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50

心愿 陶光轩 5433 2013-06-27 13:02:21

  1、骨科内传出:“下一位,林如。”林如站起身子,病友急忙递过名片,林如接着。

2、林如来到医生面前,坐下,医生询问了病情后,递过一张CT单,“你去拍个CT,然后根据病情再着决定。”

林如点着头,和秀云一起离去。

3、CT室,做过CT的人已离去,轮到林如了,她按照摄影师的吩咐,躺到在移动板上。

移动板推了进去,摄影师开始操作起来。

4、骨科内。医生看着CT,“你这属于腰椎间盘突出,我建议手术。”

林如:“手术?”

医生:“对,手术。”

林如:“医生,我听说手术有风险。”

医生:“是的。”

林如:“能不能不手术?”

医生:“那是你的事,下一位。”

林如:“医生,我还是回去商量商量再说。”

医生:“可以。”下一位已做到医生的对面,林如离去。

秀云:“我看还是做了吧,我替你回去筹钱。”边走着。

林如:“还是等杨光回来再说。”

5、夜已很深,杨光父子已在宾馆熟睡。杨光[梦境]:林如在叫唤,疼痛难忍。

林如被推进手术台。只见刀光闪烁,刀具声声还有伴随着林如的尖叫声。

杨光一头翘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

父亲:“你怎么啦?”

杨光:“没什么,做了一个梦。”他又重新躺下。

6、旅游大巴。已经踏上返程的路,杨光和父亲坐在车厢里,杨光焦虑的情趣不断出现。

7、汽车站。大巴平稳地停了想来,人们纷纷下车,杨光和父亲也纷纷下着车。

杨无早就伺候在车前,他来到杨光身前接着行李:“你们回来的正好,我已于你们的飞机票打好了,下午两点的,还有两个小时。”

杨光:“去哪?”

杨无:“老三那儿,他在机场接你们?”

杨光:“不去可以吗?”

杨无:“有什么事吗?”

杨光:“林如身体不好,我不放心。”

杨无递过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杨光接过手机,拨打着号码,手机通了,杨光:“是林如吗,最近身体怎样?”

电话里:“不好,昨天去了医院,医生要求做手术,你现在人在哪?”

杨光:“我已经到了汽车站?”

林如:“你赶快回来吧,我等你拿主张呢。”

杨光:“好,我这就回去。”他关掉手机,“机票可以退吗?”

杨无:“可以,不过要损失一些钱,这么办,父亲一人去就行了,你回去先别着急手术,这两天我总公司要外出开会,大约三天才能回来,一切等我回来再说。要我送你吗?”

杨光:“不用了,你还是送爸爸上机场要紧。”

杨无:“那就再见!”

杨光:“再见!”轿车远去。

8、杨光家。林如坐在藤椅上,面色疼痛难忍。

杨光走了进来,“怎么样,医生说了些什么?”

林如:“医生要我做手术,我没答应,我也问了好多人,都说手术有风险,开得不好,那就一辈子卧床不起,怪怕人的。”

杨光:“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林如:“有人主张液体刀,还有人主张牵引,还有人主张中医治疗,我也不知道哪种好。”

杨光:“估计液体刀和牵引都是治标不治本,如果中医药物治疗固然是好,到时候再说吧,我们先到老三那儿,住上两天,老三过两天就回来,那儿的医院毕竟是市级医院,听听他们的看法好,掌握多方面资料,采取多套方案,毕竟腰病不是小玩意,你把行李准备好。”

林如:“我已经准备好了,去过老三那儿,若不行再去老四那儿,不把病看好就不回来。”

杨光:“我也有这个打算,吃了饭就动身。”

9、杨无家。桂云在料理着家务。杨光林如走了进来,桂云兴奋地:“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坐,快坐。”她看了看杨光挎着的行李,面门皱了一下,很快换上了喜悦的面孔,“行李放在沙发上,我去跟你们泡茶,”不一会,热腾腾的的茶端了上来。

杨光嚼着茶,“孩子不在家?”

桂云:“在婆奶家,晚上才能回来。老三外出开会去了,过两天才能回来。”

杨光:“这我知道。”

桂云:“你先去替嫂子看病,要不要我陪你们去?”

林如:“不用了,我们自己去就行。”

桂云:“也好,中午过来吃饭。”

10、厨房间。桂云将喝过的茶杯放到水池里,用开水烫着,用八四消毒液清洗着,林如看在眼里,杨光也看着,注意观察林如的面容,当林如的目光扫向杨光的时候,杨光的目光转移,一个劲地看着窗外。

桂云洗过茶杯,用干毛巾擦了又擦,然后放进碗橱里。

11、客厅。桂云取出钥匙,“这是家里的钥匙,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林如挡过钥匙:“你忙吧,我们还有事,中午就不回来了。”

桂云:“也好,晚上过来,我搞几样好吃的,好好陪二哥喝两盅。”

林如:“到时候再说吧,我们会电话与你联系,再见!”

12、门外。杨光、林如走了出来,相互僵持了一会,林如:“晚上你还来吗?”

杨光:“来,这是我的老三家,不就和我们家一样吗?”

林如:“美的你,你真拿自己不当外人,人家把你当自家人了吗?算了,认命吧,谁叫我们是农村人呢。”

杨光:“伤了你的心?”

林如:“何止伤了我的心,我简直是后悔一切!”

杨光:“林如,对不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咱们看在老三面子上,就不计较桂云了吧。”

林如:“你家老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做了干部自高自大,目空一切。”

杨光不在吱声。林如:“下步我们去哪?”

杨光还没有醒过神来。

林如:“问你呢!”

“啊?”杨光如梦初醒,摇着头:“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林如:“我想去老四家,总不会都不通情,省城的医院毕竟技术含量高,设备齐全,他要是治不好估计也没地方治了,我也下了决心,这次不把病治好治得除根就不回去!”

杨光:“我支持你的观点,走!”

13、杨风家。杨风接着电话,“哎,是我,智慧很好,大妈可精心呢,你就放心地替林如治病吧,什么?不住老三家?为什么?”

电话里:“不为什么,我只是想到老四那儿住上几天。”

杨风:“也好。”他放下电话。秀云急切地:“怎么回事?”

杨风:“不知道,这里面一定事出有因,问老二,老二肯定不说什么,这么办,正好有便车去市里,到老三那儿吃午饭,你去吗?”

秀云:“去就去。”

14、电话亭。杨光抓着电话:“喂,是老四吗,我是杨光,我带你二嫂出来治病,想到你那儿去一趟,也好摸摸门。”

电话里:“好哇,你弟妹在家,我今天出差在外,还没空回去,明天才能回去,你先去吧,爸爸在家。”

杨光:“好的,好的。”面向林如:“我们这就去老四家。”

15、通往省城的路面上,公交车快速行驶着,林如、杨光坐在车厢里。

16、面包车急速行驶着,杨风、秀云坐在车厢。

17、一幢幢高楼矗立。杨限家在六层,杨光敲着门,有人开门,是四弟妹,四弟妹笑了笑,“是二哥二嫂,快屋里坐,你们的到来杨限已给我通过电话,正好爸也在我这儿,多住上几天,我还要上班,我已经把菜都买好了,二哥做菜好吃,就有劳二哥做吧,爸喜欢喝两杯,二哥着陪吧。”她整理着衣服。

杨光:“爸呢?”

杨限妻:“出去玩去了,我叫他不要走远。”

林如面向杨光:“到底是城里人,整天上班上班的,不像我们农村,大忙一过就没事了。”

杨限妻挎着包走了过来,“你们尽情地在这儿多住上几天,明天杨限带二嫂看病,,铺盖已准备好了,就将就着住吧,委屈你们了。钥匙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她递过钥匙。

林如接过钥匙,看着杨限妻挎着的包,“你这是干什么?”

杨限妻:“晚上我去我妈那儿,就不回来住了。”

林如摇着头:“不在家住?是不是怕我们连累你们呀?”

杨限妻:“不是不是,嫂子哪能说这等话。我走了。”

林如:“慢着,我们马上也出去,回不回来还不一定,这么说吧,今晚我们肯定不回来了,钥匙给你。”她递过钥匙。杨限妻不接,“哎,嫂子,你这是?----”

钥匙掉到地上。

杨光、林如离开家门

18、杨无家。杨风、秀云和驾驶员坐到沙发上,茶余,桂云收起杯子来到水池旁,用开水烫着,用八四消毒液清洗着,杨风看在眼里,他来到水池旁,抓过茶杯,“这茶杯大概值不少钱吧!”

桂云:“不贵,也就两三块的事。”

杨风望着茶杯:“不止,依我看是古董,不是汉代就是唐代。”

桂云:“不是,自己家的东西自己有数。”

“咣当,”茶杯落地,掼的粉碎,有的碎片还在跳动。

桂云急忙:“没事,没事,碎碎平安。”

杨风:“我们是出来办事,路过这儿,还急着回去。”他向驾驶员使了个眼色,驾驶员领会,起身。

桂云:“在这儿吃饭,现成的饭菜。”

秀云:“不了,留着自己享用吧。再见!”

桂云挥着手,“再见。”

19、街道上。杨光、林如揹着行李走着,杨光:“又伤了你的心了?”

林如:“心灰意冷,心灰意冷,我真的有些冷了,”

杨光边走边聊:“人啦,真很难说,现在他们已成家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等他们家的意识牢固了,你家我家就分的更清醒了,兄弟之间老死不相往来的有,临终一别不见面的有。”

林如:“不谈这些,不谈这些好吗?”

杨光:“好,不谈这些。我们找个旅馆住下,前边就是。”

20、旅馆。杨光、林如走了进来。杨光来到服务台,“请问,这儿有地方住吗?”

服务员:“请出示有关证件。”

“有,”杨光掏出有关证件,办理着。办理别,面向服务员:“电话借打一下好吗?”

服务员:“是收费的。”

“行,”杨光抓起电话,拨打着号码,电话通了,“喂,是大哥,我是杨光,智慧还好吧。”

电话里:“智慧很好,你人在哪?”杨光:“我人在老四家。”

电话里:“不对,你不在老四家,电话里这么吵已告诉我,你不在老四家,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杨光:“哥,我现在在一家旅馆里。”

电话里:“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杨光:“不为什么,我们现在离医院较近,看完病就回去。”

电话里:“别,别,别,你现在告诉我你在哪个旅馆,那个旅馆属于哪个区的?”

杨光犹豫着,还是挂了电话。

21、杨风家。杨风抓着电话,“喂,喂,喂。”电话传出嘟嘟声。秀云耐心地听着,“怎么样?老二又不在老四那儿,为什么?”

杨风:“嫌老二穷呗,怕穷气沾上身!”

秀云:“我说怎么来着,幸亏我们跳出来,要不然也落得个这样下场!”

杨风更是怒火中烧,他拨打着号码,“是老四吗,我是杨风,老二在你那儿吗?”

电话里:“不在。”

杨风:“好一个轻松不在,我问你,不在上哪?”

电话里:“不知道。”

杨风:“好一个不知道!杨限,我要骂人了,杨限,你混蛋!”

22、杨限家。杨限抓着手机一头站了起来,“大哥,你这是怎么啦?”

电话里杨风的声音:“你是真装糊涂还是假装糊涂,我问你,你二哥二嫂到你那儿看病你知不知道?”

杨限:“知道,”

杨风:“那现在怎么又住旅馆里?”

杨限:“不知道。”

杨风:“我说老四呀,就这件事你们确实让人寒心呀,我们是手足之情,你怎么忍心让他俩住旅馆呀,闲话少说,你不把你二哥二嫂找回来休得见我!”

杨限:“是!可我怎么找呀?”

电话里杨风:“我这儿有他的号码,你按照这个电话号码去找。”

杨限:“好,记住了,号码我留下了,我这就去找!”

杨限妻:“上哪去找?”

杨限:“你呀,我问你,二哥二嫂你是怎么怠慢的?”

23、杨限家的父亲房间,父亲在看着电视。听见杨限和妻子的吵架声。

杨限妻的声音:“没有呀,我待他俩好好的,只是说回家住。”

杨限的声音:“回家,回家,平时怎么不回家,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回家?”

杨限妻的声音:“人家不是回家带孩子吗。”

杨限的声音:“你这是借口,你以为你平时把孩子接回来二哥二嫂不知道?你太不了解二哥二嫂了!”

妻子的声音:“都是我的错,行不?”

杨限:“这时候说这些有什么用?找,赶紧跟我找!”

24、旅馆103房间。杨光打开门,和林如走了进来,林如一头栽到在床上,“我累了,我想歇会儿。”

杨光:“你睡吧,吃饭时我叫你。”

林如:“其实哪累呀,是思想在累。我说杨光,这样耗我们也耗不起,我们还是回去吧,回去做做牵引对付一阵子,等有了钱再说。”

杨光眼睛湿润了,“林如,我对不起你,是我没能力治好你的病,要怨就怨我吧。”

林如:“傻话,这辈子有你我就知足了,你看,有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好多了。”

杨光:“明天我们带着CT到中医世家看看,那儿治疗成本比较低。”

传了服务员的声音:“杨光,哪位是杨光,电话。”

25、“来了来了,”杨光来到服务台前,抓起电话,“喂,是我,是大哥。”

电话里杨风的声音:“刚才我已把老四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叫他们按着电话号码找你,你哪儿也不要去,就在那儿呆着,记住了吗?”

杨光:“哥,我想回家。”

杨风的声音:“我知道你在想家,可眼下他二妈治病要紧,我想问您,,是不是杨限夫妻俩有得罪你的地方?”

杨光:“没有。”

杨风:“不骗我了,你的行为已告诉了我,你去了老三那儿,我也去了,桂云好,把我们的茶杯用开水煮,用八四消毒,我把她的茶杯掼了。”

杨光:“掼了?大哥真有你的。”

杨风:“所以呀,他们毕竟年轻,是从校门到厂门的,社会阅历少,你多担待点,等有机会我们组织一次家庭会,很好地加强情感方面的教育——”

26、轿车在街道上行驶着。杨限和妻子坐在车内。妻子不时地看着手表,“这么大的一个区,这么多的旅社上哪找去?”

杨限:“找不着也要找,”停好车,二人下了车,向旅社走去。

27、新光旅社。杨限和妻子走了进来,拿着电话号码向服务员询问,服务员解释着,杨限扫兴而回。妻子不时地指着手表,面露不悦之色。

28、103房间。林如躺在床上,杨光走了进来。林如:“谁的电话?”

杨光:“大哥的。”

林如:“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杨光:“老四找我们来了。要我们在这儿等着。”

林如:“你想等吗?”

杨光:“我们应该在这儿等。”

林如:“你等,我不等。”她收拾着行李。他一把拽住她,“林如,你听我说,大哥说的对,他们毕竟是校门到厂门,没受过罪,我们应该原谅她,再说,老四带我们很好,我们应该看在老四的面上原谅她这次。”

林如:“有其妻必有其夫,我算是领教过了,我这人生来就贱,我不配和她称姊到妹,我也不想见她,我走!”

杨光死死地拽住林如:“林如,我对不起你,你的伤痛太大了。”

29、向阳旅社。杨限和妻子,急匆匆地来到服务台前,杨限面向服务员:“请问,有个叫杨光和林如的人住在这儿吗?”

服务员:“住过。”

杨限:“住哪个房间?”

服务员:“他们走了。”

杨限:“走了,走了多长时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