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双面王妃

朦胧的血腥

双面王妃 beijixing19 2570 2013-02-03 08:39:23

  身体上如同撕裂似得,火辣辣的在灼烧着五脏六腑,一次次的从身体上滑下,朦胧中,一个妖娆的女人拿着鞭子抽打自己,血一滴滴落在地面,溅起血花落在四周,这是哪里,喉咙中血腥的液体从嘴里吐出,阴暗的房间里,自己被捆绑在一桩柱子上,低头一看,衣服已被抽打裂出一条条道,和血粘在肌肤上,眼前身着墨绿色古装衣裙的女孩举起鞭子,清纯的面孔中发出仇恨的目光看着我说道,“依含,为什么你要比我现出生,如果你不先出生那么现在内定太子妃应该是我,你这个丑女人,从小爹爹为什么就那么疼爱你,而不喜欢我,我要毁了你,只要你消失,我就可以顶替你当上太子妃,”高高举起的鞭子瞬间从脸庞落下,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但这种痛和父亲的死爱人的背叛比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忍受着身体上的疼痛打量着四周,“来人,把这个丑女人给我扔到蛇岛”眼前的女子继续说道:“我要让你尸骨无存”。

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

一阵阵沁人心扉的茶香飘进鼻腔,睁开双眼,简陋的木屋中仅有木制的桌子,窗口下,背站着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你醒了”老人突然问道

这老头好敏锐的耳力,连我的轻轻转头伤口的疼痛使我呼吸更加急促他居然能听出来我醒了,“恩”我轻轻的回答“这里是哪儿?”

“丫头,你被人扔到万蛇窟里,我救你回来,吃了我的千山雪莲保住了你的心脉,现在你身体已无大碍,皮肉伤很快就会好”,老头转过身来走到床榻前。

“请问这里是什么朝代?”我疑惑的问道,看着老人的衣着,又想起那绿衣女子的衣着皆为古装,别告诉我我已经穿越了,希望这只是我做得一个梦。

“朝代,你可真有意思,这里是龙城,不过你不知道也不为过,你刚刚来到龙城,你右肩上有条血龙,而龙是我们国家的象征,你和这里有一段缘分”。

血龙,是说我生下来右肩上就有的那条龙吗?只有在我大量失血时才会出现,爸爸曾经找过很多医生,看过很多看相的,就连我这个医学界的神医都解释不清楚,答案原来就在这个国度,还是史书上没有记载的国度,真的是和这里有一段缘分吗?现在,爸爸已经过逝,在那个时空已经没有任何留恋的,不如就在这个时空活出一番新的自我,这应该是父亲最希望看到的,眼下,我需要一个保护伞,这个老人是最好的选择,他既知我不是这时空的人,那么他一定不是一位普通人。

“师傅”我从床上快速下来双膝跪在地上“师傅,请您收我为徒吧!我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咱们相遇便是一种缘分,就为了这缘分二字,师傅”

“好,好,就为了这个‘缘’”老人话音未落,突然,阵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虽然这具身体我现在适应不了,但是敏锐的听力还保持很好,曾经在无人岛上训练一年,那里不是猛虎就是蟒蛇,不仅需要敏捷力,更需要好的耳力,不然,早成为猛兽的腹中餐了,“有客人来访,你暂且休息,调养一下身子,做我的徒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说罢老人瞬间身形一转变消失的无影无踪。

传说中的轻功简直让人惊异,但是为什么没有流传到21世纪呢?先不想这些,师傅说有客来访,如果跟着师傅出去看看客人也许还能了解了解师傅,想着便跳到门前,试试自己的脚力,这一跳不要紧,为什么感觉房子在动,好像房子上所有的点都倾斜到我脚所在的这个点上,瞬间在往外倒,先不管怎么回事?应该赶紧回到原来的位置才是最安全的,脚赶忙慢慢的往床边移动,房子一点点又倾斜回来,这房子……

脚步又缓慢地移动到中心的窗前往下一看,哪里看得到底,下面是陡峭的山壁,山壁上长满不知名的花草,这些花草一眼就看得出来是罕见的草药,仅凭多年的制毒经验来看,下面大多是含有剧毒的草药,在草药中有一株最引人注目的开着粉色的花蕾,还散着亮光,花旁还有一团火红色的庞然大物盘在一圈,是一条火红色的大蟒,这大蟒突然抬起拳头大的眼睛朝我这边看来瞬间又低下头。

师傅把我从万蛇窟中救出,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悬崖顶端上是这间房子,只有轻功达到顶级的人才能操纵这房子,我现在只是用蛮力仅仅只能走几步,稍有不慎掌握不了平衡者房子就会掉下去,悬崖下面可能就是万蛇窟,这蛇和我在南美所见到的森蚺不同,它仅有这十分之一,然这如同烈火般的肤色纵观古今,也仅有它吧!所以这条大蟒应该就是蛇王,它既然没有攻击我那么它对我还是很友善的,哪天可以若是可以坐上那团火红,那么天下间还有什么可值得追求的?

想着想着脚不禁又往前走去,好像去抚摸那团火红,眼睛直直的看着它,脚慢慢的离开了这房子的重心,房子在慢慢的倾斜,但是自己没有感觉到,在这天地间眼里仅容纳下它,身体在慢慢下坠,难道老天知道我在想什么?突然,渐渐打盹的大蟒向空中一跃,把我圈在空中,蟒尾下吊着什么东西,我向下一看,是一间房子,身体霎时打个冷战,再看看四周,群峰缭绕,原来自己的沉迷没有平衡房子,使房子掉了下来,抬眼一看,仅有那悬崖尖傲立在那里,是这大蟒救了自己,我一脸感激的看着它,手摸在那光溜溜的皮肤上,感觉就是不一样,过一会儿,大蟒把房子又放回原地,我趴在它的尾巴上,它慢慢的的尾巴伸进房子,将我放在地上。

“灵蛇它很孤僻,它能让你靠近它这也是一种机缘”师傅那醇厚的声音由远到近传来,“不要着急,慢慢和它相处,今后,它将会陪着你走过很多风雨”。

真的吗?师傅,太好了,我手舞足蹈的抱起灵蛇的头,灵蛇伸出舌头舔在我的脸颊上,唾液滑在脸上,黏黏的,但心里暖洋洋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师傅教我他很多绝学,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轻功和毒药,这间房屋就是训练场所,原以为这房屋很好控制,真正接触才发现房子里暗藏太多玄机,当房屋一掉下灵蛇便会飞跃上来卷起房屋摆回原处,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我和灵蛇还有师傅的感情越来越好,我也会经常和师傅切磋切磋围棋,我有着千年祖先总结的经验与智慧,而师傅有着经天地之灵气先天的才智,每次下棋都旗鼓相当,灵蛇总会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想想师傅说过,灵蛇的祖先是上古的大神。它的血液可以化解任何毒,更可以长生,它的祖先因遗失天莲花被神贬到凡间,它要重新等到天莲花幼苗再次开花才可以重上天宫归位,这一等便等了几万年,谁也不知道天莲花何时才能再次开花,可怜的灵蛇一族一直徘徊在人世间。

那么天莲花就是灵蛇每日守护的那朵散发着耀眼光芒的花吗?那朵花含苞待放,仿佛马上就要开,但灵蛇等了上几万年还没开,难道那朵花也在等什么吗?

迷茫?

又是一阵沁人的香气传入鼻中,这不是是茶香,大脑还没有反应,身体慢慢倒下,师傅,你居然给我下药,你等我醒的。哼!灵蛇也不帮我。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