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来生,我们再叹逍遥

故水

来生,我们再叹逍遥 曼株沙桦 1561 2013-03-23 23:16:31

  主持的那位男子也没有料到竟会是这种情况,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姗姗来迟的林若怜见到这种场景,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那女子她端午佳节的时候可是领教过,看来,这次夺第一的希望是渺茫了。小冬那人她不担心,不过是摆脱了当奴婢的命运从而经商罢了,除了刺绣,才艺什么的,她根本不行。至于那叫故水的,听说竖琴弹得很好,但确从没听她谈过,在林若怜眼里,她只不过是个会点武功的堪比莽夫的女子罢了。

“既然离姑娘都来了,那么比试的内容是否该换一下呢?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规定,让这四位女子凭兴演出,可好?”站在女儿身边的林家傲开口了,他倒是想看看当初那一舞倾城的女子到底哪里比她的女儿强。

尚书大人都发话了,一个区区的主持人哪里还敢不从?

“是是是!尚书大人说的极是。”主持男子鞠了几躬便退了下去。人家都说是即兴比试了,那他这个主持人还留在上面干嘛?当炮灰啊?

趁着这两人说话的当儿,离子夏好生的打量了一下那位叫故水的姑娘。

一件莲青色的烟罗软纱,湖水色的梅花白水裙逶逶拖地,腰后束着一个碧色的如意结,乌檀木般的三千青丝,缀满了珠宝翡翠,却丝毫不显累赘,反而愈加衬得她眼若星辰,冰肌雪肤,如同出水的芙蓉。

离子夏不由感慨,造物弄人呐!如此佳人,真是怎么都看不厌呢!就是不知道她心是否也跟外表一样,冰清玉洁。

林若怜此行前来,正是要加大她的名气的,不趁着大家兴致正浓第一个表演怎么行呢?

只见林若怜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随着音乐舞动曼妙身姿,似是一只蝴蝶翩翩飞舞;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似是丛中的一束花,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绽放自己的光彩。甜甜的笑容始终荡漾在小脸上,清雅如同夏日荷花,腰肢倩倩,风姿万千,妩媚动人的旋转着。连裙摆都荡漾成一朵风中芙蕖,那长长的黑发在风中凌乱,美得让人疑是嫦娥仙子。曲末似转身射燕的动作,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一曲结束,站起身来微喘,用手拂过耳边的发丝。

啧啧!几年未见,林若怜的舞技又长了几分啊!但依旧还是缺少一份情感,舞者对舞若是没有寄与情感,那便是死的。“啪啪!”林家傲带头鼓起了掌,小女的舞姿几乎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还真不信有谁还比的上小女的。

“小女子除了经商,便是刺绣,此等文艺比拼,还是算了吧。”小冬早早的便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故水自坐在这里开始,便是一语未发。若说是离子夏蒙住了面貌看不出喜乐,那这位女子可谓是面瘫中的极品了。其实,她罪注意的,便是离子夏了。

起身,故水从旁边丫鬟手里拿出了一把剑,微微勾了勾唇角。舞?她不会!但是舞剑,她还是很擅长的。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梨园子弟散如烟,女乐余姿映寒日。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萧瑟。玳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那么,这位故水,倒称得上是第二个公孙氏了。舞剑完毕,看的台下的人那叫一个敬佩啊!离子夏也暗暗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位女子竟然这么厉害。

都表演完毕,就剩下离子夏一个人了。众人不禁都把目光集中在了离子夏身上,他们很想看看,这个在端午佳节上一舞倾城的女子到底是徒有虚名还是确有此实。

离子夏微闭眼眸,边舞边唱。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灵动,飘逸,清雅。灵动得仿若手持琵琶的飞天,飘逸得犹如漫天轻盈的雪花,清雅得就像步步生莲的仙子.轻高曼妙,载歌载舞。用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的发簪,腰间的褶裙;用她细碎的舞步,清灵的歌声,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舞蹈出诗句里的离合悲欢……

【为什么没有人收藏……是沙桦写的不好看吗?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