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58

心愿 陶光轩 6212 2013-06-27 13:02:21

  1、杨无的房间。杨无看着电视,桂云坐在沙发上织着毛衣,杨凯武瞪大眼睛推门进来,颤抖着手,目光直逼桂云:““是你放了我屋基地上的树?”

桂云:“是我。爸,我还没来得急告诉你----,爸爸,你怎么啦,”杨无也一头奔了过来,“爸爸,你怎么啦。”

杨凯武只觉得天在转地在旋,他栽到了。桂云:“快,快叫救护车。”

杨无拨打着号码。

救护车在呼叫。救护车停了下来,人们帮忙将杨凯武抬上救护车。

救护车驶去。

人们议论开了:“多么好的一个人,左邻右舍的从不收一分钱。”

“没说的,简直是活雷锋!”

2、杨风家。杨凯华直盯盯地望着杨风:“你打呀,打呀,要他抽空回来一趟,我就不信讨不回这个钱。”

杨风拨打着号码,电话通了:“喂,是老三吗?”

电话里:“是我,我正要打电话告诉你,爸爸生病了,现在已上了120救护车,”杨风:“爸爸上了120救护车?怎么回事?好,好我们马上就到。”他关掉电话,又抓起电话:“喂,是老二吗,爸爸上了120救护车,一定病的不轻,是去一院,你要快,好,到我家集中。”

3、医院监护室。杨凯武已挂上了掉瓶,画面由模糊转为清晰。

杨凯武睁了睁眼,看了看身边熟悉的人,又闭上。桂云伺候在病床前,面色焦虑。床头已放上了鲜花和礼品,看望的人络绎不绝。

杨光急匆匆地奔来,“爸怎样了,爸怎样了?”他来到病床前,目视着父亲。桂云:“刚才还睁了一下,现在又闭上了。”

杨光:“医生怎么说?”

桂云:“医生只是抢救,还没说什么。”

杨无:“最近我总觉得有不兆的地方,还是发生了,”他怒向桂云:“如果爸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林如来到桂云身边:“你累了,歇歇去吧,爸我来照料。”桂云起身离去,林如坐到凳上。

智慧快步来到床前,拉着爷爷的手:“爷爷是我不好,我不该不听爸妈的话惹您生气。”

爷爷摇着头,朝智慧笑了笑。拉着她的手。

林如:“不要和爷爷多讲话,让他歇一会儿。”智慧听话地站到一边。

4、门外,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5、监护室。杨凯武闭上眼睛,【心声】:“风儿妈,我又得病住院了,这次可能落下后遗症,你放心,我不会连累儿女的,我知道,只要拔掉这输液管,血就会往外流,流干了也就和你到一起了,风儿妈,你等等我,”他的右手在被窝里摸着,他摸到了输液管,她拔掉了,药液滴到了床上,血开始外流。

血在流淌着。

血湿透了垫被。

林如望着吊瓶,水快没了。林如急忙向护士室走去。

护士拿着药瓶匆匆忙忙走了过来,自言自语:“不会吧,怎么这么快,”她来到杨凯武的病床前换上药水,望着药瓶,“水滴得怎么这么快,”她欲想调小,才发现输液管已经脱离,鲜血染红了被单,她急了,“你这是怎么啦,你若有个好歹我们可担当不起,”她又面向林如:“你们是怎么看的,他这是在寻短见,再出了问题我们可不负责,走跟我领被子去。”

林如招呼智慧照料一下爷爷,随护士而去。

6、医院门前。夏云停好轿车急匆匆向里走去。

院长室。夏云急匆匆来到门前敲着门。

7、医生办公室。杨无沉重地走了进来,桂云跟了进来。

杨无:“医生,我想问问我爸的病情到底怎样?”

医生:“按照目前情况病情趋于稳定,通过治疗能有好转,但是估计会落下后遗症。”

桂云:“什么样的后遗症?”

医生:“轻者手脚不便,重者瘫痪。”

“啊?”桂云倒吸着凉气,摇着头。

医生:“按目前情况看瘫痪是不太可能,手脚不便都是可能的。”

杨无:“有什么最佳治疗方案吗?”

医生:“有,康复治疗,在医院肯定贵,在家治疗就可以了,每天规定时间走路,规定动作锻炼。”

杨无一筹莫展。

8、杨凯武住进了宽敞的病房。林如急切地来到床前,“爸,你这是怎么啦,爸,我有很多话要说,也有很多事要做,现在你必须首先答应我,不能再有非分之想,你若有好歹,兄弟几个的名分就没了,现在我答应你,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什么麻烦,我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只有尽情地享受,安度好自己的晚年。”

父亲闭着眼睛。杨光拉着父亲的手,泪水欲出眼眶。【心声】:“兄弟几个没能安顿好父亲,这是我们最大的失职,什么叫孝子,孝子二字在我心目中荡然无存,弥补自己的过错只有从零开始,从头开始。”

桂云走了进来,父亲紧皱着双眉,闭着眼睛。

桂云来到林如身边,“二嫂,我想和你谈谈。”

9、二人来到无人处,桂云:“二嫂,爸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林如急忙:“你是有功的,只是爸爸的病---”

桂云:“唉,过是免不了了,你没看见刚才杨无那样,若爸有好歹要把我生吞活剥似的,我真受不了,想想这么些年来我照顾爸爸也够多的了,按照弟兄五个姊妹六个,我的责任已尽过了,过去我也说过,趁我能孝敬爸的时候多孝敬些,万一爸爸有一天不祥我是搬不动拉不动,杨无又不经常在家,我又要上班,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我深感责任重大,我是担当不起了,好在兄弟多,这个问题好解决,二嫂,你在兄弟之间威望最高,开个家庭会,讨论讨论,每家轮流转也行,每家拿出钱来也行,反正不能在我那儿长久呆下去了。”

林如:“赡养父亲是我们做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不可推三处四,爸抚养姊妹六个没有一句怨言,到了儿女手里----不能让他不愉快,今天我就表态,每家轮流转不行,父亲没人照顾我照顾!”

桂云:“还是二嫂高风亮节,我与你相比真是自愧弗如,爸爸交给你我就放心了,如果请保姆什么的,摊我多少钱我出,这是爸爸的工资集,还归你。”

林如推让着,摇着头。

桂云:“拿着,爸跟谁集子就该跟谁。”

林如:“不不不,”杨无走了过来,一把抢过集子,打开一看,傻了眼,“这就是爸爸的工资集,原来爸的工资集一直在你这儿?”桂云窘迫,躲闪退让。林如急忙劝说:“不不不----”

杨无步步逼视着桂云:“你,你这个势利小人!”

“势利小人!”在空中回荡。

杨无欲撕工资集,被林如拦住。杨无愤恨地离去。

10、杨无愤恨地走了过来,【心声】:“我以为赡养好父亲就是对母亲最好的回报,看我到底在干了啥?满大街人都知道我赡养父亲没有要父亲一分钱,可他的工资集就在桂云手里,这算什么回事呀,满以为父亲工资能贴补老二点,没想到爸爸倒成了我挣钱的工具,我不止一次地说过不要爸爸一分钱,可桂云背地却干了这勾当,怀揣着这么大的阴谋,我真瞎了眼,摊上这么个女人,要我在世面上怎么混,这些年,为了这个家,一切我都忍了,可这件事怎么说我也不能忍,太没面子了,我得找香云谈谈,她是我们的介绍人,”他打开手机,拨打着号码,电话通了,“喂,我是杨无,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谈谈,在红光酒吧,对,再见。”

11、红光酒吧。杨无坐在桌前喝着闷酒,香云挎着包走了进来,发现了杨无,杨无示意坐下,香云坐下,“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杨无:“有事,满心窝的事,你是我们的介绍人,想找你谈谈。”

香云:“嘿,新娘入洞房,媒人撂过墙,这都什么时候啦。”

杨无:“今天我找你来就想通过你,我要与桂云离婚!”

香云:“嘿,离就离呗,只要双方同意协议离婚相互签个字就行了,如果一方不同意可以诉纸一状诉讼法院,迟早也得离!这你比我懂。”

杨无:“你怎么不想听我谈谈原因?”

香云:“嘿,没那个必要,好来好去,好离好散,年轻人都这样,我也知道你想通过我去说说桂云,如果实在不听劝说,就离婚,老实告诉你,我与桂云早就不搭茬了。”

杨无:“为什么?”

香云:“还不是因为你呀?”

杨无:“因为我?”

香云:“是啊,就因为你和豆豆的事,他还怀疑我与你有染,真是好事做不得,越做越缺德,活把我给气死,”她沉思了一会,面向杨无:“你说我们俩有染吗?”

杨无:“没有。”

香云:“我还告诉你,你和豆豆的事是她让我设计的圈套。”

杨无:“设计的圈套?”

香云点着头。杨无的酒喝的更猛了,“原来她一直在利用我,左右我,操纵我,在改写我的人生,是可忍孰不可忍”,“离婚!”二字不断在他口中出现。

12、杨凯武的病床。林如趴在床边,夜已深,杨凯武【心声】:“二媳妇睡了,我也该走了,风儿吗,不是我不留念这个世上,是我怕连累子女,人老了。不中用了,留在这个世上也是糟蹋粮食,我这样一去,你有了伴,孩子们也落得个干净。”他再次拔掉输液管,鲜血从针管往外流。

鲜血从针管往外流。

林如一头醒来,第一感觉就是查看输液管,她打被,鲜血还在流淌,她急忙呼喊,“护士,护士,我爸又流血了。”护士急忙奔了过来---。

13、离婚起诉书放在桌面,杨无仔细阅读着。

14、杨凯武的病床前。林如伏在床边,“爸,你这是第二次了,你就这么怨恨儿女吗,儿女纵然对你不好,您也不能寻这条路哇,爸,你是有意识的人,答应我,不要再寻那条路了,你的不愉快,是我的过错,让你走了弯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我也向你保证,我们永远在一起生活,永远不分开,爸,你答应我。”

父亲点着头,双方的手握的更紧了。

15、法院。离婚起诉书出现在案头。至富和法官交谈着。

16、艺雯家。孩子在熟睡,艺雯坐在椅子上看着报纸。门外有人在喊:“艺雯,你的传票!”

”传票?“艺雯惊讶,她接过传票傻了,“妈,传票,是法院发来的传票。”

母亲来到女儿身边看着传票:“慌什么,别慌!这只是传票,离离婚还有一大节呢,听我的,要稳住。”

艺雯:“还稳住稳住,我都快烦死了。这个没良心的,还真敢与我离婚了!”

母亲:“听妈的,只要你不同意,你把财产分割要价高些,就离不了。”

艺雯:“你这个老霉桩,分居六个月法院就可以强行判决,你懂吗,离了,我出门怎么见人呀。快,帮我收拾收拾。”

母亲:“干嘛?”

艺雯:“我要回家,”她已抱起孩子,母亲:“傻孩子,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回去,你不能低这个头!”

17、医院的内路上。杨光、林如和夏云漫步走着。杨光:“按规定我应该打个辞职报告,可我们是自家人,辞职报告就免了。”

夏云:“二嫂也提说辞职,你们夫妻俩总不能都辞职吧。”

杨光:“当然是我辞职,爸爸是个男的,我伺候起来比较方便。”

林如:“我是爸的儿媳,伺候的事没有男女之别,,万一爸身体不能动弹,换衣换裤我来,你就帮帮弟妹吧,刚刚培训完的专业,要好好报答妹子。”

夏云:“照顾父亲是全家的责任,二嫂,到时我也会来帮你,不过我的大门时刻为你敞着,我还要发你工资。”

林如:“别别,别坏了公司的规矩,再说孩子上学又不要我花钱,我不缺钱。爸的身体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爸一定在恨我,是我们把他当成了交易,我最后悔的就是这件事。”她又递过钥匙,“孩子住校了,我也要回家,这房子已住不上了。”

夏云:“你先保管,你以为房子是给你的呀,你以为房子是我的呀,是咱们智慧的,这是她考上大学的礼物。”

林如:“她还没考呢,哪来的礼物。”

夏云:“这你就不明白了,她只是重点院校和普通院校的区别。二嫂,你还为未生男孩后悔吗?”

林如:“还有点。”

杨光:“她呀,是根深蒂固。”

夏云:”要不,再生一个?”

林如扑打着夏云:“你拿我开涮。”

夏云:“我考虑好了生态公园完工后,办个物管,有你全权负责。二嫂,你干的事真多,几家服装厂要合并给我,你是行家,可惜你为了父亲的身体,-----还是那句老话,我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着。”

林如激动地点着头。

18、杨无书房。杨风、秀云相互站着,秀云:“马上是要开家庭会了?”

杨风:“是的。”

秀云:“是为父亲的事?”

杨风:“是的。”

秀云:“我说他爸,这个事我们不可沾边,你说父亲这身体----,谁能搬得动呀,再说,父亲得的是瘫痪病,这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事,长病无孝子,到时候只落的罪人,这事老三一家脱不了干系,平时钱都拿了,现在想推----,不行,马上我和老三老五家商量,这事就得老三家承担。”

杨风不耐烦地:”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19、至强房间。杨限和妻子相互站在,杨限妻:“我说他爸,马上要开家庭会了,你可不能答应父亲和我们生活,你看爸爸那身材----,谁能搬的动呀,这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你又不经常在家,只要不摊到我们身上,摊多少钱我都愿意。”

杨限摇着头:“十个子女好养,一个父亲没人担当。”

20、医院病房。林如帮父亲整理着尿裤,摆弄着衬衣。

21、杨无家。杨风一家,杨无、杨限杨好一家围坐着。杨风:“今天开个家庭会,讨论父亲今后生活的事,就剩老二一家子了,老二人呢,说好了开个家庭会怎么到现在还不来,要不去人找找?”

22、医院。杨光办完出院手续。病房。林如整理停当,她搀扶着父亲走出门外,门外,轿车在伺候着。

杨凯武、杨光林如上了车,夏云驾驶着轿车驶去。

23、至富家。至富在大厅里看着报纸。艺雯抱着孩子走了进来。至富:“你回来正好,你收到了传票吧?”

艺雯置之不理,抱着孩子向里屋走去,至富跟了进来,“你已经不是这个家的主人,你回去,等待法院判决吧!你走,你走!”

艺雯死死地抱着孩子:“别大声,别伤着孩子。”

至富:“你别拿孩子唬我,你给我的罪我已受够了,长痛不如短痛,快刀斩乱麻,你不是要逞强的吗,逞你的强去吧,我们这个家不需要强人,我们需要安静,需要平和,你也知道,我既然作出决定是不容更改的,你回去吧,回去等待法院的判决!”

艺雯:“至富,至富----”

至富:“回去,你听到了没有!”他推搡着,将艺雯推出门外。

门外,杨进就站在门前.

至富推搡继续,争抢着孩子,“你走吧,这个家容不下你。”

杨进暗暗地竖了一个大拇指,“怎么啦,得理了是吧?”他来到孩子身边,“我的大孙子,你终于回来了,”他抱着孙子亲热了一番,“人都进门了,哪有不让进的道理,快进屋。”艺雯趁势进了屋。

杨进:“快打电话,让你妈过来,让她也看看大孙子。”

至富赌气地:“我不打!”

艺雯急忙打开手机,”我打。“拨打着号码,“喂,妈,我和孩子回来了,我爸叫你过来。”

电话里“哎”了一声,电话断线了。

杨进抱着孩子坐到沙发上,“回来好,回来好,”面向至富:“给你二叔二妈打个电话,要他们到聚友饭店集中,记住了晚六点。”

24、杨光家。桂云坐在沙发上,杨光望着传票。桂云:“平时总以为说说而已,这次看样是动真格的了,二哥,千说万说都是我的错,我认了,他与你感情最深,他会听你的,”

杨光:“不见得,我一个乡巴佬谁听呢。”手机响了,杨光接着电话,“喂,我是,聚友饭店?好,好,把老三夫妻也叫一声?至富媳妇回来了,好,好,再见!”他关掉手机:“你都听到了,杨进二哥邀我们到聚友饭店吃饭,马上我再打电话给杨无邀他也去,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

桂云:“我不想去。”

杨光:“去,他家两个小的也在闹离婚,先解决他们再说。”

桂云:“二哥,我还有一桩事想和你商量。”

杨光:“你说,”桂云:“离婚不离婚暂且放在一边,现在就是儿子至强的事另人烦恼,好动,成绩不怎么样,我们早就打算在学校附近租上一套房子,但一直苦于没人陪读,我虽做着教师,但孩子不听我话,他爸脾气也不好,现在又闹离婚,杨无那个人脾气我是知道的,他是说一不二的人,在这节骨眼上可不能苦着孩子,二哥,你是做个教师的,至强对你亲热,只有你能带好至强,杨无也是这么说的,”杨光急切地:“别,别,别,这个不是别的事,责任重大,我不敢承担。”

桂云:“二哥,算我求你了,我们在孩子身上花了不少钱,不能半途而废,我们也不强烈要求你什么,孩子带的好坏与你没关系,你只要尽到责任就行了,工钱我们照付。”

杨光:“这不是工钱的事,我们兄弟间能在乎工钱吗?关键是----,关键是---,我也说不好,这是关孩子前途的事,千万不能毁在我的手上,我也是他伯父,我也疼他。”

桂云:“你如果不同意的话,只有杨无辞职了。”

杨光:“拿十个换一个他也不会辞,容我想想,暂时不谈这个好吗?”

25、街道上。杨光打着电话:“是杨无吗?六点钟到聚友饭店吃饭,我有事要与你们商量。”

电话里:“我不想去,也没这个胃口。”

杨光:“不行,今天是老二的一番心意,说什么也得去,不见不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