二叔,你说我妈才去世多长时间,他就要填房,这怎么能对得起我死去的妈。”

杨进:“早是早了点儿,不过你爸岁数也不算大,到时他要娶一个你就让他娶去吧。”

至宝:“他娶一个我无所谓,关键是-----”

杨进:“关键什么?”

至宝:“关键他---有三妻之命,你说我死去一个亲妈已经够我伤心的了,我还要去伺候两个后妈,这算什么呀,我要为他还要戴三次孝,我家不办喜事尽办丧事了。”

杨进自语:“说的也是。”

至宝:“我现在左右为难,让他娶吧家庭条件不允许,不让他娶吧家庭条件还是不允许,说实话,我这个爸不太下苦,他也说了,不让他娶他也就不下苦了,都怪我无能,要是有本事养个父亲又算什么呢?”

桂芳在门前听着。

杨进关上门,“这么办,你回去告诉你爸,就说我说的,要他不要娶了,以后的事我自有办法,你叫他下午到我办公室去一趟。”

至宝“哎”了一声,欲走。

桂芳:“留至宝在这儿吃饭。”

至宝:“不了,我还有事。”

杨进没有挽留。

12、杨进房间。杨进还在熟睡着。桂芳来到一旁打着电话,“喂,是我,桂芳,麻烦你下午跟踪一下杨进,他马上上班了,他已经起身了,好,好。”

杨进已起身洗脸穿衣。

杨进离开家门。

13、杨进家门外。杨进骑着车子离去,一个中年妇女尾随着。

14、杨进办公室。杨前早早到来,不时地盼望着。

杨进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杨前满面堆笑。

杨进:“你的事至宝都跟我说了,我赞成至宝主张,剩下的就是养老的问题,这么办,我这里还有一点积蓄,两万三,够不够?”

杨前:“够,够了。”

杨进:“现在就跟我去银行去取。”

杨前:“好的。”暗暗窃喜。

15、工商银行。杨进架好自行车,锁上,进了银行。杨前跟了进去,

中年妇女也跟了进去。

16、工商银行柜台。杨进取出存折递了过去,不一会出纳递出两万三千多块钱。杨前急急忙忙将钱揣进衣兜里。中年妇女望着杨进,又望着杨前。

出纳递出回单。杨前头也不回地走了。中年妇女捡起回单。

17、回单出现在桂芳面前,桂芳气的牙咬得咯咯响。

18、杨进房间。灯光已亮。杨进看着电视。桂芳走了进来,心平气和地:“下午上哪去了?”

杨进:“上班。”

桂芳:“老大找你有什么事?”

杨进:“你跟踪我?!”

桂芳:“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杨进:“谈一些家事。”

桂芳:“还去了一次银行吧。”

杨进:“你这是----”

桂芳:“回答我的问题!”

杨进:“去了。”

桂芳:“取了多少钱?”

杨进:“你应该知道。”

桂芳:“按我估计一定是不小的数字。”

杨进:“没有,就几百来块钱。”

桂芳:“本金两万三,”她抛出回单,:“你傻呀,你二百五,你白痴!我们家出了你这么个白痴,你爸你都没给他养老,你倒给他养老,你吃了他的野药了是不是?两万三,两万三!这是个什么数字,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挣不了的数字,你跟我要回来,马上跟我要回来!”坐垫茶杯-----向他砸去。

19、字幕:“三个月后。”

医院。妇产科。林如躺在产床上叫唤着,不一会,听见了娃娃的哭叫声。

门前。护士高叫:“23号”。

杨光急忙凑了过来:“在!”

护士:“女孩。”

杨光面带笑容。

20、杨光房间。杨光抱着小孩逗乐着。“我们有女儿了,有人叫我爸了,我要把我女儿养好穿好,到城里上学,上一流的学校,我说孩子她妈,今后我们再挣钱得提留部分钱给孩子,百分之十怎样?农村就是这不好,用钱不计算,我不能亏了孩子。”

林如:“我说过,你家用钱的地方多,这百分之十只是说说而已。”

杨光:“不行,说什么也要把女儿培养好,这是我一生最大的一件事”。

林如:“好好好,你的女儿,培养,培养。”

杨光抱着小孩逗乐着。林如:“小孩名字起好了吗?”

杨光:“还没有,你想好了吗?”

林如:“也没有。”

杨光:“她是至字辈,再起一个字就行了。”

林如:“我看就叫智慧吧。”

杨光:“智慧好,就叫智慧。”

伯母走了进来:“我来看看我的大孙女。”接过孩子。

杨光:“叫奶奶。”

伯母:“她哪会叫呀,明年再说。”

杨光:“大妈,我母亲身体也不好,这孩子就由你照应了。”

伯母:“你放心,就是再生个小二子我都带,”

21、风在刮,雨在下。杨母房间。杨母坐在被窝里咳嗽,不时地摇着头。

杨凯武关照着,不时地拍着杨母的后背。

杨母:“孩子他爸,这次我怕是不行了。”

杨凯武:“别胡思乱想,没事的。”

22、医院。肿瘤科。杨母的胸透片放到桌上。

医生:“病人的癌细胞已经扩散。”

杨光:“医生,能不能还有医治方法?”

医生:“没有,她的体力已经不允许,还是回去准备后事吧。”

绝望的音乐响起。杨光眼圈红了。

23、医院。门外。杨母:“他爸,我想五儿了。”

杨凯武:“那就去吧,等杨光回来我们一起去。”

杨光走了过来。

杨凯武:“杨光,你妈要看看五子。”

杨光:“去,这么近,一定去的。现在就去。”

24、重点中学。(高二)三班。学生们正在上课。杨光站到了窗下,他发现了杨明。下课铃响了。杨明走了出来,激动地:“二哥。”二人一阵亲抱。

杨光:“看谁来了。”

杨明来到杨母身边,“二妈,二爷。”

杨母点着头,杨凯武也应着。

杨明圈着母亲的胳膊:“二妈,我今后不叫你二妈了。”

杨母:“叫啥?”

杨明:“你是我妈,你就是我妈。”

杨母激动地望着丈夫,望着杨光,泪水流了下来,“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趟我没白来。”

杨明继续圈着母亲的胳膊,“妈,你是不是身体不好呀,我看你瘦了。”

杨母:“没有哇,精神着呢。儿啦,这阵子是不是功课太紧呀,好一阵子没回家了。”

杨明:“是太紧了,等忙过这阵子也就轻松了,妈,今天不走,晚上我陪你看电影,逛公园。”

杨母:“哪能耽误你时间,记住,一定要把学习搞好。”

杨明点着头,“等忙完这阵子,我一定回去陪陪您。”

母亲兴奋地点着头。

上课铃响了。杨明:“妈,爸,二哥,你们别走。”

杨母:“哪能呢,能再看上你一眼我就满足了。”杨明娇滴滴地落着泪。母亲:“傻孩子,上课要紧,我们这就要回去了,记住,有空就回家!”

杨明点着头,依依惜别。

25、杨母房间。杨母坐在床旁,在甜蜜地回想着杨明的声音,“你是我妈,你就是我妈!”

杨凯武端上热腾腾的鸡汤,“儿子认母亲,今天你是最高兴的了,来趁热喝口鸡汤。”

杨母点着头喝着鸡汤,不料呛了一口,紧急着一阵咳嗽,杨凯武拍着妻子的后背。杨母:“我知道这次是趟不过去了,我对死无所谓,就是有点点遗憾,没有亲眼看到他们四个成家立业,我还有许多事还没做。”

林如:“你做了,你做了很多,你已把他们培养成仁,使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前途,这就足够了。”

26、树干光秃,雪花飘落。杨母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吸困难。

杨光:“妈,是不是要拍电报叫老三老四他们回来?”

母亲:“别,别惊动他们,他们还有几天放假?”

杨光:“还有三四天。”

母亲:“我等。”她又面向杨凯武,“老头子,我走后最不放心的就是你,看你整天愁眉苦脸地,这样会伤身体的,没事,人迟早会走这条路的,我已经没有遗憾了,我们有一群儿女,他们今后会孝顺你的,你要高高兴兴地活,快快乐乐地活,这样我才能高兴,安逸。”

杨凯武:“你放心,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去做的。”

母亲:“大嫂。”

正在一旁照料孩子的伯母走了过来,紧紧握住杨母的手。杨母:“大嫂,真为难你了,让你这么大岁数还整天带孩子。”

伯母:“没事,我已经习惯了,你放心,只要三子四子五子需要我,我都帮他们带。”

杨母欣慰地点着头。

“二子,”杨母拉着杨光的手,讲话继续,“妈最对不住的就是你们夫妻俩,为了这个家跟在妈妈后面吃辛受苦,无怨无悔,他们兄弟几个有了今天,你们功不可没,妈妈总在想,等他们成功了妈妈再与你补偿,可妈妈现在不行了,家庭的担子就要落到了你的肩上,二子,担归担,但要有个度,你毕竟和他们是兄弟,没有过大的义务,他们成家立业的债务拉大了由他们还去。”

杨光噙着泪水:“不会的,妈,不会的。”

杨母:“听妈话,你们毕竟也是一个家,你们也有你们的事做,尤其是孩子,今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杨光:“快了快了,把他们成家立业再料理这个家不迟。”

杨母:“还有,你爸今后还是你们照料的好,你兄弟他们都有孝心,但他们都在上班,怕是不周全,但无论你爸在谁家生活,他的工资都归你,算是给你的一点点补偿。”

杨凯武点着头。

杨光:“妈,你就不关心太多了,还是养身子要紧。”

27、杨风家堂中。秀云一边扫着地,一边肚语着,“妈妈,我伤心的妈妈,你劳精费神把儿女养大,自己却命短去着天堂,你怎么忍心劈开儿女,怎么忍心离开孙子孙女,怎么忍心离开这个家乡,还有多少孙子孙女未见面,还有多少福未享,你是个苦命的人儿,你实是让人牵挂肚肠-----,不行不行,这太不悲了。”

杨光走了过来:“大嫂。”

秀云揉了揉眼睛:“妈身体怎样了?”

杨光:“快不行了,只是在等老三老四他们。”

秀云:“我忙完手中的活就过去。”

杨光:“大嫂,你还记恨妈妈吗?”

秀云摇着头,一时回答不出什么。

杨光:“妈想在你这边过世。”

秀云:“可以呀,这怎么不可以?”

杨光:“那好,太好了,我们马上着手办。大嫂,妈妈与你的纠结这辈子没能化解,我有责任。下面的事----”

秀云:“别说了,一切按程序办。”

有人来报:“杨光,你妈快不行了。”

杨光掏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母亲的生平事迹。

纸条掉落到地上。杨光离去。

秀云捡起纸条看着,是乎明白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