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当山

新月分教六堂散 武当千年有神助(一)

武当山 曾无极 3018 2013-08-01 12:19:28

  三更时分,老卓和老洪等十几人踹开新月教荆州分堂大门,立即便有小喽啰提着刀喝问,老洪不打话,一脚飞起,小喽啰已摔出几丈远,呲牙咧嘴的呼救。响声惊动了休息的教众,众人纷纷拔剑提刀围来,副堂主张大牛,提着大刀气势汹汹的走来,吼道:“哪里来的乡村野夫,敢来本大爷这找晦气!”

老卓笑道:“堂主莫急!我家主人有吩咐,向众位借一样东西,若众位不吝相借,我等马上离开,不再打扰!”

张大牛心想从来没人敢找新月教晦气,也许是几个深山的绿林人物没听过新月教,打家劫舍来错了地方,于是没好气对手下道:“你们几个把这几个毛贼轰走,耽误老子休息!”

几个手下提刀喝道:“喂,你们几个没听过我新月教的名声,来错了地方,现在乖乖的滚蛋,要是迟了,别怪哥几个送你们去黄泉路。”

老洪不打话,三拳两脚的打倒了这几个小喽啰,那张大牛见老洪是位一流高手,知道看错了眼,可堂主和几位好手都去了长沙,现在只有自己坐镇,便忍着怒气拱手道:“几位好汉,我新月教在江湖中分布众多,不知哪个分堂得罪了众位,前来问罪?”

老卓依言道:“我们借一样东西就走,绝不食言,还请行个方便!”

张大牛道:“不知好汉要借何物?”

老卓嘿嘿笑道:“借各位的项上人头一用!”

张大牛大怒,横刀挡胸口,道:“几位可否说个明白?”

老卓道:“我家主人有吩咐,杀尽新月教众,拿教主人头祭天,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张大牛哼道:“兄弟们,还等什么,一起上!”

那新月教主约有百来多人,一起蜂拥而来,老卓老洪等人大开杀戒,约摸一个时辰未到,尽数躺在地上哼哼唧唧,那张大牛见情况不妙,早逃走了,连金银都来不及带上。老卓等人遣散了屋内的老人女人小孩,几把火烧了房舍,一直到天明火焰才熄灭。张大牛早已快马奔驰向长沙。

此后两月内,新月教长沙总教相继收到九江堂口、广州堂口、杭州堂口、青岛堂口又被挑灭,从各处逃出来的教众一一被教主杀了泄愤。天山怪人赖历宏道:“教主,这批人选在我们各分堂实力最弱时挑了堂口,想必不是大敌,可奇就奇这是何人所为呢?被灭门的威武镖局没有这个实力,其他人我们也没有闹翻,真是费解费解!”

教主挑眉道:“你忘了我们大闹武当山之事了?”

漠北奇丐宋文兵道:“绝不是武当山之为,我手下日夜监视着武当,不见人下山,逃回来的人也说挑堂之人大多赤手空拳,武功路数也不是武当招式,我倒是发现广州堂口逃回来的人有中毒迹象,是苗寨之毒,此事和苗寨有关。”

教主道:“苗寨?那个姓金的老女人不是在被我们关着么?莫不是她的女儿所为?”

银发老者乌天贺道:“要是她女儿所为,老夫心里就有底了,前俩月,小毒女和武当山张凌风闯入本教,后被一个神秘人救走,老夫查出,那个神秘人便是降龙大侠韩落!”

教主哼了一声,捏碎了一只茶杯,怒道:“神来斩神,鬼来杀鬼,他韩落不是扬言灭我总教么?如今分堂已灭,他众人就会冲着总教而来,你等这几日不可外出,到时候把他送上黄泉路。另外吩咐众兄弟们准备好一切事宜,杀了韩落便去武当!”

话分两头,韩落带着张凌风金蝶挑了三个分堂后,便星夜赶往武当山。约有五日便已到武当山地界,此刻正值午时,三人缓步登山,一路有说有笑,谈论挑了新月分教后大快人心。登上武当山,早有人通报清风道长,清风道长带着二十七代众弟子迎客殿迎客。韩落本不识清风道长,但一眼看去此人仙风道骨便已猜到是清风道长,施礼道:“前辈多礼了,何必迎候我这闲云野鹤!”张凌风金蝶也各自施礼,张凌风走到武当山二十七代弟子之中。

清风道长回礼道:“韩大侠客气了,你和金姑娘为我武当山之事奔前忙后,小静小倩已告诉我了,我代武当山上下感谢韩大侠和金姑娘大恩大德!”

韩落忙道:“岂敢!岂敢!前辈言重了,新月教存心不良找武当山晦气,这武当山是我中原仙家重地,皇帝册封太岳,千年道行,人人有责任敬护,何来恩德只之说!”

清风道长缕缕长须,呵呵道:“韩大侠莫给武当山加冠如此品衔,来来来,请里面坐!”

清风道长携着韩落走向太乙观,主宾分坐。韩落开门见山道:“前辈可否对新月教有何应策?”

清风道长道:“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何必应策?”

韩落沉思道:“道长心境如此宽广,在下惭愧。可是新月教扬言灭武当,千年基业,万古流传,岂能坐视不理?”

清风道长道:“万物皆有缘,武当山虽是道家之地,却不是人人之地,若有一日,道法宣扬,处处武当山!”

韩落道:“道长若是将道义用在对付邪教之中,那就错了。”

清风道长缕缕白须道:“道家根本便是引导误入邪徒之人,若是此人冥顽不灵,便只有强制而为,韩大侠心宽,我早已想好应付之策。”

韩落笑道:“如此甚好,我等愿竭力相助武当!”

清风道长道:“两位一路奔波辛苦了,先去歇息一下,晚上武当摆宴为两位接风洗尘。”

韩落和金蝶起身道:“随意即可!”便随武当小道士引客房而去。

清风道长来到密室,带了许多日干粮和水。聂蹲正在修习内功,这几月间,聂蹲的《太乙神功》已经修习到第三成,此刻头顶散发隐隐白雾状,精神奕奕,太阳穴突起,显然内功已是一流顶级高手修为。清风道长满意的点点头,来到露台,冯少潇见太师父到来,停止练剑,施礼道:“太师父!”

清风道长道:“‘天女剑法’精要招式你已经全部学会,接下来便是不停的练,练到最熟之时各招式便信手拈来,剑法讲究‘精’‘准’‘快’,缺一不可。剑也要好剑,你可听闻元朝年前,江湖之中的‘倚天剑’?”

冯少潇道:“听爹爹说起过,‘倚天剑’,是天下最锋利之剑。”

清风道长道:“‘倚天剑’已经消失已久,下落不明,我武当山中,有一把‘凤鸣剑’,此剑削铁如泥,吹毛断发,元末之时,我太师父有缘和明教之人相聚,便拿出‘凤鸣剑’和‘倚天剑’相试,双剑齐齐而断,从此‘倚天剑’下落不明,太师父心惜‘凤鸣剑’,找到最好的铁匠,把‘凤鸣剑’恢复如初,从此太师父不再轻易示众此剑,一直藏在这密室之中。”

清风道长使出武当“梯云纵”,在石室一处顶端缝隙间,拿出一把用粗布包裹的剑,递给冯少潇,道:“好剑配好剑法,此剑交由你,须仔细爱护。”

冯少潇喜不自胜,取下粗布,摸着剑鞘,精美之极,心下更高兴,慢慢的拔出剑,隐隐中,一阵悦耳之声伴随剑出鞘而起。真是好剑!此剑薄而滑,激动地表情都印在剑中,冯少潇忍不住使出一招“天女剑法”,阵阵细铃般悦耳声响起,冯少潇越试越喜欢,便将“天女剑法”从头到尾演练一遍。剑招停,爱不释手。

此时聂蹲练功已停,上前拜见太师父,清风道长道:“练到哪里了?”

聂蹲道:“太师父,第三成已经练完了。”

清风道长又惊又喜道:“这么快?哈哈,来来,我把第四成和第五CD跟你解释解释。”

聂蹲拿着秘笈,清风道长讲一些,便记一些,不懂得地方,便会打断太师父,知道心里明白为止,这以一讲就讲了三个时辰。

清风道长缕缕白须道:“你二人这几日要用心练功,武当这几日举办武林大会,比较热闹,你二人不可外出,专心练功。”说罢清风道长便将《太乙神功》武功篇交给聂蹲,走出密室。

此时正值黄昏时分,火烧般的晚霞和远处树木相映,犹如树林起了大火一般。武当上下忙着摆宴,共摆二十七桌宴,清风道长、韩落、金蝶、小静、小倩、张凌风共聚一桌。

清风道长首先拿起酒杯站起来,道:“我武当山,千年基业,今遇危机,幸,韩大侠,金小姐,静姑娘和倩姑娘至诚相助,武当上下均感谢几位,今晚我等素酒相谢几位仗义相助!”

韩落等几人也站起来举起酒杯,武当众人也一起站起来拿起酒杯,齐声道:“无量天尊!”均一饮而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