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47

心愿 陶光轩 5132 2013-06-27 13:02:21

  1、花丛中。杨光:“我们不是说不生,是没到时候,这么办,反正生孩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们先回去,等我们商量好了再生不迟。我不主张一对夫妇只生一胎,但我相信优生优育,你看我们的智慧多可爱,如果我们把她培养成人就足以证明一切,做掉吧,算我求你了。”

林如望着杨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杨光:“我知道,都是为了我,很感激你。”

林如失声痛哭起来。

杨光也噙出泪水,“如果是这样那就生吧。”

林如擦了擦泪水,“不,我是在为我们没有了第二个小生命而哭泣,他太可怜了,还没有见父母面就夭折了,算了,我已为他流过泪,算我给他送过别。走吧!”

杨光:“你要是想不开,我们可以等。”

林如:“不用了,我也决定了。”

2、妇产科。林如闷闷不乐走了进来。

医生:“现在怎么考虑的?”

林如:“还是做了。”

医生:“到底考虑清楚了没有?”

林如:“考虑清楚了。”

医生:“那好,去办理住院手续。”

林如:“我说老同学,你就跟我打一针,生了我就回去。,老同学,我求求你了,我看过好多农村人生过孩子就回去,我没那么珍贵,算我求求你了,老同学。”

医生:“那好,你去办理一下。”她开出字条,林如拿着纸条。

3、手术室。林如走了进来,递过药,注射医生接过,配着药水,不一会儿,针头扎进了林如的臀部。

林如躺倒了床上,目视着天花板,不一会,孩子生了出来。

护士自言自语:“还是个男孩。”

林如听着,如同五雷击顶,窗外雨在下,风在吼,画外音:“林如太痛苦了,痛苦的不能自拔,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伤害,也是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4、她支撑着身子走到门口。

杨光迎了过来:“怎么样,是男是女?”林如没有理睬

杨光低下头:“不用问,一定是个男孩,未做引产之前我思想一直在斗争,在挣扎,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林如,我对不起你,是我没能让你生下孩子,要恨就恨我把。林如。”

林如不理,雷声大作,大雨滂沱。

林如坐在面包车上,仍是沉默不语。

杨光低下头,风在刮,雨在下。

5、林如躺在自家床上,面色沉重。相劝的人络绎不绝。秀云靠在床边,“妹子,做已做了,千万要想开点,不要伤着身子,只要想生今后机会有的是,可别往心里去,啊?”

杨好也来到林如身边,“嫂子,你可要想开点,我的婚事还指望你呢。”

林如握住杨好的手,点着头。

杨光坐在一旁,低头不语,秀云:“你也别往心里去了,这样林如会更不好受的。”

杨好也来到杨光身边:“二哥,你要振作呀,我的婚事还指望你俩呢。”

杨光点着头。

6、换上了轻松愉快的音乐。

杨风家堂中。杨风、秀云、杨光林如一家人做在堂中。

杨光:“好妹的婚事已定了下来,是元旦。”

杨风:“元旦好,元旦好,和国家一个喜庆。”

杨光:“我打电话给过老三,他说有空就回来,和我们一起商量商量好妹的结婚大事。”

杨风:“是要商量,就这么一个好妹,要办得体面些,免的人家说闲话。”

杨光:“是的,我也和老四通了电话,四弟妹正在做月子,暂时没空回来,他到妹妹结婚那天回来,我要他带一辆轿车,他答应了,加上老三一辆已有两辆,老五要出国深造,妹妹的婚事就不参加了,不过他也答应搞一辆车子,这就有了三辆。”

杨风:“要就再搞一辆,四四如意。”

杨光:“是呀,我打算再租一辆。”

杨风:“这就够体面的了,男方家有车子吗?”

杨光:“可能要派两辆来接。”

杨风:“那就是六辆,在农村来说够威风的了。你刚才说老五要出国,出哪个国?”

杨光:“美国。”

杨风:“出国好,出国好,这么大的事我都不知道,我也太不负责任了,咱们家就算老五最有出息了,看来我又多了一个赞助商了,不谈这些,还谈正事,你在杨好婚事上已花去多少?”

杨光:“已经三千多。”

杨风:“够多的了,要不要我出面和老三老四说说,要他们帮助你点?”

杨光:“不用了,他们也是结婚不久,还没圆头,我要他们给足添箱钱行了。”

杨风:“添箱钱多少?”

杨光:“每人一千。”

7、门外。梧桐树在摇曳。

8、杨风家堂中。杨风:“够多了,这么办,就这么一个妹妹,我也添上一千。”

杨光:“我计划你也是一千,这样就有了四千。”

杨风:“你那一千就免了吧。”

杨光:“不能免,杨好说了,别的都可以免,我那一千不能免。”

杨风:“看来她心中只有一个你。”

杨光:“杨明也要添上一千,这样就有了五千。”

杨风:“杨明哪来的钱?”

杨光:“他说他业余时间挣到钱,哥,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杨明说年底把对象带回来。”

杨风:“太好了,这样一来就算都成功了,妈也含笑九泉了,现在说来还怪妈妈不好,换子确实是一种错误,要是换了没人知道,那就埋没一个人才,你在这方面功不可没,哎,老二,我总觉得杨明被抱的事你是乎知道?”

杨光:“不知道,真的一点点都不知道,我还跟妈说刘六长的像爸爸,像我们家的人,妈说我瞎想,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杨风:“还是亏你做过一段教师,和刘六产生了渊源,要不刘六也没有今天。”

杨光:“是啊,人如果不相应照料,有可能就失去机会,现在他总算赶上了机会。”

杨风:“我说老二,过去换子也有人换过,还相互成了亲,妈为什么保密,不知妈怎么想的。”

杨光:“这事我问过妈,妈是这样回答的,她也试探过我们弟兄几个,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我们几个都异口同声说喜欢女孩。”

杨风点着头:“不错,妈是这么问过的。”

杨光:“但妈又怕我们只认亲情,不认抱养,怕我们兄弟大了与人家要人,所以罪在一人当,连爸爸都没告诉,后来也多次询问凯华大伯,凯华大伯就是不肯告诉,要不是顶替一事一折腾,这事也许永远成了秘密。”

杨风:“是好悬,这事我们还要找机会与杨明沟通沟通,消除他心灵深处的误会。”

杨光:“我会的。”

杨风:“这事只有你能办,他最相信的是你。”

9、树稍上,鸟雀戏闹,追逐。

10、杨风家堂中。杨光:“还有一件事,好妹的婚事请不请刘田地家?”

杨风:“请,当然要请,来不来是他们的事,并且告诉他杨好不认他不是着急的事,我们会从中做工作。”

杨光点着头。

11、喜鹊登枝。杨光家一片喜庆,客人满堂,杨风、杨光、杨无杨限等一家人窜流在人群中,我们还发现刘田地夫妇的身影,他们穿着崭新,但有些不自在。

林如在人群中走动,突然她感到行走困难,她竭力行走着,就是不听使唤。杨光走了过来,“你的腿怎么啦?”

林如:“就是有点麻。”

杨光:“要不要回屋休息一会儿?”

林如:“不用,没事。”

有人在喊:“杨光,有人叫你呢。”

“来了,来了,”杨光应着,又注视林如的腿,“你可要当心点儿。”离去。

轿车整齐地停靠路边。

主持人高喊:“下面请新娘的哥哥杨光揹着新娘走出家门!”

杨光揹着杨好从屋内走了出来,鞭炮齐响。

花车缓缓启动。车队行驶起来,人们围观着,不时啧啧称赞。

12、杨光家一片寂静。大红囍字分外耀眼夺目。

13、香樟树下。杨光、杨无在谈论着。

杨无:“好妹出门了,家里的事剩杨明外基本结束,妈在临终前我答应过妈妈一件事,妈妈在世我们没有尽到孝心,一定在爸爸身上尽到孝心,现在爸爸年岁已大,该是享福的时候了,我打算把爸爸接过去,虽然在我那儿没有在家好,但是换换环境也好,我想和你来个竞争,看谁把父亲照顾的好,我有这个信心,当然工资还归你,这些年你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我们无法报答,爸的工资你一定拿着,留着贴补贴补,等我们有了好转再帮你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杨光:“也好,只要爸爸愿意,我就不阻拦了,至于爸爸的工资应该随着爸爸,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就不必迁就了。”

杨无:“不行,如果我拿了爸爸的工资,这就不叫孝敬爸爸,倒成了得爸爸好处的人了,谁都知道,爸爸不抽烟不赌钱,是花钱很少的人,我要是拿爸爸的工资,别人会怎么看我,我还怎么做人?如果这样说来,我还是不带爸爸的好,”

杨光:“这事暂时搁置,我们还是回去吃晚饭吧。”

14、杨光家。一家人正吃着晚饭喝着酒。杨无坐在父亲身边:“爸,我和二哥商量好了,打算把你接到我那儿常住。”

父亲:“住住可以,常住恐怕不行,俗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抵我这个茅草窝。”

杨无:“你怕在我那儿不习惯是吗?你放心,我马上又要换上大套房子,有一百多平方,到时候专门给你一间,你喜欢看电视,我给你配上有线电视,白天逛逛公园,下午看看小戏,享享天伦之乐。”

父亲:“好是好,可我总觉得享福还不到时候,趁我这时候还能活动想帮衬帮衬你二哥,这些年他太苦了,还欠了不少债。”

杨无:“就你那一点工资能还什么债?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身体要紧,你的身体不属于你自己,是属于我们大家的,是我们兄弟五个的,不,确切地说是我们姊妹六个的,你要有个好歹我们姊妹六个就成了别人的骂柄了,因此到我那儿我要定期给你检查身体,再说到我那儿就是有个头疼脑热的上医院也比较方便。”

父亲望了望杨光。

杨光:“去吧,去吧,这是老三他们一片心意,本来我也打算杨好出门就不让你外出挣钱了,现在是该享福的时候了,过过城里人的生活。”

杨限:“到老三那儿过上阶段再到我那儿住上阶段,我让你坐坐飞机,出去旅旅游,逛逛北京,爬爬黄山怎样?”

父亲:“好,好。”一家人沉浸在欢乐之中。

杨光站起身子:“好妹出门了,就剩下杨明了,不过杨明不用我担心,他自食其力强,老三老四走后带些大米回去,今后你们也不用买米了,吃没了就回家拿,每年打算给你们准备一个肉腿,不过我养出来的猪是不加添加剂的,猪肉包你们可口,我还打算利用亩把地长些无公害食品,省得你们拿大价钱买。”

老三老四端起杯子,敬着酒,“我们先谢谢了。”

15、杨凯武房间。林如正在整理着杨凯武的衣服,桂云站在旁边接着衣服。

林如:“说真的,爸爸与我生活多年,咋走还真有点舍不得。”

桂云:“又不是不回来的,想爸爸时就去看看他。”

林如:“我会的,爸爸胃口不太好,经常做些软食给他吃,他血压也高,叫他适当锻炼,按时吃药。”

桂云:“我记住了,我怕爸爸在我那时间不长。”

林如:“为什么?”

桂云:“我没有你那细心,怕在我那儿呆不惯。”

林如:“没事,时间长了会习惯的。”她又取出工资集,“这是杨光叫我给你的,留着你们贴补贴补,你们城里人会滋补,就拿着这些给爸爸补补吧。”

桂云:“说好了这钱我不能要,要是杨无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

林如:“不让他知道不就得了吗。”

桂云:“这么说,我还是拿着?”

林如:“拿着,应该的。”

桂云:“那好,算我跟你们保管着。”

汽车喇叭声响。桂云:“我该走了,杨无喇叭已经摧了。”

林如:“慢走。”

16、停在路边的轿车上。杨光父亲早已上了车,桂云打开车门上了车。

一家人和父亲打着招呼,杨光更是含情脉脉,“有空常回家看看。”

父亲:“嗯啦。”

林如:“别忘了吃药。”

父亲:“记住了。”

杨无的车子驶去,杨限的车子跟在车后。

17、杨光房间。夜深了,灯仍然亮着,林如系下围裙,杨光:“你也太累了,该歇歇了,从你脸上可以看得出,你有不高兴。”

林如:“没有。”

杨光:“别哄我了,我也觉得,父亲一走,就觉得空空荡荡的,爸爸走了,带着工资集走了,这就应了于美琴的一句话,他们成功了,你就一贫如洗,,最后仅剩下爸爸的一点工资也没有了,拿就拿去吧,只是没了孩子的上学钱。”

林如:“都怪我,当初没听你的话,没能留下孩子的上学钱,看人家孩子进城上学,我心里就堵的慌,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呀,如果没了前途那可怎么办啦。”

杨光:“没事,我们的孩子聪明伶俐,凭我的直觉,一定会有一个好成绩,现在在家上幼儿园也好,我们双方都可以有个照应,不妨事,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

林如:“但愿如此。”

杨光:“你的腿好些了吗?”

林如:“就那么回事,不活动就会麻,活动开了就没事了。”

杨光:“待有空上医院看看,彻底治一治。”

林如:“我没那珍贵,再说,去一趟医院得花多少钱?现在看病真贵呀,说一句不要面子的话,看不起。”

杨光:“看不起也的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林如哇,我们是不是不中用啦,我也有了腰痛的病,见事有点发醋。”

林如:“是啊,阳光总不能直晒人,我说她爸,你也活动活动,找个轻巧活干干。”

杨光:“大手大脚惯了,找个低收入也不够花,算了,认命吧。”

18、窗外。杨光家的灯还亮着。

19、杨光房间。林如:“算了,我们还是谈谈别的事,哎,你知道于美琴现在怎样?”

杨光:“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林如:“谎话,你是打心眼里想知道她的情况。”

杨光:“那你告诉我,她到底怎样?”

林如:“她呀,现在找了个亦工亦农。”

杨光:“那个小白脸现在怎样?”

林如:“他呀,屡次旷工,被单位开除了。”

杨光:“看那家伙就不地道,辛亏好妹没与他交往。”

20、天寒地冻。已有人家办着年货,有人家蒸着馒头淌着年糕。

杨光家屋后,瓦匠在砌着厕所,厕所装饰华丽,看样子快成功了。

一老人:“建的不错,赶上厨房干净。”

林如:“建孬了怕他们蹲不惯。”

老人:“是啊,如今茅房没几家有了,这叫什么来着?”

林如:“卫生。”

老人:“对,卫生。”

杨光家也蒸着馒头淌着年糕,不过林如还多了几样事,整理床铺,料理被褥,看上去全都是新的,还不停地嘀咕,“一切都准备好了,还不知道他们在不在家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