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双面王妃

亲人

双面王妃 beijixing19 1568 2013-02-03 08:39:23

  “依含,你可别吓娘,你快醒醒”断断续续的哭声进入耳中,“谁这么大早吵我睡觉”,我猛地做起来,侧身一看,古代女子的房间映入眼前,房屋里摆着各式玉器,如果不是富贵人家又如何有这些珍宝,一旁四十多岁的女人突然抓过我手,“依含,你醒了,谢天谢地,佛祖保佑”。

干什么谢天谢地,我是被师傅下药昏迷的,药效过去我自然就会清醒,“你是谁?”我坐起身来看着她身后的铜镜,镜中的我皮肤黝黑,五官端正,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额头上长着一块如同蜂窝似得疮,挡住了半个额头,师傅给我下药不说,居然还给我易容这么丑,难道这就是这具躯体的原面貌吗?在这副躯体和我的灵魂合体后面貌发生改变,师傅说那才是我真正的面容,不过还好师傅给我易容,不然凭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让人看见之后肯定不会安宁。可是师傅为什么又把我送到这里?

“依含,你不认识为娘了吗?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娘,她是这副身体的娘,身着深粉外裙,莲花交纵在衣间,裙摆没过脚面,脸上没有擦拭任何脂粉,虽然岁月留在眼旁,但依然风韵犹存,真会捉弄人,已经习惯没有娘的岁月,突然出现在眼前,那一刻,我已经愣住,很想张口叫一声娘,但是理智告诉我不可以,环视四周,我不了解这个家,以及这里的人,在敌友不分的情况下,不能过早暴露自己真实的情感,现在的我只能装傻。

“啊,啊”我一改刚才的表情,抓起被褥蒙住脑袋,窝在漆黑的被褥中大声喊叫。娘,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真的关心我,原谅我不能代替这个身躯跟你相认,再等等。在我刚刚来到这个朝代,那个绿衣少女,让我感觉这个家族并不简单,人更不简单。

“老爷,您可慢点走,”娇媚的声音由远处传来,“听说依含是被一阵阴风吹到庭院的,这种邪气您要是被上身可怎么办?”

“混账,我的女儿比什么都重要,不要让我在听到这些风言风语”,中年男子那如洪钟的声音中略带焦躁,气喘吁吁的进入房间,直奔床榻,“依含,爹来了,”他轻声的说道:“依含,别闷在被子里”

“啊,啊”我一边喊一边缩到床脚。从被褥的缝隙中,打量着,这正值中年的男人一脸慈爱沧桑,黑发中混有根根银发,若隐若现,额头上的皱纹,好似一波三折的往事。一双棕色双眼深陷在眼窝,究竟经历了什么可以让一个正值中年的男人这样的饱经风霜,然而站在一旁很妖娆的女人虽然一脸担心,但是她回头微笑的那一瞬间恰好落入我的眼帘。

“含姐姐,”这道似乎很熟悉的声音传进来,爹移动身躯到我身边,正好挡住眼前视线,使我看不到进来的人。

“娘,含姐姐怎么了?”这女孩继续说道:“含姐姐,我是小茹,你出来看看我”。

爹一把掀起蒙在我身上的被褥,双目对上那女子的视线,是她——那个绿衣女孩,今天依旧是一袭绿衣,清秀的脸庞,楚楚动人而又让人看了怜惜的眼神,好似《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有过之而不及,可谁又知道这巧夺天工的脸庞下又是怎样的一颗心,站在绿衣女孩身旁那浓妆艳抹的**应该就是女孩嘴里说的娘吧。

我装做惊恐状态,瑟瑟发抖的看着床榻前得人。

“依含,我的宝贝女儿,你到底收受了什么苦,让你变成这样?”娘一把抱住我,那一刻,我的心里在流泪。

“来人,”爹向外面的小厮喊道:“去把全城最好的大夫都找来,一定要医好我的女儿”。

一晃半月已经过去,我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大夫诊断我的体内还有一种剧毒,是什么毒他们也诊断不出,让娘值得安慰的是我敢喊她娘了,可是看见外人还是会胆小的躲起来,而剧毒当然是我自己服的。

原来那绿衣女子是我的妹妹,她叫静淑,在父亲找不到我的那段时间里,她已经顶替我的太子妃头衔,那头衔是在十几年前父亲征战沙场立下汗马功劳,还救了皇帝一命,当时皇帝允诺若将军有女,便为龙城太子妃。在我刚刚出生之时,皇帝就钦定我为太子妃,现在静淑还是经常会来看我,每次来都会支开我身边的丫头巧巧,然后恐吓我,要我好自为之,不要去想太子妃头衔,而那妖娆的女人原是娘的陪嫁丫头,现在是我的二娘,静淑就是她跟爹爹的女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