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愿

57

心愿 陶光轩 5549 2013-06-27 13:02:21

  1、杨风家路前。有四辆轿车驶了过来,停下,一个胖胖的中年人首先下了车,是王平。

其他人也纷纷下了车。

2、秀云房间。秀云抓起电话:“是杨风吗?王平王书记带着一群人来到家门口了,四辆,是轿车。”

电话里:“好,我马上就到。”

秀云走了出来,王平已来到门前,秀云:“王书记,今天怎么有空到我小背地转转?”

王平:“想杨书记了,他人呢?”

秀云:“我已与他通了电话,说马上就到。”

王平面向大家:“这就是我常说过的杨书记,与我搭配有几年,此人很有能力,我跳槽了,书记位置让给了他,村子富了,他却穷了,你看,周围的房子都建起来了,就剩下他家了,还有前面一家,是他家老二,含辛茹苦把姊妹培养出息,他们出息了,老二却家徒四壁,据说老三老四都有两套房子,他还住在这陈旧的破瓦房里,与周围极不相称,他的事我管不了,杨书记的事我想管一管,当初是我把他按在这个地方,要不然,人家搞煤炭什么的早大发,因此,我有责任,我想帮帮他,还望大家帮帮我,有力出力。”

杨风走了过来,散着香烟,和大伙握着手,握别,紧紧地抓着王平的手,“好久没见,你长胖了,你不找我,我也打算找你。”

王平:“今天不谈公事,来,进屋坐。”

大家向里屋进去。

3、里屋。大家坐了下来,王平面向杨风,“杨书记,你也别忙了,我开始和你商量正事,”他迫不及待地取出图纸,“今天我们是为你房屋而来的,这是我找人与你设计的图纸,你看与二邻相不相衬。”

杨风看了看图纸,满意地点着头,“相衬,谢谢大家,谢谢。”

王平:“如果你没有异议的话,我们打算动工。”

“慢,”杨风:“不是我有异议,而是我有话要说,你们的情意我领了,我不是不要你们为我建房屋,而是把这份钱捐到村里去,那儿的敬老院正缺钱。”

王平:“敬老院的钱我们捐,但你的房屋必须要建!”

大伙:“对,必须要建!”

杨风:“别,别,我还指望这房子为村里多捐些钱,要不然有人会说我捐来的钱都建上自己房屋了,这是笑话,这些年我光靠工资是穷了点儿,可我家属没少挣钱,我们也打算明年翻房子,但没准备这么豪华,按图纸肯定要加钱了,到时不够再与王书记借点儿?”

王平:“借,要多少借多少。”

杨风:“有这话我就放心了。”

4、村会计领着两人走了过来。王平:“这就开始捐了,怕我们翻脸不认账?”

杨风:“这是程序,程序。”

有一衣冠楚楚的:“我们带的可是卡呀。”

会计:“不妨事,我们有刷卡机。”

王平面向杨风:“捐了?”

杨风:“捐!”

有一中年人:“我们都是这个村子的,建好敬老院是我们的责任,我一万,”还有人:“我两万。”“我三万!”----

王平:“我五万!”大家鼓掌,王平:“我还要动员在我工地打工的父老乡亲,争取再凑足五万!”鼓掌不断。

杨风与王平耳语:“待会儿我介绍你认识一个人,也是经商的。”

5、一女士带着头盔驾驶着摩托车,摩托车驶到门前,停下,女士架好了摩托车,有人走出门来。

女士摘下头盔,秀丽的面孔路了出来。

有人:“董事长!”

“董事长,你怎么会来这儿!”

“这不是微服私访吧。”

杨风:“你们认识?”

王平:“是我们的董事长,我还是她介绍人呢,”杨风:“嘿!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王平伸出手去,“董事长好。”

夏云握着手:“你好,大家好。”

6、人们来到室内,毕恭毕敬。夏云:“大家坐,你们这是搞募捐呀,”杨风:“谁叫我们敬老院无钱筹办呢,他们在外地,长不回家,今天总算逮着了。”

“公益事业很伟大,我也算一个。”

会计急忙地:“您打算出多少?”夏云面向王平:“你出多少?”

王平:“我五万。”夏云:“我也五万。”

王平:“董事长,我们这儿不信五。”夏云:“信什么?”王平:“信六或八。”

夏云:“那你怎么捐五万?”

王平:“我平时捐过,已有六万。”夏云:“那就六万。”她又面向杨风:“感情是邀我捐款来呀。”

杨风:“不光你捐了,老五也必须捐,老三老四都没放过,这叫家人带头,万事不愁,对待家人下手就要狠一点。”

夏云:“好吧,那就两个数都占。”

“八万!”

夏云:“慈善事业是每个国家一项重要事业,就美国一年而言,捐的款项是国民经济的2.17%,而我国只是0.05%,人家的国民经济是我国多少倍?再则我国是十多亿人口,而美国只有两亿多,差距之大可见一斑,而我们国家发展又太快,已经失去平衡,因此,我国除反腐倡廉外,还要着重抓好慈善事业,很多企业家已经这么做,我父亲急着要退下来就是想搞搞慈善事业,大哥是个好帮手,你愿意去帮忙吗?你很有号召力。”、杨风:“去,去那儿是我的福分。”

7、医院。妇产科。杨进一家人在门外等候着,护士走了出来,”18号,严艺雯。”

杨进妻:“在!,护士,生个啥?”

护士:“男孩。”不一会,艺雯被推进病房。

8、病房。亲戚朋友都来了,其中有秀云、林如、夏云。

艺雯床前。婴儿面前堆放了不少大钞,林如来到床前,面向艺雯:“身体好吧,”艺雯笑着,点着头,林如:“有了孩子,家里就热闹多了,好好过日子,带好孩子,将来享儿子的福。”

艺雯点着头。林如取出二百块钱,“这事给孩子的见面礼,拿着。”艺雯推让。林如:“拿着,又不是给你的。”艺雯收下钱。

夏云来到床前,“我看到孩子就是高兴,好好过日子,这事五姨对你的期盼。”她取出红包,“这是给孩子的,收下。”艺雯点着头,收下,夏云欲走,艺雯:“五姨,我想买一辆车和你跑工地。”

夏云:“好哇,向你们这些脱不开身的人就该找偏活干干,有儿子晓得挣钱了吧,五姨支持你。”

艺雯露出灿烂的笑容。

9、总经理办公室。林如整理着材料。杨进妻休闲地走了进来,林如诧异地:“二嫂,你怎么有闲空上班?”

杨进妻:“有空,今后有的是空子。”

林如:“怎么,不带孙子啦。”

杨进妻:“想带,也没人给我带呀。”

林如:“怎么啦?”

杨进妻:“她一出院就被拉她家去了,一去就没有回来。”

林如:“这总不是回事,没叫二子去说说?”

杨进妻:“去了,暂时不想回来,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还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林如:“这也不是事儿,孩子离久了会和你们没感情的。”

杨进妻:“那有什么办法?没办法,只有认命了,我现在是哪处疼有人就对我哪处踢,够我伤心的了,现在只有劝儿子一个字‘离!’”

林如:“我看不能往这方面踩,这条路是走不得的。”

桂芳:“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反正儿子已死下心来。”林如摇着头。

10、杨凯武自行车摊位,杨凯武修着自行车,面前有几辆未修的自行车,还有人在等候着,天气炎热,杨凯武已是满头大汗。

11、杨无家。杨无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桂云走了进来,放下包,“今天去了你家,上了你妈的坟,烧了纸。”

杨无:“谢谢,一路辛苦了。”

桂云:“这倒没什么,所生气的就是那个小智慧,见我不理不睬,就向没见着我是的。”

杨无:“这孩子学会记仇了,见我也是不理不睬,你就别生孩子气了。”

桂云:“怎么能不生气,更生她父母的气,这叫子不教父子过,说他老二有能力管好孩子,就这样管的呀。”

杨无:“不要把孩子的事往大人身上揽,二哥二嫂还是很不错的。”

桂云:“就这样不错呀,要是我们的孩子不招呼他们,看他们怎么说。”

杨无:“二哥二嫂背后也说了智慧,可智慧这孩子就是不认头,正如二嫂所说,要有个过程。”

桂云:“我没有这个耐心等待这个过程,好就好,不好拉倒,反正是分家的弟兄,谁也不和谁在一个锅台吃饭,我想好了,一不做,二不休,我想把你们家再分一下。”

杨无:“分家?我还有什么家好分的。”

桂云:“有哇,你的屋基地的树呀,少说也得万儿八千的。”

杨无:“拉倒吧,就这一点点你都惦记,那是给老二的补偿,老爷子也是这么说的。”

桂云:“这就更不对了,老爷子现在在我们家,他怎么能向着老二呢,况且屋基地是你和老四的,你们俩才有分配权,钱五不是这样吗?”

杨无:“人家是人家,人家是在家结婚生了孩子才去参军的,理应归人家。”

桂云:“你和钱五是同样的情况,为什么人家能得到你却不能得到,不行,这事还是我做主,你就全当不知道。”

杨无:“不知道,这样满城风雨的事能不知道,搞得不好多没面子。”

桂云:“罪在我一人当,跟你没关系,相信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杨无:“你闹吧,你把这个家庭闹得四分五裂你才甘心。”

桂云:“我不怕,闹得八分十裂我也不怕。”

12、桂云房间。桂云按着手机,手机通了:“他三妈,是我,我是桂云,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乡下老四的屋基地你想要吗?”

杨限妻:“我要那干嘛,要也没用。”

桂云:“要的不是屋基地,而是基地上的树,可值钱呢。”

杨限妻:“你怎么打起那个主意。”

桂云:“那个屋基地明明是老三老四的,凭什么不可以要,有道是亲父子明算账,摊谁给谁。”

杨限妻:“我怕杨限不会同意。”

桂云:“你傻呀,暂时不告诉他,等事情木已成舟了他们知道了也无话可说了,我们也是为我们家庭好。”

杨限妻:“我怕在二哥二嫂面前调不过脸来。”

桂云:“有什么调得过脸调不过脸来,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这事就这么办,得罪人的事我来,你就等着分钱吧,就这样,再见。”

13、杨光家。桂云带着一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林如急忙相迎,“她三妈今天怎么有空回来,快屋里坐,这位是---”

桂云:“和我一起来的,有事,他二伯不在家?”

林如:“在家,忙着猪舍的事,杨光,她三妈来了。”

“来了来了,”杨光掸了掸手上的灰尘,“她三妈来了,坐,林如,给她三妈泡茶。”

桂云:“不了,今天来是有事和你商量,一只困扰着我们好几年了,好几次想开口都未能开口。”

杨光:“她三妈,有活尽管说,无妨。”

桂云:“好,我就开门见山了,南边的屋基地是不是老三老四的。”

杨光吞吞吐吐:“当时是为老三老四准备的,如果他们不愿意我打算去住。”

桂云:“你说,究竟是是还是不是。”

杨光低下头:“是。”

桂云:“这就结了。二嫂,不是我在乎这几个钱,按理我也不该讨这个钱,是我最近又买了个门面房,手头紧了点儿,我想把树卖了,和他四妈也商讨好了,一人一半,也算我们借的,到时还你们。”

杨光捞着头,“慢,这事得容我商量商量。”他踱着步,“爸爸知道这事吗?”

桂云:“不知道,这好办,回去我和老爸打个招呼是了。”

杨光:“慢,我还想和林如商量商量。”

桂云:“好吧,我等你们。”

14、屋后。杨光拖着林如来到屋后,杨光:“他三妈这次来到底为了什么?”

林如:“想钱想疯了呗。”

杨光:“再想钱也不能在树上打主意,这事我和爸的心血和汗水,她哪有一份苦劳,不行,我得打电话给老三,问他这事知道不知道。”

林如:“有这个必要吗?”

杨光:“此时的我心已经碎了。”

林如:“谁叫你摊上这个弟妹妹呢,算了吧,财去人安乐。”

杨光:“林如,在大是大非面前,你总比我大度。”

林如:“不大度又能怎么样,不说我们农村人不讲理就不错了。”

杨光:“就这样把树让她放了?”

林如:“放吧,反正这点点不够我们打底。”

15、杨光家堂中。杨光林如走了进来。杨光坐下,“我和林如都商量好了,你放吧,不过,要卖个好价钱。”

桂云:“这你放心,我已问过几家了。”她面向买家,“走。”

“慢!”杨光:“你们运料时从前面那条路走,看了我心里不好受。”

桂云:“也好。”二人离去。

16、屋基地。桂云和买树木人走了进来,桂云比划着,买树人点着头,两沓钱进了桂云的腰包,桂云离去。

伐木队开了进来,伐树的伐树,装木头的装木头,忙的热火朝天。

杨风站到了基地上,“住手!谁让你们伐木的!”

17、杨光家。杨风领着买树人走了进来,杨风:“老二,是你同意他们伐木的。”

杨光不情愿地点着头。杨风:“你说,只要你不同意,我立马叫他们走人。”

杨光:“不不,是我同意的。”

杨风:“老二,你真傻,这已是你唯一的家当了,建房时你让我放我都没舍得放,这下好,拱手让了别人,你说,这是你内心里同意的吗?要知道,他这一去就是老死不想往来。”

杨光、林如:“知道。”

杨风:“要不要我打电话给老三?要不然他会说不知道。”

杨光:“哥,不用了,便宜给老三也没便宜给别人,”他面向买树人:“你们继续伐吧,耽误人家工期是要罚款的。”买树人点着头,离去。

杨风:“唉!你呀,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你耗尽了油,别人帮你熄灯!”

18、村路口。人们议论着,群众甲:“这老三媳妇也够心狠手辣的,这树她也能放!”

群众乙:“是啊,没有老二哪有他们今天。”

智慧揹着书包走着,有人:“智慧,你家屋基地上的树被你三妈砍了。”

“啊!”智慧将信将疑,她一咕噜跑到屋基地上,屋基地上,树木已被砍光,智慧蹲下身子,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这可是我爸爸和爷爷的一片心血呀,爷爷----”

19、杨光家杨光和林如低着头,不语。智慧走了进来,面向父亲怒火中烧:“是你让我三妈放的树?”目光直逼,杨光只是躲避着智慧的目光,林如急忙:“不,是我让放的。”

智慧:“你们都是窝囊废,是软巴蛋,我看透你们,你们穷活该!我没见过你们这样父母,也不配做我的父母---”

林如:“智慧,要发火冲我来,这事跟你爸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们还隐约听到智慧那愤怒的声音。

20、杨风家,杨风做在桌前闷闷不乐,杨凯华走了进来,“老二的树被放你知道吗?”

杨风压低了声音:“知道。”

杨凯华:“让人寒心呀,老二要不是为了他们,在这个村庄是屈指可数的富,在他们身上花了多少钱,还揹了一身债,这村里的人哪个不知。哪个不晓,现在他们连这几棵树都放不过,这还有没有良心,天理何在,话不多说,你是一家老大,你的一碗水端平,立即打电话叫老三回来,把钱退回来,并且向老二一家子赔礼道歉,否则这个村庄他休想进来!”

21、杨光家。一家三口静了下来。智慧的【心声】:“不行,我的打电话问问爷爷,问他这事知不知道。”她来到房间,抓起电话拨打着号码,电话通了,是爷爷的声音,“喂。”

智慧:“是爷爷。”

爷爷:“是智慧。”

智慧“爷爷,你知道我们家的屋基地上的树被砍了吗?”

杨凯武:“树木被砍?屋基地上的树木被砍?谁砍的?”

智慧:“我三妈!”

杨凯武:“你三妈?她有什么资格砍我的树,她有什么权利砍我的树!”杨光一头窜进房间:“不能打,这电话不能打,你爷爷会受不了的。”他按住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