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51

心愿 陶光轩 3950 2013-06-27 13:02:21

  1、向阳旅社。杨限和妻子急匆匆地来到服务台前,杨限面向服务员:“请问,有个叫杨光和林如的人住在这儿吗?”

服务员:“住过。”

杨限:“住哪个房间?”

服务员:“他们走了。”

杨限:“走了,走了多长时间?”

服务员:“半个小时。”

杨限:“他们上哪?”

服务员:“不知道。”

杨限失意的面孔,站到了门外,面对车水马龙的街道,发出心灵的呼唤:“二哥二嫂,你在哪里?”他的眼睛湿润了,哽咽着“二哥,二嫂。我对不起你!”

2、街道上,杨光、林如漫步在街道上,杨光:“我做错了一件事,这些事不应该让老大知道,看老大讲话水平高,但口不紧,说不定正与别人交谈着,搞的满城风雨了。”

林如:“由他说去吧,反正都是事实。”

杨光:“老三老四都是要面子的人,这样会影响团结。”

林如:“管不了那么多,我们现在都没人管了,杨光,我有点冷了。”

杨光:“我们还是找个旅社住住。”

林如:“不了,我们还是到车站将就将就,明天上车就没事了。”

杨光:“听我劝吧,身子骨要紧。”

林如:“算了吧,能省则省,我受过苦罪受过累罪还没受过冷罪,今天就受受吧。”

杨光捶打着胸膛:“林如,我真的没用,让你受委屈了,我对不起你!”

3、杨风家。杨风和杨伟、杨前喝着酒,杨风:“我们的家庭若是关系搞的不好,我有一定的责任,我早就想开开家庭会,一直没空,其实我们的家庭就需要交流交流,沟通沟通,不是吗,老二林如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他们小弟兄知道吗?不知道,他们如果对老二林如不敬是会遭到世人的吐骂的,我对小弟兄们描描地说过,家里什么人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林如,现在还是得罪了,这怎么能不让人家心寒,”电话铃响了,杨风抓起电话,“喂,是我。是老四。”

电话里:“我按照电话号码找到了那家旅社,服务员说他们走了。”

杨风:“能上哪?”

杨限:“不知道,大街小巷都找遍了,就是没有找到。”

杨风:“算了,你也别费心了,我再想别的办法。”他放下电话,自言自语地:“他能上哪呢。”

4、车站。飞来椅上,杨光坐着,林如躺在杨光怀里睡着。悲惨而凄凉的音乐响起。

5、杨风家,杨风一筹莫展,秀云:“他能去了老五家。”

杨风:“对,我打电话问问,”他又抓起电话,拨打着号码,电话通了,“通了,通了,别着声,喂是杨明吗,我是杨风,是这样的,你二嫂身体不好,和你二哥出去看病,去了老三家,又去了老四家,现在估计去了你那儿,你接到他的电话了吗?”

电话里杨明的声音:“没有哇,我手机一直开着。”

杨风自言自语:“那他能上哪呢?”

电话里:“这么办,我先寄去一千元为路费,要他们一定来这儿,叫他们什么也别带,我会安排好的,医院里有熟人,放心,不过我过两天还要出国,这事就交给夏云办了。”

杨风:“夏云是谁?”

杨明:“你未来的弟媳妇呀!”

杨风、秀云不约而同:“又是弟媳妇?”

杨明:“整么,信不过她?”

杨风、秀云:“信得过,信得过。”

杨明:“要相信别人的能力,就这么办,总之,你们要劝说二哥二嫂过来,过来事情就好办了。”

杨风:“是,是。”秀云也点着头,“是是。”

6、汽车在公路上行驶着,杨光、林如坐在车厢里。旁白:“杨光满兴而去,扫兴而归,心中总不是滋味,能力使他陷入了窘境,亲情使他悲观失望,他如马生涯最后却落的如此下场,也应证了一些人话语,他心灰意冷,满腹惆怅,他都不知道今后的事情怎么办,他只有两个字‘认命’思虑当中想到了母亲,母亲是他眷恋不舍的亲人。他要去坟地看她。”

7、坟地,母亲的坟地,杨光来到坟前,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悲哀的音乐想起,主题歌响起:

大道端头小径口,

茅草丛生漫露珠,

崎岖坎坷漫漫路,

泥泞跋涉汗水流。

泥泞走,走到家门口,

一家人居有暖流,

千辛万苦心坦荡,

不求回报尽付出。

泥泞走,走到山坡坡,

举目远眺心境宽,

兄弟姐妹振着走,

哥揹你们屏障出。

泥泞走,泥泞走,

走出小径莫停留

美好的事情你们做,

甜美的果实你们收。

泥泞走,泥泞走,

摘下草叶吹情歌,

情歌撼动恋人心,

天涯海角共一舟。

泥泞走,泥泞走,

走得腰酸背也痛,

淌壶老酒乏身躯,

一觉醒来大日出。

泥泞走,走到母亲的坟头,

泪水化作倾盆雨,

满腹话语向谁诉,

哏咽住,腹中留。

泥泞走,走在村路头,

迎接你们回家转,

来到母亲的坟头,

花些纸前慰慈母。

泥泞走,走到小径头,

一曲高歌荡星空,

漫山遍野花灿烂,

朝阳似火分外红。

8、音乐勾勒起人们的心痛,更勾勒起杨光更多的回忆,痛苦的往事列列入潮涌,,风里雨里冰天雪地有他的身影,衣服破旧蓬头垢面在田间劳作的画面不断出现,买血跌倒的画面出现,他思母心切,嘴唇颤动,他哭了,妈呀,孩儿想念你呀-----”

音乐止。哭声止。林如也来到坟地前,鞠了三躬,然后面向杨光:“夏云来电话了。”

杨光:“夏云是谁?”

林如:“是杨明的对象,是你未来的弟媳妇。”

杨光:“嗷。有什么事吗?”

林如:“她寄来了一千块钱作为路费要我们过去接受治疗。”

杨光:“他怎么知道你有病?”

林如:“大概是大哥告诉杨明的。”

杨光:“你还去吗?”

林如:“去,就剩老五那儿没去了,这是人家一片心意。”

杨光:“去?”

林如:“去!”

杨光:“不过,后天是妈妈的祭日,我和老大说好了要与妈举办一下,请几个能吹箫笙笛子的,叫唱大戏,妈在世没有闲空看戏,这回让他在那一世看看大戏。”

9、杨风家。电话响了,杨风抓着电话,“是老三呀,对,后天是妈的祭日,你们还记着?”

电话里:“我一直记在记事本上,你们怎么打算安排。”

杨风:“我和老二打算和妈安排一场大戏,大戏懂吧,”电话里“懂,”杨风讲话继续,“后天如果有空的话一家人回来,也好聚一聚,好,好的。”

电话又响了,杨风接着电话,“是老四呀,是的,后天是妈的祭日,有空就一家人回来一下,没时间就算了。”

电话里:“有空,有空,这么长时间还没和妈妈举行过仪式,如果不回去就太对不起妈妈了。”

杨风:“好的,我等你们回来。”

亏他们还没忘掉这个妈。”

10、杨光房间。林如行李整理完毕,电话铃响了,杨光接着电话,“喂,是我,是老三。”

电话里杨无的声音:“你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叫你呆上两天吗,我把关系都拉好了,你们不来让我跟人家怎么交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

林如:“又是官腔。”

杨光:“还没有什么办法,等母亲的事情过后再说。”

杨无:“好的。”

11、杨光家。电话铃响了,杨光抓起电话,电话里:“是老二呀,我是杨风,刚才我与老三老四他们都通了电话,难为他们还记住母亲,后天他们都有空回来,回来好,我想利用这些机会我们大伙儿聊聊,沟通沟通,我们兄弟几个太缺乏沟通了,”

杨光:“不用。”杨风:“有用,你们都上了年纪,心有余而力不足,今后的事还很多,建房,孩子上学,这都是大事,要是母亲在世,你恐怕早有房屋了,现在他们每人两套,这太不公平了,我做老大的也有责任,我也没有什么能力帮助你,一切等他们回来再说,我也只剩下这点能力了。”电话挂了。

林如:“要他们回来干什么?”

杨光:“我也不知道。”

林如:“我不想见他们,我想回避。”

杨光:“好吧,就是桌把人的事,我一人忙得过来。”

12、杨伟家。林如面向杨伟妻,“嫂子,今天带我中饭。”

杨伟妻:“什么时候有空到我这儿吃饭,平时带都带不来。”

林如:“别话多,你就说带不带吧。”

杨伟妻,“代,代,你先歇去,到吃饭时我叫你。”

林如来到杨伟房间,打开电视机看了起来。

13、村庄,两辆轿车呼叫着,我们隐约看见老三驾驶着一辆,老四驾驶着一辆,我们看清楚了,是老三老四他们,轿车行驶到杨光家门前,停下,杨无杨限夫妇和父亲下了车。

14、杨伟房间,林如在看着电视,林如的心声:“是老三老四他们回来了,回来吧,没我照料他们,他们吃好喝好,我太累了,该歇歇了,”他坐在沙发上打起呼来。

14、杨光家厨房,杨光忙碌着,杨限走了进来,卷着袖子,“二嫂呢?”

杨光:“说有事,今天就不回来了。”

杨限:“今天的事没二嫂怎么能行呢,还是把他找回来,我要当面向她赔不是,我要陪二嫂喝酒。”

16、杨伟房间。林如一头醒了,【心声】:“我怎么坐这儿?家里不是有事吗?我怎么学回避了,回避不是我的风格,我得回去。”

17、杨光家堂中,六个道士摆设着,不一会儿开始吹拉弹唱起来。

18、杨光家厨房,大戏的声音传了进来。杨光、杨限、杨限妻忙碌着,林如走了进来,“怎么能要你们忙,快回屋歇歇去。”

杨限:“你不回来我们怕是吃不成饭呀。二嫂,还生我们气吧?”

林如:“怎么会呢,气从何来?”

杨限:“一定在生气,一个堂堂的二嫂到了我们那儿不冷不热,是别人都会生气。”杨限妻:“二嫂,你走后杨限没少批评我,他讲了不少二嫂的故事,可动人了,二嫂对这个家庭是有贡献的,不可怠慢,二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原谅我这次吧,下次再去我陪你聊天,陪你逛街,陪你打牌,”杨限:“实行三陪呀。”室内人笑了起来。

传来杨无的声音:“老三,他三妈,打牌了。”

“来了,来了,”杨限妻急忙地:“二嫂,别生气了,回头我陪你喝两盅。”

杨光:“哪来的气,你们回来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林如忙碌着,传来杨限的声音:“二嫂,电话。”

林如:“来了。来了。”她放下活计,走出门去。

19、杨光房间。林如走了进来,抓起电话:“我是,是夏云呀,今天没空,今天是妈的祭日,明天再说吧。”

夏云:“妈的祭日?我们也应该花钱吧。”

林如:“花不了多少钱。”

夏云:“哪怕一分钱,该我们花的我们花,你先与我们垫上,见面时我还你。”

林如:“你太客气了。”

夏云的声音:“应该的,你们什么时候动身?”

林如:“明天,明天吧。”

夏云:“好,我在火车站等你们,不见不散。”

20、日落西山。大戏结束,人们收拾着用具,杨无也急忙地:“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杨风:“不用走,我已备好了晚饭,你们难得回来一次,弟兄们好好地聚一聚,我们还有很多话要说,很多事还要商量商量。”

杨无:“不了,我们公司里还有一个会议,得赶回去,老四,咱们走吧。”

杨限:“走,”他们都上了车。

21、一切平静,一切安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