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当山

新月分教六堂散 武当千年有神助(三)

武当山 曾无极 3127 2013-08-01 12:19:28

  慕容雄雄哼了一声,飞身离开,新月教众人见此,也都纷纷离开,不曾想这老道士如此离开,连教主都不是对手。

新月教离开后,清风道长“咳”的一声,吐出一口血,张凌风见此,马上扶着太师父,清风道长摆摆手道:“不碍事,修养几日便好!”

韩落拱手道:“道长还是先下去歇息吧,此事交给我们就好了,在下与武当派共存亡!”

白敬启和涂文龙,和武当众弟子一道下拜:“弟子愿与武当派共存亡!”

清风道长抚着韩落的手道:“今日暂时击退新月教,他们带着火器而来,武当之劫今日难以避开,韩大侠你帮我带着各弟子离开吧,保存武当一丝希望!”

韩落沉思道:“火器之威,却是功夫难以匹敌,但是此时离开武当岂不是苟且偷生!人在世,早也死,晚也死,早晚都得死,能和清风道长和武当众人在此仙山而死,此生无憾!”

白敬启和涂文龙也道:“师父,您老人家点拨我们弃恶从善,说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为天,天为人,就算今日我等葬身于此,也不枉人世间走一遭!”

武当山众弟子叩拜,齐声道:“愿与武当共存亡!”

清风道长闭上眼道:“老天眷顾,我虽失去六位爱徒,今日却收获众位侠义之士和武当众弟子的真心,武当派就算今日化为废墟,我也瞑目了,众弟子听令!”

武当山众弟子依旧跪拜,听清风道长讲话。清风道长缓缓道:“今日,武当即将遭大劫,武当山众弟子听令,今日,武当派浩劫,千年未有,武当派弟子今日愿与武当山共存亡,我,深感欣慰,今日我将武当派掌门人传给武当山紫霄宫,二十七代弟子聂蹲,本派弟子日后须竭力相助!”

武当中众弟子齐呼:“謹尊太师父吩咐,全力协助聂掌门!”

突然“嘭嘭嘭”声起,三颗血红般的震天雷火球而至,清风道长眼疾手快,一跃而起飞腿踢向火球,两只火器受重而返,在空中爆炸,震得清风道长摔倒在地,口吐鲜血,另一颗火球也在房顶爆炸,燃烧了房舍,韩落张凌风上前抱着清风道长隐蔽,武当众弟子吼着“救火,救火!”便各自奔散,取水救火。“嘭嘭嘭”又是三发火药,炸在人群中,来不及躲避,炸伤了数人,接着几十发火药接连而发,声音震动山谷,房舍炸毁了一半,另一半也被强火烧着,武当众弟子被炸死的炸死,炸伤的炸伤,被火燃起的弟子奔走哭号。张凌风不顾火势,扑救被火烧着的弟子,韩落金蝶小静小倩在清风道长旁边护着,清风道长见此惨状,瞬间老了许多,眉毛也白了,眼神渐渐失去光彩,道一声“无量天尊”,便仙逝了。

韩落吩咐金蝶看好清风道长尸身,带着老洪老卓帮忙扑救着被火烧的武当弟子,火药又是一连十几发,韩落灵敏的避开了,老卓老洪等来不及躲避,都被炸死了,张凌风也被震倒在地,韩落见此已无可营救,便抱着张凌风招呼金蝶和小静小倩带着清风道长奔后山而去。火势烧到三更半夜,染红了一片天,众人都无言语,呆坐在草地上。

张凌风缓缓醒过来,手摸着脑袋,金蝶上前扶着他,张凌风望着被火烧的武当房舍,潸然泪下,金蝶道:“张大哥,保重身体,以后我永远陪着你。”

众人惊讶的看着金蝶,金蝶本是苗寨之人,行事大大咧咧,见此又道:“这几个月我一直喜欢张大哥的,非他不嫁!”

小静小倩叽叽喳喳的笑着讨论着,张凌风也是歪头一笑。韩落道:“武当之劫,前所未有,今夜养精蓄锐,明日我们赶回归龙山庄,从长计议!”

张凌风忽皱眉问道:“太师父呢?太师父在哪?”

韩落摇摇头欲言又止,金蝶悲伤道:“太师父仙逝了!”

张凌风痛苦流涕,大叫一声“师父!太师父!”

韩落做上前安慰道:“凌风不必悲伤,清风道长一百二十岁有余,如今羽化归天,已经得道成仙,临前清风道长命你师弟聂蹲为掌门,恐怕清风早已做好打算,相信武当山不日便可重建!”此言刚落,黑夜中闪着两条人影而来,韩落示意大家噤声,自己凝神应战。

人影落在韩落旁边,原来是白敬启和涂文龙,二人看着清风道长的尸身,悲从心来,泣声道:“师父!您老人家不能这么走了,徒儿们罪孽深重,以后还得师父点拨指示,师父,您老人家活过来,徒儿们为您受死,师父!”

韩落在旁也不禁潸然泪下,感叹清风道长高尚道法,要人死易,要恶人变好人,却是不容易,便是自己,也是用武力先致残老洪等人,才关押深山,自行领悟。自己是如何比不上清风道长的。这一夜众人皆无眠,白敬启和涂文龙一夜哭哭啼啼,众人皆叹其对清风道长之情。

天刚亮,韩落便道:“白兄,涂兄,不可悲伤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请清风道长入土为安!”

白敬启道:“师父对我们再造之恩如同再生父母,来,老涂,给师父找个好位置安息吧!”

二人飞奔出去,寻着一处半山处,树木茂盛,旁边溪水潺潺,涂文龙回来带着清风道长尸身折回来,二人用手刨土,张凌风也上前跪地刨土,三人边刨边流泪,约摸一个时辰,便抛出一个大坑,张凌风往坑底垫了些树枝,白敬启抱着清风道长下葬,尸身上盖了些树枝,埋上土,韩落各人拜了拜。

韩落道:“武当之劫,需要时机而建,众位若是不嫌弃先到我归龙山庄住一段时间,从长计议!”

白敬启道:“韩大侠心意我们领了,我们哥俩商议好了,以后就在这山里陪着师父,江湖之事也不愿意在理了!”

张凌风道:“师叔,我也陪着太师父!”

涂文龙道:“不可,不可,你不能待这,武当日后需要你来兴复,你待这,岂不是让师父死不瞑目?”

韩落道:“凌风,涂兄说得对,武当需要年轻人,你随我回归龙山庄吧!既然白兄涂兄此意已决,我等日后再来探望两位!”

白敬启道:“韩大侠,多谢,再会!”

张凌风拜别两位师叔,金蝶携着他而行,一行五人赶回归龙山庄。

傍晚时分,韩落几人在薛集镇歇息,吩咐了小儿把酒菜上到房间,几人心情低落,言语不多。韩落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自言自语道:“这辈子最敬佩的当清风道长,白兄涂兄邪教之人,却被清风道长感化入正途,这师徒情谊短短几个月间,便已如此,如此之人,天不眷顾,天不眷顾啊!”说完又是自倒自饮。

金蝶给张凌风夹了一块肉放碗里,道:“多吃点吧,武当之难,总有一日会有个说法,到时候姑奶奶毒死一教之人!”

小静道:“小姐,你也吃点吧,别只顾着姑爷啊!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报仇啊!”

张凌风喝着闷酒,也不说话。看着小静小倩和金蝶在闹着玩,心中烦闷,便带了小坛酒,独自回房间。金蝶想起身追去,韩落拉着她,“叫他一个人呆一会吧!”

几人也无趣,匆匆吃了些东西便各自休息了,一夜无事不提。

一大早张凌风起床透气,却在大厅遇到大刀派掌门人庄鹤,那庄鹤也看到他,便招呼道:“小兄弟,这边来。”

张凌风只得过去,拱手道:“庄掌门好!”

庄鹤狠狠道:“哼,有什么好的,儿子都被小毒女害死了,若是让我遇见她,非千刀万剐不可!”

张凌风心里一咯噔,不好,转念一想便想脱身,道:“庄掌门是路过此地,还是?”

庄鹤慢悠悠道:“路过,路过,一会便上路,再过三日便是新月教在大王山举行武林大会,还带着苗寨的老毒物金寨主,武艺高强者便将老毒物交给此人任意处置,老夫想去试试,若是侥幸得了老毒物,便将她千刀万剐,解我心头之恨!”

张凌风摇摇头道:“庄掌门太过狠毒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我还有些事,来日再聚!”说完便移步上楼。

庄鹤自言自语道:“哼,老毒物杀了还有小毒物,一个不能留!我歹毒,我儿子被她苗寨残害之时曾想过苗寨之毒?”

张凌风走在楼梯上停住脚步,无名火而起,放眼望去,庄鹤往桌子上放了些碎银,便走了。遂走上房间,敲了敲韩落的门,韩落打开门道:“进来吧,我都听到了!”

张凌风道:“新月教此举意欲何为?”

韩落道:“据我猜测,其一,大王山武林大会实则是绿林武林大会,名门正派是不屑去的,藉此机会,统一绿林。其二,便是引我等上山,等着我们乖乖上门被擒!”

张凌风焦虑道:“那我们该如何?”

韩落哈哈大笑,道:“去会会!便是陷阱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岂能畏畏缩缩,若是不去,金姑娘岂非瞧不起我等!”

张凌风道:“呵呵,死有何惧!我这就去叫金小姐,准备上路吧!”

韩落道:“你去叫她们收拾收拾,我先去镇上买几匹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