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43

心愿 陶光轩 6760 2013-06-27 13:02:21

  1、杨风家。有人来报:“杨风,你妈快不行了。”

杨光急忙离去。

2、通往杨风家的路面上。杨母躺在担架上,有几个人担着担架一路行走着。

3、杨风家,担架抬了过来,秀云忙上前迎接,“妈。”

杨母含着笑容,点着头,“我的后事就在你家了,不在意吧。”

秀云:“妈,你这是哪家话,杨风不是你的儿子,我不是你的媳妇?”

杨母上了地铺。

杨母高兴地点着头:“妈过去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别往心里去。”

秀云:“妈,你哪有不对的地方,都是媳妇不好,媳妇对你不敬了,你有病了,媳妇没有少哭,媳妇有时候还发誓,把你的病给我,你对我们这小家子太好,我们没有想到的你都替我们想到了,只是媳妇不懂事,有时候还顶撞你,但是,妈,我心里可佩服你呢,现在人家都夸二儿媳妇好,我还嫉妒,本来是我的事,我也能做的。妈,什么也不谈了,从现在起,我来伺候你,帮你梳头,帮你洗脸,你的活我全包了。”

杨母欣慰地点着头。

4、杨光心声:“妈快不行了,看到妈和嫂子和解我感到欣慰。这样母亲也能闭上眼了。”

5、母亲一阵昏厥。有人嘀咕:“老三老四他们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母亲依偎在杨好的怀抱。

老三回来了。室内已挤满了人,有人让开道,杨无一看母亲面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泪水欲出眼眶,有人劝说,“别哭,这时候不信哭。”

杨无收起泪水,握住妈妈的手。

母亲醒了,只是强撑着笑容,点着头。

杨限背着行李走了过来,一看门口围堵着人群便加快了步伐。

人们让开了道。

杨限来到母亲身边,收着泪水,一片寂静。

母亲醒了,只是强撑着笑容,只见嘴唇颤动,说不出话来,点着头。呼吸停止。

杨光:“妈呀,我们家的主心骨呀,你怎么说走就走呀----”

6、“妈呀!”声音混杂,嚎啕声不断,响彻云霄,树在转,雪在飘。

唢呐奏响,哀乐声声。

杨明大步流星地走到杨光身边:“这是怎么回事,二哥,这是怎么回事?”

杨光痛哭流涕:“妈妈过世了。”

杨明撕拽杨光的衣服:“怎么不告诉我,怎么不告诉我?”杨光:“怕你功课紧,没能告诉你。”杨明:“看我的那会儿就病了?”

杨光点着头。

杨明白了杨光,来到门前,双膝下跪,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跨过门槛,双膝着地行走到母亲遗体前。

柜台上,录音机在转。

杨明哭着:“妈呀,恕孩儿不孝,来晚了一步,妈呀,你到我校看我,我就看出你身体不好,没想到是最后一别,妈呀,孩儿没在生您气呀,真的,孩儿哪敢生您气呀,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最热心肠的妈妈,你为了孩儿没少牵挂,思儿思出了病,哭儿哭干了泪,每到我生日的那一天你就绝食,你是用行动忏悔自己,孩儿也在为自己争口气,学业不成就不回这个家,现在孩儿学业未成,你却离开了这个家,你可是一天福没享的人啊,你是该有厚福的人,这是天地不公呀,----”

秀云开始嚎哭起来,声音撼动着每个人,“伤心的妈妈。五弟回家来了,送给人家十一年没有一天你不在想他,湖边不知去了多少次,把五儿盼望,每到五弟的生日你都绝食一天,你是在不原谅自己,你是在惩罚自己,现在他就在你的身边,你的遗憾应该抹去,可你却撒手人寰----

“亲娘呀,你18岁嫁到杨家,生有五子都难产,几次差点丢了性命你依然顽强,生产队的活又苦又累,多少男子汉的活你也担当,回来还要洗衣做饭缝补衣裳,充碓拉磨要为家里备成品粮,起早贪黑把儿女供养,没得烧挖树根,冰天雪地拉大扒,人家养儿女早就苦工分,你的儿女只准读书上学,你的苦和累都是你自找的,你的困惑你的磨难是你心甘情愿,在困难面前你是那么坚强,三十岁掉了牙,落了发,十几种疾病在你身上,医生教你休息调养,可你就凭你的精神和毅力在拗撑,哪一天睡下来不喊腰酸背又痛,哪一天不喊心里难受头晕脑又涨,别人早就趴下了,可你就是顽强,不知您饥饿过多少回,不知你昏迷过多少次次,有人骂过你,说你活不到儿女成功,这哪是在骂你,这是在恭维你呀,妈妈,你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女,你早就把生命搁到一旁,现在儿女都出息了,你却仙去,你让儿女撕碎心,你让儿女哭断肠,你的好处说不尽,你的美名到处杨,谁人不夸二妈好,谁人不夸二妈是个热心肠。

“婆婆,我的亲娘,你一直以为我在生你的气,其实我哪敢,我哪配,我是在躲避,我带着气愤却又选择了安逸的生活,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这个家,现在这个家已由弟妹担当,你就放心地走,放心地去吧,儿女们会惦着你,逢年过节会烧钱给你,你在那个世就尽情地享用吧,别再亏了自己,别再让儿女牵挂肚。

“婆婆,妈妈,这一生你是我的婆婆是我的妈,下辈子你还是我的婆婆我的妈----”

儿女们“妈呀”地痛哭着,杨好哭的更凶,她昏厥过去。

7、杨无含着眼泪向纸盆里添着纸,“妈呀,嫂子说的对,你就尽情地享用吧,用完了还有,逢年过节我们会来看您的,儿子不孝,如果不是复读几年早就是你的帮手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妈,你放心,这一生没有伺候好您,我一定把爸爸伺候好,你就安心地去吧!”

杨限也添着纸钱,“三哥说的对,我们一定把爸爸伺候好,绝不辜负您期望。”

林如坐在婆婆灵前,握着婆婆的手,“婆婆,我总觉得你没有走,你在睡觉,你睡吧,醒了我给你弄吃的。”

杨风杨光只是跪着,想哭就哭。

杨光:“妈妈,以前有您在我身边,再苦再累我不怕,现在你离开我们,您放心,我一定多挣钱,来供养这个家。您放心地去吧。”

8、夜深了。儿女们媳妇们仍然在守灵。旁白:“儿女们媳妇们就是这样干守着,他们没有约定,他们也不知道疲惫,是呀,母亲为了他们奋斗了一生,现在她的离世给家人带来摸不去的伤痛,三天,就这三天,母亲就要身负黄土,他们要决意送送母亲,送完母亲这最后的旅程,他们心中都有共同的一句话:母亲走好!‘”

9、一堆黄土。石碑上有杨母的碑文和像片。

10、大嫂的录音哭声继续。哭声止。

11、乡村路上。杨无、杨限漫步走着。

杨无:“成家的兄弟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你看人家电话按了,电脑装了,不是说不可以装,总觉得不是时候,我现在是到娶定终生的年龄了,可我们家底子簿,择偶的条件就要下降,难啦,真的很难。就怕到时候要钱没钱,要什么没什么。”

杨限:“顺其自然吧,相信你会有一个美好的眷属。”

12、旁白:“杨无毕业了,被分配到施工队工作,担任技术员,一年后,杨限也被分配到省城一家大公司工作,担任销售员,杨明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杨光林如目前最关心的是杨无的婚事,,每当杨无回来总是问他的婚事,搞得杨无不想回来。

“杨光又留了三只小母猪,为了下猪仔。他们也明显地知道,养母猪不太挣钱,但总比不挣的好,在国外,养猪够数量的还享有补贴,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能有呢,他们期盼着,还有收割机也不挣大钱,他们又把目光转向了包地,也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13、杨无办公室。杨无在认真地设计图纸。吴队长走了过来,杨无急忙相迎,“吴队长好,坐。”

“好,”吴队长坐下,“工作还适应吧。”

杨无:“适应,适应。”

吴队长:“对象找了吗?”

杨无:“还没有。”

吴队长:“抓紧找,趁这会儿工作不太忙,把婚事办了,过几个月打算把你安排到工地去,那可要吃住在工地的吆。”

杨无:“一切听从队长安排,再苦再累我不怕。”

吴队长:“好样的,我们这儿正缺人才,好好干!”

杨无:“哎。”

14、旁白:“杨无经人介绍,结识了一名小学教师,品貌不错,就是个性较强,杨无总觉得有点合不来,可是自己的年岁已大,一切不能由着自己,凡事得有个将就,于是答应了这门婚事,日期选择在秋后的一个星期日与家人见面。”

15、杨光家厨房。专门厨师在整理着菜肴。

杨光、林如、杨风秀云站在门前不时地望着。杨无带着一行人骑着自行车行了过来,下了车。杨光林如急忙上迎。

杨无面向杨光:“这就是我与你们提到的桂云,这是她妈,这是她爸,这是桂云的同学,也是我们的介绍人叫香云。”又面向桂云他们:“这就是我常与你们提到的大哥大嫂,这是二哥二嫂。”

杨光林如杨风秀云与客人相互握着手。

杨光:“屋里坐。”

人们来到屋里,坐下。茶水端了上来。

人们寒暄着。

杨风:“今天我们大家齐聚一堂,不言而喻,是本着三弟的婚事来的,一句话,只要他们同意,我们没有什么不同意的,这次通过双方接触,我们全家表示没有意见,剩下的就是他俩完婚的事,老三也老大不小了,该完婚的时候了,老三,你打算的怎么样了?”

杨无:“我已与单位争取了一间一厨,估计两三个月就可到手,我现在已去工地,室内布置就有劳二哥了。”

杨光点着头。

杨无:“至于婚期吗,我打算定在年底。”

杨风:“很好!至于婚事我想问问你们那儿有什么讲究吗?”

一片沉静。

林如:“还是桂云说说吧,一切照你们那儿风俗办,该订婚的订婚,该有彩礼的有彩礼,反正你们的婚事不能马虎。”

桂云:“我和我家人商量过,考虑到伯母去世不久,花了不少钱,拉了不少债,这么办,家具你们办,彩电冰箱洗衣机电器产品我们家陪,彩礼吗有两千够了,外加酒饭钱,按六桌计算,要六百,够了。”

杨无白望着桂云。杨光呆望着林如。

林如沉默,突然:“行。”

人们开始轻松,愉悦起来。酒菜上了桌面。

16、槐树下。杨无桂云走了过来。杨无:“你今天的盘子是不是开的太大了?”

桂云:“大什么?”

杨无:“你这计算下来要划到三四千,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桂云:“这也算多?与有条件人家比起来只能算是一角。”

杨无:“人家是人家,我们家毕竟底子薄。”

桂云:“也就考虑到你家底子薄,要不然就不是这个数。再说,你家兄弟多,不要白不要。”

杨无:“我们家情况不同,二哥成家迟,他们都奉献给了我们,现在要也是要的二哥的。”

桂云:“我不管,反正结婚是一辈子的事,这次要不着就一辈子不想要。”

杨无:“我说你能不能把价码降些下来。”

桂云:“你傻呀,你一没房二没地,今后自留地都归他,你等于一无所有,这点家产又算什么?”

杨无无语。

17、村道上。桂云闷闷不乐散着步,林如走了过来,“散步呀。”

桂云:“嫂子。”

林如:“有什么话尽管说,嫂子给你做主。”

桂云:“没什么,嫂子也够难的了。”

后村有人在放树。桂云:“那一帮人在干什么?”

林如:“是钱五的屋基地,当了兵有了工作,现在一家人在城里,这次回来将屋基地买给了钱四家的大儿子,树木也卖了一千五。”

桂云:“城里人也能回来卖基地卖树木?”

林如:“这都是人家自己的。”

桂云:“喔,喔。”她又望着林如:“嫂子,结婚那天我想租两辆豪华轿车。”

林如:“这能要多少钱?”

桂云:“不多,也就几百块钱的事。”

林如:“行,一切依着你。”

桂云:“太好了,二嫂,我的婚事就麻烦你操心了。”

林如:“你放心,保证你满意。”

18、杨光房间。杨光林如躺到了床上。杨光:“我没想到你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三四千,是个不小的数字。”

林如:“这都是脸面的事,不得拖泥带水。”

杨光:“是呀,可这是首例,下面还有三个,维持下来得要万把块,万把块,是个不小的数字。钱好挣还好说,挣不来就要背一身债。”

林如:“看他们一个个有前途,心理坦荡,揹就揹点,揹点债不算什么。”

杨光:“是啊,有你这样的好妻子,我心里就有了底了,是的,背点债不算什么,关键是钱难挣,林如,说起来我还是对不起你,你要是办起了服装厂,成了规模,说不定现在正来钱。”

林如:“说那些干什么,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只要家兴旺,人丁也就兴旺。”

杨光:“还是你看的远,一切听你的。”

19、杨光家。木匠正在制作着家具。

林如料理着小猪。

20、杨无一间一厨的宿舍,杨光制作着吊顶,粉着墙,忙上忙下,忙里忙外,搞得杨光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21、工地。车辆驶进驶出,杨无在指挥着。

吴队长走了过来带着满意的微笑。

办公室。吴队长坐了下来,“听说你和车管所的所长很熟?”

杨无:“是的,我们是大学同学。”

吴队长:“好好,这关系好,要知道,我们手下有二十多辆车子,每年年审就要花去不少,现在能套上这个关系,花钱多少不说,求个方便总算可以了吧。”

杨无:“我看没问题,只要队长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我一定效犬马之劳。”

吴队长:“好好,什么时候结婚?”

杨无:“报告已经递到工会,日子是元旦。”

吴队长:“这日子好,这日子好,全国喜庆的日子。不过,我只能准假一天,第二天必须上工地!”

杨无:“就一天?”

吴队长:“怎么,有什么困难吗?”

22、杨无:“没有,一天就一天。”

23、杨无的宿舍整理完毕。家俱拖了过来。

鞭炮齐响,一片喜庆。

24、杨无的房间。闹房的人络绎不绝。杨风、杨光的脸已成了包公。

杨限、杨明围在人群中,取乐着。

苹果悬挂着,杨无、桂云相互啃着苹果,你推我搡,就是啃不着。

23、一片寂静。杨无的房间,桂云母亲装上米袋,“今天杨无就上工地,就你一人独守空房,按风俗你的脚头得有个米袋,一直要呆到满月,记住了吗。”

桂云:“记住了,他又不是老不回来。”

母亲:“这是风俗,风俗就得按风俗办。”

桂云:“知道,知道。”

24、工地。施工人员正在紧张忙碌着,杨无把关着进出货。一个阿拉多姿的身影出现,身跨着皮包,脚穿着高跟鞋。

杨无迎了过来:“是你,月老。”

香云:“看你够忙的,出息了吧。”

杨无:“什么出息,就是工作,到我办公室坐一坐?”

二人来到办公室。香云坐下,“你们这里的领导我都熟悉,一些货物还是我送的。”

杨无:“是吗,看来你够神通的。”

香云:“听说,进出料都是你负责,今后可手下留情幺。”

杨无:“谈不上,有用都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只要不犯原则。”

香云:“你们吴队长也是这么说的,你放心,不会拖你下水,”

杨无:“你认识我们吴队长?”

香云:“何止认识,我们还是老邻居,人很好,原则性很强。”

杨无:“是的。”

香云:“你是大学生,在他手下一定会有前途的。”

杨无:“但愿如此。”他猫着香云,香云也是妩媚一笑。杨无:“欢迎常来玩。”

香云:“我会的。”

25、杨无宿舍。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桂云急忙迎了出来,看见下车的杨无气愤地:“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多少天了?”

杨无:“知道,不是整天忙吗。”

桂云:“忙忙忙,忙到家都不要了?”

杨无:“哪能,这不回来了吗。”

桂云:“你坐好,我跟你搞吃的。”

手机响了,杨无打开手机,“喂,喂,嗷,啊哦,”他关掉手机,“桂云,别忙了,我还有事。”

桂云更加气愤。“有事,有事,你心目中还有没有这个家!”

杨无:“有,有,等过两天休假,我好好地陪陪你。”

桂云:“陪陪,我要你今天陪我,”她收起手机。杨无一把夺过手机,“别闹!”

外面。汽车喇叭响了,杨无快步走了出去。

26、商场。桂云和香云购着货物。桂云叹息,“杨无整天喊工作忙,也不经常回家,我的生活太单调了。”

香云:“慢慢也就习惯了。”

桂云:“杨无这家伙个性太强,有点独断专行的样子,我恐怕是控制不了他。”

香云:“你想控制他?”

桂云:“废话,谁家女子不想把男人控制在自己的手心。”

香云:“要我帮忙吗?”

桂云:“当然想,你主意多,还是帮帮我出出主意吧。”

香云:“好的,我帮你搞定,听后我安排。”

27、工地。杨无办公室。杨无在办公,吴队长兴奋地走了进来,“哎呀,我们小杨同志面子还真不小,几十辆车子提说你一下子就年审通过了,功不可没,我在想,我们不能亏了人家,好在今后我们还要求着人家,这么办,你从财务科领上一千元给你那车管所所长表示酬谢。”

杨无:“不可以吧?”

吴队长:“你怕是行贿?不要怕,出了问题我担当,如今办事不把礼品放在前面事情就难办或是办不成,再说,人家所长是多大人情,这一千只是小意思,去吧,去吧。”

28、杨光家。一家人正吃着午饭。杨前走了进来:“一家人都吃上了?”

杨光点着头,“搞两盅?”

杨前:“正有此意。”杨光取酒,林如搞菜。

杨光取来酒,斟上。杨前喝了一口酒,“杨无当上了科长你知道吗?”

杨光神若自然,“知道。”

杨前:“那可是个肥缺,这个官位不得了,巴结的人太多了,什么货物都从他手底过,就说黄沙一项一吨赚一块钱,一年要赚多少钱?我要摊上这么个弟弟我就发了,哎,你和他是同胞兄弟,你得去找找他,这个忙他不会不帮。”

杨光:“他们都有规定,亲戚朋友是不允许介人生意的。”

杨前:“那都是骗人的鬼把戏,再说,你搞个冒名顶替不就得了么。”

杨光自语,“说的也是。”

杨前:“所以,你得去找呀,你不找他他找你?锅要趁热端,过了时机就没这个机会了。”

杨光:“老三是个讲原则的人,我怕他不会同意。再说,他去的时间不长,他还是巩固基础阶段。”

杨前:“所以要攻,不攻是拿不下来的,他能给别人做,就能给你做,你是他什么人,要不是你他能上大学?这全村人都知道,全县人都知道,他不给你做就是忘恩负义!别傻了,你为了他们付出的太多了,现在不在他们身上捞一把,还指望在什么地方捞一把?明天就跟我去工地找他,你不好意思说,我说,我就不相信促不成这个生意,答应我,明天去!”

杨光犹豫着。

杨前:“你答不答应?”

杨光点着头:“好吧。”

杨前:“去了杨无那再去杨限,他那可是大公司,发的人可多了,我怕我们承担不下来。”

29、工地。杨无在料理着事务。香云身挎女人包走了过来,身边还跟了一位女的,浓妆艳抹,分外妖娆。杨无迎了过来,被这位妖女吸引了,不一会才伸出手,“你好。”

妖女尖里尖气地:“你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