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当山

降龙大侠隐奇山 新月教誓灭武当

武当山 曾无极 5115 2013-08-01 12:19:28

  那金姑娘也倒冷静,依旧笑道:“真是缘分啊,该不会大哥对我有什么想法吧,一路跟随而来?”

张凌风忙摆摆手道:“不不不,金姑娘别误会,在下不知道是你,所以才跟着看个究竟。”

那银发老者嘿嘿笑道:“原来是苗寨和武当的人到了,真是贵客啊!不知半夜三更闯入鄙教有何赐教?”

金姑娘抢先回道:“贼子,你把我娘关哪了?趁早放我娘出来,不然姑奶奶毒死你们全教!”

银发老者道:“你娘不在苗寨怎么会来我教,金姑娘该不会还没睡醒吧?”

金姑娘冷笑一声:“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如此虚伪。”说罢便舞动全身,银铃阵阵响,周边“丝丝”声响起,几百条毒蛇从四面八方围来,此蛇全是苗寨放养毒蛇,一路走偏僻林间小路而来,咬人一口,立即毙命!片刻便已咬死了几个小喽啰。银发老者也不惊慌,道声:“雕虫小技!”双掌齐发,呼呼声啸,须臾间便震死了大半毒蛇,剩下稍微远点的毒蛇也被震伤,动也不动,只吐着蛇信。

金姑娘大骇,便连同小静和小倩,一起撒粉,漫天飞舞,眼疾手快的,便手挡住嘴,来不及捂嘴的吸入便倒下而死,这毒粉比毒蛇更毒!银发老者全身运功,抵抗毒粉,双掌便只取三人,说时迟那时快,张凌风灵剑出鞘,横在银发老者前,算是击退了一招,银发老者嘿嘿笑道:“武当名门正派和苗寨邪教勾搭一起,好,今日老夫便让你们一起上西天!”说罢便发招,张凌风剑招破掌,武当两仪剑法,剑法以静制动,剑挡掌路,掌随剑动,掌风剑影弥漫,十几招过后,张凌风便渐渐不敌,出招越来越慢,那银发老者占了上风,便趁势几掌全力打出,张凌风招架不住,中了两掌,口吐鲜血倒地,银发老者上前准备一掌结果了他,忽闻背后有人偷袭而来,急忙转身对了两掌,那偷袭者对了一掌也不停下,抱起张凌风踏墙而跑,银发老者上前追赶,岂料偷袭者发出暗器,急忙闪避,却大意泄了内劲,吸了毒粉,急忙运功驱毒,这刹那间,金姑娘三人也越墙而逃,新月教众十几个好手急忙追去。

金姑娘三人跟着神秘人和张凌风后面,见背后有尾子,便撒了毒粉,新月教众来不及回避,中毒倒地,连忙运功驱毒。

那神秘人抱着张凌风躲到郊外十里处一间破庙,金姑娘三人后面便到。神秘人道:“三个小妮子追我干吗,莫不是看上了我老头子。”

小倩道呸了一声道:“好大的脸啊!”

金姑娘笑道:“前辈说笑了,您老人家带着我们朋友,要是有个闪失岂不是罪过?”

那神秘人道:“你这小妮子倒是善解人意,若真有心就守着门口,我来为你这位相好的疗伤。”

金姑娘脸红道:“前辈莫开玩笑,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有劳您帮他疗伤,我们守着门口便是!”

神秘人法呵呵笑着,不再回话,盘坐地上给张凌风运功疗伤。约摸两个时辰,旭日东升,天已经亮透了,此时神秘人收了功,张凌风也比之前精神一些了,神秘人站起来伸伸懒腰,金姑娘过去蹲下扶着张凌风,那神秘人嘿嘿道:“有意思!有意思!”

金姑娘怕他胡说,忙道:“前辈救命大恩,此生难忘,恕晚辈无知,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神秘人不悦道:“什么前辈后辈的,老夫虽然今年五十九岁,可不比你们年轻人体格差,若是有心的话就叫我韩大哥,叫我老韩也行,什么前辈后辈的听起来就别扭!”

金姑娘惊道:“您,您老人家莫非就是‘归龙山庄’的韩落韩大侠?”

韩落摇摇头道:“你这妮子偏要给我带高帽,我老韩平生就不喜欢别人叫我大侠,叫我一声老韩便是了!”

张凌风慢慢站起来,施礼道:“韩大哥莫气,我师父生前经常提起您,说您一生光明磊落,仗义江湖,又不喜江湖争斗。素闻韩大哥归隐江湖十几年,常常告诫我和师弟以后要向您一样,今日我等又蒙您相救,真是三生有幸!”

韩落满脸愁道:“我听说了你武当山之事,你师父是祝正远吧?说起你师父,那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虽不常走动江湖,但年年都会在江湖中游荡两个月,而你师父一心修道,心境之宽,非一般人可比,年轻时在江湖中偶遇一回,他对江湖之事,为人之道的见解真是常令我羞愧于心。所谓小隐于山林,大隐于市井。你师父比我强的多了,唉!可惜了,可惜了!”

张凌风道:“韩大哥您虽不修道,随兴之行却比有些修道之士强了百倍,师父的事都是天注定,无法改变的。对了,不知韩大哥这些日子在江湖可否我师弟聂蹲和威武镖局冯少潇的消息?”

韩落道:“零星是听到过一些,不过依我之见,你师弟和威武镖局小姐还在武当山之中,清风道长何等聪明,岂会放任这二人下山,这不是等于送入虎口么?”

张凌风摇头道:“不会的,若是如此,太师父也不会允我下山寻找师弟。”

韩落笑道:“这你就错了!清风道长的良苦用心岂是能随便揣测的?近几个月新月教胃口可不小,势力越来越大,大大小小帮派都混进了奸细或是收买了奸细,清风道长放你下山岂不是就等于告诉新月教威武镖局小姐已经离开了武当,好让武当脱离江湖纷争,保住威武镖局和宝藏图之谜,你师弟安危大可不必担心!”

张凌风喜道:“多谢韩大哥指点迷津!”

韩落道:“现在天已亮了,新月教马上开始搜城了,几位换下夜行衣到我归龙山庄住几日,到时再作打算吧!”

金姑娘哼了一声道:“让他们来,我毒死他们,我娘还在他们手里,岂能无功而返!”

韩落笑道:“你这妮子倒是硬气,若是你死了谁去救出娘?新月教势力昨晚又不是没有领教过,这还是你们运气好,只有一位护法守教,若是八护法和教主都在,恐怕五个韩落加上你们苗寨之毒,也不是他们对手,等他们找到岂不是白白送死?到时候老韩可要自己溜之大吉保住性命了!”

张凌风对金姑娘道:“韩大哥说得对,如今还是避开他们为好,白白送了性命可不好!”

小静走到前道:“小姐,就听韩大侠的吧,救寨主不可莽撞,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金姑娘想了想,笑道:“那可要叨扰贵庄了!”

几人说罢准备了一下,便专挑小路而行,过了一个时辰到了大山之中,山高树密的,新月教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来了。傍晚时分,已经到了归龙山庄,该庄隐没于山凹之中,周围树木茂盛,别说寻常人一般进不来,便是无意路过此处,也发现不了这深山树林中还藏有一处大庄园。庄园内有仆人二十几人,几乎人人都是身体不健全,或少胳膊或少腿,或瞎子或哑巴,金姑娘奇怪道:“韩大哥,你这庄内之人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韩落道:“呵呵,这些人以前都是江湖中绿林中人,都是我每次行走江湖中遇到的穷凶极恶之人,这些人都被我留下一些身体的物件作为报应,让他们时刻引以为戒,还有些不受教化的,便结果了他们性命。如今留下的这些人都被消磨掉了邪性,留在我的山庄之中。”

金姑娘撇嘴笑道:“所以你就留着他们做仆人伺候您人家,真是享受啊!”

韩落道:“嘿嘿,你可别小瞧他们,这些年在我山庄之内勤练武功,个个都是一流高手,我让他们可以重回江湖,却没有一个愿意离开。”

张凌风道:“邪性既锄,别无欲念。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幽静山庄过的便是仙人般的生活,何必回到江湖中刀剑血光中。”

金姑娘突然想到什么,好奇道:“韩大哥,为何江湖都传你为‘降龙大侠’呢?莫不是你会降龙十八掌么?”

张凌风抢道:“我听师父讲过此事,有一年武林大会在五台山举办,那五台山半山之中从草茂盛,野物甚多,隐蔽处有一山洞。武林大会的时候江湖中有许多人经过此处,有些晚上赶路上山的人遭遇一条大蟒,大蟒害了几条命,有幸存者逃到山上和众人讲了此事,所以各门各派好手都来寻找大蟒,都想除去大蟒扬名江湖,当众人寻到大蟒时都惊住了,那大蟒长约二十丈,粗约五个个碗口那么粗,有些胆小的直接吓跑了,六派掌门齐力斗大蟒,可那大蟒已约有五百年光景,鳞甲甚厚,刀枪不入,坚硬无比,六人斗它不过,倒是都被大蟒尾巴甩伤,六派掌门招呼围观众人散去后也退到山上,哪只那只大蟒已被激怒,气势汹汹的随着六人爬到五台山,五台山众人都惧怕大蟒,躲躲闪闪,这时韩大哥也上山了,见此大蟒力大,却也不惧,立在大蟒面前,那大蟒见有人挑战,吼声连连,直冲韩大哥而去,韩大哥也是艺高人胆大,轻功飞到大蟒身上,抓住蟒皮,对着七寸连发十几拳,那大蟒疼痛难忍,摇摆着身体到处乱撞,撞倒了许多房舍,韩大哥见此,怀里拿出匕首,对着七寸一扎,大蟒挣扎了片刻便死了。后来人们近处观看大蟒,发现大蟒头部已长出两个小角,都传到这是真龙的化身,韩大哥杀死了大蟒,从此便被人们尊为‘降龙大侠’。”

金姑娘听得入神了,张凌风话音一落,便道:“那韩大哥岂不是比六派掌门人更厉害?”

韩落笑道:“哪里!哪里!只是那大蟒鳞甲硬而滑,刚好我会使壁虎功,黏在它身上,才有机可乘,如不会这门武功,十个韩落也拿那大蟒没辙。哎,这些年过去了,江湖中还是为了名利你争我夺的。哦,对了,说起那大蟒,我那时剥了蟒皮做了几件衣服,穿在身上可以刀枪不入,冬暖夏凉,我给你们四人一人一件。”

张凌风急道:“不可!不可!如此贵重之物在下不敢受用!”

韩落道:“此物原来就是留着送与有缘人,与其让它在我这里不见天日,不如送给几位防身之用,哎,你们叫我一声大哥,便是缘分,何必推迟。小静小倩本是苦命人我也倒喜欢她们,以后金姑娘好生善待他们。”

小静急道:“小姐待我们极好,从不把我们当下人。”

小倩也感动道:“韩大哥心意我们明白,若你嫌弃,我们就当你是失散的亲大哥,伺候着你!”

韩落仰天道:“韩某无依无靠,如今多了两位妹妹,真是不枉此生了!”

金姑娘道:“小静小倩以后不必称我为小姐了,就叫我姐姐吧,以后陪在韩大哥身边,我就放心了。”

韩落哈哈笑道:“这话不妥,我毕竟年纪大了,没什么好陪的,我百年之后,小静小倩能接管归龙山庄造福武林就是对我……!”话未讲完,突然又道:“有人来了!”

果然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便落在庄院中,凭这份轻功,便知是一流高手,韩落迎出去道:“老卓怎么来了?有什么麻烦吗?”

老卓看见有外人,欲言又止。韩落道:“这几位一位是武当门下张凌风,一位是苗寨少主金蝶,这两位小静和小倩,是我新认得妹妹,有话但说无妨。”

老卓向各人一一施礼,接着道:“韩大哥,是有麻烦了,却不是我们绸缎庄的麻烦,我在长沙中,打探到新月教各处找你们几人,那夜你们和苏长老交手,被苏长老认出了你,现在正派人正处打听你的行踪,并且八长老都聚齐了,那位从未露面的新月教教主据传也来到了长沙,说是必须活捉你,这是其一,其二,便是重上武当,除了要救两位被武当关押的新月教长老,还举全教之力扬言灭武当,把武当挖地三尺,也要找出那威武镖局大小姐。现在新月教各分堂堂主和好手都陆陆续续的来到长沙,情况大不妙啊。”

张凌风怒道:“禽兽!武当岂是任人宰割之派!”说罢便要离开庄院赶回武当,金蝶拉住他,道:“先别急,听听韩大哥有没有办法。”

韩落沉思片刻,便道:“我有一计可救武当,新月教各堂目前好手尽在长沙,我们可分两路人马一一挑了他新月教各堂,扬言三月后便挑了长沙总教。那新月教岂能忍这口气?众人必将留着长沙,守株待兔。小静小倩可先悄悄上武当山,把此事告诉清风道长,叫他早早做准备。老卓你带着庄院十人,去往新月教荆州堂口,九江堂口和广州堂口,我和凌风金蝶前往青山堂口,杭州堂口青岛堂口,南北分开行事,让新月教猜不透我们行踪,如此拖上三个月,武当便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应付。挑了最后一个堂口后再迅速赶往武当山,事不宜迟,老卓你先下山吩咐众兄弟三个月后齐聚武当,明日一早我叫老洪他们十人去找你。”

老卓道:“明白了,放心!”说完便一闪下山了,须臾间不见人影。

韩落又道:“小静小倩你们明日出发去武当,务必一路小心,不可招人注意,我给你们两件蟒皮衣,可贴身穿着。凌风金蝶你们也穿着身上,明日一早你们便随我前去青山,今夜大家都好好休息。凌风不可急躁,武当必定无事!”

张凌风感激道:“韩大哥对武当所作所为小弟一切尽在眼中,来日必好好的感谢大哥!”

韩落道:“江湖中事江湖人做,目前只有抵住新月教蚕食,江湖才有安宁之日。你们先去大堂歇着吧,饭菜马上好。我去交代一些事马上过去。”

金蝶拉着张凌风进入大堂,小静和小倩跟着韩落走遍庄院,选了十人交代他们明日一早下山和老卓会合。又拿了四件蟒衣到大堂,分给几人。几人边吃边商议着挑堂口的计划,散去时已经过了半夜,是夜无事不提。

第二天一早,鸟儿才叽叽喳喳的飞奔着嬉戏,露珠还在树叶未被蒸发。韩落带着老洪十人和和张凌风、金蝶、小静、小倩一同下山,到了山下,分了手便各自乔装而走。

韩落张凌风金蝶一路拣荒芜小路而行,过了三日便到了青山,三人先踩了盘,果然新月教分堂好手尽去长沙,留下的都是看门护院的三流高手。因为怕时间太长,新月教众先上了武当,当夜便去了新月教青山分堂,先拿了火把点了几处房屋,待众人救火之时,韩落和张凌风便趁机杀了大半人,在分堂口大门用血写了“先斩堂口,后灭总教,新月教主,长沙归阴”,又故意放了些尾子让他们去报信。青山堂口被挑的事三日见传遍了江湖,新月教主听后大怒,派人去查是何人所为。老卓他们也已经到了荆州堂口,因为老洪他们大多残疾,所以扮作乞丐,行程稍慢,是夜,老卓和老洪便决定动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