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55

心愿 陶光轩 7504 2013-06-27 13:02:21

  1、悦来旅馆。十间房屋正在装修。夏云走了进来,杨进妻急忙迎上前去,夏云急忙伸出双手,“抱一个?”

杨进妻:“抱一个,怎么有空到我小背地逛逛。”

夏云:“这是我的家呀。”

杨进妻:“这是你的家,感情这房子是你租的?”

夏云:“是啊。”

杨进妻:“我说喊价不回价,原来是你租的,不租了,不租了,再大的价钱我也不租了。”

夏云:“二嫂----”

杨进妻:“你不够意思,你要早告诉我你要租房子,我就滕几间给你就是了,何必绕这么大圈子。”

夏云:“二嫂,我也听说你旅馆住的人不算多,所以想租下来,这样能降低成本,再说,我们租哪也是租,为什么不能租你的?”

杨进妻:“能是能,就是有点见外。”

夏云:“不见外,我们公司刚刚设在这儿,还有多少不方便,还望二嫂多多关照。”

杨进妻:“客气了是不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我还想在你身上发财呢。”

夏云:“不必客气,有你忙碌的时候。”

杨进妻:“再忙我也不怕,就盼着有那么一天。”

夏云:“二嫂,两个孩子都长大成人了吧?”

杨进妻:“大姑娘出嫁了,二子也到婚龄,就是还没找到,傲呀。”

夏云:“结婚别忘了给我喜酒喝。”

杨进妻:“那当然,我还指望你给排场呢。”

2、杨无家。杨无一筹莫展,“智慧进城上学了你知道吗?”

桂云:“不知道。”

杨无:“上了,一定找的是杨进老二,不知花了多少钱,你知道一个孩子进城上学要花多少钱?”

桂云:“不知道。”

杨无:“我也不知道,反正可观,回头你准备两千块钱递给老二,智慧上学要钱,有一句话说的对,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你听见了没有?”

桂云仍然无动于衷。

杨无厉声:“你到底听见了没有!”

桂云:“听见了。”

3、杨光家。两千块钱放在了桌面,桂云:“我说她二妈,智慧进城上学,应理我们多资助点儿,钱不是没有,就是都占上派场,如果容我的话,就两个月,我可以再给你凑足两千。”

林如推了推钱:“她三妈,你有这份心我就领情了,你们也光用钱,房子装修,还有房子贷款,再加孩子上学,听说你们又在给孩子购买住房,用钱的地方比我们多,”桂云急忙地:“是啊是啊,不搞不行呀,谁叫我们生的是儿子,今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还是他二妈理解人。”

林如:“这钱你还是拿回去,我们暂时也缺不着,我们也没能力给你凑些,你自己就多费心了。”

桂云:“如此说来我就更不能要了,你们也没什么收入,如果嫌少我也没有办法。”

林如:“不嫌少,正如你刚才所说,我们是一个女儿,花不了什么钱,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桂云:“这么说:“我还是收起来好?”

林如:“收起来好。”

4、杨无单位。总经理室。杨无走了进来。总经理:“你来的正好,我正打算找你,听说你们县引来一项项目,数目庞大,据说是来自广州,你去打听一下,看是何方人士,我估计他们路途太遥远,不会把队伍拉过来的,我们有天时地利,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争取中标。”

杨无:“我会争取的。”

总经理:“抓紧办,不让别人给抢了。”

杨无:“一定。”

5、杨光家。林如一会儿喂着猪,一会儿喂着鸡,忙碌不停。夏云走了过来,“二嫂。”

林如惊喜,“是妹子,我估计你不回来了,看得出你很忙,你还是回去吧。”

林如:“怎么,想撵我走哇。”

林如:“哪敢,巴不得呢。不过,妹子,农村到底是农村,不比城里,又脏又差。”

夏云:“杨明没住过吗?”她帮二嫂忙碌着。

林如:“杨明是杨明,他就是这个命。他哪比你,风里没打过,雨里没泡过。”

夏云:“瞧不起我了是不是?我也要把自己打造成二嫂这样的人。”

林如:“像我?像我这样就没出息了。”

夏云:“二嫂,我对你了解得不算多,可你在杨明心目中是伟大的,他多次在我面前说他想你,他还对我说他当面对你说过他想你,说没说过?”

林如一时很尴尬,“说过,说过。”

夏云:“当时你怎么回答?”

林如羞愧地:“妹妹见笑了。”

夏云直逼:“说。”

6、猪在叫。林如:“我说,我说我也想他。”

夏云:“每当回想起他这句话,我就流泪,他这是发出心灵的呼唤,他这个想字充满着感激,你们这种超凡脱俗的感情无以伦比,其实,他已把你当慈母一样尊重。”

林如:“别说了,快别说了,怪叫人不好意思,其实,照顾杨明我是应该的。”

夏云:“就是这个简单的应该,在杨明心目中有着足够的分量,所以,我们要报答你。”

林如:“别别别,我也没做什么,谈不上报答,再说,你们对我照顾的也够多了,帮我治病,帮孩子上学,还买房子给我们住,在乡村够我挺直腰杆了。我说妹子,这房子我们住归住,孩子毕业了你还是收走。”

夏云:“我们暂时不谈这个事。二嫂,我想和你谈个事。”

林如:“什么事?请讲。”

夏云:“我想要你把保姆辞了。”

林如:“辞了?”

夏云:“辞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讲,我在城里二嫂那里租了十多间房子,开一家公司,想要你过去帮帮忙。”

林如:“我?帮忙?算了吧,我什么也不懂,再说,我家里有鸡还有猪,脱不开身。”

夏云:“不妨事,你到我那儿不接受考勤,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样你们一家可以团在一起。”

林如:“你这是在照顾我。”

夏云:“不,二嫂,算我在求你,要知道,我长这么大还没求过人吆。”

林如怕伤感情:“让我考虑考虑。”

7、“扬名集团有限公司”挂牌成立,杨无来到门前,仰望着,心声:“这不是二嫂饭店吗?”他走了进去。

饭店。吧台前,杨进妻在料理着账目,杨无走了过来,“二嫂。”

杨进妻抬起头:“是三叔,坐,我跟你倒水。”

杨无:“不渴。”他凑了凑身子:“二嫂,我想问问,这家公司是来自广州吧?”

杨进妻:“是啊,你不知道?这不是你家公司吗?”

杨无嗤之:“何以见得。”

杨进妻:“你没看见招牌上的字?扬名,扬明是谁?是五叔呀。”

杨无:“不一定,同音不同字,再说,招牌不一定与人名有关。”

杨进妻:“如果这个说明不了,有一个人可以说明。”

杨无:“谁?”

杨进妻:“夏云呀,他五姨。”

杨无:“夏云,他五姨?”

杨进妻:“是的。头两天来过这儿,说这就是她的家。”

杨无:“这是她的家?”

8、杨无来到门外,杨进妻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夏云,夏云,这就是她的家。”他自语:“惭愧惭愧。”

他打开手机,拨打着电话:“喂,是桂云吗,我是杨无,你今天不是休假吗?你带着行李,带着小孩还有带着老爸,来我老家,我在老家等你们。”

电话里:“你头脑里有病呀。”

杨无:“来不及说多少,你要快,尤其你要朴素,记住电话不断,边走边聊。”

9、行进的道路上。杨无继续按着手机号码,手机通了,“是老四吗?我是杨无,夏云这个人你熟悉吗?”

电话里:“不是老五未来的媳妇吗?”

杨无:“是的,她不光是老五的媳妇,她还是广州来的总经理,来头不小,你说我们到处到外面拉关系,关系就在家里我们却不知道,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也是搞业务的人,你难道不想拉这层关系吗?”

电话里:“想,当然想。”

杨无:“这就对了,我已经带着一家子回来了,你有空回来吗?”

杨限:“有空。”

杨无:“有空就抓紧回来,最好把他四妈也带回来,一家人聚一聚套套近乎,搞好关系对我们有益处,记住,谈话的时候不谈业务的事,就装什么都不知道,好的,再见。”

10、杨光家门前。夏云早就在门前等候,杨光开着电动车驶了过来,车后坐着智慧。夏云迎了上去:“智慧,放学了?”智慧奔了过来,“五姨,放学了。”

夏云将智慧抱起,“功课能接受吗?”

智慧:“能。”

夏云:“真聪明。”

智慧:“五姨,你不是有事吗?”

夏云:“再有事也要陪陪智慧吃个晚饭,陪陪智慧睡着。”

智慧:“五姨,你真好。”

夏云捏了智慧一下鼻子,“不许当面夸人。”

智慧来到母亲身边:“妈,五姨真好。”

林如:“这不还是当面夸了吗。”一家人笑了起来。

11、鸟雀登枝,树木摇曳。杨光家门前。杨无拎了可食品走了过来,智慧躲让,母亲推着智慧:“快叫三叔。”智慧不理。夏云接忙迎了上去,“三哥。”杨无急忙伸出手,还将手搓了两下,“你好,你好,暂时怎么称呼呢。”

夏云和杨无握着手:“就叫夏云吧。”

杨无:“叫名字好,这样亲切,哎呀,真是缘分,大嫂叫秀云,我家属叫桂云,你叫夏云,咱们家真是离不开云字,可他们的云不比你这个云,你能飞来飞去,呼风唤雨。”

夏云:“三哥真会说话。”

杨无:“哪能比得上你呀,马上桂云和孩子以及爸都要回来,咱们来过个愉快的周末。今天我做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夏云:“不知道。”

杨无:“今天是你的生日。”

夏云喜出望外:“真的?我都忘了,你怎么知道?”

杨无:“我打电话问了杨明,是杨明告诉我的,呆会儿,他会给你来个电话,让你高兴。二哥,马上通知大哥一家,要他们一家过来聚一聚,热闹热闹。老四要过三四个小时才能回来,大家聚一聚,好久没在家聚过了,还有一家子没有招呼,”杨光:“杨好。”

杨无:“对,可不能没有好妹。”

杨光到屋内打着电话。

12、门外有汽车喇叭声。桂云和儿子及杨凯武走下车来,桂云手里还拎着生日蛋糕。夏云上前打招呼,桂云:“早知道你在家,我派车接你,进城拉上一桌。”

杨无:“拉倒吧,人家什么馆子没坐过,今天就在家,搞搞土味,团聚团聚,今天我请客。”

夏云:“今天是我的生日,还是我请吧。”

杨无:“客气了是不是?现在农村也方便多了,电话一打,叫什么来着?(有人说叫帮办)对,叫帮办,马上就到,方便得很。”

杨好夫妻俩回来了,人们一阵寒暄。

13、杨无坐到了夏云的对面,“住这儿习惯吗?”

夏云:“习惯。”

杨无:“习惯好,说真话,我们这儿是鱼米之乡,过去哪家来亲戚了带上渔具,一会就有下饭菜了,带个弹弓转一圈中饭菜就有了,现在稀少了。”

夏云:“好在这儿马上建立生态公园,绿水青山就会再现。”

杨无:“这个项目是你搞的?”

夏云:“也是杨明的心愿。”

杨无:“太好了,你为家乡人民,不,是全市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全市人民感激你,不,今天不谈工作事,明天我们一家子组成一个团,到湖荡里转一转。”

夏云:“大嫂已带我转过了。”

杨无:“你看,我又落在了别人后面。”

14、菜肴摆到了桌面。父亲上坐,其他围坐。桌面上蛋糕已经放好,有人点上蜡烛,杨无示意要夏云吹灭,夏云鼓足嘴巴吹了起来,蜡烛的灯火熄灭。孩子们唱起《生日快乐》歌。歌别。

外面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杨光:“一定是老四一家子来了。”人们出门迎接。

杨限和妻子下了车。杨光面向杨限,“怎么不把孩子带回来?”

杨限:“路途远,功课紧,所以就不带了。”一家人又围上了桌面。

杨无:“今天是夏云小姐的生日,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我们这位妹妹家事国事一手揽,真可谓女中豪杰,不远万里来到家乡和家人打成一片,我代表我全家敬上一杯。”

夏云站起身子,“我不会饮酒,就以茶带酒了,我先敬伯母两杯,然后敬老爷子两杯,然后按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再然后才能得到你三哥。”大家笑了,夏云端起水杯:“伯母,我敬你两杯,你为家庭操劳功不可没,我尽了,”敬别,又端起杯子,“爸,您老辛苦,我敬你一杯,祝您老健康长寿。”

杨无:“嘻嘻,还未过门呢,就爸爸的,”夏云,“难道不是吗?”

杨无:“是是,”他打着自己的嘴巴,“都怪我这张臭嘴。”人们有哄然而笑。

父亲激动地端起杯子,“夏云神通,在医院我住的房间听护士议论就知道是你办的,我家还没人能办这事的,我五儿眼光不错。”

夏云:“爸,这点小事不足挂齿,今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一个电话就行,我会立马搞定。”

杨风端起杯子,和伯母、父亲喝别,“今天就差老五,别的都齐了,早就想开个家庭会,一直没有时间,今天就此机会,大家可以随便地聊一聊。”

杨光:“今天的聚会,最高兴的应该是林如,他早就盼着家庭这样,为你们新建了厕所,准备好床铺,你们都很忙,没在家呆过,今天你们就不走了,让你们二嫂高兴高兴。”

杨无:“不走,我带头不走了,你没看到你弟妹把行装都带来了吗?”

杨限:“我们也不走了,我们弟妹什么时候走,我们就什么时候走,我们就这样干陪着。”

15、酒到中途,杨风:“今天大家相聚确实不容易,我想利用这个机会问问夏云,夏云,你对你二嫂如此这般好,是出自内心吗?”

夏云:“出自内心,二嫂不光是我尊敬的人,也是世上最尊敬的人。”

林如:“言过其辞。”

杨风:“一点不言过其辞,要是杨光为弟兄付出那是有理由说应该的,因为你们是同胞兄弟,而林如不一样,她可以选择分家,可以过小家庭正常生活,可她没这么做,就这一点就应该受到家庭尊重,夏云,老五经常提到家庭的事吗?”

16、犬在吠。

17、酒桌上。夏云:“经常提到,尤其二嫂的故事生动感人,每次都能使我落泪。”

杨风:“给大伙讲讲。”

夏云点着头:“其实二嫂还算得上有钱的家庭,知识分子,他完全可以不参加劳动,但她还是追随了二哥,二嫂不光学会了妇女干的活,而且男子汉的活也学着干,一次她堆草堆,草堆有四五米高,她从草堆上滑了下来,差点骨折,还有一次她耙地,一头栽到耙里,被牛拖到老远,”桂云“噗嗤”笑了起来。

杨无严肃地:“笑什么笑!”

夏云:“一次,二嫂挑着重担摔了一跤,从此落下了腰病。”

杨风面向桂云:“老三与你讲过这些吗?”

桂云:“没讲过。”

杨风:“他倒与你讲了些什么?”

桂云:“他经常讲他学习有多艰难,还说他进城连一根折筷子都没有带上来。”

“住口!”杨无压不住怒火:“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18、酒桌上。大家望着杨无,杨风:“是啊,一根折筷子没有带走,一根折筷子没有带走。”点着头,人们都点着头,场面一时宁静。

杨无抬起头:“大哥,二哥二嫂,请原谅我的过错,我是从校门到厂门,不关心家里的事,这些故事我都没有听说过。”

杨风:“你哪听得到这些声音,你们回来吃个饭,车子一开跑了,住宾馆的住宾馆,夜生活的夜生活,而夏云呢,回来就不走,伺候你二嫂,就在老五的房间睡觉,夏云的条件没有你们好吗?”

杨无:“大哥,别说了,我已经无地自容了,我已从夏云身上看到了一些,所以,这次全家回来就住下,陪着夏云,直到她离开这儿。人的一生做错了事不要紧,千万不要选错了对象,”桂云接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杨无:“对不起,我说错了,我还有一层意思是要选对对象,向二哥和老五一样,二嫂贤惠,二哥做不了的事她做了,二哥想不到的事她想到了,这就是互补,而夏云,处处高风亮节,办起事来光明磊落,一般人无以伦比。”

杨风:“好,不多说了,按照老三的意图,我搞来了音响,这儿,智慧要休息,地点就在我那儿吧,你们尽情地唱,尽情地跳。我们这儿好嗓门的有几个,秀云,杨好,听夏云的说话,嗓门一定也很不错。”

夏云:“我不会,”杨无:“做老板的哪有不会的,回头我与你高歌两首。”

19、智慧床边。智慧已经上了床,杨无走了过来,“智慧,你还生三叔的气吗?”

智慧木然,没有说话。

杨无:“都是三叔不好,没能满足智慧的要求,今后一定视智慧为掌上明珠。”智慧没有反应,杨无讲话继续:“不过,智慧也有不对的地方,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你就把电话挂了。”

智慧不想理睬;“我要睡觉。”

杨无:“好,你睡觉,睡觉,智慧大了,晓得记恨别人了,不过智慧你再记恨我没关系,可我今后一定会对你好,因为你是我唯一的亲侄女。”

智慧:“五姨,我要睡觉。”

“来了来了,”夏云急匆匆地奔了过来,“五姨来了,五姨要看着智慧睡着。”

智慧闭上了眼睛,好一个催眠曲在响,智慧睡着了。杨无眼上已有泪花,“智慧不肯原谅我了,一辈子也不肯原谅我了,我真混,连一个侄女都关照不好,儿子又能怎样,看样子我是没了儿女的福。与夏云相比,我对智慧是太不负责了,惭愧,惭愧呀。”

20、杨无住过房间。林如细心地整理着床铺。杨无走了进来,“二嫂,这些活让桂云干吧。”

林如:“她不熟悉,一会儿就好。”

杨无:“二嫂,我们回来给你添麻烦了。”

林如:“只要不嫌弃这个家,谈不上麻烦。”

杨无的儿子:“二妈,我要睡觉。”

林如:“就好,你们也准备睡吧。”

杨无应着。

21、智慧房间。智慧开始熟睡,夏云坐在床边,林如走了过来,“你也睡吧。”

夏云:“就去,我看着智慧睡熟的样子就是喜欢。”

林如:“你对智慧这么好,好的让我嫉妒了。”

夏云:“怎么,怕我夺走智慧。”

林如:“哪里呀,她如果跟了你是她的福分。五妈也是妈呀。”

22、桂云夏云热情交谈着。歌声继续。

23、杨限妻与夏云交谈着

杨限杨限妻在老大家睡了,杨好夫妻俩也在老大家睡下了。秀云房间。秀云:“说来也怪,这么多年来老三老四也没在家休息过,夏云来了他们全家来作陪,这是为什么?”

杨风:“也许老三老四认识到亲情的重要性,兄弟之间早就该这样,一家人分锅台才几天,就分你我,这不好,现在不搞好关系,下一辈子人关系就更淡了,今后这些活动应该多搞搞。”

秀云:“我总觉得老三老四有事有求夏云,要不然这么靠近,他们可是高高在上的人,尤其老三。”

杨风:“象夏云这样有财富的人谁不想靠近,县干部都在她后面打转转,连我的腰眼都直了许多,说来都说老二的功劳,培养出老三老四和杨好,咱家在农村就够风光的了,现在又出了老五和夏云,这简直就在改变我们家的命运。”

秀云:“我说他爸,你也把书记辞了,跟在夏云的后面,她不会不给面子。”

杨风:“暂时还不想辞,我的事还没完。”

秀云:“你那也叫事?在夏云手里就是芝麻大的事。”

杨风:“好,不聊了,明天还有事。”

灯灭了,夜一片宁静。

24、桂云熬着大米粥。夏云吃着大米粥,夏云点着头,”香,真香。”

25、夏云办公室。夏云接着电话:“是爸。”

电话里:“杨明举荐的他三哥,你与他谈了吗?”

夏云:“还没有。”

电话里:“抓紧谈,我们手头正缺人。”

夏云:“爸,我总觉得还不到火候。”

电话里:“你看着办吧,不过,杨明举荐的准没错。”

夏云:“我会处理好的。”

杨无走了进来,夏云急忙站起身子:“是三哥,坐,我跟你倒水。”

杨无:“不渴,你忙你的吧,我随便转转。”

夏云:“不忙,”倒完水。

杨无:“既然是自家人,我就开门见山,你这次来主要搞哪些项目?”

26、通道。夏云:“项目很多,公路、学校房地产都可以接手,不过生态公园是定下来了。”

杨无:“这也是造福子孙的大好事,打算什么时候动工?”

夏云:“快了,各项工程已经启动。”

杨无:“一定有不少单位转包吧?”

夏云:“有,只是没有定下来。”

杨无:“看来我还是来晚了。”

夏云:“不会吃领导批评吧?”

杨无:“怎么不会?如果这次一无所获,那领导就要考虑我的能力问题,夏云,不,弟妹,我们是一家人是吧,你就不能通融通融,你要想信我们单位的实力!-----否则我也太没面子了。”

夏云:“我们暂时不谈这些好吗?”

杨无:“不谈这些,不谈这些。”

27、门外。杨无、夏云在信步。夏云:“你很能干,经常吃住在工地,工作不分昼夜,一次发烧到四十多度顶着雨指挥着上大梁,”杨无抢着:“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这都是我应该的。”

夏云:“你吃过处分,降过级。”

你怎么知道这事?是的,我吃过处分降过级,你说我抓材料抓得那么紧,还是有人钻了空子,进了次品水泥,辛亏我不知道,否则也就完蛋了。”

夏云:“你想过跳槽吗?”

杨无:“有人挖过我,我没同意,说老实话,我受处分的时候动摇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