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49

心愿 陶光轩 7504 2013-06-27 13:02:21

  1、杨光家。林如面向杨光:“怎么样?我猜着了吧。”

杨光:“他们条件高了,这个家已容纳不下他们了。”

2、村部。王三,杨文彩找坐在了办公室。杨风走了进来:“二位叔叔,我也正想找你们,你们先说说,找我有什么事?”

杨文彩:“能有什么事?找你混一口饭吃。”

王三:“是啊,我们年岁大了,重活干不了了,想找你帮我们弄个轻巧活干干。”

杨风:“这事不为难,三叔可以到工厂看看门。杨叔倒有些为难,现在写写画画都被电脑所代替,杨文彩一脸窘迫。

杨光:“这么办,我们已经筹备敬老院,你给我们筹备筹备负负责,怎么样?””

杨文彩:“这事我爱干,和老人在一起我乐意,什么时候报道?”

杨风:“明天,明天怎么样?”

杨文彩:“好,明天就明天,杨风,你能不记前嫌,还能把活儿摊给我,我谢谢你。杨风,你还记恨我吗?“

杨风:“嘿,那个时候是斗则进不斗则退,我们的矛盾已随着土地责任制承包而结束。”

杨文彩:“是啊,是啊,土地承包后,各干各的,也就没有矛盾产生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筹备筹备去了。”

杨风:“好吧。”

3、杨无家。清晨。桂云拎着早点和常规菜来到家中,父亲已经站在阳台上瞭望着。

桂云将早点准备好,“爸,吃早餐了。”

父亲坐了下来,“不靠家里做,光靠买呀。”

桂云:“早上时间紧,来不及。爸,你会做饭菜吗?”

父亲:“会,会一点。”

桂云:“今天中午就梅豆烧肉,炒上两个菜,再做一个汤就行了。”

父亲:“知道了。”吃完早餐理起菜来。

父亲理菜别,又发现桶里有脏衣服未洗,他坐下身子开始洗了起来。

【闪回】:林如洗衣服的身影出现,父亲只是操着手闲呆着。

4、阳台上。杨凯武晾着衣服。晾别。

28、繁华的街道上车来车往,人来人去。

杨凯武慢步行走着,不一会止住步,环视着四周后又回头走去。

5、杨无家厨房。父亲做着饭菜。饭菜做好了。

桂云来到家中,满意地坐了下来,父亲盛着饭。

闪回:林如盛好饭递给父亲。

桂云急忙站起身子,“爸,我来,这些事今后不要你干。”

她端起碗吃了起来,父亲吃着酒。

桂云:“爸,衣服是你洗的?”

“是的,”父亲点着头。秀云:“今后不要人工洗,用洗衣机洗就行了。”

父亲:“我不会。”

桂云:“我告诉你,很简单,一学就会。”

父亲心声:“看来衣服就指望我洗了。”

桂云:“爸,今天逛了哪些地方?”

父亲:“就逛到路头,再远就不敢逛了。”

桂云:“不妨事,就是迷了路记住地址也可以问回来的,有空我带你逛公园,不远,也就转三趟车到了。”

父亲:“嗷,”吃着酒。

桂云:“爸,中午少喝点,注意身体。”

父亲:“知道。”

6、桂云房间。桂云手拿工资集端详着,发现集子上还有一千多块钱。

陈旧而又有皱褶的工资集。父亲睁大眼睛看着,心声:“这不是我的工资集吗?陈旧都一样,太像我的了,怎么弄到她手中。”

31、父亲来到自己房间,将杯里倒了一点水,取出药,闪回:林如递过水杯递过药。

父亲吃完药,他摇晃着药瓶,药瓶里的药不多了。

他躺到床上,林如帮他洗脚的身影出现。

7、杨光家,猪舍旁。林如在喂着猪,杨光站在旁边,“养猪已经不挣钱了。”

林如:“把这窝猪仔卖了不打算养了。”

杨光:“是呀,亏本的生意谁做呢,向人家国外,只要猪够数量就享有补贴,我们国家不知什么时候有哇。”

林如:“就是有,我们也拿不出这么多本钱来,还是认命吧。”

杨光:“是啊,如今社会没钱寸步难行。”

杨凯武拎着行李走了过来,林如兴奋地:“爸,你怎么回来啦,老三他们知道吗?”

父亲:“不知道,不过我招呼了邻居,他们会告诉的。”

林如:“爸,你不知道,城里人就是邻居也不搭噶的。”

父亲:“不会,我们这个邻居不会。”

林如望着杨光:“还是打老三的手机,让他们放心。”

杨光点着头:“好的,”屋内话铃响了,杨光:“估计是老三的。”他来到屋内,抓起话机,“喂,是我,是老三,爸爸是回来了,我正在要打你的手机,他告诉了隔壁邻居-----”

杨无:“把我急死了,我还以为他走丢了,今天有几个同学要过来陪爸爸喝酒,你看人没了,这算怎么回事呀,要不要我派车去接他?”

杨光:“不用了,既然回来了,那就让他住上几天,到时候我把爸送过去。”

杨无:“不用,还是我回来接。”

杨光:“也好,再见。”

8、杨凯武坐到了堂中桌前。林如:“爸,城里过得惯吗?”

父亲:“过得惯,过得惯,就是有点生疏,哪有在家熟人多,还有农村敞快。”

杨光:“说的是,慢慢也就习惯了。”

林如:“爸终于说实话了。”

杨光:“我招呼大哥,告诉他爸回来了,要他一家子过来吃饭。”

林如:“去吧。”

9、林如仍忙着家务活。父亲走了过来,试探地:“二媳妇,这回回来我打算不走了。”

林如:“当然可以。不过,你说你在老三家过的好好的,就这么回来,你要老三的面子往哪搁,他可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再说,三弟妹照顾你不是挺好的吗?你要是回来她会责怪的。”

父亲:“你这是在撵我。”

林如:“爸,我那敢呀,这是你的家,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都欢迎。”

父亲叹了口气:“本来我在这个家吃饭住宿都是硬朗的,可我总觉得我被人撵了。”

林如:“爸,你这话啥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父亲:“二媳妇,你告诉我,我的工资集在哪?”

林如:“在家,在家箱子里放着呢。”

父亲:“拿给我看看。”

林如:“现在拿吗?”

父亲:“现在拿,”

林如支支吾吾:“让我借给了别人。”

父亲:“别哄我了。二媳妇,本来我想帮衬点,你倒好,只顾别人不管自己,你把集子给了别人好给,讨回来容易吗,我到成了不去不成了的人了。”

林如泪水欲出眼眶:“爸,你不去可以,我们养活得了你,有一口吃的我们给您,行吗?”

父亲:“二媳妇,委屈你了,你真的当初不该嫁到我们家,吃苦受累不说,就怕落得个埋怨委屈,我也怕你今后没什么福分。”

林如抱住爸爸:“爸,我没什么,我愿意。”

父亲噙着泪水,摇着头。父亲:“今天我去接智慧。”

林如擦了擦眼泪:“想她了吧?”

父亲:“怪想的。”

10、幼儿园。杨凯武来到大门前。学生放学了,智慧排在队伍之中,来到爷爷身边伸出双手:“爷爷。”

爷爷抱起了孙女:“我的好孙女,爷爷想你了。”

智慧:“我也想你,”她亲了亲爷爷,“这回回来不走了吧?”

爷爷:“不走,不走。”把孙女抱上了自行车。

11、杨光家堂中。饭菜端上了桌面。一大家围坐了下来,杨风端起酒杯:“爸我敬你,以前你天天在家我们没感觉什么,你这咋走几天如隔千秋,怪想的。”

杨光:“可不是吗,每天傍晚我都站路头望望,明知爸不可能回来,但还是望望,瞧瞧。爸,你走后哥没少惦记你,就这几天已问过我几次。”

杨风又端起酒杯:“这回回来不走了吧?”

父亲犹豫了一下:“不走了,不走了。”他干了酒。他又端起酒面向大嫂:“嫂,我敬你们一杯。”

嫂子不胜酒力,只是端了一下。

杨风面向儿子:“儿子,用白开水敬你爷爷两杯,你可是他的长孙喓。”

杨风的儿子端起白开水,“爷爷,我敬你两杯。”爷爷高兴地喝完两杯酒。

林如端起酒杯:“到了外面多念着家里,想家的时候回家看看。”

父亲:“哎,哎,”点着头,喝了酒。

12、杨无房中,灯光明亮。杨无躺在床上唉声叹息,“爸爸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回去了,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不会你得罪了他吧?”

桂云:“我可没得罪他,如果说我得罪了他,证明你家老爷子太难伺候,我也跟你说清楚,我来你家不是伺候人的,少来这一套!”

杨无:“不管伺候不伺候人,反正老爷子一定伺候好,这是原则,老父亲苦了一辈子,享点清福也是应该的,既往不咎,要是老爷子再来你怎么办?”

桂云:“我能怎么办,不愁他吃不愁他穿就可以了。”

杨无:“不行,别的事你可以整么着,对待老爷子的事你必须慎重,我也好在弟兄几个面前树立榜样。”

桂云:“你要求这么严格,我可做不了。”

杨无:“做不了也要做,不会过日子看邻居,二嫂在这方面做的就很好,她是你的榜样,你要经常和她沟通沟通。”

桂云:“我做不到,你要是觉得我做不好,你就换人吧。”

杨无:“在未换人之前,你必须做好,否则换人!”

桂云哭闹起来:“你这个没良心的,做了官就忘了人了,你别拿换人来吓唬人,姑奶奶不吃这一套,她捶打着杨无的胸膛,杨无急了:“少来这一套,你要再这样撒野,新房的门你就甭想进!”

桂云停下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杨无来到桂云身边,得寸进尺:“你必须老老实实安安心心地把老爷子伺候好,把这个家料理好,知道吗?”

桂云听话地点点头。

13、林如房间。杨光想起了什么,“对了,听老三说他又要换房子,他可换了几次呀,”他屈指数着,一次,两次,三次,这次大房就四次了,这要不少钱吧?”

林如:“少说也得十几万。”

杨光:“他才工作几年,哪来这么多钱,不会受贿吧,要不然就挪用公款,这都是犯法的呀。”

林如:“人家已是成家立业的人了,闲事还是少管的好。”

杨光:“不行,我是他哥,我要对他的人生大事负责,我给他打手机。”

林如:“深更半夜你就别打了,明天再说。”

杨光:“不行,我不放心,尤其是老三我就是不放心,我得试探试探情况。”他抓起话机:“喂,是老三,我是杨光,听你说你又要换房子了?”

杨无:“是啊,又不放心了是吧,放心,我是按单位要求买的,单位补贴部分,剩下的是自己的。”

杨光:“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如果钱不够我与你从外面抓些?”

杨无:“算了吧,就你那能力我算见过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跟你说过,今后深更半夜的不要打手机,能记住吗?”话机断了线,杨光自言自语,“记住了。”

林如:“我怎么说来着,自讨没趣。”

14、杨光家门前。车灯明亮,一辆轿车驶了过来,停下,杨无一家三口下了车,杨光、林如一家人迎了上来,互相寒暄了一番,进屋坐下。杨无面向父亲:“怎么,在我那儿呆不惯?”

父亲:“没有,呆久了只是有点想家。”

杨无:“你走后,我把桂云狠狠地训了一顿,”父亲急忙地:“好好的训人家干嘛?”

杨无:“你的离开不是她的责任也是她的责任,一个做媳妇的把公公伺候得想家这难道不是她的责任吗?”

桂云来到公公身边,“爸,你今后要是回来就招呼一声,你看,你儿子逮到了把柄了吧。”

公公:“好,好。”

杨无:“爸,我们要你和我们住一起就是表表我们的孝心,农村和城里就是不一样,如果农村好,那农村人为什么往城里奔?您老也上了年纪,该享享福,我和老四商量过,每年一次旅游,首趟打算定在北京,这事得有劳老二陪伴,”杨光急忙地:“这么好的差事还是你们去的好。”

杨无:“我们上班族怎天围着班转,都抽不开身,再说大半个中国都去过了,香港澳门也刚刚去过,还要计划去欧洲,这事我们只能推荐你。”

杨光:“如果这样我就不推迟了。哎,去北京能坐火车去吗?”

杨无:“干嘛要坐火车?”

杨光:“爸没坐过火车。”

杨无:“我尽量联系。”

15、轿车旁,有人在瞧望着,也有孩子围着车子戏闹。

16、杨无面向爸爸:“爸爸我们走吧。”

杨光:“吃了晚饭再走。”

杨无:“不了,家里有现成的饭菜,回去还要和爸爸喝两盅。”

杨无的儿子杨智强:“不,我不回去,我就要吃二伯做的菜。”

杨无蹲下身子,“天黑了,二伯什么准备都没有,改天再来吧。”

杨智强:“不,就不。”

杨光:“既然智强都说了,就留下来,农村别的没有,鸡鸭鹅有的是,一会功夫就好。”

林如:“你们等着,我去抓鸡去,一会就好。”

杨无:“好吧。”

杨智强激动地向杨光面前扑去,扑到杨光的怀里,杨光抱起。杨无:“这孩子,就知道和二伯亲。”

杨光:“你们呀,搞的是棍棒教育。”

杨无:“有时候也不想打,可是压不住脾气,不向我,小时候从未让父母打过。”

杨光:“你呀,兄弟几个算你最刁,你是一哄二逃,谁也打不着。”大家哄然笑了起来。

杨光面向智强:“智强也有我给他不吃的饭,后来他吃了,你知道那叫什么饭?”

杨无:“捞饭。”

杨光:“对,捞饭,”又面向桂云:“就是粥锅里捞起的饭,捞后加点猪油,我要他吃,他摇着头不肯吃,他是见饭就够的孩子,我只要他偿一口,他还是偿了,谁知道偿了一口就不丢手,吃完了还跟我要。”

杨无:“后来他回去就要我做,到现在还喜欢,要知道,在那时,这种饭只有强劳力才能吃得到,向我们这些人根本占不上。”

杨光:“所以,强劳力也有强劳力的好处,力亏了,嘴不亏。”

杨无:“你说人也贱,过去进城吃一碗阳春面四成是小麦麸,还喊好吃得没得了,现在满大街找就是找不到。”

杨光:“是啊,人嘴没味了,开始追忆过去的了。”

17、杨凯武房间。杨凯武坐在房间整理着,好多奖状都展现出来,他凝神地注视着,林如走了进来,“爸,你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又不是不回来的。”

杨凯武:“趁这次有车子,都带上,闲下来看看,回忆回忆,上了年纪了,也没什么可做了。”

林如:“要不我忙定了再与你整理?”

杨凯武:“不用了,一会就好,你忙去吧。”

“也好,”林如离去。

18、鸡舍,猪圈旁,杨凯武左张右望着,家屋前后,杨凯武转悠着,林如看在眼里。

19、杨母亲的坟地。杨凯武走了过来,默默地注视着,心声:“老伴,我杨凯武看你来了,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再来看你,我好想你呀,你在世的时候我只是埋头苦干,什么事也不问,现在也还是什么事问不了,老伴,你的心愿可能实现不了了,二子好命苦呀,我也无能为力,儿女们都有孝心,我就怕好心办坏事呀,我现在听你的话,好好地活着,但要是不好好地活着那就离你很近了,老伴,你一定耐心地等着我。”

杨光、林如走了过来。一家人走了过来。林如:“爸,饭菜都准备好了,回去吃饭吧。”

杨凯武:“吃饭,吃饭。”

20、杨光家堂中,一家人欢天喜地地吃着晚餐,晚辈们敬着酒,林如端菜来到杨光身边放到桌面,给了杨光一个眼神,杨光明白,离去。

21、厨房。杨光跟了进来,林如:“我看还是不让爸爸走的好,我看出他有心思。”

杨光:“难免,爸爸咋离家,舍不得也是正常情况,时间长了会好的。”

林如:“我看不见得,你没看出来爸爸的举动,家屋前后转了,还去了一趟坟地,就像是最后一别似的。”

杨光:“别胡说乱想,爸爸不是那种人。”

林如:“我总觉得我们没有猜透父亲的心里,他的落脚点应该是我们这儿,而不是上班族。”

杨光:“这一点我想过,可是老三老四的心情我们又不能不体会,好在现在通讯设施比较好,来去非常方便,再说,爸爸最近要坐火车坐飞机,还要去北京,我想他的情绪会调整好的。”

林如:“但愿如此。”

22、汽车喇叭声响,杨无一家上了车,父亲也上了车。林如挥着手,“爸,有空经常回来,别忘了吃药!”

父亲:“记住了。”

23、街道上。晨练的很多,岁数大的占多数,车来车往,人来人去,杨凯武行走在路面上。一会儿住足,一会让儿掺杂在人群中。

24、杨无家室内。桂云晾晒着衣服。杨无漱着口,“爸出去了?”

桂云:“是的。”

杨无:“今天我休息,我打算带他到公园内逛一逛,让他熟悉熟悉路程,以后可以自己去。”

桂云:“可以,要早点回来。”

杨无:“知道。”

桂云:“我说杨无,你说爸在这儿能呆得住吗?”

杨无:“你这话什么意思?”

桂云:“没什么意思,你想呀,你爸是闲不住的人,这儿又没他可干的活。”

杨无:“说的是,可有什么活儿适合父亲呢。”

桂云:“我在想,爸爸会钳工,按理说修自行车没问题。”

杨无:“说的也是,有活儿干了,也许就不想家了,这事得商量,爸爸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拉倒。”

桂云:“你去试试?”

杨无:“还是你去试试。”

25、一家人吃着早餐。桂云:“爸,这几天玩得开心吗?”

父亲:“开心。”

桂云:“不想家了?”

父亲:“想家,尤其快要大忙了,更是想家,农忙需要人呀,麻雀还赶秋天八月,何况我是一个人了。”

杨无:“爸,你都一把年纪了,你就别往那一方面想了,农村的活很累,你已经吃不消了。”

父亲:“重活干不了,轻活行不行,轻活干不了张罗张罗行不行?大忙了,你二哥又是忙里忙外,没日没夜,你二嫂腰眼疼,也不能动,我在这儿实在呆不下,你们不说我也打算与你们说,让我回去吧,过了大忙我就回来,行吗?”

杨无低下头,不语。

26、稻浪滚滚,绿柳成荫。一片繁忙的景象,杨光驾驶着收割机迂回在田间。

杨凯武赤脚打地扬着稻谷。林如护着腰部,还是坚撑着。

播种完毕,已显清闲。

27、杨光家话铃响了,杨光抓起话机,是杨无的声音,“农忙结束了吗。”

杨光:“结束了。”

杨无:“那好,去北京的旅游定下来了,是后天,有空吗?”

杨光:“本打算这两天带林如进城看看腰部——”杨无:“如果没时间就改日吧。”

杨光:“不,不能影响爸的旅程,大约多长时间?”

杨无:“三个白天。”

杨光:“三个白天,可以去。”

杨无:“那就抓紧收拾收拾,明天晚上我接你们,好,再见。慢着,你说嫂子什么病?”

杨光:“腰部不太好,腿部发麻。”

杨无:“等从北京回来来我这儿,我医院有熟人,给他一个全面检查。”

杨光:“好的,”放下话机,面向林如:“你听到了吗?”

林如:“这么一点点小事,就别惊动他们了。”

杨光:“惊动他们?知道吗,这叫回报。”

杨凯武听着。杨光面向父亲,我们后天去北京。”

杨凯武:“后天就去?”

28、通往北京的路面上,列车在快速行驶着,车内坐满了旅客,杨光和父亲坐在中排。杨凯武满面精神,不时地向窗外望去,灯光明亮,夜景迷人”。

杨光:“出来旅游心情舒坦吧。”

父亲:“舒坦,舒坦!”

杨光:“坐火车的感觉怎样?”

父亲:“舒坦,舒坦。”

29、颐和园。杨光与父亲合影留念。

30、毛主席纪念堂。门外,人们手执鲜花排起了长龙。

毛主席纪念堂,室内,一片寂静。毛主席的遗体安躺在水晶棺内,人们缓慢地从水晶棺前走过,心情沉重,杨凯武凝视着,凝视着,还不停地回望着。

队伍走出门外。杨凯武兴奋地:“没想到我这一生能来过北京。”

杨光:“更没想到能一睹毛主席他老人家遗容。”

杨凯武:“说对了,我们那个时代做梦都想见他老人家一面,站着没看着,睡像倒是看到了,值。”

31、万里长城。杨光和父亲爬到了烽火台,举目远眺,留下了不少珍贵的照片。

32、杨光家堂中。林如扶着凳子瘸走着,面露疼痛难忍之色,他还是坚强地行走,不一会瘫到了藤椅上,喘着粗气。外面,猪在叫,犬在吠。

秀云走了进来,急忙地:“他二妈,你这是怎么啦?”

林如:“就是腿脚不听使唤。”

秀云:“麻吗?”

林如:“麻。”

秀云:“可能和杨伟媳妇一个病,走,我把你带医院看看去。”

林如:“不用了,过会儿会好的。”

秀云:“病哪能耽误,快跟我去医院。”林如被迫无奈,和秀云走出家门,门锁上了。

33、通往城里的路面上。秀云揹着林如行驶着。

34、医院。骨科。看病的人坐在椅子上排成长龙,林如和秀云坐在一起。

林如身旁的女病友:“请问,您看的什么病?”

林如:“腰眼疼,但是腿发麻,不听使唤。”

病友:“对了,这就对了,这叫腰椎间盘突出,到了医院都要你做手术。”

林如:“做手术?”

病友:“是呀,手术,手术固然是好,但有风险,万一手术不成功,人就会瘫痪,再说,术后要三个月卧床不起,罪够人受的。”

林如:“还有什么好的方法吗?”

病友:“有倒是有,有做牵引的,有做液体刀的,效果都不明显,现在有一种中医疗法,不打针不吃药,喝喝中药就有疗效———”

科室内传出:“下一位,林如。”林如站起身子,病友急忙递过名片,林如接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