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双面王妃

冷月葬花魂

双面王妃 beijixing19 1657 2013-02-03 08:39:23

  清晨,一束阳光从门的夹缝中斜照我的脸上,马上就要入冬还有这样暖光,我翻过身子,脸朝另一侧躺着,身下的茅草虽然不多,起码还是可以驱寒,神识游离在半梦半醒之间,一阵吵杂声音将我拉回现实,只听吱呀一声茅屋的门开了。

“你们放开我”,一个妙龄女子的声音引起我的注意,回过头,两个小厮装扮的男人拉扯着一个女人用力推进来,门又迅速的关上,女子的背影长发垂腰,身材婀娜多姿,转过头来,白嫩如玉的脸蛋,一双含泪的丹凤眼向我这边看来,身上的衣服已破碎不堪,隐约中可以看到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我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拿出怀里的手帕,轻拭那含泪的眼角,从这女子的衣着之中可以猜出她刚刚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女子突然抱住我,趴在我肩膀上大哭,过会儿,可能是已经筋疲力尽,女子倚靠在墙角坐下。目无表情的看着前方,那空洞得眼神似乎已经对生活失去希望。门又一次开,这次送进来两碗米饭和一碗水,我过去拿起那碗水递到她面前,她似乎没看到我的存在。

“喝点水吧”,我说道,女子摇摇头。

“爹娘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女子突然出声。

“发生了什么事”,我轻声问道:“也许我可以帮你,更可以帮你离开这”。

女子看看我,说道:“你都已经自身难保,帮我?没人可以帮我”。

“即使帮不了,你可以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些”,我拉过她,使她斜靠在我的肩上。

似乎是我的这一动作给了女子丝丝的安慰,她微弱的说道:“我叫上官花,我爹是宫廷御医,一天夜里,府里来了一位身受重伤的男子,爹爹和我对他昼夜医治照料,清晨不知何时他悄悄离开,过了几天,我去寺庙求福,被人劫持到偏远的山上,他们拿下蒙在我双眼上的黑布,那个重伤男人站在我面前,就在那山上,他玷污了我,之后把我送到这‘春风楼’,我趁看守不注意,偷偷逃离这里,回到家门前,竟变成一片废墟,府中二十多人一夜被杀,又被放火焚尸,之后我‘春风楼’的人抓住,昨天夜里,那个玷污我的人告诉我因为爹知道他的秘密,所以必须得死,当他又要对我施暴时我趁他不注意用力踢他下体,恼羞成怒的他叫来外面的小厮对我轮流施暴”。

“那这个黑衣人是谁?你知道吗?”,我问道。

“爹爹以前跟我说过,他就是—就是—太子”

听到这两个字让我更加怒从心起,人面兽心的太子,你已经那样高高在上,二十多人要为你的秘密陪葬,我握紧拳头,总有一天你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心力交瘁的她在跟我说完这些后慢慢闭上双眼昏睡过去,我将她放在稻草上躺下,昏睡中的她可以让我放心暂时离开这里。

我来到‘春风楼’的厨房,趁厨娘不备,拿走她刚刚做好的皮蛋瘦肉粥返回茅草屋,我扶起她,她的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情况不对,我扔掉手中的粥,搭起她脉搏,她中了“一日断魂散”,难道是昨晚太子给她服下的,放下她的手腕,我看着自己腕上的玉镯,“灵蛇,帮帮我”我轻声说道。

玉镯散发出红光一滴血液从玉镯上涌出,我连忙将玉镯放在她的嘴上,那滴血径直进入她的口中,灵蛇的血液可以解百毒,过会儿她慢慢苏醒。

“你醒了”,我看着她。

“是你救了我”,她问道。

“你只是睡了一觉”

“不,你不用瞒我,昨晚我喝下太子给的‘一日断魂散’,我从小跟爹学习草药,我知道这世间没有‘一日断魂散’的解药,你竟能救活我,你到底是谁?”她问道。

她既知那是毒药,还喝下,看来她是真的想去死,我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养好你的身体”。

“养好又怎样?在这人世间苟且偷生?”她冷笑道,“现在的我跟活死人又有什么区别“。

“难道你不想复仇”,也许我只有这样说才会让她有求生的欲望,“我可以帮助你“。

似乎是看到希望的她,思索一会儿:‘我想吃饭,我要活下去”。

听到她这么说我终于放下心,在她惊异的表情中我又出去拿些食物回来。

夜里,我带着她飞檐走壁很快来到她曾经的家,冷冷的月光照在这片废墟中,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那近乎哀嚎的风声阵阵,上官花拿出刚刚剪掉的长发,在废墟中,挖出一个小坑,将长发放入后掩埋,“爹娘,女儿暂时不能去陪你们,我上官花以发代身,一定会为你们报仇,今日,上官花已经死了,从现在起,我叫念香”,看着面无表情的念香从废墟中走出,落寞的身影是那样使人心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