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当山

新月分教六堂散 武当千年有神助(二)

武当山 曾无极 3093 2013-08-01 12:19:28

  此夜众人皆尽兴而眠,有些喝高的,直接睡在桌子上,大院一片狼藉,韩落、金蝶、小静、小倩也各归客房入睡。清风道长叫人拿来棉被,给躺在桌子上的人和睡在地上的人一一盖好。张凌风此时也走来清风道长旁边,问道:“太师父,我师弟和冯姑娘是否还在武当山?”

清风道长摇摇头,望着圆月道:“冯姑娘已是武当山二十七代弟子,二人在武当静心潜修。凌风,你明日一早便送韩大侠几人离开武当,然后再回武当。”

张凌风舒了一口气,道:“聂师弟没事我就放心了!”

清风道长走回太乙观,边走边说:“快去休息吧,明日一早便送贵客下山。”

第二日一早,清风道长敲开了韩落的客房,一起进了早食。清风道长道:“韩大侠,武当近来祸事不断,内事也有待条理之处,待处理了武当之事,以后有机会我亲自拜访韩大侠,若有得罪之处,万望见谅!”

韩落忙道:“道长,你我明白新月教不多时便会寻上武当,我等岂可在此时弃诸位不顾?”

清风道长呵呵道:“韩大侠心意我领了,新月教之事我早有对策,上月之时,我夜往京城,发现威武镖局冯当家,他在京城之中一处粮行做苦力,那江湖传闻的藏宝图便在他身上,我怕新月教之人找到他,所以请韩大侠前往京城保护冯当家,安全的将藏宝图带入宫中,以免落入新月教之手啊!”

韩落若有所思,片刻便道:“既然如此,我和金蝶马上赶路,分头行动。”

清风道长道:“正是!正是!我让凌风送你们一程!”

韩落带着金蝶、小静和小倩下山,清风道长吩咐了张凌风几句,便出发了。几人轻功赶路,一个时辰便到武当山下,小静和小倩功力稍浅,这一会便香汗淋漓,韩落见此,便提议大家歇息,又给小静小倩几句内功心法,二人马上开始打坐修习,感觉体内有一丝气体到处游走,赶紧按照韩落的吩咐,引导气体,顿时感觉气体不再乱走,体内舒服多了。

韩落突然停下言语,仔细倾听着什么,道:“有高手来,隐蔽起来!”说着领着几人到沟壑中躲避,只见有二三十人骑着马,身后跟着一百多人而来,前面骑马的在沟壑前停住,一个全身白锦绸缎的往沟壑处瞧了瞧,道:“何人躲躲藏藏,出来吧!”

韩落在沟壑处示意小静和小倩和自己走出来,韩落躬身谦语道:“各位大爷,小人带着女儿经过此处,远远看见各位大爷,心中怵惧,便隐藏此处。各位大爷,我们是良民啊!”

白锦人又问:“沟壑处还有两人是谁?”

韩落往沟壑处看了看,装作很无奈的道:“大爷,那是内人和犬子,二人染上了天花,寻医问药没效果,听说武当山的道士有能耐,我便携家带着内人和犬子找道士们看看,兴许可以治好天花。”

白锦人骑马便走,不再搭理韩落,身后众人口中叫着“晦气”,匆匆而过,直奔武当,韩落低这头避在路边,待众人全部走过,小声道:“不好,我们要赶回武当,这是新月教!”

小静问道:“爹,那后面车上装的是什么?”

韩落皱眉道:“那是火器,行军打仗用的,新月教如何而来这些物器?不妙,不妙!”

正说间,韩落赶紧又拉着小静小倩低头,十几匹马奔驰而来,“吁……”,十几人又停在韩落前,马上众人下马,哈哈道:“韩大哥这是演出哪般戏啊?”

这是老洪的声音,韩落听闻,抬头苦笑,张凌风和金蝶也走了出来,韩落道:“刚刚新月教带着火器朝武当去了,不妙啊!”

张凌风急了,不等告辞,使出轻功走捷道而去,韩落道:“跟上去吧!”十几人跟着张凌风而行,小静小倩轻功差,韩落一手托住一个而行,大半个时辰便又回到武当山。

张凌风率先进入太乙观,大叫:“太师父,不好了!”

清风道长屡屡胡须道:“何时如此慌张。”

张凌风上前道:“太师父,新月教带着百人上山而来,他们,他们还带着火器!”

清风道长道:“那便如何?该来的总要来,走,随我出去迎接他们。”

张凌风和许旗说了此事,叫大家早做准备。许旗慌慌忙忙去敲警钟。

此时韩落和老卓十几人也已上山,众人互相介绍认识。

片刻间,那白锦人轻功落地,身后随着的只要三十几人,白锦人瞧了瞧武当众人,对着韩落呵呵道:“难得!难得!连我都被你蒙混过去!”

清风道长不等韩落回答,便道:“各位突然造访我武当有何指教?”

白锦人道:“想必您便是清风道长,前几月,我教众擅闯武当,扰乱了清风道长雅兴,今日特来赔罪!”

老洪突然指着白锦人道:“你不是三年前的朝廷武状元么?慕容雄?”

白锦人道:“哈哈,多谢老兄这么久还记得我,怎么这么久了,你也没混个仕途?”

老洪转过头不再理他。

清风道长道:“既然阁下是朝廷命官,不知有何贵干?”

慕容雄道:“非也!道长有所不知,在下虽是武状元,却不爱在官场中打拼,如今创建了新月教,早已是江湖中人,非朝廷人。在下今日除了向道长赔罪,还请道长归还我教的白长老和涂长老!”

张凌风指着慕容雄怒道:“你说归还便归还,我师父和几位师伯你们如何归还?”

慕容雄道:“啧啧啧,可惜啊,江湖中人切磋下手不知轻重,生死在所难免,要怪嘛,只能怪他们技不如人。”

清风道长“呼”的一跃而起,从武当众人抓出一个小道士,摔在众人前,道:“慕容教主,此人便是你新月教之人,使出下三滥手段致我六位爱徒中毒而死,今日你不给我说法,休想离开武当山!”此话字字洪亮,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慕容雄被这句话威严所摄,定了定神,道:“道长有所不知,此人乃我教叛徒,他苦苦哀求我原谅他,哪只做出如此下三滥之事,真是猪狗不如!”说完便一掌隔空打死了他,地上出现微微可现的掌印,众人皆惊。慕容教主“道长,我已帮您老人家处理了这个畜生。”

清风道长道:“既然如此,我就把你教的二位长老带出来,是走是留都无妨。凌风,你带二位长老出来!”

张凌风带着白长老和涂长老,二人摔断的肋骨此时已痊愈,容貌干净,看不出是关在武当还是在武当做客。

白长老和涂长老向清风道长施了礼,又像慕容教主施礼,却站在清风道长旁边,慕容教主道:“白长老涂长老这是何意?还不回教中?”

白长老缓缓道:“慕容教主,我二人在武当山领悟世间之道,以后只想做个念经的道士,恐怕不能为教主效力了!”涂长老也道:“正是,还请教主大人大量!”

慕容教主大怒,眉毛挑起,长发微微飘起,双掌各发一掌,打向白长老涂长老,清风道长挡在二人前面接了这两掌,二人对掌,势均力敌,各退了三步。

清风道长道:“慕容教主,此刻起,这二人便是我徒弟,武当二十六代弟子,以后若有谁敢动我武当之人,可得想想后果!”

白敬启和涂文龙拜跪在地,齐道:“多谢师父点拨之恩!”起身对慕容雄道:“此刻起,我二人已是武当弟子,跟新月教毫无瓜葛!”

慕容教主怒不可遏,吼道:“老道士,今日我新月教和你没完,你马上交出威武镖局冯少潇,不然我让你武当山寸草不生!”

韩落哈哈大笑,道:“慕容老儿,你这话说得满了吧,来跟爷爷过几招!武林之人讲究武功切磋,别搞下三滥手段!”

清风道长接着话道:“慕容教主,少潇已是我武当二十七代弟子,你新月教找我要武当弟子,是否有点过了!”

慕容雄道:“老东西,你一而再,再而三坏我好事,今日就是你武当灭门之时!”话音刚落,双掌奇出朝韩落打来,韩落闪避,使出降龙伏虎掌,二人都使双掌打斗,周围风尘顿起,掌影弥乱,犹如千手观音一般,二人斗了一百招后,韩落内功渐渐不敌,慕容雄则内功深厚,丝毫没有慌乱迹象,清风道长喝道:“韩大侠让开,武当之事我来处理!”伸手两掌逼退慕容雄,那慕容兄更是怒气冲天,见着清风道长,功力全部使出,凌空而下,清风道长运功双掌接住,闭着眼内功也尽数使出,甩开慕容雄,使出武当太乙掌,太乙神功业随即而生,连打出三掌,慕容雄一路避让,毫无还招之力,清风道长趁势追击,太乙神功全力而运,使出太乙掌的‘漫天飞舞’一招,掌劲夹杂着内力,威力无比,慕容雄见此,慌忙后退,新月教八长老和各分堂堂主来不及闭上,均被打出一丈远。清风道长收掌后道:“慕容教主还是带着教众离开武当吧,否则你等便没有机会离开武当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